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五 章 儒士疗毒

作者:忆文

黄古陵忙在地下拾了一根枯柴,取火折点燃了,向白发老人身上一照,只见他脸上隐隐现出一层绿气。

黄古陵右臂一伸,拿起白发老人的右臂一看,不禁心中突的一跳,只见一只酒杯口大小的蜘蛛,正叮在白发老人右手的手指之上。

这一只蜘蛛模样甚是怪异,全身均是红绿相间的条纹,鲜艳到了极处,令人一看便觉惊心触目。

黄古陵将火向洞内一照,只见洞口结了一个蜘蛛网,网上还有三只蜘蛛,红红绿绿的在网上爬来爬去。

黄古陵知道任何毒物颜色越是鲜艳,毒性便越厉害。

这种蜘蛛从未见过,他不敢伸手去捉,忙拾起一根断枝,想将蜘蛛挑开,哪知这双绿蜘蛛牢牢咬住白发老人手指,连挑几下均没挑脱。

这时白发老人已经僵卧不动,黄古陵急中生智,以火把向蜘蛛烧去,果然蜘蛛被火一烧,茸茸的毛立刻燃了起来,昂首爬上白发老人的衣袖,黄古陵一棍挑出,方才将这双蜘蛛挑落地上。

黄古陵由地上拾起一块石头,震碎蜘蛛,放掉火把正待去扶白发老人,突然一个声音冷冷道:“他身上已被毒丝缠上几条,你若一碰立刻中毒。”

黄古陵闻言缩手转身,只见蓝衣少女已站在身后二丈开外。

黄古陵冷哼一声,道:“你变装得好快啊?一时美艳照人,一时丑怪如鬼,哼哼,他跟你毫无什么仇根,你竟用诡计暗算他。

原来刚才鬼女施出那招“人骨残灰”黄古陵立刻察觉,鬼女乃是蓝衣少女化装的,因为残人愚的武功,除了自己和蓝衣少女之外,又有谁学得。

蓝衣少女微微一笑,道:“你怎么说我以这毒蜘蛛陷害他?”

黄古陵怔了一怔,暗道:“不是她以计诱我们来此?那么又会有谁?”

蓝衣少女冷冰冰的语音,道:“此蜘蛛叫作“彩雪蛛”,产于西藏雪山之顶,乃天下三绝毒,不可……”

她语音未完,忽见白发老人右手舞了几下,低声道:“什么东西咬我,这么厉害?”

想要撑持起身,但上身只仰起尺许,复又跌倒。

黄古陵见他没死,这才放心,问道:“老前辈,你没死么?”

白发老人笑道:“好像还没有死透,死了一大半,活了一小半……哈哈……”他想纵声大笑,但立刻手脚抽搐,笑不下去。

蓝衣少女见白发老人被“彩雪蛛”咬了仍然没死,心头大惊,暗道:“彩雪蛛,毒经中说,中此毒者,无葯可治,怎么他还活着?”

要知这彩雪蛛剧毒无比,因其本身有一种抗毒素质存在,才不致为自身的剧毒害死,而它身上的抗毒素才能解彩蛛之毒。黄古陵刚才以火烧蛛,因其本身剧痛,竟然喷出抗毒体液,因而才解救了这天下无葯可解的剧毒。

白发老人突然看到蓝衣少女,不禁微微一怔,道:“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蓝衣少女不待黄古陵说话,笑道:“我是捉你来的。”

白发老人忽然叫道:“哎哟!好痛……什么怪物又咬我的脚……”说了几句话,他的脸色骤然变为紫绿之色,晕了过去!

黄古陵心头大惊,赶忙举来火把向他脚下一照,只见一只蜘蛛又咬住他的小腿,另外二只蛛子缓缓爬来。

黄古陵急忙又拿火把烧去,哪知这一下却燃着了白发老人的裤管。

他伸手拍灭火烟,随手也将那双蛛子拍落地下,一把抱起白发老人疾速奔出七八步。

哪知黄古陵头脑一阵昏眩,晃身跌倒地上。

蓝衣少女也微啊了半声,轻飘过来,只见黄古陵脸上立刻泛出一丝绿气,他的左手背正沾着一条蛛丝,所缠之处,已经浮肿起来。瞬间感到脑际一片迷糊。

黄古陵挣扎的站了起来,但双手双脚已经渐渐麻木起来,瞬间感到脑际一片迷糊。

隐约中他仍然知道蓝衣少女一手伸入他怀中,黄古陵怒哼一声,一掌拍出,似乎一堆软绵绵的东西和他的手掌微触一下。

哎哟!一声惊叫,黄古陵觉得脸颊被她重重括了一下,本已昏眩的脑际更是一片空洞,晕了过去。

只见蓝衣少女脸泛杀机,呆呆的望着黄古陵,片刻后那骇人的杀机渐退,代替的是一股怜悯之情。但是她那真挚的脸容,一现即逝,转身疾速离去。

她奔出十余丈,一阵呵呵轻笑声传来,道:“姑娘,没想到很快我们又在今夜相见了。”

