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三 章 强 婚

作者:忆文

彩衣丑怪老人,只觉黄古陵所拂来的左掌,将自己的长剑震开一尺,右掌恍如蛇般滑了进来。

掌心尚未按到,一股强猛绝伦的掌力,已直压上来。

彩衣丑怪老人心头大惊,已然纵身而起,但他再想闪避黄古陵那诡奥的一按,哪里还来得及。

忽觉胸前一震,吃了那撞击过来的劈空劲气,震得飞起,跌落到七八尺以外。

这一掌震惊了所有在场彩衣怪人和十位白衣蒙面人,他们立时迅快的散开,各自站定一个方位,复又缓缓逼近,准备合围而上。

只见那一招“人骨残灰”,击中的彩衣怪老人,喷出一口鲜血,挣扎而起,仅走动一步又倒地死去。

黄古陵出手两招残人愚所传授的武功,连毙了四人,心中惊异万分,他对于偷学残人愚武技,不禁有着一股向往的心里,暗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杀人指拿到手,不惜任何手段。”

绿衣丽人神态镇静,面泛微笑,莲步轻移的直向黄古陵走去。

蓦然,黄古陵一个翻身,一手扣住了绿衣丽人的右腕脉门。

绿衣丽人没想到黄古陵骤然向她下手,她没有闪避,反而将整个娇躯投进了黄古陵怀中。

黄古陵冷森森一笑,右掌微微抬起!

荒野的秋风,吹飘着绿衣丽人散披的长发,束束的树叶声响,调和着她均匀的呼吸,一阵阵少女的幽香,扑入黄古陵鼻息之中。

绿衣丽人脸色镇静,微笑如花,她毫无一点死亡的恐惧。

黄古陵怔了一怔,落下的右掌陡然停在半空,冷冷问道:“你不知道我要将你杀死?”

绿衣丽人嫣然一笑,娇声道:“我知道!你很恨我。”

黄古陵冷哼一声,将她娇躯推出数尺,淡淡道:“你如不将杀人指归还我,你就休想活命。”

绿衣丽人娇滴滴一笑,道:“你要杀人指,但需要杀了那群厉鬼之后。”

这时,彩衣怪老人和白衣蒙面人,已渐渐逼近过来,黄古陵大声喝道:“站住,再向前逼进,在下就要出手了!”

那向前逼进的白衣人,头脑上都被白布密密包起,除了两只眼睛,连手上也戴了白色手套,无法看清楚他们脸上神色,但见他们仍然缓步向前逼来,对黄古陵喝叫之言,竟如不闻。

荒凉的山野,十九位装束诡异的怪人,毫无言语缓缓逼来,单是这一种恐怖的气氛,就足以使人为之心惊胆寒。

只听绿衣丽人娇声说道:“黄相公,这群妖魅婬恶异常,身上满是歹毒暗器,我们今夜死无葬身之地了。”

黄古陵全神贯注那些怪人身上,心念电转,构思拒敌之策,忽觉一阵脂粉香气扑面袭来,转脸喝道:“你走得这样近干什么?”

绿衣丽人嫣然一笑,道:“你有一种大英雄大豪杰的气魄,离你愈近,我的胆子就愈大!”

黄古陵听得怔了一怔,忽然冷哼一声,道:“你武功不见得比我差,你怎么不拒敌?”

绿衣丽人微微一笑,道:“我已经为他们毒剑所伤,大概离死不远了。”

黄古陵陡然大喝一声,左掌疾挥而出,一股猛厉的暗劲直撞过去。

黄古陵右手疾速摸出那柄短剑,猛撞过去,剑影幻成一片寒芒,直取一个彩衣怪老人。

彩衣怪老人手中绿剑一挽,划起一片绿光,封闭黄古陵一剑猛点。

绿影骤闪,另外五柄长剑由四面八方,向黄古陵身上刺来。

黄古陵得知他们所施的是毒剑,哪敢大意,手中短剑幻出一片绵密的银波,将五剑封架开,左掌劈出一股狂风,身子疾速飘出围攻因外。

蓦然间,一阵金风啸空,十几点闪闪寒芒,电射而到,原来另外白衣蒙面人,发出一串淬毒银丸,突袭黄古陵。

黄古陵突然一提丹田真气,右手短剑环扫而出,划起一片蒙蒙剑气。

只听一阵叮叮咚咚之声,那飞来银丸,尽数被那环绕全身的剑光击落。

黄古陵一剑击落那打来的银丸之后,立时一沉丹田真气稳落地面,一声娇叱,绿衣丽人拍出一股柔软暗劲,击向一个逼向她的白衣蒙面人,那个怪人吃她那强猛的潜力,击中前胸,口中连喷几口鲜血,仰面倒在地上。

