《气傲苍天》

第二十六章 天道好还

作者:忆文

恰在这时,邓小慧陪着换过干衣的陶萄凤和郑玉容,也走了进来。

陶萄凤换了一身绛红劲衣,郑玉容则换了一身杏黄劲装,两人虽然都穿的是邓小慧的平常服装,但看来尚称得体,尤其,另有一种姿容。一进大殿,便觑目注意马龙骧的神情,这时见马龙骧多看了几眼,不由娇靥绋红。

陶萄凤和郑玉容向潇湘仙子等人行过礼后,立即就席入座。

邓小慧立即吩咐飞天狐女开席。

酒过三巡,大头鬼见愁首先感慨的说:“骧儿此番前来拯救生母,雪报父仇,算是两项皆已如愿,老瘟婆虽然没被手刃,但她的死,也算死得很惨。”

长发水里侯也感慨的接口说:“最初,我们都怀疑是巨目天王因延揽不到‘美剑客’马老弟,恼羞成怒而下的毒手,来到灵霄峰上,又由骧儿的口中得知主凶是

老瘟婆,谁知直到方才,才由老瘟婆的口里得知是那个佛门败类花和尚干的……”

糊涂丐接口说:“这次比武较技,双方伤亡多人,而死在马龙骧手下的,偏偏就是花和尚,这能不说,冥冥中有报应吗?”

潇湘仙子双目微合,黯然一叹说:“云龙含冤十多年,泉下有知,元凶被歼,亦当瞑目了!”

霹雳火神突然欠身说:“老奴兄弟三人,均受马大侠救命之恩,今天既然亲临他殉身之地,我兄弟三人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到断魂崖下寻找马大侠的尸骨!”

说此一顿,转身望着邓小慧,抱拳当胸,肃容正色说:“邓宫主,稍时还要请你指点马大侠被推下去的位置!”

邓小慧双眉微蹙,面现难色,慾言又止。

潇湘仙子立即挥了个“宽慰”手势说:“莫说邓宫主那时还小,就是巨目天王也未必知道确切位置。”

说此一叹,继续说:“那地方我已看过,莫说下去找尸骨,往下看都会令你惊心动魄,那真是名符其实的断魂崖……”

话未说完,活财神已起身恭声说:“老奴三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话刚开口,潇湘仙子已宽慰的说:“夏老英雄千万别会错了意,并非我不让你们三位下去找,而是事隔多年,找都无从找起……”

说至此处,声音沙哑,目闪泪光,以下的话已无法说出口了。

马龙骧见潇湘仙子伤感,母子连心,星目中的泪水立时流了下来。

霹雳火神黯然低沉的说:“即使断魂崖地势奇险,我们也应前去现场亲祭!”

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两人,齐声说:“那是当然,饭后大家就去恭祭。”

邓小慧一听,立即向飞天狐女递了一个眼神。

飞天狐女会意,立即悄悄离席,走出殿去。

由于席间气氛低沉,邓小慧、陶萄凤和郑玉容三人,也因为马龙骧的黯然落泪,俱都难绽笑容。

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以及糊涂丐三人,虽然个个都是酒篓子,但今天也当着美酒难以下喉了。

众人饭罢,撤去残肴,侍女们纷纷献上香茶。

就在这时,飞天狐女已由殿外匆匆的走进来。

只见飞天狐女向着潇湘仙子躬身施礼,朗声说:“香案已经备齐,请诸位前辈前去恭祭。”

众人一听,纷纷起身,依序走出殿来。

出了月华宫,由飞天狐女前导,沿着衔天池的岸边石道,直向日光宫方向走去。

由于大家心情沉重,沿途没有交谈,俱都默默的向前行进。

将至日光宫,前导的飞天狐女,突然沿着一道小径走入林内。

马龙骧一看,知道断魂崖就在日光宫的背后。

众人穿林前进,地势渐向上升,而且,隐隐传来低沉的怪啸声。

穿出巨木松林,地势突变广阔,众人的目光,也随之一亮。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片宽约二三十丈,横广约百丈的岖崎平崖,那种低沉如呜咽的怪啸就发自崖下。

一张供桌香案,就摆在距崖边不远的地方,由于山风强劲,案上虽然设有一对白烛,但也无法将它燃着。

桌帏淡黄色,上有白布窄条,桌上供品,俱是素菜,加上崖边的肃煞和崖下的怪啸,充满了阴森气氛。

众人看了这情形,心情愈加沉重,大家不必问,这片崎岖不平,生满了乱石荒草和野藤的地方,就是断魂崖。

但是,横广百丈,每一处都透着萧煞荒凉,没有人能知道,当年美剑客被花和尚推下去的确切地方。

数丈外站着八名壮汉,拿着锡箔纸钱和线香。

走至供桌前,潇湘仙子并不停止,迳向崖边走去。

众人也紧跟身后,向着崖边走去。

马龙骧目注崖边,内心悲痛,他也正要看看断魂崖究竟是怎样的险恶,父亲武功不俗,又怎会被人推下去?

