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十 章 异者石棺

作者:忆文

蓝光剑影中,只见前面凝立着一位极端美丽的蓝衣少女。

她此刻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冷声道:“姓黄的,你若不离开此洞,我和你誓不两立。”

黄古陵冷哼一声,道:“你跟我誓不两立,那么我呢?”

“哼哼!你这毒女,心胸未免太过残狠、阴辣了,我问你,韩芝香和李媚虹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泯灭人性,杀了一位面临垂死的人,而且又伤害了李媚虹的容貌,像你这种女人,我黄古陵非将你碎尸万段,也难消我心头之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在此相遇了。”

蓝衣少女听了黄古陵这一番指责,脸上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但她却淡淡问道:“关于我的罪过,就只这些吗?”

黄古陵厉声喝道:“妖女,你难道没有一点良心?”

蓝衣少女冷冷道:“什么良心?我父亲、母亲、兄弟、姊妹,被人惨酷分尸,姦婬凌辱而死,我为什么还要有良心?”

黄古陵听了蓝衣少女陈述出这种悲惨的遭遇,心头怔了一怔。

但当他想到蓝衣少女之狡猾,一丝同情,立刻化为怒火。喝道:“你这番话,纵然是真的事,但韩芝香,李媚虹和你毫无仇恨可言,你却伤害她们是什么道理?你说!你说!”

蓝衣少女突然格格一声银铃般的娇笑,但她笑声之尾音,却带着一股悲怆,凄凉的意味。

她笑罢,脸容一整,道:“你要我说出原因吗?”

“我倒要问你,一个夺我所爱,以及抢走我报不共戴天血仇武器的人,你想我要对待她怎样?”

黄古陵听得心头微震,道:“你说什么?”

蓝衣少女冷冷一笑,道:“李媚虹偷去的杀人指,又横刀夺爱,难道我伤了她脸容有太过份吗?”

黄古陵听得呆呆答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蓝衣少女心地如此邪,她的话是说李媚虹偷了她的杀人指,而杀人指是她报血仇的武器,再就是说李媚虹夺了她的爱人。

她的爱人是谁?难道是自己?

黄古陵顿时想起自己和蓝衣少女相处十余日,她对自己的表情,以及各种娇柔的举动。

他脸上飞起一片晕红,虎目呆呆望着她出神。

黄古陵怦然心动,寻思道:“当日没有遇上李媚虹之前,我会痴心妄想,同娶四美——蓝衣少女、李媚虹、西门玉兰、韩芝香。

其实我心中真正所爱,竟是这个无恶不作,阴毒狡猾的小妖女,我枉称英雄豪杰,心中却如此不分善恶,迷恋美色,就是如此,李媚虹方然离开自己,唉!黄古陵啊!黄古陵,你不可再沉迷下去了。

蓝星,她害得李媚虹,韩芝香那般惨法,我岂能执迷不悟。

她乃是—位极聪明,狡猾之女子,她说爱我,不一定就是真的爱我……”

猛然,黄古陵长剑一抖森寒的剑锋,疾速刺向蓝衣少女的胸口。

这一剑,快逾闪电,蓝衣少女待要闪避时,已经迟了一步,她索性站立原地,不动分毫。

眼见黄古陵的剑锋已指上她胸口,这位美丽绝世的少女,便要溅血五步,香消玉殒。

黄古陵不知怎样,剑光颤抖—阵,竟然没有刺下去!

就在这时,蓝衣少女身子一闪,顺着剑锋滑进,嫩掌一扬。

黄古陵闷哼一声,整个身子后退了二步!

他的眼泪,顿时掉落下来。

他无限悔恨,自己为何停止刺去的长剑。

为何?为何?!

蓝衣少女一掌击中他胸口,左掌如电抓向黄古陵右腕,他像似毫无知觉—般,又被她玉指扣住脉门。

“铮!”的一声,长剑落地。

突然,一声厉喝。

黄古陵右掌一翻,挣脱她的手腕,左掌一圈,疾速击向她双峰正中“心柱穴”,右膝上撞她小腹。

这招极为毒辣,凶狠!

显然黄古陵已经动了真怒!

蓝衣少女竟也没想到他会出招如此毒辣,嘶!的一声,蓝衣少女躲过黄古陵一膝,但却无法避过他由掌变指的一

扫,胸部衣衫被黄古陵指尖划破。

她的右*峰,也被黄古陵扫得一阵火辣剧痛。

蓝衣少女惊啊一声,后退三步,以左手掩住破裂的衣衫。

黄古陵冷哼一声,欺身又进!

