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九章 捷报频传

作者:忆文

长发水里侯苦笑一笑说:“不但要回去住,还要凤儿一直在你身边服侍你。”

马龙骧又是一惊,问:“为什么?”

大头鬼见愁爽直的说:“因为你必须伪装成两腿不能行动,只有让凤儿一直侍候你。”

马龙骧却不解的问:“可是,将来以什么理由再离开天王庄呢?”

大头鬼见愁正色说:“当然是说,你的腿伤不适合北方的气候,要返回南方休养,等到明年夏天才能再回天王庄……”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不由有些懊恼的说:“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呢?”

长发水里侯黯然说:“至少要三五年后,等你们的孩子能够离开他娘了,再让凤儿将你腾云弟的灵柩押回天王庄去……”

马龙骧听至此处,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恰在这时,店外街上,突然传来一阵紧急锣响,同时,还挟杂着兴奋的吆喝喊叫声,好似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大头鬼见愁不由迷惑的问:“怎么回事?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声甫落,又在锣声吆喝声中,掀起一阵镇民欢呼声,而且,欢呼之声,正随着锣声所到之处扩大。

长发水里侯一听,立即提议说:“走,我们出去看看。”

于是,四人匆匆走下厅阶,出了院门,陶萄凤和郑玉容,以及霹雳火神兄弟三人,也正由斜对面的独院内,匆匆的走出来。

双方照面,各挥一个手势,迳向店门走去。

到达店门,账房,店伙,以及宿店的客人,早已堵在门口向外张望,那阵沸腾的欢呼声和锣声,也快到了店前。

由于店门被堵死,潇湘仙子不便挤出去看,打算就停在店内看一下外间情形,因为,挤在房门口的人,也是相互观望,闹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紧急锣声的接近,已听到那个兴奋已有些沙哑的声音嚷着说:“……从现在起,大家可以过太平日子了,强征苛税的万尊教,已被潼关天王庄的马少庄主打垮了……”

话未说完,附近的居民立即暴起一阵欢呼,挤在店门口的人,也欢呼的站起来,只见兴奋难抑的账房,高声问:“王二公,这话是听谁说的呀?”

一个身穿灰衣,头戴毡帽的老人,立即停止打锣,走过来说:“是对面嘉宾客店的厨师父对我说的,喏,你看,对面的嘉宾客店不是已关门大吉了吗?”

说着,用锣挝指了指对面,挤在店门口的人,也纷纷惊异的说:“真的,店门上的纱灯也摘下来了!”

又听那个被称为王二公的人继续兴奋的说:“万尊教主被马少庄主打跑了,日光、星辉两宫的宫主也被马少庄主杀了,还杀了他们许多高手爪牙,万尊教一夜之间就垮了!”

堵在店门口的店伙及客人和账房先生,都忍不住感激的说:“这位天王庄的马少庄主真是太好了……”

那位王二公一听,立即摇着头说:“好,可是好人却没好报……”

店门前的人惊“啊”了一声,齐声问:“可是那位马少庄主也死了?”

那位王二公说:“死倒是没死,听说负了伤了!”

店门前的人纷纷惊啊,继而是一片抱怨上苍不长眼睛的惋惜声。

王二公摇摇头,叹息了一声,敲着锣,又大声吆喝着向前走了。

一直微蹙修眉的潇湘仙子,立即向着大头等人一施眼神,平静的说:“我们回去吧!”

于是,众人神情迷惑的向店内走去。

大头鬼见愁首先迷惑的说:“奇怪,这消息来得太快,也太突然了呀?”

马龙骧似有所悟的恭声说:“这可能是慧姐姐担心我们不能及时赶到黄山,所以才以信鸽通知各地分支机构,宣称万尊教被挑了,骧儿也负伤的消息。”

如此一说,众人恍然大悟,长发水里侯首先兴奋的一拍手说:“我们这么多老小子,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像黄山这个会,我们握有这么充足的理由,根本可以不理他们……”

话未说完,潇湘仙子已正色说:“慧丫头想到了这一点,足见她聪慧过人,不过我们仍要按照既订计画,星夜赶往黄山,因为我们有恃无恐,输理的是他们。”