走至崖边,山风尤强,吹得众人的衣摆卜卜只响。

马龙骧站定一看,这才发现崖下数十丈即是云海,仅数百丈外,有一座峰头窜出云上。

低头下看,不由暗自惊心,只见崖下突悬,较之华山的莲花峰,尤为崎险,而最令马龙骧吃惊的,是其他处的云海,浓云静止,徐徐流动,而崖下的云海却飞舞翻腾发出啸声。

尤其,浓云翻滚时,奇形怪状,变幻下一,有时尚现出庞大黑影,好似跃跃慾出的涧中怪物,马龙骧抬头一看,发现每个人神色都有异状。

恰在这时,潇湘仙子已指着崖下汹涌云海中的庞大黑影说:“诸位看到那些时隐时现,跃跃慾出的庞大黑影吗?那不是什么怪物,那是对面高峰蜿蜓过来的凸崖和矮峰……”

话未说完,糊涂丐已惊异的说:“秦女侠是说,那些庞大黑影,都是生在矮峰上的插天古木?”

潇湘仙子微微颔首说:“不错,由于翻滚的恶云,时浓时淡,因而形成它们时隐时现,由于恶云的翻腾,因而让我们幻觉成它们也在飞舞翻腾。”

霹雳火神仍没放弃下崖寻找尸骨的念头,因而说:“这么说,数十丈下的云层低下,即是与对面高峰相连的山地了?”

潇湘仙子黯然一叹说:“如照邵老英雄所说的那样单纯,此地也不会称为断魂崖了。”

长发水里侯惊异的问:“这么说,两峰之间,还有绝壑深涧不成?”

潇湘仙子黯然颔首说:“不错,两峰之间,尚有百丈以上的距离,因为对面的矮峰也是突崖,峰下深涧,终年不见天日,水声隆隆,瘴气极重。”

长发水里侯不由惊异的问:“贤妹子,你怎的这么清楚?莫非你已到崖下勘察过了不成呢?”

潇湘仙子黯然颔首说:“不错,而且不止一次,有时在月白风清之夜,有时在朗晴云稀之天,不过,由此地是绝对无法下去。”

神偷突然兴奋的说:“既然由峰下可以前去,我们不妨到峰下试一试!”

潇湘仙子立即摇摇头说:“不必了,我不知试过多少次了,再说诸位请看……”

说着,举手指了指整个断魂崖,继续说:“诸位请看,假设你们被一个久怀恶

意的人引来此地,你们是否会任由他将你诱至崖边下看,而不加防备?”

众人一听,恍然似有所悟,霹雳火神脱口急声说:“您是说,马大侠是被花和尚丢下去的?”

潇湘仙子尚未答话,大头鬼见愁已恍然大声说:“对了,马龙云为人机警,武功超出花和尚多多,即使在此地动手,也不会被花和尚打至崖下,一定是他们事先动了什么手脚?”

糊涂丐却迷惑的说:“可是老瘟婆却说,她迟来一步,花和尚就推下去了呀?”

潇湘仙子接口说:“不错,我方才的假想,也是根据老瘟婆而产生的,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是他们两人联手合攻,将云龙逼下断魂崖的。”

长发水里侯接口说:“这么说,是花和尚先把马云龙制住了,然后推下去的了?”

潇湘仙子黯然一叹说:“不管推下去也好,丢下去也好,总之,云龙不该有如此悲惨的下场,最后落得尸骨无著,真是太惨了!”

说话之间,忍不住珠泪簌簌而下!

马龙骧虽然没见过“美剑客”,但父子天性,早已热泪夺眶而出。

大头鬼见愁深怕潇湘仙子悲痛过度,忿然跳崖殉情,赶紧向长发水里侯施了一个眼神,同时,宽声说:“骧儿杀了花和尚,老瘟婆也被乱石砸死了,云龙有知,亦当含笑了,现在我们焚香祷告,祝他早日升天吧!”

