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一 章 狼 毒

作者:忆文

秋风轻啸,如泣如诉,更陡增秋月的冷静,凄凉。

城东荒郊一所荒废的古刹里,一盏油灯,照着六七丈宽阔的大殿中第一个角落,这时殿中一张檀木神桌上,血淋淋排着二列狰狞骇人的头颅。

那十二个头颅,有的肌肉抽搐,有的双目含怒圆睁,像似死得不瞑目,这时殿外突然走入九个身着黑衣人,面戴腥红面罩的人来。

九位红巾蒙面的黑衣人,步履轻若鸿毛,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显然一个个皆是武林一流高手,九人进入大殿之中,分着三列站在神桌前。

他们目不旁视,就像僵尸般地凝立在当地,一丝声音也没有。

大殿里那十二个血肉模糊的头颅,已令人感受到无比阴森与恐怖了,再加上这九位阴森诡异的黑衣红巾蒙面人,更使这大殿又多了一层神秘。

阴气森森,冷风惨惨。

蓦然,自远处传来一声呼啸。

这啸声细若游丝,其声尖锐刺耳,震人心魂。

那啸声初听似在数里之外,但转眼间,啸声已到古刹外,天下除非是最快的飞鸟,方能在片刻间飞行这么长的一段路程,否则,即令是千里神驹,也不能这般瞬息即至,然而这啸声明明是人声,并非飞鸟。

那啸声一歇,只见大殿中金光一闪,一位恍似鬼魅幽灵般的锦袍人,已经出现在神檀之前,只见这锦袍人面目上蒙着一条青巾,他身上所穿的那件锦袍,用金丝绣满了狮虎花草,华美之极。

锦袍人露出青巾外那双骇人的锐眸,冷然一扫檀桌上的头颅,口中发出一声阴寒幽冷的诡笑。

那笑声,音调虽低,但却震入那九位红巾黑衣人的耳膜、心弦。

他那笑声未停,站在第二列第一位红巾黑衣人突然举手一掌,打碎了自己天灵盖,半声闷哼,倒毙于地。

这莫名的事情,真是太令人费解了。

笑声的余音一停,四下里一片静寂,似乎人人在突然之间僵化,变成了石头。

在万籁无声的气氛中,忽听得“波”的一声。

第一列第三位红巾黑衣人,又举掌击碎了自己的天灵盖毙命。

那锦袍青巾蒙面人的笑声,竟令两位红巾黑衣人,吓得自杀身死,这实是令人不敢相信的一件怪事,他竟然有如此威严,有如此的可怖。

忽听锦衣青巾人,那双骇人的眸光,凝注在第三列第二位红巾黑衣人的身上。

这位红巾黑衣颤声道:“我……我只不过少杀了一人……”

一声冷若寒冰的哼声。

这位红巾黑衣人,竟然也举手自碎了天灵盖。

眨眼之间,又有两位红巾黑衣人举掌自毙。

大殿中只剩下第一列第一位,和第三列第三位红巾黑衣人了,他们状似木头人一般的凝立当地。

锦袍青巾人,发出一声极为冷峻的语音,道:“一号杀手,你怎么不死?”

这第一位红巾黑衣人,答道:“凡是殿主吩咐的任务,一号杀手都已办妥,为何要死?”

锦袍青巾人,微然点点头,轻声道:“‘杀人指’你已经得到了?很好很好!”

第一位红巾黑衣人,突然走上两步,呈上一只腥红的右大姆指。

锦袍青巾人接过那只手指,仔细端详了一会,说道:“不错,的确是真正的‘杀人指’。”

他的语音刚落,突然右手一指,点在红巾黑衣人的“灵盖”死穴上。

第一位红巾黑衣人,没哼半声,已经软瘫地上。

剩下的是最后那位红巾黑衣人。

锦袍青巾人,又发出那慈和亲切,决不致令人起惧怖之感的语音,道:“九号杀手,你真能干,又狠又毒,玉箫杨琦一家十七口,杀尽斩绝,但你仍是一位武林极负盛名的铁蹄掌,一旦你这种惨绝人性的事实,传出江湖武林,那么你也难逃武林公道,死得比现在更惨。我要在你完成任务,不敢有违抗时候,特赠你这瓶点滴断肠的“千滴红。”

第九位红巾黑衣人,一声不响,接过那一小瓶,“千滴红”,仰着头喝了下去。

只见那“千红滴”,只滴出三四滴,这位红巾黑衣人便倒卧在地面上。

这种神秘诡异,残酷,恐怖,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到此告一段落。

锦袍青巾人,双目掠扫了一下地面上九具尸体,和神檀上十二颗人头,一声得意的冷笑,伸手揭开了那条青巾。

只见这位阴毒,狠辣天下无二的锦袍人,却是一位面如满月,发娩宫髻,柳眉杏目,年约三十六七的美妇。

谁会想到这位风韵犹存,蚌珠未黄的美妇,会是一位杀人不见血的女魔头呢?

