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十四章 怒海仙侣

作者:忆文

门外有脚步声走来,黄古陵如醉如痴,看着窗外的广阔的原野,根本就没有留意。

忽听到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说道:“要三瓶马奶酒,咱们还要赶路。”

另一个少女的声音撒娇说道:“杨哥,我不要味道酸的马奶,我要甜甜的葡萄酒。”

黄古陵听了这声音,心头一震,已知来人是谁,他更不敢抬头向他们打量。

只听那清朗的声音,道:“好!三瓶马奶酒,再加上—瓶葡萄酒。”

店小二急快的将四瓶酒送上,他们像似煞有急事似的,没向黄古陵瞧一眼立刻转出店门。

一阵蹄声得得。

黄古陵猛的抬头望去,店门外十余匹骏骑,已经扬尘而去,西门玉兰和杨环的背影,已在他的眼帘中消逝。

经地这番恬静的思索,黄古陵已经不像刚遇见她们那般刺激,他暗暗心想:“他们这般慌忙的样子,不知有什么要事?”

心念未完,店门口响起一声洪亮的“阿弥陀佛!”

黄古陵抬头略瞥,只见五个黄衣僧人和一位白眉僧,缓缓走了进来。他们叫了六杯香茗,各自坐定。

突听那白眉僧沉声道:“达摩祖师弟子听着,咱们少林一派,数百年来一直领袖中原武林,今日咱们去海心岛,虽然明知有险,但亦不能辱没少林威名,何况杀人指的秘密关系着千万武林同道的命运,咱们出家人主旨舍生渡人,我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黄古陵听到杀人指,不禁精神一振,但他心内感到一层疑云,要知杀人指乃在杀人殿主身上,如何又在海心岛?

他本想出口相询,但六位少林僧将茶喝完,立刻起身赶路。

黄古陵在这时候骤听这个消息,本已如枯木死的一颗心,立刻泛出一片新生奇念。

他也离开了这酒店,向青海心岛奔去,因这样他也可以消磨这段残余的生命,面临死亡的可怖。

黄古陵经一月的赶路,已经到达青海境内,在遥遥的路程中,果然有难以数计的各路江湖武林中人赶赴海心岛。

这日黄昏,黄古陵在海边独自行走,他想雇一艘船到海心岛,但一望无际的浩瀚海洋,却不见一艘舟船。

正当他望着汹涌起伏的海浪,触发如潮心事的时候,一条中型舟由左侧削壁间缓缓驰了过来。

黄古陵一眼瞥见,立刻高声叫道:“喂,梢公,我要搭船。”

那梢公见岸上有人叫,立刻驰了过来,说道:“相公,请上船,是不是到海心岛?”

黄古陵已经轻跃上船闻言,举眼打量一下那梢公,那知这梢公头上戴着斗笠,遮住大半边脸,只见他粗壮的双臂已经把船疾驰向海心。

黄古陵暗皱眉头,突然他要举步进舱,眼里看到舱内一个美丽的人影。

他心头一震,说道:“梢公,你船中已搭有女眷,怎可再搭载我,快靠岸我另乘别船。”

舱中传出一个娇脆的声音,道:“咱们是曾经肌肤相亲的人,你何必避嫌……”

黄古陵双目望去,舱门口婷婷玉立着一位蓝衣佳人,美眸中含蕴一弘幽怨的秋水望着自己,她正是蓝星。

黄古陵脸色骤变,道:“蓝姑娘,是你?”

“你不必惊讶,我已经跟踪你半月了。”

黄古陵一沉脸道:“我们早巳一刀两断,你何必再缠我?”

蓝星冷冷道:“我为什么要缠你,哼!这乃是你自己乘上船来的。”

黄古陵忽然仰首轻叹一声,道:“蓝姑娘,我问你一些事,请你据实相告。”

蓝星冷冷道:“你问吧!”

黄古陵道:“杀人殿主现在何处?”

蓝星道:“已经死了。”

黄古陵听得剑眉一别,道:“是谁害死他的?”

蓝星冷冷道:“当今皇上。他死了对你总是好的,难道你伤心吗?”

黄古陵冷声喝道:“你说谎,他武功那么高,怎么会死?”

蓝星冷然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他的武功虽然很高,难道就不会死吗?哼,一个人迟早总会死的。”

说到“死”字,黄古陵不禁触发起自己还有数日有限的生命,唉!他轻轻凄叹一声,又向道:“蓝姑娘,你在清朝皇庭是什么身份?”

