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四 章 痴 情

作者:忆文

黄古陵短剑被卷脱手,心头大惊,拂尘玄丝已经如电般戳刺胸部。

百忙中黄古陵左掌急拍而出,猛抓紫黄袍道人拂柄。

紫黄袍道人“咦”的一声,拂尘一转,反手又拂向黄古陵胸前各部要害,但这次尘丝却是轻飘飘,犹如春风拂柳。

黄古陵大喝一声,左掌猛向拂丝劈去,右手已诡奥至极的按了出去!

衣袂飘闪,紫黄袍道人已经跃迟数尺,冷冷道:“这两招武功,是谁教你的?”

两人这几下交手,快如电光石火,旁观的人都不知他们是如何出招变式。

原来黄古陵连接他两招拂尘,仍是施出残人愚那两招武功,竟然逼得那紫黄袍道人攻招失灵,半途撤招退回。

黄古陵冷然道:“你要问可以,但要疗好她们二人伤势?”

紫黄袍道人,蓦然哈哈怪笑两声,脸色一沉,冷冷道:“天下的武功,就只有那一脉武技堪称诡异,远胜过老朽的武技,你好好说出是谁教你的,我便让你活着离开此地。”

突然李媚虹不屑的说道:“身为一个武林前辈,言若泰山,怎么还出尔反尔,如果这样传出江湖武林,我看你还有何脸面行踪江湖?”

紫黄袍道人被李媚虹一阵冷嘲热讽,心中气极,冷哼一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我无耻。”

说话中,紫黄袍道人拂尘一拂,数十缕冷劲猛袭向李媚虹要害。

黄古陵冷喝一声,身子猛欺过来,一掌如电拍出!

一股排天狂风,威猛无比地卷向紫黄袍道人。

他这种惊人的掌功,也令紫黄袍道人内心微惊,拂向李媚虹的拂尘逼得只好撤招,反腕一转,迎拂黄古陵掌劲。

“波波”的一声劲响,紫黄袍道人的拂尘,被黄古陵内劲震得往后飞扬,显然这一招硬接,他是落了下风。

紫黄抱道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一尘已经用出了六成劲力,但仍然抵不住他一掌劲力,此人年纪轻轻竟有这等功力,若再十年,自己定然敌不过他,此人不除,后患无穷……”想至此处,杀心陡起!

紫黄袍道人一声大喝,整个身子飞了起来,倒转拂尘,凌空下击。

他这一下猝然施出的毒手,势道极是骇人,拂尘与铁掌一齐施用,柳尘拂穴,铁掌击胸,竟都是用了十成力道。

紫黄袍道人的拂尘铁掌,凌空击下,速度极快,周围三丈之内,全被他的威力所笼罩,黄古陵要想脱身,已无法施为了!

黄古陵见势不好,要躲拂尘却逃不过铁掌,想逃去铁掌,就无法躲过拂尘,于是他拼死着挨他一掌,急转身躯闪过拂尘,将背心迎了上去。

就在黄古陵性命悬于俄顷之际,突然四五丈开外,卷来一轮砂石,势子凌厉劲急,发出锐啸声响,绝不是平常风砂,只见那轮砂石,却是凝聚着向半空中的紫黄袍道人击去,有如长了眼睛一般。

紫黄袍道人打了一个寒颤,掌势稍偏,黄古陵何等快捷,立刻飞身掠开。

紫黄袍道人也飞出三丈以外,叫道:“何方小子,敢施暗算?”

他语音未毕,一轮风砂,突又向他卷去!

黄古陵掠开后,凝神看去,只见救助自己的人,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满脸红光,笑容可掬,到底是多大年纪却令人不易推测,不知何时,这白发老人坐在五丈开外的石阵旁边。

白发老人听了紫黄袍道人喝叫声,一伸袖子站了起来,但见地上一些尘土却在他一挥之间,又向紫黄袍道人打去!

黄古陵、李媚虹、谭湘青、西门玉兰,他们看得大惊不已,这白发老人武功竟然如此绝高,居然一挥袖间,竟然能带动地上的尘砂打人!