另外三个白衣蒙面人,六双怪手齐扬,数十缕绿丝毒针,如电般射向绿衣丽人,她双袖飞舞拍出一股绵密掌风,将袭来的绿丝毒针,带得四面散落。

哪知两粒淬毒银丸,却无声无息地向她后面射到。

绿衣丽人突然伏身向前一倾,两粒银丸掠着她秀发而过。另一枚却打在她左腕之上。只觉一阵火灼般的剧痛,左腕上登时肿起了一个龙眼般大小的紫印,她尖叫一声,跌倒地上。三个白衣蒙面人,幽灵般同时扑了过去!绿衣丽人那双玉腿,突然连环踢去,一声惨叫,一个白衣蒙面人已中了她一腿,可是另外二个一闪间双双扑上。

黄古陵看得真切,暴喝一声,剑光如电击,二声惨叫,只见二个白衣蒙面人已然横尸在他的剑下。

黄古陵这一剑劈出奇诡已极,而那两位白衣蒙面人只顾扑抓绿衣丽人,所以一下便各中了黄古陵一剑。

一阵金风啸空之声,数十缕绿丝毒针和四串银丸,已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疾向黄古陵和绿衣丽人飞射过来。

黄古陵陡然一伸臂,将绿衣丽人带起,右剑劈出一圈银光剑气,一阵叮叮当当之声,他的身形已经冲过二排怪人的拦截。嘶嘶一阵疾响,数十缕绿丝毒针由后射到。

黄古陵抱着绿衣丽人,伏地一滚,让过细如发丝的一排毒针,突然挺身而起,直向荒山野岭奔去!

他在情急之下,全身功力一齐迸发,虽然挟着绿衣丽人,仍然疾如流星。

狂奔出数十丈,转头后顾余下的丑怪老人和白衣蒙面人,却并不追赶,竟然呆呆望着自己。

突然一声惨哼,余下的六位彩衣丑怪老人和五位白衣蒙面人,竟然各自杀身死,身躯一个一个倒了下去!

这一下真看得呆愕住了,他行走江湖以来,从没遇上今夜这么奇诡怪异地事情,要知不敌的是自己,怎么他们却全部自杀身死呢。

绿衣丽人缓缓睁开星目:“怎么?咱们还活着?”

黄古陵听得猛然惊醒,自己还抱着她,轻哼一声,将她身躯往地上摔去!

哎哟!一声娇叫,绿衣丽人被摔得目蕴泪光,濡濡慾滴。

黄古陵心里虽然恨她,但此时见她这种楚楚可怜之态,不禁不忍心的暗自后悔,双目呆呆望着她。

绿衣丽人—闭星目,两颗晶莹的泪珠,顺腮而下,凄声道:“我快要死啦,你还这般痛恨我么?”

黄古陵一种强烈的自我责备,叹声道:“你为何要盗我的杀人指,唉……”他想不出用什么适当之言说下去,只好轻轻又叹息了一声。

绿衣丽人发出娓娓婉婉的声音,道:“我若不盗你的杀人指,你早已为人杀害了……”

黄古陵冷冷嗯了一声,绿衣丽人急道:“你不相信么?我要是故意骗你,叫我不得好死!”

她两行泪珠,已夺眶而出。哀怨的继续道:“杀人指,在我怀中,你拿去吧!只是我警告你,江湖上险恶已极,无孔不入,就像你被我盗去杀人指一般,虽然你自以为拥有杀人指,天下人都不知道,但你却为我知道你有杀人指。”

黄古陵心头一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杀人指?”

绿衣丽人轻轻的叹息一声,脸上横溢出无比的温柔缠绵,缓缓伸出一只右手,抓住黄古陵,说道:“江湖上都说我李媚虹,心狠手辣,如蛇似蝎,而且又浪荡成性,是一位正人所不齿的下流女人……但我自问二十年来,冰身玉洁,毫无……”

说至此处,她那娇嫩的脸容泛出一片红晕,娇艳慾滴,嘴角间樱chún微绽,露出一丝羞答答的微笑。

黄古陵看得一震,他觉得她很美,那种美乃是一种处女所特有的美。

李媚虹缓缓的站起来,把娇躯偎了过来。

黄古陵轻轻移开身子,李媚虹泪水突又滚落下来,泣声道:“你还痛恨我吗?我乃是快要死的人啦,希望你能听我几句话好么?”

