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十三章 冰魄剑阵

作者:忆文

黄古陵剑眉一剔,冷冷道:“你为何在这里?”

蓝星嫣然一笑,道:“那你呢?”

黄古陵心头一震,忖道:“她也是来夺‘日月冰魄丹’,哼!这个残狠阴辣的女人,若不将她除掉,以后可能更要荼毒武林……”

黄古陵突然脸上泛起一缕骇人的杀机。

蓝星见他神情虽然凶恶,但却不怕,微微一笑道:“你大概为李飞燕所迷,所以见了我,立刻摆出一付凶狠的面孔来对待我吗?”

黄古陵冷哼了一声,道:“你的丑恶真面目,已经都被揭开了,难道你还要乔装?可恨!我几次要杀你,却都是被你的花言巧语逃过,哼哼!这一次我非将你毙了不可。”

蓝星闻言轻声一笑,道:“走!你要杀我,到另外一个地方!”

说着,蓝星转头就走。

黄古陵冷笑一声,道:“我要杀你何必到另外一地方?看剑!”

在这刹那,黄古陵已由肩后撤出那柄蓝剑,手腕一振,疾点过去!

蓝星继续向前走去,她对森寒的剑锋,不屑一顾,剑锋已离她身后不过一尺,但她仍然前进。

黄古陵知她狡猾以极,可能在剑锋贴身之际,她方会出招反击,哪知所料之事,大出意外,锐利的剑锋,已经指上她的腰眼,蓝星仍然不作闪避。

黄古陵突然将剑刺出的剑势刹住,厉声喝道:“你为什么不闪避?”

蓝星缓缓转过头来,道:”我为什么要闪避,你永远也不会杀我,你曾经立过誓,难道你忘记了吗?”

黄古陵觉得心中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战,想起自己和她陷困石壁机关之时,自己的的誓言……

黄古陵呆望着蓝星空出神,像似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蓝星轻笑一声,又道:“还有你答应我无论做了什么大错,你都会原谅我,难道你要失信毁誓吗?”

黄古陵脸上肌肉显出一阵抽搐,凄凉的叹了一声,道:“你走吧!只恨我……”

蓝星冷声一笑,接道:“只恨你自己发那誓?哼哼!现在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说过?无论天下间的女子,如何美丽多情,你都不会去爱她们,只有你我两情依依,海枯石烂,永世不沦。没想到你这个薄情郎,见异思迁……”

黄古陵听得默默不语,低头沉思,连蓝星走了,他都不知道。

陡然,一声阴森冷笑袭入耳际。

他蓦然惊醒,抬头一望。

冷月冰光之下,只见数丈外不知何时来了七个印度僧人,其中一位正是白天在湖入口逃逸的那个印度僧,他们个个手持铁杖。

当先那位印度僧,只见他生得高头大马,像半座铁塔似的,脸若红云,头似巴斗,狮口环目,身上披着一件大红袈裟,骇人已极。

黄古陵看得怔了一怔,心道:“这些人竟然能够越过冰川,直闯冰宫,武功定是非同小可。雪山天女禁令森严,怎么还不出来,竟容这些人来闯她的宫殿?自己虽然跟他们无瓜葛,但做客于此,最低限度也要替他们抵挡外侵之人,何况这些人,大概是蓝星同党,如他们是为盗窃‘日月冰魄丹’而来,自己更非阻挡他们不可……”

黄古陵想罢,冷声问道:“阁下等私闯冰宫,意慾何为?”

那个身披大红袈裟的印度僧,声如雷般的一阵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雪山天女湖水晶宫,向来没有半个男人,难道雪山天女久处寂寞,偷藏你这野汉不成,呵哈哈……”

黄古陵一听,这不像话,不由大声怒喝道:“住口!何方秃驴?休得无理!”

蓦听一声银铃般的语音,接道:“黄哥哥,你退开,让这些侍女教训教训他们就行了。”

语音甫毕,冰宫中,眨眼之间,走出李飞燕及九个侍女。

雪山天女与中年美妇李蕊梅,也随后姗姗而出。

那九位侍女恍似行云流水般围了过来,刷地一声!九剑出鞘,华光大盛。

黄古陵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就像堕在冰谷之中一样,冷得难受。

原来这九位侍女手中每一柄剑,都是寒光闪闪,通体晶莹,非金非铁,竟似一段寒冰,九柄剑一齐亮出,寒气逼人,立刻华光四射。

一阵香风扑面,李飞燕已闪了过来,拉着黄古陵之手,道:“快走出去,那是冰魄寒光剑。”