突然古刹外一声微风轻响。

锦袍美妇慈详的声音,问道:“是兰儿吗?”

但听一声银铃般的声音,道:“师父,是兰儿!”

丽影一闪,大殿中已多了一位身穿银色衣裳,脸若皓月,眉如翠黛,樱chún瑶鼻,肤如凝脂白玉,弹指可破,绝世容颜,刚健婀娜,兼而有之的美丽少女。

锦袍美妇一笑,道:“兰儿,我们走吧!”

语音中,两人联袂出了古刹。

此时古刹大殿中,又陷入一片沉寂,虽然没有先前那样恐怖阴森,但凄惨之气氛却充满大殿之中。

过了片刻,忽然一声厉啸之声传来。

这啸声来得比那锦袍美妇所发出的啸声更快,一闪即到

古刹大殿中,如幽灵般又出现了一位锦袍青巾人,他的装束模样竟和先前那锦袍美妇一模一样。

只是这锦袍青巾人,来到大殿中,看到地面上的尸体,像似怔了一怔。

一声冷哼!

这锦袍青巾人,又电也似的飞奔出去。

夜深沉,秋风更烈,殿外松林一阵阵呼啸刮过树梢,声音起自天际。

那大殿中躺着的九具尸体,突然一挺身站起两个人来。

这两位红巾黑衣蒙面人,正是那吃下“千滴红”的第九号杀手,和送上“杀人指”的第一号杀手。

他们两人同时站立起来,口内各自发出一声惊讶的“咦”声。

四道骇人的电眸,互相对射着。

良久良久。

谁也没发出一声语音,也没移动半点身子。但他们心内同是一个想法,他怎么没死?

那第一号杀手,忍耐不住这种沉默的恐惧,冷笑了一声,问道:“你是谁?”

第九号杀手,亲眼看见他被锦袍青巾人一指戳中“灵盖”死穴,怎么他会复活过来?心忖:“这人的武功,着实不能轻视了。”

要知一个死穴被点,那是绝对无生还之望的,除非对方预先凝真运气闭住穴道,不过以锦袍青巾人的那种厉害的手法,他以气闭死穴道,怎么不会被察觉,因此他的功力,确实已到炉火纯青之境。

第一号杀手见对方不答,陡然扬手揭开面巾,露出一张俊秀的面目,双眉斜飞,丰神如玉的少年,只是他脸色惨白,像似一指之伤尚未痊愈。

这位少年陡然跃进一步,又冷冷问道:“你是伪装杀手,或是真的武林红巾杀手?”

那第九号杀手冷然道:“那么你呢?”

显然他们两人都是深恐被对方识破自己的来历身份,他们相互戒备,彼此猜疑。

那位脸色苍白的少年,乃是一位江湖经验极深的人,由这一句话,他已知对方和自己同是一个伪冒货。

只是他想不到武林中,竟然也有人和自己一样,这么大胆的拿自己性命和‘杀人殿主’开玩笑。

但听他冷笑一声,道:“阁下何不露出庐山真面目?”

他说着话,身子一晃。左手倏出,五根手指往九号杀手脸上的红巾抓去。

九号杀手,侧身避过,一掌猛拍而出。

呼的一声,一股狂风,猛撞过来。

脸色苍白少年,见他一掌之力,雄浑已极,心下暗惊,退了三步,微微—笑道:“阁下武功不凡,难怪能逃过‘杀人殿主’的杀手。”

说着,他又跃身而进,呼呼!双掌凌厉至极的连攻了四掌。

九号杀手冷哼一声,曼妙的解开四掌快击,反踢出一腿,逼得那少年又是后退五步。

脸色苍白少年,乃是一位年幼成名江湖的一流高手,他两次校对方逼迫退后,不禁激起怒意,冷冷一笑。

第三次抢身欺进,身形如行云流水般,交叉错步而进,蓦然一式“六丁开山”,竟是降龙掌法中最毒辣的一招,用足大摔碑手掌力,猛然开膛裂腹地劈击过去。

掌力压体,重如山狱,九号杀手禁不住吃了一惊,脚步斜探两尺,右手倏然似下还上地敲击少年“斤池穴”,眼看快要够上部位之时,忽地一翻腕,制拿那少年手肘间的“曲尺穴”。

这两下变化,又快速又奇特,简直使人摸不着头脑。

脸色苍白少年,估计不到对方有这种精妙难测的招术,一惊之下,暴退三四步。

脸色苍白少年,此刻脸上突泛起一层杀机,冷笑道:“高明高明,兄弟真遇高人矣。”

说着,他又要纵身扑上。

突然那九号杀手,横跃出六尺,淡淡说道:“我们既然都不是红巾杀手,又无深仇大恨,何必要拚个你死我活呢?”