蓝星冷冷道:“镇南大元帅。”

黄古陵怔了一怔,道:“怎么?你是镇南大元帅,那么杀人殿主是你属下?”

蓝星道:“这个你当然想不到,连那机智盖代的杀人殿主也在临死前才知晓。”

黄古陵双目放光,道:“那么你到海心岛,是又有图谋了?”

蓝星道:“这一战成功,天下太平,我也要立刻退出武林。”

黄古陵闻言,突然感到这位美艳盖代,心狠手辣至极的魔女,又要展开一场血腥的屠杀,他好像看到海心岛血流入海,尸首遍岛似的。

黄古陵突然欺身过去,蓝星身躯一闪淡淡道:“你看后面是什么对准你。”

但听耳际响起那梢公洪亮的声音,道:“这是外国运来的手枪,威力不可料想,百发百中,我看你好好坐在船中,方能到达海心岛看一番热闹。”

黄古陵转头后望,只见他那梢公,右手握着一根黑黝黝的手枪对准自己背心。

黄古陵冷森森的一笑,道:“你就永远以那东西对住我。”

蓝星突然幽声叹道:“黄古陵,你难道已对我无情吗?”

黄古陵闻言心头微震,道:“昔日我对你之爱,实是胜过天下任何一位女子,但今日我对你只有痛恨与厌恶,杀你除害以慰死去的忠魂。”

蓝星黛眉微蹙,幽幽的道:“我不管你的心内怎样?但我心灵中只爱你一人,你坐下吧!要死咱们都死在海心岛。”

黄古陵这时心中已万念俱灰,亦是感情最脆弱的时候,他听了蓝星这几句话后,轻叹一声,身不由主,缓缓进舱坐下。

那梢公重去把舵,他稳稳的掌着舵柄,穿波越浪,顺风疾驰。

二个多时辰之后,上涌的潮水反退出海,顺风顺水船行更速。

船行一整夜,破晓后已近海心岛。

海心岛是青海一个荒凉的小岛,山石嶙嶙,向无人居。

这艘船舟驶近岛南,相距尚有数里,只听得岛上号角之声鸣鸣吹起,两个人各举一面大黄旗,挥舞示意。

座船渐渐驶近,两面大黄旗之间,站着一个老者,他朗声说道:“老朽白正奇恭迎镇南大元帅。”

声音漫长,绵绵密密,虽不响亮,却是气韵醇厚之极,片刻间,坐船靠岸,那老者亲自铺上跳板。

蓝星向那老者引见黄古陵,二人谦逊了几句。

那老者白正奇恭声说道:“禀告主帅,红十字帮、太极门、少林派、青城派、昆仑派、崆峒派的人早就到啦,还有江湖七省黑白二道,有名望的人皆已到达,请主帅即刻移驾主持大事。”

黄古陵听得暗暗心惊,果然天下江湖武林中人,已经聚集在此,他想:“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在此,纵然她要一举残害这些高手,大概不容易。”

老者在前引路,缓缓向山谷中走去。

进得谷口,只见一片青草地上摆着三十六张大方桌,除了东面七张大桌没有人外,其余每张桌旁都已坐了人。

这时站在东面桌旁的四十余位大汉,老头,少年,纷纷迎走出来,在谷口一站,并列两旁,躬身相迎。

黄古陵心内暗惊,没想到这位美丽少女,竟有如此能力,统率这群不可一世的江湖武林高手,看来这四十余人,便是蓝星的人了。

突听一声呵呵朗笑声传来,道:“黄兄,久违了,没想到你也来到海心岛。”

只见西方桌席,走出三个人来,当首却是鼎鼎大名的红十字帮主莫摘星,后面是杨环与西门玉兰。

黄古陵见他们迎了过来,赶上几步,笑道:“莫大侠,杨兄,西门姑娘,你们好,没想到我们会有今日相会。”

西门玉兰目见黄古陵,她芳心中有着一股难以诉出的神伤,但她仍然强自控制心情。

那白正奇哈哈大笑,道:“莫帮主,请过来这边就坐。”

剑圣其摘星微一抱拳,道:“不必了,咱们居客席便了。”

说着,对黄古陵笑说道:“黄兄,你知道今日她对海心岛群雄的阴谋吗?”

