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三十章 月圆花好

作者:忆文

山道弯曲,有的地方十分崎险,但车马行驶其上,却极平坦。

潇湘仙子坐在马上,对峰与峰之间的梯田果园十分注意,尤其那些依着山势建筑的整齐房屋,当初的确下了一番功夫。

凡有房屋的地方,都有数十壮汉率领着妇女孩童立在道旁欢迎,潇湘仙子和大头、长发马龙骧等人,都向他们亲切的点点头。

下知何时,马队前面已多了十几盏斗大纱灯,由十数壮汉在前引导着,举步如飞,急急的前进。

山势愈行愈高,前面一座矮峰的峰角下,就在山道左侧,赫然竖着一青花石巨碑,上刻四个朱红大字——潇湘山庄。

潇湘仙子看了以自己雅号定名的山庄巨碑,感慨激动中,也有一丝欣慰。

因为,现在的结果,虽然不是先夫美剑客给她们母子留下的,但是,却是她的夫婿昔年用生命抢救的三位武林朋友所建立的,而这三位武林友人,为了感恩图报,诚心诚意邀他们来定居的,因而她觉得欣慰。

绕过矮峰,众人的目光不由同时一亮——

只见前面高峰下的广谷内,灯光辉煌,人头钻动,大厅前的广场上,灯笼火把,照耀如同白昼,人声沸腾,集合了有四五百人。

马龙骧凝目一看,只见鬓发如银的“八十檀杖”胡氏,“枣杖扫三湘”黄氏,还有正当中年的“梅花双枪”柳梅娘,俱都含笑站在当前。

霹雳火神三人的儿子儿媳及儿女婿,依序站在身后,而那位依命前来的梅执事梅亦媚,也赫然站在欢迎的行列之内。

巍峨的大厅内以及厅内前的广台石栏上,早已悬满了斗大纱灯,每个大纱灯上,都用朱漆写着“潇湘山庄”,另一面则写着一个大“马”字。

厅后三面的精致独院,也俱都灯火通明,远远看来,一座一座的小独院,层次井然,通道分明。

靠近高峰下的那座建有三座高楼的大院落,灯火辉煌中,似乎还有人爬至高楼的前檐上系扎彩绸。

马龙骧当初应邀,前来比武斗智时,曾经断定那是霹雳火神三人的住处,现在不知为何还派许多人在那里悬挂彩绸?

循着那三座楼脊向峰上看,马龙骧看得不由虎眉微蹙,因为峰顶的树林中,竟然也有点点灯笼晃动。

马龙骧继而一想,恍然大悟,他曾听说霹雳火神已派人在谷后高峰上为母亲潇湘仙子盖佛堂的事,看来佛堂已经盖好了。

一阵如雷的欢呼声将马龙骧的视线由峰上拉回来,马龙骧定睛一看,距离欢迎的人群已经不远了。

“八十檀杖”胡氏三人,已率领着他们的儿子和儿媳向前迎来,其余的男女老少及儿童等人仍立在原地欢呼。

“欢迎夫人少庄主和少夫人!”

马龙骧这时才发现欢迎的数百人群中,已没有人再穿蓝衣黑边劲装和携带兵刃,俱都着各式各色的普通衣服。

打量间,坐下的乌驹已经停止,前面的大头、长发两人早已下马,已陪着母亲潇湘仙子向胡氏等人迎去。

是以,马龙骧也急忙下马,和陶萄凤、郑玉容以及早已下车跟上来的邓小慧,匆匆向前走了过去。

飞天狐女和丁香、紫兰,照顾着车辆先停在谷边路口的巨木树林内,等候接待。

这时,早有数十壮汉奔过来接拉马匹。

霹雳火神先威凛的瞪了台下一眼,一俟台下静得鸦雀无声,才一肃手指着慈祥含笑的潇湘仙子,肃容朗声说:“中央上坐的,就是我们少庄主的大夫人,我们大家的主母,诸位一体行礼见过……”