脸色苍白少年已燃起杀机,听了对方的一番的话,微微一怔,暗道:“是啊!我现在伤势尚未恢复,一旦继续交手,这伤可能要较长时日才能治好。”

当下他呵呵一声朗笑,道:“阁下所说不错,不过我们同是虎口余生之人,你若藏头露尾未免太过小气。”

那人本慾转身走去,闻音转过头来,将脸上红巾揭去。

只见这人也是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少年,只是他不修边幅,上chún下额长着短短的胡须,那双虎目凌然有神,而蕴着一股男子汉的魅力,虽不如脸色少年的俊俏,但却有着一个男子粗线条型的美态。

脸色苍白少年,一看他面目怔了一怔,暗道:“江湖武林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位年轻高手,怎么自己一点不知道。”

他暗想着微微—笑,道:“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兄弟郎千如,刚才甚是鲁莽,望兄台见谅。”

那位刚健少年道:“久仰久仰,阁下就是武林尊称‘闪电金箭’郎千如兄了。”

“区区姓黄,名叫古陵。”

“闪电金箭”郎千如,一听此人之名甚感陌生,暗道:“他可能是位刚出道江湖的人。”想着,呵呵轻笑道:“黄兄见笑了,那外号乃是武林朋友叫着玩的。”

黄古陵,突然双手抱拳说道:“兄弟尚有紧身琐事,后会有期,就此告别了。”

说着,转身便走。“闪电金箭”郎千如急忙走上几步,朗声说道:“黄兄,咱们虽是萍水相逢,但却一见如故,黄兄要去何处,兄弟一道行程如何?倘若遇上事故也有个帮助。”

黄古陵似是甚受感动,目光凝注在郎千如的脸上,慨然说道:“郎兄义薄云天,兄弟有幸能得相交,盛谊隆情,当永铭于兄弟肺腑之中”。他微微一顿之后,又道:“只是兄弟有一句话,郎兄和我在一起,陡增杀身之祸,因为在下此时是要去寻找杀人殿主。”

郎千如一听,不由心头一惊,忖道:“不知他和‘杀人殿主’有何深仇大恨,竟然敢去寻找他算帐?”

郎千如呵呵一阵慷慨激昂的大笑道:“人生如朝露,生命有若白驹一隙,兄弟若是惧怕那‘杀人殿主’,今夜我也不会杀了一号杀手,伪装前来古刹冒险了。”

黄古陵一听他这番慷慨之言,虎目蕴满泪水,他一伸手,紧握着郎千如的手腕,声音带着激动道:“郎兄,兄弟刚才失言了,我自行道江湖以来,从没遇上像兄台这样血性的朋友。”

“闪电金箭”郎千如,微微一笑道:“黄兄,你说现在要去寻找‘杀人殿主’,但这魔头在江湖武林,经闻其名,却没见过他的真面目,黄兄是否知道他的本来面貌?”

黄古陵突然张目射出一股极为痛根的仇光,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已看清了她那丑恶的真相,若不是我亲目所睹,也不敢相信她是阴狠,毒辣天下无二的‘杀人殿主’。”

郎千如一皱眉头,道:“黄兄,‘杀人殿主’是谁?”他想道:“自己被他一指戳中“灵盖”死穴,虽然我事先已运内劲戒备,但也被她点得晕死过去,所以‘杀人殿主’如何处置黄古陵等以后的事情,自己无从知道,难道他真看清了‘杀人殿主’的面目。”

黄古陵恨恨说道:“她就是武林中人人所称赞,最慈善仁心的‘红十字’帮主。”

郎千如惊声道:“是‘仁慈圣母’陆暖尘?”

黄古陵切齿道:“就是这假仁伪善的毒妇,我黄古陵有生之日,定要揭开她那丑恶的真面目,让武林千百万同道,给她一个制裁。”

蓦然,一声冷森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狼 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