黄古陵摇摇头,莫摘星又低声道:“万一有什么变故,你要为这样多人的性命着想。”

说完,莫摘星,杨环,西门玉兰又回到西面桌席。

这时蓝星在白正奇的引示下走到东首第一席上,这一张桌旁只摆着一张椅子,乃是各桌之中最尊贵的首席。

蓝星清声道:“再添—张椅子,请黄少侠就坐。”

黄古陵朗声辞道:“在下末学后进,不敢居此首席,黄某能添列末座已觉荣幸了。”

突然北面有两个怪人,忽地提起自己的坐椅,凌空掷了过来,他们席位和东面首席相隔十余张桌子,但二人这一掷劲力其强,只听呼的一声响,那二张椅子飞越在坐各人的头顶,恰在蓝星面前落了下来,端端正正的摆好,与蓝星的一张椅子相距尺丈。

这一手巧劲,确是有独到的造诣。

那位身着红衣的怪人大声说道:“嘿嘿!这小子不敢坐在美人身畔,咱们江南二鬼却是生性喜欢陪伴美人。”

两人身法如风,枪到椅旁。

原来这一红一绿的两位,乃是名闻江南七省的二鬼,生性浪漫狂妄,他们见了蓝星那般美丽姿容,早已垂涎慾滴,这时目睹蓝星对黄古陵情意绵绵,心中妒火中烧,更想趁此时一展武技,让群豪见识见识。

黄古陵见两人坐在此席说道:“两位坐此一席,最是合适不过。”

说着举步往下首行去,突然一双白玉的素手伸了过来,拉住他的手腕,说道:“黄哥,到这里来。”

黄古陵被蓝星拉得身如电触,他万料不到她竟会如此脱落形迹,在群豪注目之下颇觉踌躇。

蓝星低声道:“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黄古陵见她脸上露出恳求之色,不忍推辞,但在她身畔椅上坐了下来,蓝星心花怒放,笑吟吟给他斟了杯酒。

那江南二鬼见了这等情景,恼怒陡增。

白正奇挥动衣袖,在椅子上拂了几拂,扫去灰尘,说道:“这两位大侠要坐在此首席,倒也不错啊,请坐请坐!”

说着白正奇和四十位位老头,分别在主人席位就坐。

江南二鬼对望一眼,大刺刺的坐下。

只听得喀喇,喀,喇两声。

椅脚断折,两人一齐向后摔跌。

总算二人武功不弱,不待背心着在,伸手在地下一撑,已自跃起,但饶是如此,神情已是异常狼狈,各个席上的豪客都哈哈大笑起来。

江南二鬼心知是白正奇适才用衣袖拂椅,暗中作了手脚,暗想这份阴劲实是厉害,自己还没有这份功力。

他们来海心岛飞扬拔扈,全没将眼下群豪在跟内,这时见到白正奇衣袖轻拂之下,显示了如此绝高功力,不由得锐气大挫。

笑声中,只见两位彪形大汉各抱了一块巨石,走到第一席之旁,伸足踢去破椅,说道:“木椅单薄,无力承当两位贵体,请坐在这石头上吧!”

原来这两位乃是孔武有力的大力士,武功平平,但身躯粗壮,天生神力,每个人所抱的巨石都有七百来斤,托起巨石便递给江南二鬼,要他们接住。

江南二鬼自问无法接住巨石,一时呆在当地。

两名大力士声齐“嘿”的一声猛喝,双手挺直,将巨石高举过顶,说道:“接住吧!”

这么一来,逼得二鬼只有缩身退开,恐怕两个大力士中有一个力气不继,稍有失闪,那七百余斤的大石压将下来,岂不被他压得粉身碎骨?

二鬼心中虽气,但却又不敢出手袭击这两个大力士,巨石横空,谁也不敢走近前去自履险地。

白正奇朗声道:“两位大侠退席啦,还是请黄少侠吧!”

黄古陵微微一笑,当即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那两位大力士待黄古陵走近,齐声喝道:“黄相公小心,请接住!”

喝声一停,两人身子一矮,双臂下缩,随即长身展臂,大叫声中,两块巨石一齐向黄古陵头顶压了下去。

群豪见了这等声势,情不自禁的一齐站起身来。

白正奇本意只要试—试黄古陵的武功到底如何,绝无恶意,万没想到两个大力士莽莽撞撞的将巨石掷了过去,心下登时好生后悔,暗叫:“糟糕,糟糕!”心想黄古陵当然不致为巨石所伤,但纵跃闪避之际,情景也必狼狈,主帅定要大事发怒。

蓝星芳心也是—震,她本来以为两位大力士,只是要将巨石让黄古陵接过而已,哪知是二石齐飞。

但当她一眼看到黄古陵镇静从容的神色,心内暗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怒海仙侣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