他右掌如电拍出,呼呼呼,恍似雷奔电闪,击出三掌,狂风势如排浪,汹涌澎湃卷了过去!

蓝衣少女左挪石移,精奥绝妙的躲过这三掌。

黄古陵掌招,左脚、右指,疾速又攻出七招。

蓝衣少女被他一阵猛攻,也逼得动了真怒,双掌齐出,恍似彩蝶飘飞,瞬间,拍出十二掌。

招招奇诡精奥,掌力阴寒绵柔。

两人便在这黑暗洞中,展开了生死决斗。

一个出掌刚猛无情,热风逼人。

一个掌劲阴柔,寒气浸骨,显然一是纯阳之劲,一是极阴之力。

一时间,二人难以分出上下。

幽暗的洞中,跌坐着一位虬须如狮的怪老人,双目射出一股奇光,望着两人动手招式,内心暗暗决定着。

他想:“这两人的武功,若能互相交融,以阴助阳,阴阳会合,那么天下间又有谁能够胜得了他们?”

只是这两位小冤家,情恨绵绵,大概难以干休。在这时刻,黄古陵和蓝衣少女,已经斗到生死关头。

他们的招式,由快变慢,每出一招皆是天下是奇诡精奥的武技。

黄古陵感到惊异不已,他已将残阳十七式武功,连出了十二招,但却无法伤到她分毫。

这残阳十七式,他自从学成以后,曾经和萧柔娇、杀人殿主、陆暖尘、剑圣交过手,但他仅只施出一二招,虽然没伤到他们,但也令那四位高手,手忙脚乱,施展绝技,方破解得开。

想不到蓝衣少女在自己十二招攻击下,仍然无恙,当自己施展出每一招,“残阳十七式”,武功时,极为奇怪的是,她也以十二招极为怪诞的招式,破解了自己攻势,而且每招都极为巧妙的封住自己,但她的招式,也无法伤到自己。

黄古陵大喝一声!

左掌如电震出,中途一阵轻颤,五指猛抓而出!

这一招,中途两个变化,乃是残阳十三招,“一掌穿天”。

黄古陵大惊不已,十四、十五、十六、三招齐出!

这是一脚,一指、一剑,他手中无剑,以掌代剑。

他这三招,虽然有了连环,但中间变换却极缓慢,移步转身,有如蜗牛慢步,蚂蚁爬树。

但这看去极缓,实则极快!

咯咯咯,三声轻响。

蓝衣少女也连续击出三招,这一次他们手腿指,各自接触了一次。

两人各自闷哼一声,后退二步,跌坐地上。

黄古陵屁股一坐地面之时,头一摇,“佛来西风”,双掌合十,轻轻拂了出去!

蓝衣少女也由侧面拂来双掌!

掌劲接触,无声无息!

两人也是没有半丝闷哼之声,就倒了下去。

良久,良久!

传来一声轻叹!

涧内灯光一亮,毒圣南残天拿着一盏油灯,照着两人的脸色,看了一会方将油灯放在身边。

只见这个石洞,约有十余丈宽阔,里面布置简单,云床、石椅之外,并无另外的东西。

南残天单臂突然扬起,五指猛向黄古陵气海穴戳去!

“哎哟!”一声轻叫!

黄古陵一咕噜,翻身坐了起来,他双目扫了四周一眼,见蓝衣少女倒卧地上,娇容一片艳红,美丽已极!

他怔了一怔,冷哼一声,右掌一翻,隔空拍去!

突然他感到右腕一紧,南残天独臂已抓着自己。

黄古陵虎目露出一股凶光,轻哼了一声,道:“你要阻止我杀她吗?”

毒圣残天轻叹一声,道:“她纵有什么过错,你也要原谅她一次。”

黄古陵冷声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原谅她,凭什么?”

