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十一章 少林心法

作者:忆文

黄古陵在这瞬间,脑海里转了几转,自己是否下去一看究竟?

男子是好奇心,最倔强,最勇敢的。

念头一定,他仍然紧倒卧在石棺之中,一声喀喇,轻响,棺盖迅快的盖上,眼前一片漆暗。

接着——

黄古陵感到棺底水平的直往下沉,大概有七八丈深时停止下沉,黄古陵睁开眼来,只见自己处在一个黑黝勘的室中。

他站了起来翻落棺底,那知这棺底立刻自动上升。

黄古陵感到奇异至极,他摸出火折子一亮,喀喇!一声轻响,那上升的棺底已到顶头。

黄古陵抬头上望,上面极为平坦的顶壁,根本无法看出那块上升的棺底,这一下他惊叹不已,这机关构造之妙,真是巧夺天工。

这问三丈宽阔的石室,仍然不见蓝星和萧柔娇的人影。

黄古陵怔了一怔,忖道:“难道她们没有死?”

他小心翼翼的晃着火折子,察看这间石室的门户按钮,走了几步,他看到离壁四尺处,有一个石扳机括,其实皆是光滑的石壁。

黄古陵不顾一切,握住那机括扳动几下。

隆隆……响声之际,这间四周密封的石室,竟然东西南北各露出一条狭窄的通道,黄古陵看得一呆,他不知自己要走向那条通道。

他呆立一会只得迳向南方通道走去,隆隆……又一阵声响,所开的门户又自动关上,黄古陵缓缓向前走去!

深入十余丈,转了一个弯,前面路尽,黄古陵心想:“这转弯处大概有另外通路的机关。”

于是,他晃着灯火搜寻壁上,果然壁间有一按钮。

他伸手轻按一下,喀喀喀……一道门户已开。

黄古陵在一按钮之时,人已紧贴转角壁间,因他恐怕有毒箭,或什么东西袭击,哪知这门开后便无动静。

他略等了片刻,方轻放脚步走代进去,喀喇!一声!

后面室门迅快关上,黄古陵人突然向前伏卧下去。

嘶嘶……三排小箭,密如骤雨,由后门射出离黄古陵身上一尺射过!

叮叮叮……数十支羽箭,射在前面壁上。

黄古陵暗叫一声,“侥幸!”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机智的一卧,不然早已丧命黄泉,他这时真正感到这绝壁机关的恐怖,人处其中,步步有性命的危险。

黄古陵一抬头,只见左边壁间楼坐着一具骷髅。

黄古陵微愕一下,走了过去,猛见这具骷髅的左肩头骨上,插着三根羽箭。

黄古陵彻然大悟,原来这骷髅,仍是死在毒箭之下,这人大概是玄钟教上代十余位教主中的一位了。

蓦然——

黄古陵一低头,只见这骷髅手握一支羽箭在地面上刻写了一行字,道:“少林天觉,功传后世,观其书像,究其手指。”

黄古陵看罢一怔,怎么不是玄钟教的人,而是少林派的老僧?

难道这绝壁中秘密,不只是玄钟教历代教主来过,中原武林中人也来过?!

他忖思一会,抬头上望,果然骷髅斜后壁间,贴着一张老僧绘像,可能是年代已久,那布片已经变色,而且破烂不堪。

黄古陵凝神注视片刻,隐稀还可见这张像的一笔一画。

他想起,“观其手指”四字,细细瞧那画像中的老僧手指,那书画中人左手放在身前,手指自然瞧不见,右手则斜着指上方。

黄古陵看了半天,也不知其中有什么奥妙。

他停了一会,再细看老僧的手指,但觉指节的纹路画得甚是拙劣,与其余部份的画笔不甚相衬,除此之外,更无别异。

黄古陵正在沉着凝思的当儿,突然壁间传来一阵机轧轧的声响。

黄古陵心头一惊,转头望去,只见石壁东面开出一道门户来,外面隐约一条人影扶住墙角,待门户开后,她身躯一颤,移步到门口,猛然看到室内有人呆了一呆。

黄古陵看清来人后,喜叫道:“蓝姑娘,是你!”

门口的人正是蓝星,只见她此刻衣衫褴楼,胸前满是血迹,脸色惨白无一丝血色,她见是黄古陵脸上泛起一丝微笑,但人已不支的由门槛上向前倒卧下来!