如此一说,众人纷纷称是。

马龙骧知道邓小慧是听了他说的话才这样做的,但是,他却一直没向大家说出来。

到达院门前,马龙骧向潇湘仙子等人道过“晚安”,即和郑玉容、陶萄凤,走向斜对面的另一座独院。

霹雳火神兄弟三人跟在马龙骧身后,他们老经世故,因而看出陶萄凤、郑玉容,对邓小慧的作法,都感到非常满意。

一宿无话,次日绝早起床,店伙早已备好了马。

众人匆匆饭罢,立即上马起程,糊涂丐的马匹,就给了潇湘仙子,虽然时间尚早,但镇街上已有了动静,似乎仍弥漫着昨夜的狂欢气氛。

出了镇口直奔正东,按照既定的路线应该是,经连山,走坪石,直达汝城,而后进入江西地境,沿赣江直奔鄱阳。

众人沿途所经之处,家家户户,老少妇孺,无下兴奋的谈着万尊教主已被打跑的事。

当然,每个人在兴奋之余,都会替为民除害的“天王庄”少庄主的负伤,感到不幸和惋惜。

这天傍晚,众人已赶抵崇义县城,这里正是马龙骧和大头、长发两位怪杰弃马赶路的起点。

但是,众人一到西关大街,便发觉情形有异,街上的气氛也显得不寻常,好似赶庙会迎财神似的。

尤其,街人中多了不少身穿劲衣的人,他们身背插兵器,浑身风尘的武林人物。

大头鬼见愁看得一皱眉头,转首望着潇湘仙子,说:“贤妹,不能进城了,城里的客店八成都住满啦!”

潇湘仙子并无意见,仅赞同的点点头。

长发水里侯举手一指,说:“那家‘老闻香’看来还不错,我们先到楼上喝几杯,听听此地有什么武林在事发生,如果是热闹事,咱们就明天再走。”

大头鬼见愁立即不屑的说:“什么武林大事,难道还有比各大门派齐集黄山更隆重?”

话声甫落,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大声说:“大头前辈,黄山公论已经吹啦,看不成啦!”

大家闻声一惊,循声一看,只见一个黑头黑脸,年约十七八岁的健壮少年,身上还背着一根铁鞭,正憨笑嘻嘻的向马前挤来。

大头鬼见愁一俟黑脸少年挤过来,立即和声问:“你小子是谁,我怎的不认识你?”

黑脸少年傻兮兮的龇牙一笑,说:“你不认得俺,俺可认得你。”

大头鬼见愁噢了一声,说:“你是怎的认识我?”

黑脸少年一指大头鬼见愁的大头,满正经的说:“俺就认得你这颗大头嘛!”

大头鬼见愁听得一楞,所有的人都笑了。

长发水里侯将脸色一沉,说:“快不要胡说,你是谁家的孩子?”

黑脸少年正经的说:“俺是俺爹的孩子。”

众人一听,再度笑了。

大头鬼见愁急忙问:“你爹是谁?”

黑脸少年憨傻的正色说:“铁背黑豹石大刚。”

大头鬼见愁继续说:“你爹呢?”

黑脸少年有些懊恼的说:“因为黄山大会吹了,俺爹到河北访朋友去了。”

潇湘仙子一听,立即望着大头鬼见愁,低声说:“就把他带到店里问一下情形吧!”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望着黑脸少年,问:“你吃过晚饭了没有?”

黑脸少年毫不迟疑的说:“俺正饿着肚子呢!”

众人一笑,活财神说:“那你就跟着我们走吧!”

于是,众人就在“老闻香”店前下马,并选了一处幽静的独院。

大家弹尘洗面,略微饮茶,酒菜已经送来。

众人依序就座,为了问话方便,特的让黑脸少年坐在大头鬼见愁的身旁。

大家虽然听说黄山的事已经了结了,但是为什么,还闹不清楚,是以,都急切的想知道原因是什么。

大头鬼见愁首先为黑脸少年挟了一大块牛肉,同时和声说:“你叫什么名字?”

黑脸少年想是饿了,一面吃一面说:“俺叫石小刚。”

长发水里侯一笑说:“大刚生的儿子,当然应该叫小刚。”

大头鬼见愁则继续的问:“你谈一谈,黄山大会为什么吹了?”

说着,也暍了杯酒,夹了块肉。

石小刚继续吃着说:“俺爹听说邛崃崆峒两派大撒武林帖,要找一个姓马的小子评理,爹说一定很热闹,就带着俺去黄山瞧一瞧!”