蓝衣少女迅快的停下身子,双眸疾速望去,只见终南剑客姬清罗缓缓由暗影处走了过来。

蓝衣少女怔了—怔后,格格一声娇笑,道:“原来是你嘛,我还以为是谁呢?害我赫了一跳。”她说着话,娇躯移动,弱不禁风似的向姬清罗走近。

姬清罗呵呵一笑退了一步,说道:“姑娘,像你这种如花似玉,倾城倾国,秀绝尘世的美人儿,而又具有那种阴狠毒辣的手段,真是亘古罕寻出第一位,姬某真是佩服得紧,呵呵……敢向姑娘贵姓?芳名?”

蓝衣少女闻言娇媚动人的笑容,倏然一逝,淡淡道:“你的行动端的是波诡云异,令人莫测,谅你是自负武功过人……”

她话尚未说完,峰谷的那边已经疾奔来二个黑衣劲装大汉,后面一位老道一闪而至。

这位手持拂尘的道土,赫然是七圣中的“邪圣”一尘道人,他一现身竟然收敛起冷傲之气,微微举手向蓝衣少女示礼,向后面两个劲装大汉,说道:“你们二人护着公主回去!”

那两个肩背长剑的黑衣劲装大汉,像似极怕一尘道人,恭恭敬敬的道声:“是!”退至一侧等侯蓝衣少女。

姬清罗目睹一尘道人现身,他心中微惊,没想到“邪圣”竟然是她的人,他拂须微微一笑,道:“老朽并非想和姑娘动武,为何叫来这一位打手,呵呵……咱们后会有期,你们善自保重。”说着,他转身就走。

一尘道人手中拂尘微然一拂,冷笑道:“就这样一走吗?”

“邪圣”的拂尘刚动,姬清罗已经斜跨出半步,嘶嘶几缕玄丝由他身侧飞过,姬清罗轻声一笑,道:“姑娘真的也不放过老朽吗?”说话间,终南剑客姬清罗已经走出七八步。

“邪圣”一尘道人见他轻然一跨步,避过自己一招袭击,脸色骤然而变,要知高手见面,微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姬清罗这一跨步,乃是极上乘武功的极虚是实,缓中似快的“凌波步”。

一尘道人冷涩的声音,喝道:“你给我停下来。”

姬清罗仍然缓缓向前走去,忽听衣袂带风之声,一尘道人已经疾跃过来,拂尘指向姬清罗背部要害。

姬清罗眉头一皱,右手反臂一招“朝法南海”,带起一股强烈劈空劲气,直向一尘道人打去,左手却弹出一指,一缕指风破空疾袭一尘手中拂尘。

一尘道人大喝一声,左手挥掌硬接掌劲,同时陡然一提真气,飞起身子忽的上升两尺,避开一指劲风。

这一掌硬碰,一尘道人脸色骤变,他脚落实地,突然振腕一招“杏花春雨”,满天尘影,直罩过去。

这一招奇奥绝伦,含蕴了数招凌厉杀手,姬清罗心头一震,暗中一提真气,腿不曲膝,肩不晃动,人却倏然疾退五尺,脱离开那满天笼罩而下的尘丝。

一尘道人看对方让开拂尘的身法,奇奥无伦,见所未见,心中亦不禁暗自赞佩,但也激起他好胜之心。

人尘突然合而为一,一齐向姬清罗追飞过去。

姬清罗这次不再退让,他呵呵轻笑一声,右手当胸划出一道掌影,潜运内力,微微推出!

但听一阵劲气相触波震之声,一尘道人和姬清罗各退出七八尺。呵呵一声轻笑,由姬清罗口中传出,说道:“名满天下七圣,果是名不虚传,姬某三生有幸,改日定当拜领教益。”

说着,姬清罗转身轻步走去,一尘道人冷哼一声,慾要身拦截,突听蓝衣少女娇声说道:“今夜暂且放过他,此人武功深藏不露,行踪诡异,以后咱们要加以注意,咱们走吧!”

一尘道人躬身道:“公主,你所要捉的人,谷主已经都将他们困在绝情谷中。”蓝衣少女微微一笑,道:“好!咱们就去绝情谷。”

说罢,他们四人疾向南面绝情谷驰去!