话末说完,台下已“夫人”“主母”的欢声喊成一片,男的拱揖躬身,女的敛衽万福,小孙子早已爬在地上磕头。

霹雳火神一见小孩子磕头,赶紧吩咐说:“主母已经吩咐在先,一律免行大礼。”

数百人众一听,这才停止跪下去。

霹雳火神在介绍了大头、长发两位怪杰后,又肃手一指马龙骧和陶萄凤三人,继续说:“少庄主和我们未来的少夫人凤姑娘,大家早巳见过了,现在我再介绍我们的另两位少夫人……”

说至此处,数百人众又是一阵交头接耳声,站在远处的尚伸长了脖子向台上瞧,看得郑玉容邓小慧微垂螓首,娇靥绋红。

霹雳火神一看,立即沉声说:“三位少夫人你们都见过了,今后要特别注意礼貌,好了,主母已经吩咐过,现在天色已晚,大家请过安可以走了。”

话声甫落,数百人众纷纷朗声高呼:“夫人晚安,少庄主晚安,三位少夫人晚安……”

欢声雷动,声震谷峰,历久下绝。

就在欢声雷动中,霹雳火神已肃手请潇湘仙子等人进入大厅。胡氏等人也跟随在后面。

大厅内灯火通明,早巳摆好了马蹄形的长桌,桌上摆满了茶具,每一张椅前都有一个精磁盖碗,和一个小磁茶壶。

众人依序落坐,胡氏等人俱在末座相陪。

霹雳火神一俟静立一角的几名侍女依序满上了茶,才望着长子邵裕堂,沉声问:“有人前来通知你,派一名精干弟兄前去潼关陶府,恭请陶老夫人前来,与主母共同主持少庄主婚礼的事,你可办了?”

陶萄凤一听请母亲前来主持婚礼,芳心卜卜乱跳,又激动,又羞急,郑玉容和邓小慧知道也有她们两人的份,因而也羞涩的低下了头。

邵裕堂立即向着上座的潇湘仙子,拱揖欠身说:“回禀主母,已派出两名精干弟兄去了哩!”

潇湘仙子慈祥的一笑说:“去了就好。”

霹雳火神继续问:“主母的佛堂建好了没有?”

邵裕堂继续欠身说:“日前已经完工了。”

霹雳火神立即的一颔首说:“好,报告给主母听了。”

潇湘仙子觉得那是自己后半世清修之处,也许就死在那里,是以做出很注意听的样子,含笑点了点头。

邵裕堂恭声应了个是,面向潇湘仙子恭声说:“佛堂建在航桅峰上,四周巨木插天,修竹环围,怪石林立,好似布有某种阵势,通往佛堂的道路,以各色卵石铺成,院落四周建有花圃的。

为免强劲山风吹入院中,院墙高过房屋门窗少许,院中间建有主母佛堂一座,左右厢房各有一间,左厢房供仆妇侍女居住,右厢俾少庄主与少夫人登峰请安时休歇,兼为客室。佛堂后建一小阁,供主母安歇,后院为厨厕……”

说至此处,潇湘仙子已满意的连连颔首赞好,并望着马龙骧,吩咐说:“骧儿,代为娘的谢谢你裕堂哥!”

霹雳火神一听,慌得急忙起身,说:“夫人不可……”

话未说完,马龙骧早已恭声应是,起身离位,向着邵裕堂拱揖躬身说:“多谢裕堂哥设想周到,小弟这厢谢过了!”

神偷一见,也急忙起身说:“夫人不可,绝对不可,所谓长幼有序,主仆有别……”

大头鬼见愁立即含笑挥手,示意两人坐下,并笑着说:“他们小一辈的由他们自己交他们的,随他们自己称呼好了,骧儿呼他裕堂哥,裕堂仍呼少庄主,这又有何不可?”

潇湘仙子也亲切的笑着说:“我大师兄说得对,大家至今都成了一家人了,骧儿对三位老英雄,也不准再呼前辈,要呼邵伯父,廖叔父和夏叔叔!”