黄古陵步出外面,顿觉寒气大减,他心头大惊,没想到那九柄冰魄寒光剑那般厉害,不由抬眼望去。

中见场中七位僧人,除了那位雄壮大的印度僧之外,其余六个印度僧,皆盘膝跌坐地面,看他们身躯微微颤抖之状,已知是在运功抵抗奇寒。

黄古陵曾经身历其境,不然他不会相信那九柄寒光剑,会产生如此厉害的寒气。

突听李飞燕在他耳边笑道:“那九柄剑乃是我婆婆给她们所练的冰魄寒光剑,是用此山特产的千年温玉,浸在万古寒冰之中,经过七年才炼成的宝剑,所以一出手便有一种奇厉的冷气。如果内功尚未炼到毫颠者,光是那股冷气,便难抵受。”

那高大红衣番僧,陡然见着这九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不觉大吃一惊,但他内功精纯,在冷气侵袭之下,却也并不畏惧。那九柄长剑首尾相连,布成一面光网,慢慢收缩。

红衣番僧忍耐不住,禅杖一挥,一招“力划鸿沟”向外推出。

只听得叮叮当当几声连响,前—排的四口剑都斫在杖口。

红衣番僧这—杖千斤之力,见这四名侍女居然能够抵受,好生惊异,说时迟,那时快。

后一排的四口剑一齐刺到,却又倏的分开,前后左右,四柄剑同时进招,却是怪异之极,敏捷无伦。

红衣番僧一个闪身,左掌一震,避开了后面的一剑,又震歪了前面的剑锋,但左右两剑,已堪堪刺到身上。

猛见中年美妇娇笑道:“侍儿小心了!”

陡然之间,忽见那四名侍女,一齐飞跃起来。

红衣番僧大喝一声,掌杖兼施,排山倒海般的猛劈过去。

原来那红衣番僧精擅瑜伽之术,肌肉可以随意据曲变形,左右两名侍女的长剑刚刚沾着他的衣裳,忽觉剑尖一滑,他的两条臂膊突然一个拐弯,暴长几寸,禅杖呼呼挟风,掌势摧山裂石,

技有专精,确是了得。

瞬息之间,发出内家真力,立即转守为攻。

红衣番僧却也料不到冰宫侍女的轻功竟然如此高明,一杖击空,九名侍女的身形已散布四方,恰似蜻蜓掠水,彩蝶穿花,左穿右插,忽合忽分。

红衣番僧一连发出几记恶招,却是毫无所护,哪能打着一个,不知不觉间,这九名侍女已布成了一个阵势,将红衣番引到核心。

那六位坐在阵中的印度僧,像似忍受不了那种奇寒的冷气,齐齐站起扑向阵外。

哪知九名侍女阵式已经发动,四处游走,忽合忽分,依着花园中那些怪石作为屏障,阵势摆开,有如重门叠户,变化万端,看得人眼花缭乱。

九名侍女奔跑起来,就如同数十百人一样,满园里绸带飘舞,羽衣闪动,真像天女散女一般,好看煞人。

六位印度僧想突围而去,但却一个也跑不出,他们冷得混身打抖,九名侍女身形又飘忽不定,长剑指指之处,全是人身的要害穴道,使六僧手忙脚乱。

那红衣番僧在六位同伴混乱之下,更无法展开绝技,七人有时端坐地面,如被攻得紧迫时,忽又跳起来,禅杖挥舞一阵,又再跌坐地上,七人忽跃忽坐,状甚滑稽,看得李飞燕,黄古陵哈哈大笑。

直气得那红衣番僧,大喝一声,手中禅杖拦腰扫出,左掌飞舞,竟然击向同伴,他这突然的举动,使六僧防不胜防。

蓦地惨叫连声——

六位印度僧人,全都变成红衣番僧掌下亡魂。

黄古陵看得呆愕一阵。

想不到红衣番僧如此凶残,竟然惨杀同伴。

九名侍女见红衣番僧杀了同伴,她们更不敢怠慢,身形转动更是镇静。

黄古陵看了那阵式,不禁暗暗惊奇,她们那阵式,竟似诸葛武侯所传下的八阵图,只是却又并不完全一样。

八个侍女各踏着一个方位,暗合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门,任是如何转动,这八门都在互相呼应。

但与八阵图不同之处,却在多出一人,这一人并不随着转动,好像是镇守中枢的主脑人物,却又并不出来。

那番僧也似觉察出来,连连抢攻,想先击倒那个主持的侍女,可是阵图奇妙,他迈步向东,西面就赞出人来向他袭击,他迈步向西,东边南边,长剑又倏然递到,怎么样也进不去阵图的心腹之地,因此也到不了那个主脑侍女的身边。

那番僧武功也确实高强,虽然不识阵图,乃是奋战不巳,禅杖呼呼挟风,扫在假山湖石之上,石块也碎裂片片,扬起尘沙。

黄古陵眉头一皱,只听得那首的侍女叫道:“你这厮竟敢坏我宫中的美景么?”