黄古陵看她那一付楚楚可怜,娇弱无力的样子,不忍让她过份难过,只好轻轻张开双臂,抱住她偎来的娇躯。

李媚虹被他这一轻抱,两行泪珠,泉涌似的滚了下来。

黄古陵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这样的事,只觉一股热流,在胸中浮动,有着无比的受用。

李媚虹挣扎着移动一下身躯,把颈项靠在他的右肩上面,使自己更为舒服些。脸上绽开出平和的笑容,像一株暴风雨中海棠花,她心中舒畅,眉梢泛春。

黄古陵仰脸望着天上的一片悠悠白云,心中暗暗的忖道:“师仇未雪,我怎能够儿女情长,对她生出情素?”

只听李媚虹轻柔的声音,起自耳际,道:“抱紧我,抱紧我!让我死的安心一点。”

黄古陵暗暗道:“她就要死了,我岂能伤她的心……”

当下双臂加力,抱紧李媚虹娇躯。

李媚虹身躯颤抖了一下,喘声道:“那毒猛烈已极,我快……快要死了,你再把我抱紧点……”

黄古陵低头一看,不禁皱了一皱眉头,轻声道:“你身上所中的毒,难道无法治吗?”

李媚虹嫣然一笑,低声道:“你不愿意我死?”

她这一笑,含蕴着万千缕情丝,语音也带着一股幽伤,凄怨。

黄古陵怔了一怔,道:“我为什么愿意你死?”

李媚虹露齿一笑,娇声道:“黄相公,你推击我‘锁心穴’和‘归阴穴’。”

黄古陵听得面孔泛红,呐呐道:“这……这……这怎么可以。”

李媚虹幽幽凄叹一声,道:“这样我只有等待死神的降临了,只恨我……”

她的泪珠儿,又滚滚掉下来。

原来那“锁心穴”,乃是在左rǔ内侧,“归阴穴”,在右rǔ下侧,这乃是少女最秘密的地方,试想黄古陵怎能答应她呢?可是当他见到李媚虹那种凄楚可怜之状,他又是不忍。

其实一个娇艳如花的少女,当她正散发着容光时,却突然要离开人间,这是一件多令人伤心残忍的事啊!

突然黄古陵轻叹一声,道:“你……你不觉得委曲?”

这时李媚虹娇躯微微颤抖,面容显得十分痛苦,凄声道:“黄相公,如果有缘希望咱们来世相逢吧!那毒已快攻入我奇经八脉了,我离死不远……”

黄古陵不再迟疑,咬着牙抱起她的娇躯,抬头见山间一片稀疏的树林,他几个纵跃进入林内,将李媚虹平放在草地上,耳际听到李媚虹的声音,道:“黄相公,我现在很痛苦,你……”

只见李媚虹双手握拳,微微颤抖,黄古陵一咬牙伸手去解开李媚虹的衣服。解到贴身亵衣时,手指不觉微微发抖,鼻端嗅到一股兰麝香气,一时间竟解不开她的亵衣。

当他看到李媚虹痛苦的表情,使他勇气陡增,指上暗中用劲,嘶地一声,那亵衣分作两边。

一个凝脂雪白的胴体,尽入眼底,两团新剥的鸡头肉,兀自摇颤。李媚虹线条极美,有一般美女特有的丰满,那种绝世美艳的体材,见了令人神魂荡漾。

若说李媚虹的面貌,真是举世的第一美人,而李媚虹的胴体,却美于她面貌的很多。

这一瞧,不由令黄古陵呆了一呆,但一种君子之念,令他不禁闭上了眼睛,双手分按在左rǔ内侧的,“锁心穴”,和右rǔ下侧的“归阴穴”。触手处,但觉温馨柔软,滑不留手。任他怎样镇静,但他的血液也在迸腾急流,几乎使他无法控制!

这时他定下神心无旁鹜,深吸一口气,聚起一点纯阳真火,运向掌上,由两手心传出,轻轻在穴道间推揉。

其实他不用运纯阳真火,那手掌早已跟他全身一般,炙热无比了。

耳际突传出李媚虹的声音,道:“黄相公,你手掌再移到,“血仓”、“气海”两穴,帮助我将体内真气聚汇丹田,好将毒气逼出体外。”

黄古陵忙问道:“你现在觉得好些吗?”

他仍然闭着眼睛,他却不知道在推击之时,李媚虹曾经睁开过几次星目,她现在羞红的脸容,更加撩人。

李媚虹娇声答道:“方才差点透不过气来,现在好很多了。”

突然黄古陵睁开虎目,一闪间又瞧到那一对肉峰,李媚虹的脸上更是飞红,星目赶忙闭着。

李媚虹虽然性格浪荡,但她的确是此生破题儿第一道躶裎娇躯,呈现人前,这幕艳事,虽然也是她导演的,但当她看黄古陵虎目看她之时,少女原有的害羞,此刻也令抬不起眼皮来。

黄古陵也面红耳赤地嗫嚅道:“我……闭上眼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强 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