南残天道:“她是一位遭遇极为凄惨的可怜少女,如果你知道了她的身世,那么你杀了她会后悔的。”

黄古陵心里,根本就没想要将她杀死,闻听此话,他默默不语。

但听南残天轻叹了一声,道:“我现在将她的身世告诉你……”

黄古陵对于这位美丽、狡猾、机智聪明的少女身世,本怀着一丝奇异的心情,这时听南残天要告诉她的身世,他并没出言阻止。

南残天缓缓说道:“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唐朝的时候,青海王入寇西藏,西藏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打退了青海王的军队。

不久藏王大婚,皇后就是唐朝的文成公主,藏王趁着结婚大典,大封有战功的将士,那位将军功最大,藏王便赏给他跑马一日之地,让他自立,那位将军十分善于骑马,翻山涉水并不择路,坐下又是一匹神驹,一日之内,竟跑了八千多里的一个大圈子,于是那片土地归他所有,受封藩王,即是当今的尼泊尔王国,那位将军便是蓝星的始祖。

代代相传,到了元初之时,蓝星的先祖将国王之位让于其弟,自己游历天下来至中国,竟然学了一身武功,创出玄钟一教,当今武林中的玄钟教源流便是如此。

数百年来,玄钟教屹立江湖武林,鼎盛已极,因教主都极贤德,玄钟教在人们眼目中,乃是一派之正教。

可惜是第十五代教主,因为生性火烈,任性从事,致使玄钟教中人不和而告分裂,从此玄钟教名气大衰,蓝星的父亲——蓝剑影,乃是创教始祖之子孙,他眼观先祖一手创成的玄钟教,便要从此毁灭,因而他决心重振玄钟教,经过数年的找寻,他独自搜寻到玄钟教历代祖师葬骨之所以及玄钟武功心法,自己独自演练七年……”

黄古陵不禁问道:“是个什么地方?”

南残天微然点点头,道:“是,就是个地方。”

黄古陵道:“她父亲武功学成,当了玄钟教主不是很好吗?”

南残天凄叹了一声,道:“尘间之事变幻无穷,一个人的意志也是不时在变的。

蓝星之父——蓝剑影学了玄钟武功心法之后,他要当一代教主当然无人能够制住,可惜的是,蓝剑影竟然变志,他为色所迷,将本身武功传授给一位女子……”

黄古陵问道:“那女子叫什么名字?是否当今的玄钟教主。”

南残天点点头道:“这女人很美,号称武林玉女萧柔娇,她的来历身世我也不清楚。”

黄古陵咬牙切齿道:“婬恶的妇女。”

南残天望了黄古陵一眼,道:”你认识她?”

黄古陵淡淡道:“我来到这里,便是被她逼落下来的。”

南残天道:“你是由绝天峰掉下来的?”

黄古陵点点头说道:“正是,多亏我有那柄锋利的宝剑,方救了我一命。”

南残天微然一笑,道:“你真是洪福齐天,老夫从未闻听过从千丈高掉下还能活着,可能也是缘遇,不然你跟本无法到这里。”

黄古陵问道:“以后怎么样了?”

不知如何,黄古陵竟然对蓝星的身世有点关心起来。

突然一声厉叫道:“南龙令主,你不要说,你不要……”

蓝衣少女已经醒了过来,她出声叫着,到后来已经变为哭喊!

南残天仍然说道:“惨酷的事便这样发生,萧柔娇学成玄钟武功心法后,这位婬妇和蓝星的哥哥,勾结成姦,造成乱伦。

蓝剑影得知这丑事后,痛心要杀那婬妇,反而被萧柔娇害死,惨酷分尸。

蓝星的哥哥见丑事败露,无脸做人,自杀身死。

萧柔娇见爱郎身死,心头大怒,竟然惨无人性的捉了蓝星之母,与二位姊妹,以*葯令她们丧失本性,变成色慾狂,供玄钟教中人任意姦婬,终于中了梅毒,全身腐烂而死。

蓝星一位幼弟,也被萧柔娇一掌劈死。

那时蓝星只有七岁,她目睹这凄惨酷事后,幼小的心灵,遭受巨大的创伤,因而性格方面……”

蓝衣少女这时已经痛哭出声。

这种遭遇,在一个幼小的女子心灵中,着实是一件极端惨酷的事,黄古陵听得心中暗暗悲叹。

他对她起了同情,与怜悯。

若说自己身世迷离,悲惨,但她的身世更是令人哀伤,多亏她还能活到今天,要知一个人如果遭到这种惨事,可能会自暴自弃,毁灭自己。

南残天叹了一声,道:“黄老弟,老夫据实告诉你,在洛阳之时,老朽以寒阴针劲试你便知你负残阳真火之身,练得了残阳十七武功,但这种武功若配以残阴十七式,互相滋辅,运转机气,那么天下间的人,再也无法胜过你了。

老朽在二十余年前,抢得残阴十七式武功后,费尽心机,苦研而成这种武功,传授给蓝星,如果你们能够合作无间,对于今后江湖武林,定可放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异者石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