昏昏沌沌之中,黄古陵隐约觉得自己的躯体躺在人家怀抱中,一缕淡淡幽香扑鼻而入。

他觉得抱着自己的定是李媚虹,所以他仍然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种幸福快乐,蓦然脸上一冷,她的眼泪簌簌落下,黄古陵不忍伤她的心,蓦然睁开眼来。

但是映入眼帘的这张脸,并不是李媚虹,而是西门玉兰,黄古陵—惊挣脱了她的怀抱。

而黄古陵双脚一落,竟然站不住脚,又扑倒地上,西门玉兰见他清醒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极度喜悦之色。

她微俯下身子,黄古陵轻哼一声,孱弱的移动一下身子。

西门玉兰幽声一叹,道:“黄相公,你曾经援救过他,难道我不能帮助你吗?”

黄古陵眼望四周,原来此地也是一片山谷,显然她已抱着自己走了一段路,黄古陵淡淡道:“你已经帮助过我了,谢谢你,还有一位白发老人,他怎么样了。”

西门玉兰讶异道:“是哪一位白发老人?”

黄古陵轻哼了一声道:“是在石林阵中的白发老人,你是见过的怎么不认识。”

西门玉兰凄声一叹,道:“我在半个时辰前,无意间见你中毒倒卧荒谷山野,并没有另外的人那里啊!”

黄古陵闻言呆怔了一下,他不知道白发老人为何先醒了却不顾自己,这时他觉得人间真是炎凉得很,自己不惜生命的助他,但他却不救自己。

西门玉兰幽幽又说道:“黄相公,你中的是什么毒,我已经给你服下半瓶,‘千毒散’,但仍然解不了那毒。”

黄古陵闻言低头望着自己手背,只见手掌仍然紫绿色的,此刻自己四肢无力,混身软绵绵的。

他不禁凄凉叹息一声,道:“万没想到那蜘蛛之毒,如此猛烈,照她说来我中了此毒是永无解葯了。”

西门玉兰听他喃喃自语,不知他说她是指哪一个人,难道是李媚虹?西门玉兰樱口微启正要问他。

突然一个朗朗的声音,说道:“彩雪蛛之毒,固然是天下三绝毒之一,但并非完全没有解毒之葯,黄老弟,你若信得过我,老朽便替你诊断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话音,令西门玉兰一惊,转头望去,只见一位英挺的中年儒士不知何时站离自己丈外,她芳心震惊不已,这儒士的轻功,真是到了神不知鬼不觉之境,不禁又举头仔细打量了他几眼。

黄古陵见了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姬大侠,你真有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姬大侠若能大伸援手,黄某今生今世,永难忘此恩德。”

终南剑客姬清罗,呵呵轻笑道:“老朽知道黄老弟,向来不平白得人恩惠,这样吧,我治好你伤毒后,老朽请你去代我救几位江湖武林高手……”

黄古陵听得眉头一皱,问道:“要救哪几位高手,他们怎么样了?”

姬清罗拂须微笑道:“待我疗好你的彩雪蛛毒再说不迟。”

西门玉兰目睹此人英挺俊秀,倜傥不群,而又身负诡奇武技,大概似非浮夸自大之人,也许他能疗好黄古陵之毒,本来西门玉兰,是要将他送去红十字帮的东方旗坛主摘天星莫元台疗治。摘天星莫元台不但是武功列居红十字帮第二高手,尤其他疗伤治毒之术,放眼当今江湖武林无人能望其项背。西门玉兰被“邪圣”一尘道人以玄丝射中双腿十余处穴道,便是莫元台动手疗冶,才能在数时辰内恢复。

西门玉兰想着,娇声道:“这位老前辈,他中毒时久,若不即时疗治,恐怕……”

终南剑客姬清罗,望着她微微一笑,道:“姑娘敢是名闻武林九尾龙西门武啸的千金,号称“白兰花”的西门玉兰姑娘?”

西门玉兰听得芳心一震,自己此刻仍然不认识他,而他竟像似极为熟知自己,她怔了一怔娇声道:“贱女正是西门玉兰,不知前辈是谁?”

姬清罗不答她的话,双目望站着黄古陵手背,及察视他的脸色,微微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彩雪蛛之毒,实在厉害无比……”

西门玉兰听得怔了一怔,芳心神伤,只听姬清罗接道:“可幸他并非直接被彩雪蛛咬中,毒素传散的较慢,不然纵是号称“医圣”的韩涛浪也无法疗治。”

黄古陵听得一惊,这样说来白发老人是死定了,那么他的尸体呢?

姬清罗说着话,微屈下腰,抓起黄古陵未中毒的手腕,轻按在脉门上,片刻工夫,松开黄古陵手腕,笑道:“蛛毒尤未攻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儒士疗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