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八章 意外巧合

作者:忆文

“月华宫主”邓小慧,急急飞驰中,不时偷看一眼并肩飞驰的马龙骧。

她发现马龙骧,一直是虎眉紧蹙,目闪冷辉,朱chún下弯成一个弧形,神色中充满了焦急。

冰雪聪明的邓小慧,自然明白个郎这时的心情,他必是忧急下月十五日不能如期赶到崆峒邛崃两派约定公论的地点——黄山信始峰。

当然,遥遥数千里,要想在二十天的时间之内赶达,自然有许多困难,即使不用马匹,日夜施展轻功,人终究是血肉之躯,总不能不吃不喝不休息,何况还有气候变化,逢山渡船等问题?

为了安慰个郎,她只得宽声说:“焦急于事无补,而且损及身心……”

话末说完,马龙骧已忧急的说:“这等大事我怎能不急?须知,届时各派都派有资深门人或声望殊荣的长老前去……”

邓小慧立即轻蔑的说:“谁叫他们派的?又下是我们下的帖子?”

马龙骧焦急的说:“话不是这么说,这是武林规炬,我当事人如不能赶到……”

邓小慧再度轻蔑的说:“不能赶到又怎样?难道他们还敢吃人不成?”

马龙骧知道邓小慧说的是气话,但他却不能顺着她的话意说。

是以,正色解释说:“根据武林规矩,除非你不知道时间地点和日期,或者有极特殊的理由,否则你必须准时到达约定的地点。”

邓小慧慢条斯理的问:“要是不去呢?”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他们便会派出各派代表,向你兴师问罪……”

邓小慧立即不服气的问:“问我什么罪?”

马龙骧郑重的说:“问你个‘藐视武林各派,不遵武林规矩’的罪!”

邓小慧立即追了句:“这个规炬是谁定的?”

马龙骧被问得一楞,顿时不知如何回答了!

恰在这时,两人也到了崖边。

只见十数警卫,分别站在各人的岗位上,潇湘仙子等人早已走了。

方才那位大头目,一见邓小慧和马龙骧到达,立即迎了过来。

邓小慧看也下看走过来的大头目,依然望着马龙骧,宽声说:“龙弟弟,一切听伯母他们几位的安排,我会尽快赶去,武林的事一向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何况这件事,理亏在他们……”

马龙骧一到崖边,恨不得马上下去,不愿多说,只是连连应是。

邓小慧继续说:“还有,中午我在殿外和容妹凤妹走回月华殿时,似乎听伯母和大头几位前辈正在商量天王庄那边的事,我只听到一句话,说是最难对付的是什么夺命罗刹……”

马龙骧一听,心中又多了一件懊恼沉重的心事,只得简扼的说:“啊,几位老人家说的‘夺命罗刹’就是马腾云弟的生母……”

话未说完,邓小慧已恍然似有所悟的说:“啊,我想起来了,听说马腾云的尸体,决定由长发前辈运回天王庄去!”

马龙骧一听,心痛有如刀绞,父亲的另一化身,自己的异母兄弟,他的死,虽然是由总管甘八一手促成,但却死在崆峒、邛崃两派的门人弟子。

如今他们反而散发武林帖,约他前去公论,想来心中实在有气,不自觉的切齿恨声说:“届时我定要将他们乱剑分尸,方消我心头之恨!”

由于马龙骧的话意与邓小慧的话意大相迳庭,邓小慧听得不由一楞,因而惊异的说:“啊,龙弟弟,你要杀谁?”

马龙骧立即瞠目切齿,恨声说:“我要杀邛崃派的一阳子,和崆峒派的离坤真人……”

邓小慧听得娇躯一震,花容大变,不由脱口急声说:“龙弟弟,这个千万可使不得呀!”

马龙骧目光如炬,面带杀气,傲然沉声说:“我意已决,任何人不能更改,我要只身单剑,星夜赶往黄山,要他们各门各派的代表,知道什么是公理,什么是正义。”

义字出口,飞身纵向崖边,身形一闪,急泻而下——

由于事出突然,邓小慧不由惊得一呆!

接着一定心神,脱口急呼:“龙弟小心!”

