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十二章 峡谷血影

作者:忆文

杀人殿主目睹形似印度僧人的手中那块“供奉御令”三角金牌,脸上色微一动容,但瞬即恢复。

黄古陵对于这位杀人魔王来历身世,本就存着无比模糊怀疑,今夜他见了这种情形,更感到迷离难测。

但听那印度僧人阴沉的声音,说道:“见此御论,如同皇帝亲自驾临,你为何不跪拜领论?”

杀人殿主突然也由他怀中摸出一块“供奉御令”三角金牌,高伸右手扬了一扬,冷冷的说道:“当今皇上亲赏我供奉御令,更赐以天下江湖武林中人生死大权,你今夜在哪里偷了一块“供奉御令”,乱使命令,现在本杀人殿主立刻将你处死。”

印度僧人冷森森的重哼一声,喝道:“皇上在十日前,已经颁布撤除你一切皇恩赐予,逮捕你归京候审。你手中的供奉御令还不交给我更待何时!”

杀人殿主突然首哈哈一声长笑,道:“不知你这一番话如何证明是真的?”

印度僧人道:“姬清罗,你不要再装傻了,你的身世来历皇上已经察明,甚至你的忠心份子,已被消灭,现在你是孤掌难鸣,若识时务,还是随我上京候审,可能皇上浩恩赦你一死。”

杀人殿主听了此话,脸上神色陡然掠起一丝凛然的杀机,

双目发射出一道骇人的光芒逼视着印度僧人。

印度僧人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后退了一步,用手一扬,环围四周的十三位地狱尊者,立刻取下肩后铁弓,虎视眈眈,弩拔剑张,大战有一触即发之势。

杀人殿主神色自如,冷冷问道:“十八地狱尊者,只有五位是忠心我的吗?”

印度僧人轻蔑的冷笑一声,道:“神箭圣手,独臂金刚,大摔手,掌中石,佛如来等,五位地狱尊者已经惨然身死,甚至于你遣在皇宫的侍衙,也全被消灭。”

杀人殿主淡淡的道:“神箭圣手等五位地狱尊者,武功高出你们许多,谅你们是以极卑劣的手段暗算他们,杀我一位还我十人,今夜你们十四人休想逃得一个。”

语音刚落,杀人殿主身躯若似鬼魅般,疾速向印度僧人。

嗖嗖……二双箭功空疾射过来。

杀人殿主冷笑一声,左右手猛然往外一抄,射来的二箭,皆被他接住,嗖嗖……一排箭雨,向他四面八方同时飞到。

杀人殿主武功真是绝高,但见他双手两双羽箭,前后左右一划,那排羽箭全部被他拨落。

哪知十三位地狱尊者,皆是身负奇技的武林高手,他们的箭上功夫,更是受过特殊训练,虽然不能如同在地狱大殿中那位一弦五箭齐发的神箭圣手那么厉害,但在当今武林中可说是罕见的射手。

只见他们不容杀人殿主有丝毫空隙,羽箭又如漫天飞蝗下罩。

任你是一位天下第一高手,但处在密密箭雨之下,也难施展神功,何况那些箭雨的每一支羽箭,并不比通常箭手所发射,不但准确至极,而且劲力不同凡响。

杀人殿主突然一错手,手中两双羽箭,竟被两支飞来的强弩射断,嗖嗖嗖……箭雨又疾飞而至。

杀人殿主岂是易与之辈,厉笑一声,双手点、拍、震、拂,那排羽箭又被他空手击落,而他的身形却在闪飘击箭之

间,缓缓向东方逼去!

黄古陵看得暗自惊叹!这位杀人殿主武功之奇高,却勿容忽视,若是换了自己怕不早已死在乱箭之中。

接着又是嗖嗖……一排箭雨射向杀人殿主,这次射法和上几次不同,形成三角形,双袖疾拂迅扫射来的箭雨。

只见箭雨纷纷外飞,忽听得,“嗤”的一响。

三支被杀人殿主指点飞的羽箭,竟然往上飞起,突然转了一个半弧复射过来,劲势不减直射之箭。

这一下太过出奇,杀人殿主躲过二箭,却被另一箭划过颈上衣衫,擦过被莫摘星伤的咽喉。

杀人殿主顿时感到颈部创口,一阵火辣麻,他心中大惊。知道那双箭,浸过见血封喉,剧烈无比的奇毒。

一声凄厉长笑。

杀人殿主身子已闪到东面一位地狱尊者面前,一掌按出。

那位地狱尊者闪避不及,胸部重重被击中一掌,惨哼半声,倒地身死。

杀人殿主一掌击出,身子凌空飞起,又掠向左侧丈外一位地狱尊者。

黄古陵暗喝一声采:“好一招展翼摩云呵!”