黄古陵惊啊一声,身形便要扑了过去。

在这时那道门飞快的关上了,黄古陵蓦然想起机关中的暗器,当下勉强阻止射出的身子,人向南面飘出六尺。

隆!嘶……的二种声响。

黄古陵看到那关上的石门中,突然喷出二股水箭,洒出二丈远,蓝星倒卧的身侧一尺远近也都洒了几点水箭。

黄古陵暗吃一惊,难道那毒水……

此念未完,轰的一声。

洒在地面上的毒水,竟然燃烧起来,发出惨绿色的火焰。

黄古陵见蓝星周围火焰燃烧,赶忙跃了过来,将她娇躯抱起,退到那具骷髅之侧。

蓝星倒卧在黄占陵的怀中,混身一阵颤抖。

黄古陵急问道:“你怎么样了?”

蓝星上下chún打战,道:“我……我很冷……”

黄古陵眉头一皱,原来那火焰一经燃烧,室内顿然冷的很。

那火着实怪异至极,燃烧时,却没有火烟令人窒息的感觉,好像那烟皆化着缕缕冷气,不知那喷出的水是些什么东西。

这时黄古陵身无长物,不知如何能令她取暖,只听蓝星抖声道道:“你……你抱紧我一点。”

这时她犹如置身万载玄冰之中,奇冷澈骨,牙齿不住打战。

她冷得实在难熬,黄古陵只得将她紧紧搂在怀中,慾以自身的热气助她抗寒,只抱了一会,但觉蓝星的身本越来越冷,渐渐自己也抵挡不住。

黄古陵心中一急,猛运出本身丹田真气,他乃是身负残阳烈火之身,这一下本身热气,立即布满人身二尺。

蓝星被他抱着,双颊微红,见她眼波慾动,胸口不住起伏喘气,以为她还冷,低声问道:“你还冷吗?”

蓝星摇摇头道:“不!现在已经热了。”

黄古陵伸手轻轻在她脸上抚摸,只感她此刻脸上烫热如火,不禁大急问道:“你怎么啦?”

蓝星微微一笑,道:“我很高兴再遇上你,现在我心里舒服得很。黄相公,我快死啦,你恨我吗?你喜不喜欢我?”

黄古陵看到怀中的美人,楚楚可怜之态,胸口一动脱声道:“我没恨你,我喜欢你。”

蓝星嫣然一笑,道:“我的性格很古怪,若是我所爱的人,我不愿让别的女子再抢去,所以说你若喜欢我,便不要再去爱世上别的女子,这点你能够做到吗?”

黄古陵听得一呆,黯然轻叹道:“不知怎样,她却是我心里最爱的人儿,她做错事,我都可原谅她,我之因为答应西门玉兰的爱,那是一种心灵上寂寞使然,唉!我真是一个负心汉,爱情不专的登徒子……”

蓝星见他久久不语,身子颤了几颤,本来晕红娇艳的脸色,忽而又回复了刚才的惨白。

黄古陵惊道:“我……我答应你……”

蓝星听了话,娇容又泛起一丝血色,她微然笑道:“我真是太高兴了,不过我还是爱听你亲口发一个誓。”

黄古陵道:“发什么誓?”

蓝星幼遭惨变,境遇凄凉,令她性格大受刺激,但她的本性乃是一片天真烂漫,并无世俗儿女羞涩之态。

蓝星坦然道:“我要你说,你只喜欢我一个人,若是喜欢了别人,就要给我杀死。”

黄古陵听后暗惊,但—转念,想道:“总之,咱们处身机关中,没几天就要死啦,答应她又何防?”

于是,依言发誓道:“我黄古陵,这一生就只喜欢你一个人,若是变心,不用你来杀,只要一见到你,我立刻亲手自杀。”

蓝星心内一甜,又很关心的叹道:“你说得很好,这样我就放心啦。”

她握着黄古陵的手不放。

黄古陵但觉一阵阵的温气,从她手上传了过来。

蓝星道:“陵哥,我太自私了。”

黄古陵道:“不!这是爱之深,责之苛。”

蓝星摇头道:“我以前对你有一种极为惨狠的阴谋,我要利用你,然后杀你。我真不该有这种残狠阴辣的心肠,我很后悔……唉!你太好了。”

说到这里,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她这—伤情,蓦然触动伤脉,她右手扶住胸口呻吟了几声。

黄古陵急问道:“你受了内伤?”