双指一弹,忽听得嗤嗤的暗器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一颗颗好似珍珠大小,亮晶晶的,纵空中洒下,被那杖风激荡,倏忽碎裂成粉,散出寒光冷气,那番僧不由自主的机冷冷的打了一个冷战。

要知那些咱器,乃是雪山天女从千丈冰窖之中,颉取冰魄精英,练成为一种世上独一无二的奇门暗器,其名也叫做“冰魄袖弹”,世上所有暗器,或用以伤人,打穴,所讲究的不外乎是准头,劲力的工夫,或是加上暗器本身的锋利,唯有‘冰魄袖弹’与众不同。

它所倚仗的就是万载寒冰的那种阴冷之气,被袭之后,寒气发出,端的是侵肤刺骨,厉害异常。

本来以红衣番僧的功力,原可抵御。

但他要全神贯注应付冰宫的围攻,哪能分出心来,运功防御,加之八名冰宫侍女,所使的冰魄寒光剑,也是阴冷之物,寒气激荡,愈来愈浓。

红衣番僧牙关打战,渐觉忍受不住。

只见他狂呼疾扫,状若疯狂,额角沁出汗珠,却又全身颤抖。

李飞燕对黄古陵笑说道:“这厮强用内家真力,以为可以发热,那知道这样一来,冷热交战,阴热之毒攻身,他非死不可。”

果然红衣番僧高呼酣斗,越来越觉精神不济。

但见那群冰宫侍女,穿来插去,眼前人影如潮,彩色缤纷,目眩神迷,眼花缭乱,为首侍女娇喝一声:“倒也!”

扬手又是一枚冰魄神弹飞出!

红衣番僧心头一冷,脚跟一软,只觉天旋地转,摇摇慾坠。

叭哒一声,一个庞大的身躯,倒于地上,接着嘶嘶……九剑齐刺!

红衣番僧没哼一声,已成剑底游魂。

九名侍女早巳收剑退下,排成两列,分别在雪山天女的身旁。

只听雪山天女冷冷的语音,道:“你们九人立刻去四周察视一遍,若有敌踪立刻击毙。”

九名侍女应声:“遵命!”如电飘去!

黄古陵听得心中大惊,他虽然对蓝星那种残狠凶恶而不值怜惜的女子耽忧的,但不知如何听了雪山天女之言,立刻为蓝星的性命担起心来!

这时雪山天女和中年美妇李蕊梅,已进入冰宫。

场中只有黄古陵和李飞燕。

突听李飞燕笑道:“黄哥哥,你在想什么?是否觉得我婆婆太惨酷了。”

其实黄古陵这时内心在想如何救助蓝星的生命,闻言立刻一笑道:“没有!这些僧人看样子不是好人,死无足惜。”

李飞燕笑道:“他们是来偷盗‘日月冰魄丹’的。”

黄古陵心头一震,道:“什么,‘日月冰魄丹’?”

黄古陵假做不知问她。

李飞燕道:“那是一件旷世罕求的奇珍灵葯,昔日婆婆练制三粒,我吃了一粒,婆婆为练一种绝功也吃过一粒,现在还有一粒。”

黄占陵暗道一声:“侥幸,果然还有一粒,但不知那座神秘小屋在哪里?”

黄古陵眉头微皱,故意问道:“他们偷盗‘日月冰魄丹’做什么?”

其实他当然知道蓝星的心意,因为南残天已在杀人殿主手中,如果蓝星将‘日月冰魄丹,偷到,那么便可以灵丹作要挟南残天的性命。

李飞燕道:“当然偷去救人啊!”

黄古陵道:“他们极要救人,你婆婆怎么不送他们。”

李飞燕道:“他们要救的是一位南残天,这人关系到天下武林中一件大神秘,我婆婆怎会将灵丹轻易送人,何况……”

黄古陵听得又是一震,她们居住在这人迹罕至的冰天雪地中,怎么对于江湖武林中之事,知道得很清楚,想其中定有原因,但黄古陵一心一意想知道那神秘小屋的所在,于是说道:“燕小妹,你是否可以带着我玩玩?”

李飞燕娇声笑道:“怎么不可以,你来我舍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冰魄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