人影射下,那位地狱尊者庞大身躯,已经飞出三丈开外。

杀人殿主欺身攻上,十三位地狱尊者瞬间死了二个,箭阵已破,十一人立将弓箭收起,兵刃纷纷出手围扑过去。

刹那间,杀人殿主和印度僧人及十一位地狱尊者,陷入混战之中。

十一位地狱尊者之中,两位使剑,一个用右手剑,一个用左手剑,互为掩护,两道剑光,左右展开,有如双龙出海,首先抵住杀人殿主的身形。

接着,一个手使锯齿刀的,一个手舞吴钩剑的两人,往后侧急急上前堵截。

杀人殿主厉声喝道:“叛我者死,谁敢抵抗!”

这时两位地狱尊者,双剑齐出,有如奔雷电掣。

只听得一阵断玉之声,一剑被杀人殿主折断,一剑被震飞到半空,二声惨厉嚎嗥!

两位地狱尊者各中一掌,亦告毕命。

杀人殿主身子半旋,一脚踢出,踢中后面使锯齿刀的地狱尊者的腹部,左肘一撞,中了使吴钩剑的心坎要害。

杀人殿主宛如一头疯虎!一掌一指,无不是功力凝聚,何况皆中要害,任凭对手的内功深厚,也难逃身死。

在这刹那间,十三位地狱尊者已死其六,声势煞是骇人。

黄古陵看得大惊,没想到他这般神勇。

惨厉叫声,震荡峡谷,又有三位地狱尊者死在杀人殿主手中。

印度僧人和余下的四位地狱尊者,害怕的后退开去,五人形成一个小圆圈。

这时不知如何杀人殿主也停止攻势,双肩晃动了一下,险险跌倒地上。

黄古陵一惊,忖道:“难道他刚才中的那箭有毒?”

是的,杀人殿主本来打算在一刹那间,将十四人全部消灭,然后运功逼住毒气,无奈这些人武功皆是江湖顶尖的一流高手,使他难以在瞬间击毙他们,此刻,剧毒已经环着血液流入经脉。

他知道若不及时运功,逼住毒气,等会就无法自救身死。虽然自己自信能在死前,将五位高手击毙,但自己也得同归于尽。

蓦见杀人殿主向前走了两步,一交摔倒地上。

四位地狱尊者之中一位手握狼牙短捧者,一个飞身疾扑过来,拦腰横扫杀人殿主。

杀人殿主身子猛然往后仰卧下去,忖道:“此人不愧是武林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杀人殿主一脚踢飞狼牙捧,仰卧的身子一翻,右脚又向对方腰部重重扫中,将一个庞大身躯扫飞四五丈外。

腰部是人体极弱之处,当然这位地狱尊者也无幸免。

但听印度僧人一声阴森冷笑,道:“三位尊者,放箭!他此刻已经毒气攻身,只要趁他无暇连气逼住剧毒,片刻后,他就束手被擒。”

一语提醒三位地狱尊者,他们噢了一声,同时撤出肩后铁弓,对准杀人殿主射去。杀人殿主不由心惊,也同时把心一横,忖道:“自己非拼着性命将四人惨毙掌下不可。”

蓦地——传来一声龙吟长啸!

接着一条极快的人影,由十余丈高的坡上泻下,蓝剑出鞘,寒光掠闪,纵到三位地狱尊者跟前。

三位地狱尊者忽见人影剑光疾飞而至,不由大吃一惊!他们突将上弦的羽箭,改做判官笔使用,三箭同时分刺来人背心与两肩肋大穴。

按理来说,在近距离之内,来人飞纵之势这般迅疾,而这三箭以刺穴的杀手,实是难以闪避。

哪知来人剑法怪异之极,完全不依常规,剑身一抖,剑峰急闪,首先挑断左肋下一箭,然后剑柄后撞,又将右面那箭碰开,同时左手往后抓去,将那另一双羽箭折断两截,他这几手对时候的拿捏,不差亳发。

三位地狱尊者,心头大震,立将身形后跃不迭。

你道来人是谁?原来他是武林后起之秀的黄古陵。

黄古陵跟着长剑一伸一缩,蓝虹暴射,忽向右后方的地狱尊者刺去。

那地狱尊者一招“举火撩天”打算以手中弓箭挡架黄古陵的剑势。

喇!的一声轻响,血雨飞溅。

那位地狱尊者铁弓被蓝剑削断,头颅也随着蓝虹斜飞丈外。

这时杀人殿主及那印度僧人和剩余的两位地狱尊者,都已看出来人却是黄古陵,不禁同时惊‘噫’了一声。

那位印度僧人见了黄古陵,低沉怒喝道:“好小子,你是找死。”