白发老人第二道尘砂挥出后,哈哈一阵大笑,道:“一尘牛鼻子,咱们已经近三十年没有见面了,没想到你这牛鼻子专是欺负这些后辈浑小子,哈哈……”

“铁指玉扇”谭湘青,行踪江湖武林较久,见多识广,他明白发老人叫紫黄袍道人为一尘牛鼻子,猛然他想起一位武林奇人来,他心中大惊不已,没想到这道人竟是二十九年前,名震天下江湖武林七圣,掌圣、佛圣、童圣、医圣、邪圣、毒圣。”中的“邪圣”—尘道人。

江湖武林盛传七圣曾经在二十九年前,会聚九宫山为争一部武林奇书“残阴十七式”中了毒圣的诡谋,七圣全部相继身死,万没想到在二十九年后的今天,七圣的“邪圣”会隐居在此谷中。

“邪圣”一尘道人左手拂落击来的一轮砂尘,待看清了白发老人,不由脸色骤变,随即冷森森一笑,骂道:“好啊!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骂声中,人已如鬼魅般蓦欺过去!

那知白发老人双袖拂动,一轮尘砂又卷向“邪圣”一尘道人。

一尘道人纵去的式子劲急,此刻他想要转身闪避,已是不及了,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白发老人大乐,衣袖挥得更加起劲,只捣得一尘道人周围三丈尘土飞扬,迷迷茫茫,令他眼睛迷了视线。

突听白发老人哈哈笑道:“一尘牛鼻子,我去也!”

身形一闪,白发老人手足并用,恍似猿猴般的揉升上那笔直如笋的石峰,逃出外面。

“邪圣”一尘道人,纵身飞出尘砂,但白发老人已经逃出石峰,直气得一尘道人哈哈大声狂笑!

笑声刺耳惊心,黄古陵等人听得气血波动,赶忙施展轻功,迅快退出石阵。

出了阵外不敢稍作停留,谭湘青轻扶着西门玉兰,李媚虹也挽着金不屈,快步疾奔。

正行间,忽听金不屈叫了一声,“哎哟!”

李媚虹回过头来,问道:“作什么?”

金不屈蹲在地上,捧着肚皮,道:“肚子痛!”

黄古陵替他把脉,却丝毫不见病象,金不屈这时抱着肚子轻声呻吟,状似痛苦万分。

谭湘青轻轻扶着西门玉兰席地而坐,过来替金不屈把脉,他略通医理,过了好一会,面上越来越现惊讶的神色。

黄古陵问道:“谭盟主,他是什么病症?”

谭湘青不答话,忽然骈起双指,倏的向他胸口的“玄机穴”,点去,这是人身死穴之一,李媚虹大骇!

她将要出手阻止,只听得金不屈嘻嘻一笑,叫道:“好痒,好痒!我就是怕痒,谭相公,我不和你闹。”

谭湘青沉声道:“肚子还痛不痛?”

金不屈道:“咦,奇怪,一痒就不痛了。”

谭湘青微微一笑,伸出双指,轻轻在他肩上一弹,李媚虹站在旁边,看得真切,这正是“通海穴”的所在,按摩这个地方,可以舒筋活血,纵不能解,亦可廷长时刻,所以点通这穴道是有益无害。

不料谭湘青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弹,金不屈又捧腹叫道:“哟,好痛,好痛!”

谭湘青急忙伸指,又在他小腹上的“志堂穴”一戳。

这“志堂穴”,也是人体身上九处死穴之一。

那知谭湘青一指戮下,金不屈杀猪也似的尖叫一声,呼道“痛死我也,哎哟!痛死我了!”

谭湘青双眉紧皱,说道:“‘邪圣’不知向他弄了什么手脚,通常肚痛只要戮“通海”、“志堂”两穴,便是肚痛没好,也会稍减。”

李媚虹惊声道:“怎么,那道人是七圣中的‘邪圣’?”

谭湘青点点头,黄古陵与李媚虹不禁面面相觑,要知武林“七圣”,昔年在江湖中名头是如何的响亮,纵然“七圣”是四十年以前的老一辈,但当今武林各派传授弟子时,免不了都会提起这上代武林奇人异士。

但听金不屈哼声道:“黄少爷,我还是回去当老家伙的徒弟罢,不然我这条小命保不住了。”

黄古陵轻声叹道:“你回去,他若打死你呢?”

金不屈道:“这样疼痛的折磨而死,不如给他杀死的好,哎哟……我想不会,只要我答应当他徒弟……”

黄古陵道:“好,那么我送你回去!”

金不屈道:“不要不要!你若是去了,可能又会惹恼了他,我自己去就好了,黄少爷、李姑娘,多谢你们……”

说着,金不屈转头又向山谷中奔去!

黄古陵双眼呆呆望着金不屈的影子,他内心有种说不出的伤感,他感到这个可怜的孩子,此番回去,可能命丧黄泉,“邪圣”乃是极为阴残的人,如果他不谅解金不屈,当然金不屈不会有命在。

蓦地里一个声音,叫道:“兰妹,原来你在这里……”

黄古陵闻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个青衣书生,由二十余丈以外的山谷中,急奔而来,此人正是杨环。

杨环奔至西门玉兰身畔,惊声道:“兰妹,你……是谁伤了你?”