急呼声中,飞身纵至崖边,低头一看,只见马龙骧就在她神情一呆,脱口惊呼的一瞬间,业已降至二十丈下的斜坡处,正沿着斜斜蜂势,宛如俯冲的巨鹤,直向相连的矮峰前驰去——

邓小慧一见,不自觉的脱口说了声:“好快。”

的确,马龙骧的身法太快了,邓小慧自知无法追赶,只是站在崖头上,摇头慨叹,眨眼之间马龙骧的身形业已不见。

邓小慧急忙一定心神,决心赶快回宫召集各宫将军和武士,商议解散万尊教的事宜。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请求飞天狐女和天娥等人,随同她前去黄山,支援马龙骧对付一阳子和离坤真人。

心念已定,踅身纵进林内,直向月华宫驰去。

而这时的马龙骧,却怀着满腔悲愤和懊恼,绕峰越岭,穿林过谷,直向临贺岭山外驰去。

经过前天遇到梅执事的小镇,发现街上并无异样,万尊教、星辉宫设置的嘉宾客店门前,依然纱灯高燃,站着两名店伙。

根据他们脸上的神情跟傲气,显然还不知道巨目天王已经被迫下山,日光、星辉两宫主被杀,万尊教业已瓦解了呢?

马龙骧无心去想那些,沿着小镇边沿,如飞驰过。

他知道,母亲潇湘仙子和大头师伯等人,必然在寄马的大镇客店里等他,以便商议前去黄山的事。

定更时分,他已赶到寄马的大镇上。

镇上正是夜市时间,人们仍像他前天来时那样的匆忙,显然,这个大镇上的人,同样的不知道万尊教已发生了剧变。

到达寄马的客店门前,恰是那晚向他提供“嘉宾客店”就是万尊教连络站的店伙在门前招揽生意。

店伙一见马龙骧,自然认得,立即满面堆笑的躬身说:“爷,快请吧,老爷子们到一会儿了!”

马龙骧一听,愈加证明他想的不错,母亲和大师伯等人,显然是尽展轻功赶来,俾便今夜起程。

心念间,谦和的颔首笑一笑,急步走进店内。

到达独院门前,并没有听到大头、长发和糊涂三位老人豪放的谈笑声,因而也证明了大家的心情沉重。

进入院门,绕过迎壁,即见灯光明亮的小厅上,大家依序坐在椅上饮茶谈论,又似乎,正在等候他回来。

坐在厅门口的活财神,第一个发现他进来,立即起身向内说:“少庄主回来了!”

坐在厅上的潇湘仙子和三位怪杰,立即举目向厅外望来。

陶萄凤、郑玉容以及霹雳火神三兄弟,纷纷起身相迎。

马龙骧急步走上小厅,先向立在门口的霹雳火神等人,微微颔首以示还礼,接着向潇湘仙子等人面前走去。

大头鬼见愁首先说:“骧儿,不要行礼啦,坐下吧!”

但是,马龙骧依然向上躬身深揖,恭身说:“骧儿回来了!”

说罢,由怀内恭谨的将念珠取出,双手捧至潇湘仙子面前,并恭声说:“娘,你的念珠在这儿!”

潇湘仙子接过念珠,立即吩咐说:“坐下吧,你来了也好开饭了。”

马龙骧恭声应是,依命坐在早已为他准备的位子上。

活财神早巳起身走出院外,通知店伙可以送菜了。

潇湘仙子一俟马龙骧坐好,立即关切的问:“骧儿,你和你慧姐姐谈些什么?”

马龙骧虽然满腔气恼,但在母亲面前,却不敢有丝毫不快神色露在面上,更不敢询问黄山信始峰的事。

这时见问,赶紧欠身恭声说:“慧姐姐说,立即解散万尊教,率领几位得力高手,火速赶往黄山信始峰,向母亲报到。”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解释说:“噢,这件事我本来早想告诉你的,但是长发师伯伯影响你前去万尊教的心情,所以一直没有谈成……”

话未说完,马龙骧已欠身恭声说:“骧儿知道两位老人家的苦心。”

长发水里侯老经事故,自然听出马龙骧的话意中含有不快之意,因而也在旁解释说:“这件事是我老人家在途中,碰巧遇到了八卦门的掌门人,才知道崆峒,邛崃两派决定的地点是在黄山信始峰……”

陶萄凤个性较急,不由望着长发水里侯,不高兴的问:“他们到处散发武林帖,为什么我们当事人反而没有帖子,反而不知道集会的时间、地点呢?他们这不是诚心欺人吗?”