说罢,即和长发水里侯半搀扶着潇湘仙子离开了崖边。

马龙骧等人,跟随着走至供桌前,依序在桌前站好,马龙骧则以孝子的身分跪在桌侧。

八名壮汉早已将线香送过来,由邓小慧等人接过。

众人依序尚飨,由陶萄凤和郑玉容在旁焚烧纸钱锡箔。

接着,由两名大汉在远处燃放了长长一串鞭炮,响彻云霄。

马龙骧跪在桌侧,想到母亲的年轻守寡,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而他自己也在幼年便丧失了父亲。

尤其,想到自己非但没见过父亲的面,而父亲至死也不知道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想来实在悲惨可怜。

心念至此,几乎忍不住放声一哭。

恭祭完毕,大家都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断魂崖。

回到月华殿,大头鬼见愁首先凝重的说:“此地歹徒尽除,骧儿也报了杀父之仇,残局只有留给慧丫头整顿了,现在应该火速北上,应付崆峒邛崃的联合挑战。”

糊涂丐也凝重的说:“崆峒邛崃联合散发武林帖,现在整个江湖为之轰动,各大门派必然派出资望尊隆的长老或掌门人亲自出场作证……”

话末说完,长发水里侯已怒声说:“亏理在他们,怕他们何来?难道各大门派的人是他们请来撑腰的不成?我下相信落雁峰下的事,各派没有个耳闻?”

一提到落雁峰,马龙骧脑海里,立时现出马腾云被困,被杀,以及临终托付他代查马老庄主死因的一幕。

他想到了马腾云的死,以及掩埋马腾云尸体的位置,因而,联想到将来如何将马腾云的尸体运回马家的祖坟的事。

由于内心的思潮汹涌,对母亲和大头鬼见愁等人又说了些什么,他是一句也没听进耳。

不知过了多久,蓦闻大头鬼见愁,笑着问:“骧儿,对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和你娘的决定你有何表示?”

马龙骧闻言心惊,急忙定神,恭声说:“骧儿一切遵照娘与师伯的意思去作。”

“大头鬼见愁”听得一楞,不由转首去看微蹙双眉的潇湘仙子,同时忍笑迷惑的说:“傻小子方才八成是在想心事?”

马龙骧一看大头鬼见愁的表情,知道几位老人家方才对他本身的事有所决定,只是想心事没有听。

游目一看,发现邓小慧、郑玉容以及陶萄凤和神偷都已不在殿中,不知他们为何离开了此地。

心念间,已听糊涂丐起身笑着说:“我糊涂是第三者,没有切身利害,我想和骧儿到外边谈谈,不过,你们两个老小子放心,我糊涂绝对是公平的!”

说罢,轻拍胸脯,向着大头、长发两人竖了竖大拇指头。

接着,又向着马龙骧一挥手势,愉快的说:“傻小子,走,咱们到殿外溜一溜!”

说罢,当先向殿外走去。

马龙骧起身向母亲和大头、长发两位怪杰行礼告退,紧跟天南糊涂丐身后走出殿来。

出了月华殿,迳出宫门,守在宫门下的警卫,知道马龙骧和糊涂丐是宫主邀来的贵宾,纷纷行礼致敬。

马龙骧一面前进,一面想着方才几位尊长究竟谈论了些什么,想到自己方才没有注意听,心中感到十分懊悔。

虽然心中懊恼烦闷,但仍没忘了向宫门的警卫拱手含笑还礼。

出了宫门,只见湖面上一片冷清,天王宫和日光、星辉两宫前,看来更是一片死寂,更没有昨天那种活跃而紧张的气氛。

糊涂丐一指天王宫说:“傻小子,看到了没有,万尊教急待慧丫头重新整顿,

我们一时不走,她便一时无从着手……”

马龙骧一听,立即正色说:“是呀,晚辈也是这个意思,我们马上可以下山了!”

糊涂丐双眉一蹙,耸耸肩说:“事情像你说的那么单纯就好了!”

马龙骧听得神情一楞,不由迷惑的问:“还有什么麻烦不成?”

说话之间,已走上了湖面上的汉玉曲桥。

糊涂丐一指前面的曲栏说:“我们坐到那边谈。”

说罢,加快步子向前走去。

马龙骧则迷惑的跟在身后,他想不透还有什么麻烦问题。

走到曲栏处,糊涂丐一指身边的桥栏说:“傻小子,坐下来谈。”

马龙骧依命坐在桥栏上,聚精会神的望着糊涂丐。

糊涂丐先看了一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天道好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