手中竹杖向前一点,轻飘飘的好像毫不经意,全不用力,杖尖倏的指到了黄古陵的风府穴。

这印度僧人在刚才始终没出过手,这一下出手,黄古陵知此僧是位劲敌,脚下一错,避过竹杖一点。

长剑一展,一招“骏马明驼”向前疾削。

印度僧人竟把竹杖一横,迎着宝剑遮挡,按说竹杖遇着利剑,那是必断无疑,哪知他这一杖,所使的劲力却是巧到极点,一沾到剑刃,便即随手一带,黄古陵竟不由自主的跟他移动三步。

那僧人的竹杖滴溜溜一转,用一个“沽”字诀,想将黄古陵的身形带动,那知黄古陵左手所捏剑诀急地双指一弹,

竹杖竟给弹歪。

那印度僧人竹杖舞到急处,劲力甚大,黄古陵竟能以弹指之力,将它化解,他不禁心中大骇。

说时迟,那时快。

黄古陵的长剑一摆脱对方竹杖的沽缠,立刻连攻三招。每一招又分为三式,剑尖所指,都是僧人的要害重穴,瞬

息之间,连刺九处穴道,而且手法虚实莫测,各具奥妙。

这印度僧人乃是点穴高手,见了亦自愧不如,但他武功确实高明,奇诡之极,竹杖转,竟然也在瞬息之间,连下四记杀手,以攻为守,将黄古陵的攻势一一化解,端的是旗鼓相当,功力悉敌。

杀人殿主目见黄古陵出身相助自己,大感意外,但他心想可能黄古陵不知自己乃是杀人殿主,但他对于黄古陵的武功,心想能够接住印度僧人三四十招,也算难得,却没存他有胜印度僧人之心,那知一交上手,黄古陵的武功进境竟有如此之神速,令他惊喜万分,因而他也放心运气逼住毒气内浸,缓缓将散入血液的剧毒,凝聚一处,运功逼出体外。

黄古陵和印度僧人交手三十余招,一声大喝,施展自己在深山中悟出的十八妙招连环剑法。

这十八招一气呵成,一招快似一招,每一招都是虚实并用,专刺敌人要害穴道,凌厉至极。

剑法一层,印度僧人果然无法抵挡他这种诡异的剑势,面带骇异之色,步步后退。

蓦听黄古陵一声断喝“着!”

他剑势演出第七招“追魂夺魄”。

蓝剑似点若劈,慑人心悸竟然透出一道蒙蒙剑气。

印度僧人做梦也没极想到这个少年,已经练到剑术的极颠,一缕锐利剑气穿腹而入,鲜血如泉涌出。

黄古陵射出剑气,身子一跌,倒在地上。

原来这剑气,乃是以本身真力,运注剑中射发而出,是天下练剑之人,最高玄妙之境的神功绝技,功夫深者,七步取人性命,端得无人能挡,黄古陵这次剑气虽然只有三尺距离,但已令人胆惊心寒。

其实以黄古陵现在的修为,还不能运射剑气,因此这下使他耗损功元极甚,真气不继,故而立刻跌倒地上。

印度僧人腹部鲜血宛如泉飞射,但他身躯有未倒下,他见黄古陵跌倒脚下,脸色发白,气喘吁吁,厉喝一声,整个身子直往黄古陵倒卧之处,手中竹杖对准黄古陵的咽喉刺去,眼见黄古陵便要伤在该僧最后一击之下。

杀人殿主右掌在三丈外微微一扬,刷地一声,强劲猛击而至!

忽地印度僧人惨叫一声,身躯被击得在地上滚了三滚,立刻毙命。

在旁看得呆愕的地狱尊者,突然一声不响,转头要走!

杀人殿主冷笑一声,由身侧拾起二支羽箭,脱手掷出。

二支羽箭,破空疾飞,声势凌厉,不啻弦上射而且速度竟然奇快无比。

两位地狱尊者已经丧魂失魄,只顾逃命,那顾得闪避,其实要躲也难躲开,二声厉叫。

两个地狱尊者,背上各中一箭,带箭向前踉跄几步,倒地而死。

残星明灭,皓月西斜,悄然无声而暗泣。

峡谷中冷风凄凄,地面上尸体横陈。

黄古陵和杀人殿主,盘膝对坐地上,距离约有三丈远近。

黄古陵此刻功力深厚异常,他经过半个时辰的调息,功力已经复原,他睁开双目只见杀人殿主也在望着自己,脸上露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峡谷血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