霹雳火神三人早已慌得连连惶声说:“夫人,这一点老奴三人断难从命……”

潇湘仙子脸色微沉,但仍和声说:“既然三位不能从命,我母子只好另投他处了!”

说罢,缓缓由椅上站起来。

霹雳火神三人一见,面色同时一变,三人惊得急忙离位,拱揖躬身惶声说:“夫人请息怒,老奴三人谨遵吩咐!”

胡氏三人以及他们的儿子媳妇,也都慌得由椅上站起来。

潇湘仙子慈祥的一笑,有些歉意的说:“老身自知这话说得过份绝决,还请诸位不要介意才好!”

霹雳火神三人,以及胡氏等人,纷纷恭声说:“不敢!不敢!”

大头、长发两位怪杰哈哈一笑,说:“大家请坐下来谈话!”

就在众人重新入座的同时,厅外匆匆走进一个精明能干的中年人。

中年人来至内厅前缘,向着上坐的潇湘仙子拱揖躬身问:“启禀夫人,少夫人的五车家什用具,请问放在何处?”

霹雳火神一听,心知不妙,因为当初准备的只有陶萄凤和郑玉容两个人的新闺,根本没有邓小慧的份。

这时一听中年人的报告,知道邓小慧由临贺岭拉来的自用家俱没地方安置:心中自然格外焦急。

所幸神偷机警,立即向着也不知如何安置的潇湘仙子欠身,恭声说:“少庄主的新居是由宾馆改建的,是由……”

话未说完,他的儿子廖长弘,已起身躬身说:“是由孩儿负责改建的……”

廖长弘是霹雳火神的女婿,霹雳火神立即催促说:“那你就将改建的情形报告给主母听。”

话声甫落,大头鬼见愁已哈哈一笑说:“不用报告了,不如我们大家现在就去看,顺便由你家主母给你们的三位少夫人分配一下新房子。”

话未说完,潇湘仙子早已由椅上站起来,并含笑连声应好。

于是,众人纷纷起身,就由那个前来报告的中年人在前引导,出了大厅,簇拥着潇湘仙子,迳向高峰下的那座三楼广院前走去。

马龙骧、陶萄凤以及郑玉容和邓小慧,四人知道前面的广院就是他们四人的新居,是以,四人都很注意。

只见门高五阶,左右各有一尊狮子,门楼上悬着四盏宫灯,照得两扇黑漆大门上的金兽环,金光闪闪,耀眼生花。

将至门前,才看到四个身穿新衣的壮汉,正由左右门房内奔出来,恭立在门楼下迎接。

众人登阶进入门内,当门是座绘有五福拱寿的大迎壁,前院方砖铺地,左右为通厢,中为大厅,厅上灯火通明;门内恭立着四名侍女。

潇湘仙子没有进入大厅,而穿过通厢中门进入旁院。

旁院是一片花木繁盛的花园,荷池上有一小亭,在假山之后建有一座长约四五间的长阁,在阁顶上有一天桥,悬空直通内宅的中楼。

由于阁上灯火通明,潇湘仙子在前,主动的走过荷池小桥,绕过假山,进入窗前植满各种鲜花的丽阁。

进入阁门,方始发现有两名侍女恭立一角,阁内陈设高雅,壁悬名人字画,是一处三二知己小酌的好地方。

负责改建的廖长弘,立即向潇湘仙子恭声解释说:“阁上是少庄主的书房!”