长发水里侯立即无可奈何的连声说:“有,有,只是我们没有接到罢了。”

陶萄凤有些使性子的说:“反正我们没有接到他们的帖子,我们就不理他们,看他们又能怎样?”

大头鬼见愁一笑说:“傻丫头,他们早把帖子送到天王庄去了,再说,就算你没接到帖子,总该也听到江湖上的传说吧!”

潇湘仙子看出爱子的神色不对,眉宇间暗透煞气,赶紧肃容正色说:“这件事大家不必放在心上,只要我们准时赶到现场,嫌怨立可化解,况且,理亏在彼,还怕他们当众夺理不成?”

马龙骧立即欠身说:“骧儿所担心的,就是怕我们不能准时赶达。”

大头鬼见愁立即在旁说:“这一点你小子不必担心,我们早已和你娘商量好了,保你小子能准时到达,而且还可提前一二日!”

马龙骧听得精神一振,下由急声问:“师伯,不知用什么方法?”

大头鬼见愁一晃大头,有些得意的说:“夜间施展轻功,白天租用驿马!”

马龙骧一听,下由兴奋的说:“对,这方法太好了,骧儿竟没有想到!”

长发水里侯哼了一声,风趣的说:“你要想到了,我老人家还会喊你傻小子吗?”

话声甫落,全厅的人都笑了,气氛立即欢愉起来。

就在这时,活财神已率领着几个店伙,匆匆的走进院来,每个店伙的手里,都提着一个大提篮。

一直不便插言的糊涂丐,这时一见,立即欢声说:“什么事都等吃饱了再说,我老花子可真饿了。”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于是,众人起身,店伙们立即搬椅抬桌,加上霹雳火神三兄弟的协助,一大桌丰盛酒席。

众人依序就座,马龙骧首先急切的问:“师伯,我们什么时候起程?”

长发水里侯抢先说:“慌什么?进入江西境界再钻赶也不晚,反正只有大头和你小子我们三个,必要的时候,白天也可以翻山……”

马龙骧听得一楞,不由惊异的问:“怎么?娘和凤妹容妹,还有邵前辈他们三位……”

话末说完,已暍下一大杯酒的大头鬼见愁,放下酒杯说:“你容妹凤妹要伺候你娘,我请邵老英雄三位在途中照顾,糊涂老小子还要去找另一个老下死的塞上独眼龙,知道吧?”

马龙骧知道四大怪杰每年有一次中原之会,糊涂丐必是先去和塞上独眼龙碰碰头,免得他在规定的地点久等。

心念间,已听母亲潇湘仙子说:“你们途中也不必不眠不休的紧赶,到了那一天,只要有一人到场,邛崃崆峒两派便无话好说了。”

马龙骧听说那天能够赶抵黄山,而且有黑白两道无不惧怕三分的大头、长发两位怪杰陪同前去,他心里自然高兴。

他决定在那天,当着天下各门各派的掌门代表,严厉的指责一阳子和离坤真人,指责他们纵容门下,为非作歹,要他们说出个道理来。

尤其,围杀马腾云,以及数十人蒙面大闹天王庄,以致使甘八得手,刺了马老庄主一万而不治的事,还要他们还个公道出来,否则,他就要当场向一阳子和离坤真人挑战,要他们血债血还才是。

马龙骧心念已定,立即举筷夹菜。

席间,大家慎重的决定了一下路线和行程。

由于几天来大家都没有得到静心的休息,决定明天绝早上路。

饭罢,撤走残肴,换上香茗,大头鬼见愁却催促霹雳火神引导着马龙骧等人,先去安歇了。

马龙骧一听,这才知道另外又定了一处独院。

于是,起身告退,即和陶萄凤、郑玉容,在霹雳火神兄弟三人的引导下,走出厅来。

马龙骧和郑玉容、陶萄凤,自从晨间进入天王宫前的比武彩棚后,由于事情连番骤变,加之尊长在前,三人除了关切的偷看一眼外,一直没有机会私下交谈。

现在,老人家们特的给他们三小一个独院,自然是给他们一个倾谈的机会,在行动上也免得处处拘束。

马龙骧和郑玉容、陶萄凤,自然感激几位老人家的关注与慈爱。

刚刚走到迎壁处,蓦闻大头鬼见愁和声说:“骧儿先回来一下,你娘还有话说。”

马龙骧一听,赶紧应是,转身向厅前走去。

由于是指明马龙骧先回去一下,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意外巧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