蓝星点点头道:“我快要死啦?我被那贱人击中三掌,伤了奇经八脉,但我却将那贱人带入死境,她永远再也不会出来了。”

黄古陵脑海里突然掠过那具骷髅所留之言,忙道:“星妹,你看!这少林僧说有绝功留于有缘人,可能那功夫能够疗好你的伤脉。”

蓝星低头看了看那十六个字:“少林天觉、功传后世、观其画像、究其手指。”不禁心中一惊问道:“那画像呢?”

黄古陵扶着她站了起来,指道:“就是壁上那绘像,可是我猜不出其中的奥秘。”

蓝星抬头察看画像,看了半天,叹道:“若是我身子好好的,这秘奥终能研究得出……现在我眼也花了……”

黄古陵突然拔出长剑,将那画像轻轻连壁削除下来。

蓝星噢了一声,她抬起头来,仍然注视着那张贴画像的壁上,脸上似笑非笑,神色甚为怪异。

黄古陵若有所悟,说道:“星妹,那贴像之处,怎么壁上岩石那么松?”

蓝星点点头道:“你以剑挖挖看!那边可能是天觉僧留下武功之室。”

黄古陵一剑猛向壁上刺去,嘶的一声,连柄带剑,竟然全部没入壁中。

这把蓝剑锋利至极,黄古陵连连挥动,碎石,屑灰连飞,不到半刻工夫,已挖了一个尺许方圆的洞口。

果然是一条狭窄的通道。

黄古陵和蓝星爬了进去,顺着通道转了两个弯,果然见到一间石室。

两人不约而的向里一望,见石室中并无特异之处。

忽抬头一看,但见屋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符号,最右处写了一行大字,道:“少林天觉功传后世,乃是少林数百年失传之技,“达摩降龙伏虎经。”

黄古陵和蓝星,都不知那达魔降龙伏虎经,乃是天下武功中最高之境,一路看下去!

但觉其中奥妙无穷,一时不能尽解。

蓝星道:“虽然这功夫奥妙绝妙,但咱们也无法学啦!”

黄古陵心有所思的问道:“你当真不懂死门的机关吗?”

蓝星道:“现在我已经迷路啦!”

黄古陵闻言心灰意懒,正慾低头之际——

突然,一瞥之间,见西南角的屋顶,曲曲折折的绘着一幅画,像似与武功无关,他好奇心起,凝神一看,似是一幅地图,不禁叫道:“星妹,那是什么?”

蓝星顺着他手指瞧去,呆呆望着,全身不动。

良久良久!她仍是动也不动。

黄古陵拉拉她衣袖,问道:“星妹,怎么啦?”

蓝星只是呆望,约摸过了一盏茶时分,她忽然坐下,伏在黄古陵身上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黄古陵柔声道:“你身上的内伤又痛了,是不是?”

蓝星道:“不!不是?”

隔了半响,又道:“咱们……咱们可以出去啦!”

黄古陵大喜,一跃而起,大叫道:“真的么?”

蓝星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黄古陵欢喜以极,道:“那你干吗哭啊?”

蓝星含着眼泪,嫣然笑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太喜欢啦!”

黄古陵突然问道:“星妹,你想这幅图是谁绘的?”

蓝星想了一会,道:“奇怪,这幅图的笔画,与那武功经文,不太相似,大概不是同时出自一人之手,但是我也感到怀疑,那少林天觉僧,居然已知机关秘道出口,为何甘愿死在那室中,想来令人费解。”

黄古陵道:“那天觉僧中了毒葯箭,大概知道必死,所以也就不出去了。”

蓝星摇一摇头,道:“若以他武功来说,中了毒葯箭,而又能刻下这么多字,难道那毒葯箭能够奈何他,而威肋到生命?”

黄古陵道:“他可能中箭在后。”

蓝星道:“无论他中箭在后,都难置他于死地,只有不能出去才能饿死他。”

黄古陵道:“这样说来,天觉僧之死,而是自甘情愿了。”

蓝星道:“不知这天觉僧是当今少林几代的人?照目前的发现,这绝壁机关不只单玄钟教中人知晓,可能天下中人有不少人前来死在其中。”

黄古陵凄声一叹,道:“这绝壁机关,构造之玄妙不用说了,其工程之大,真令人不敢置信,以人力难道能够造出这工程,谅也不是令先祖蓝真人所造的吧?”

蓝星摇摇头道:“大概不是,蓝真人先祖只不过是第一发现这秘密之处的人而已。”

蓝星一瞥之下,已明白出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少林心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