一俟潇湘仙子赞许的含笑点过头,又指着西山墙的一道楼梯说:“由这道楼梯,也可以上天桥,不须再由中梯登阁。”

潇湘仙子会意的“噢”了一声,迳向梯前走去。

众人随着潇湘仙子登上丽阁一看,才知道丽阁的西檐,再上一层,即是凌空直达内院三楼的天桥了。

大头、长发两位怪杰看了,彼此对看了一眼,笑一笑,摇摇头,虽然没说什么,但明眼人看得出来,他们两人是说,没想到傻小子和三个丫头,居然能住这么一座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宅院里。

天桥形如长虹,每隔一两丈都有一对弓形漆柱,悬着一对防风纱灯。

天桥虽然下宽,但众人中却没有一人说怕喊险。

通过天桥,即是灯火通明的中央高楼,早有各楼的侍女迎出来。

大家由通门进入三楼,是一处没有几案的书房,掀开室门向外间一看,铺满绒毯的地板上,尚设有琴几棋枰,布置得尤为高雅。

潇湘仙子一看,立即回头望着霹雳火神,吩咐说:“把慧姑娘的家什用具拨到这座楼上来!”

霹雳火神哪敢怠慢,恭声应了个是,即向老妻胡氏递了一个眼神,胡氏立即向着一个儿媳低声吩咐了几句。

由中门走出,沿前廊走向西楼,同时也看到了灯火明亮的东楼内,和西楼摆设着同样崭新的家什用具。

明眼人自然看得出,中央高楼原是供陶萄凤、郑玉容读书写字,或休闲时弈棋抚琴的地方。

如今,正巧给邓小慧住了,照理说,邓小慧没有资格住正楼的,住正楼的应该是在莲花峰上照顾马龙骧的郑玉容。

大头鬼见愁见师妹潇湘仙子如此吩咐,自是不便说什么,因为正楼正好空着,而邓小慧的年龄,又在郑玉容之上。

尤其是,潇湘仙子在万尊教总坛被困之际,一直受到邓小慧的服侍和卫护,说来邓小慧也算是有恩于潇湘仙子。

当然,大头鬼见愁也不便为这些事出言争执,实在说,也是诸般巧合,似乎也是上苍冥冥中的安排。

照老于世故的霹雳火神三人原先商议的结果,陶萄凤和郑玉容,一个住西楼,一个住东楼,正楼谁也不住,使她们没有正偏之分。

谁知,半路里杀出一个年龄比她们长,而又对潇湘仙子有恩的邓小慧,偏偏正楼里又没有摆设家什用具。

大头鬼见愁最疼他这唯一的一个干女儿,不由觑目去看郑玉容。

他发现陶萄凤和郑玉容,正拉着邓小慧的手,愉快的悄声说:“慧姐姐,你真有福气,正好有座空楼等着你!”

大头鬼见愁一看,不由向身边的长发水里侯挤了挤眼,摇了摇头。

长发水里侯从来没有正偏之分,今天陶萄凤能有现在的结局,他自己不但感到满意欣慰也感激大家所耗的心血和支持。

当然,他对这位干女婿,一直为这件事受了不少委屈,也感到无限歉意。

大家进入西楼,只见外室两间,内室一间,陈设豪华,家具齐全,锦帏罗帐,地铺绒毯,应该有的都有了。

众人看罢,纷纷赞好。

潇湘仙子也满面含笑的望着陶萄凤,亲切的说:“凤儿,你就住这一栋吧?好不好?”

陶萄凤一听,娇靥通红,立即含羞带笑的恭声说:“是的,伯母!”

长发水里侯为了表示他的满意,立即望着陶萄凤,忍笑沉声说:“傻丫头,从现在起,要改口喊娘了!”

众人一听,立即欣起一阵哈哈大笑。

潇湘仙子满意的笑着,并望着大头、长发两位怪杰说:“我们再去看看容儿的东楼吧?”

话声甫落,“八十檀杖”胡氏已含笑恭声说:“回禀夫人,两位少夫人的新房,除了颜色不同外,家具都是一样的!”

一说“颜色”,立即提起了众人的注意,大家左右一看,这才发现东楼多是米黄点金,西楼则是水红点银!

大家一看,不由同声赞好,而且由衷的赞好。

潇湘仙子游目望着胡氏等人,赞声说:“在米黄中点金,在水红中点银,这是最美最调和的配色,如果用水红点金,米黄点银,在格调上就不如现在高雅了。”

胡氏三人一听,同时含笑应是。

潇湘仙子又关切的问:“这两楼的色调,不知是谁设计的?”