西门玉兰惨然一笑,道:“伤我之人,你武功不如他。”

杨环听得胸头一阵血气翻涌,他梦想不到她会当众说这种话刺伤自己,突然仰脸一声长啸!

啸如龙吟,划破长空,悠长清越,如金击玉,那啸声并不尖锐刺耳,但当场几位高人,都听得心头一震。

他啸声甫落,远方突传来一声厉啸,一条人影,如电掣般疾驰过来,西门玉兰见了此人,呼声道:“莫坛主,你好!”

只见来人是位身材雄伟高大,威风凛凛,环眉巨目的中年人,这人是谁?乃是红十字帮座下坛主“摘天星”莫元台。说道:”玉兰,是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

蓦然,杨环一声大喝:“你慢走!”

原来黄古陵这时转身慾去,他不管杨环的喝声,仍然缓步向前走去!

杨环突然撤出长剑,纵身一跃,剑如雷奔,一招“笑指天南”,直向黄古陵背后攻去!

他出手如闪光一瞥,突闻李媚虹冷笑一声,双肩微一晃动,人已拦到黄古陵背后,左掌一迎,硬向长剑迎去,右掌呼的平推而出。

杨环喝道:“你要找死么?”

语音甫落,接着响起黄古陵冷冷的声音说道:“只怕未必见得?”

此时,陡然一个旋身,不见他移步跨足,倏忽间已到了李媚虹左面,左手腕下沉,食中两指疾袭到杨环右腕脉门要穴。

三个人发招都够快,快得使人看不清楚谁先谁后。

杨环只觉黄古陵点来两指,带着一股尖风,心知他一点之势,已贯注了内家真力,力能贯穿金石,已经射到胸前。这一下奇快,杨环闪避不开,只得连晃肩运气硬接。

李媚虹急落的右掌,却拍在他左肩上,他觉如击在冰硬铁块上面一般,而且一股弹力震得手腕往外抛滑出去。

一声闷哼,杨环脸色一阵苍白,后退三四步。

但闻“摘天星”莫元台,一声低吼,右掌呼的劈出一股凌厉掌风,遥遥向李媚虹撞击,随着身子一闪,已欺到黄古陵跟前,左掌一沉一送,逼击黄古陵前胸。

黄古陵早已有准备,莫元台刚一发动攻势,他人却借势欺进半步,右掌“铁骑突出”五指半屈半伸,疾向莫元合逼击过来的左掌,则他左掌却向斜侧拨出,莫元台击向李媚虹的狂风,忽被黄古陵拨出的力道滑在一边。

那股威猛无伦的狂风,被拔滑一侧,向李媚虹和杨环中间击过,震飘起两人衣袂。

黄古陵左手拔开击向李媚虹的劈空掌风的同时,右手也逼退了莫元台击向自己的掌势。

黄古陵右脚紧随飞起一招“魁星踢斗”,击向莫元台小腹,右拳左掌,随后攻出。

三着并进,迅如电火,而且又都是指攻“摘天星”莫元台的要害,逼的他只得向后一跃退出七尺。

“摘天星”莫元台,冷笑一声,一退又进,掌指齐施,瞬息间,攻出三指,劈出五掌。他这一抡急攻,抢尽先机,而且掌势凌厉惊人,逼的黄古陵无法还手,莫元台的掌力逼的他步步后退。

西门玉兰深知“摘天星”莫元台武功奇高,尤其掌力雄浑,纵然黄古陵武学渊博,恐怕接不了他二十招。

当下出声叫道:“莫坛主,你且住手,他曾救过我一命。”

“摘天星”莫元台,虽然是占在上风抢攻,但他见黄古陵拆解招式,气定神闲,而且暗蕴惊人潜力,心中已是暗惊,闻得西门玉兰叫声,只得收招后退五步,回头问道:“玉兰,这人是谁?”

西门玉兰被问得怔了一怔,道:“他是……是黄古陵,江湖武林后起之秀。”

杨环听得妒火中烧,冷哼一声,道:“莫坛主,此人是武林叛徒孙先矶之徒,且莫放过他,陆帮主曾经三番四次要杀他,总被他逃过。”

西门玉兰凄声道:“杨哥,你……你且不要惹他……”

杨环被她叫得心头一震,回头道:“他当真救过你?”

突然“铁指玉扇”谭湘青走了过来,道:“杨兄,西门姑娘乃是被“邪圣”一尘道人所伤……”

摘天星莫元台道:“怎么?你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痴 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