潇湘仙子知道,对付这等傻乎乎缺几个心眼的大孩子,要想问出正确的问题来,就必须先以话诱导。

是以,她慈祥亲切的问:“小刚,你们赶到黄山了没有?”

石小刚摇摇头说:“没有,半路里就碰见了几个老道,他们说,黄山大会已经

取消了,说什么一个叫‘一阳子’的掌门人,已承认他们的错,不怨那姓马的小子了。”

长发水里侯一听,立即望着潇湘仙子等人,说:“那一定是邛崃派的门人。”

石小刚一听立即连连点头,说:“不错,是邛崃派的,俺爹还认识一个邛崃派的老道,听那个老道说,他们掌门人的师叔叫什么……长老的……”

大头鬼见愁心知有异,立即关切的问:“那个长老怎样了?”

石小刚有些紧张的说:“他们要阻止一阳子去黄山,就用剑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了!”

众人一听,神情一惊,脱口惊啊,彼此都楞了一楞。

石小刚一见,反而有些得意的说:“那个长老把头割下来,另一个长老才说是他们的错,不是那个姓马的什么少庄主的错……”

大家彼此互看一眼,大头鬼见愁自语似的说:“那位自刎的长老是谁呢?”

潇湘仙子深知霹雳火神对邛崃派的情形知道的较清楚,是以和声问:“邵老英雄可知是哪一位长老以死相谏?”

“霹雳火神”见问,立即欠身恭声说:“据老奴所知,邛崃派上届掌门人‘德心真人’只有三位师弟,一名涤心,一名明心,一名清心……”

陶萄凤一听,立即似有所悟的说:“那个叫明心的老道,就是那夜诱我到镇外林中交手的老道嘛!”

马龙骧也恍然想起的说:“不错,就是他,还要我一年之内,前去邛崃赴约的呢!”

大头鬼见愁则提醒似的暗示说:“骧儿,被你用天罡掌震毙在落雁峰下的老道,好像一个叫清心,另一个叫玄悟的是不是?”

马龙骧颔首恭声说:“是的,不过当时骧儿并不晓得,事后才知道他们的道号,直到现在,骧儿仍不知道哪一个叫‘清心’,哪一个‘悟玄’”!

大头鬼见愁简结的说:“现在我们先不去谈谁是‘清心’,谁是‘悟玄’,根据常理判断,邛崃三个长老中‘清心’已死,而‘明心’又偏激好斗,曾与你们交手树敌,他自是不会为你舍命死谏,比较可能的便是上次在宁远城外,被你和凤丫头救下来的‘涤心’……”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连连颔首说:“大师伯说的一点也不错,准是他!”

马龙骧也黯然说:“涤心道长,修眉细目,一望而知是位有道之士。”

长发水里侯则接口说:“不错,涤心为了报答骧儿救命之恩,也兼为了保存该派的实力和基业,所以才用剑自刎,以死相谏。”

众人一听,都为这位有道之士的牺牲,而感到惋惜,只有石小刚,大口的吃饭吃菜,对众人的黯然神伤,看也不看一眼。

久久,“大头鬼见愁”才抬起头来饮了口酒,说:“邛崃派既不参与,必然会火速通知各门各派,而且在各地通往黄山的要道上,劝告前去看热闹的各路豪杰,这样做,多少也可减低武林英豪对他们邛崃派的嫌怨!”

长发水里侯突然望着猛吃猛喝的石小刚,关切的问:“傻小子,你可听说崆峒派怎样了呢?”

石小刚被问得一楞,立即停止了吃喝,想了想才憨声说:“邛崃派都不敢去了,崆峒派还不吓住了脚?”

众人一听,知道崆峒派也将黄山之会取消了。

根据石小刚的话,大家判断了个结果,断定由于涤心道长死谏,感动了明心道长的认错,使一阳子立即收回成命,火速通知各派,黄山之会取消了,崆峒派接到了通知,他们一个派自然也就成不了火候了。

石小刚的话,虽然不完整,但根据涌回来的各地豪杰,足可证明,由邛崃崆峒两派发起的黄山之会,已经取消了。

由于这突来的意外消息,使每个人的心头都似去了一块大石头,由内心底处发出一口轻松之气。

饭后饮茶,大头鬼见愁先请活财神给石小刚在店内找了一间上房,并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捷报频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