“梅花双枪”柳媚娘一笑,正待说什么,胡氏抢先笑着说:“是我们姐妹三个为少庄主设计的!”

潇湘仙子惊喜的“噢”了一声,立即望着马龙骧,吩咐说:“骧儿,还不快谢谢你邵伯母和两位婶娘?”

马龙骧一听,立即拱手一揖,恭声说:“谢谢邵伯母和两位婶婶!”

胡氏三人虽觉不安,但有了大厅上的教训,三人也只得还礼笑着说:“应该效劳的,不要谢了!”

众人一见,又是一阵欢笑。

长发水里侯首先歙笑说:“贤妹,现在该去看你的佛堂了?”

霹雳火神立即接口说:“后院有门,可达峰前!”

于是一行人众,又依序下楼,出了后院门,迳向十数丈外的崖前走去。

由后院门到达崖前,除了有几株茂盛松树外,地下打扫得十分干净,由于是光滑石地寸草不生。

马龙骧向上一看,由谷中至峰巅最多二十七八丈,但削壁甚陡,轻功火候不足的仍难由此上去。

打量间,霹雳火神已解释说:“夫人和少庄主诸位可由此上下,小一辈的要由右边的石阶上去!”

潇湘仙子一听,立即愉快的说:“那我们也由石阶上去!”

说着,当先由右踅身走去。

邵裕堂一见,立即奔至一侧在前引导。

前进约十数丈即是阶口,而且,峰势也有斜有陡,阶梯顺着自然峰势,婉蜒上升,直达峰顶上。

众人沿阶前进,逐渐上升,绕至峰的另一面,方始发现峰高百丈,宛如鹤立鸡群,峰势十分险峻。

马龙骧游目一看,发现其他高峰,无出其右,才知他们现在登的峰,就是鸡冠山的唯一最高峰。

登上峰巅,山风尚称柔和,松涛呜咽,修竹微摇,在五颜六色的卵石通道两边,街有开满鲜花的花圃。

在峰的中心,怪石渐多,矗立如林,果然形同一座石阵。

众人沿着卵石通道左拐右转,突然到了一座以两尊怪石为门楣的院门,建筑精巧,的确颇具匠心。

潇湘仙子一见这座别致的院门,就先有了几分满意。

进门是座植有修竹鲜花的小院,左右果然各有一间厢房,中间一座较大,由院中即可看到神龠上供奉的是观音大士。

就在这里,东厢内突然走出一个素衣少妇来。

马龙骧和陶萄凤三人一见,不自觉的脱口低声说:“啊!梅执事?”

换了一身素装的梅亦媚,已向着潇湘仙子,跪地要求说:“小女子为报少庄主和少夫人的救命大恩,甘愿在此服侍夫人,以报少庄主的大恩于万一!”

潇湘仙子伸手相扶,并慈祥的一笑说:“梅姑娘,你先请起来。”

一俟梅亦媚起来,潇湘仙子又望着邓小慧,问:“慧儿,你认为梅姑娘应该留在庄上吗?”

邓小慧立即恭声说:“亦媚的夫婿已死,留有一个男孩和母亲,现在仍住在临贺岭山区,如果决心伺候您,可派人将她母亲孩子接来此地……”

话未说完,梅亦媚再度跪在地上,要求说:“亦媚决心伺候夫人,永不变志。”

潇湘仙子再将梅亦媚扶起来,亲切的说:“你起来,我答应你!”

于是,众人进入佛堂,潇湘仙子先在香筒里取了三支香,即在油灯上燃着,面向观音大士,肃容虔诚的跪在蒲团上。

众人一见,也纷纷跪在地上。

潇湘仙子仰面闭目,双手捧香,呐呐祷告……

《气傲天苍》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气傲苍天》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忆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忆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