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六 章 初试绝指

作者:忆文

由她的话音中,可显示出她的心底是多么惊奇、欣喜,她几乎误以为是在梦中。

黄古陵自从跌入机关之后,韩芝香曾经向她说,机关下面是地道底旋流,水寒如冰,他们谷内的高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奇寒的水中呆上一个时辰,包括她的父亲在内,何况那深处的漩流,天下间无一人能够抵抗得住,所以说凡是掉下那个机关的人,注定十死无一生的。

西门玉兰听了这些话后,曾经哭了七日七夜,哪知黄古陵恰在此时出现了,这么怎不令她惊喜若狂呢。

黄古陵冷寒的声音,喝道:“你这种卑鄙的行为,真是令人痛恨……”

郎千如只感扣制韩芝香脉门的手腕一麻,人已被夺了过去,同时感到石臂的关节,奇痛至极。

郎千如亦非等闲人物,韩芝香被黄古陵夺走,反而使他松活了手脚,大喝一声,在膝抬动,直撞过去。同时右手一抬“迅雷下击”,斜拍而下,手脚并用,两招齐出。

黄古陵志在救人,紧指尖将要点中他“玄机”要穴之时,突然易点为拿,擒住郎千如左腕脉门,把人夺了过去,要不然郎千如势非重伤在当场不可。

待郎千如两招攻之时,黄古陵已自行松了他右肘关节,飘身疾退。

抬头望去,只见黄古陵双手抱着韩芝香身躯,站在丈余外处,他来的无声无息,退去又是那么迅快无比。

郎千如左膝右掌一齐落空,身子不由自主向前一倾,直向黄古陵撞去,黄古陵剑眉一轩,左掌微微拍出!

郎千如本是阻止不住身子,并非要袭击黄古陵,但他见黄古陵拍出左掌,那里还敢大意,左掌环划半个圆圈,带起强烈的潜力护住身子,右手平胸推出一招“移山填海”,运发全身劲道,直向黄古陵掌势逼去。

这一击是毕生功力之聚,威势非同小可,激荡的排空劲气,排山倒海般直逼过来。

无声无息的掌劲击中黄古陵拍出的潜力,但闻一声闷哼,郎千如脸色苍白如纸,双手抱着胸口,连续喷出三口鲜血,直退出一丈开外,跌坐地上,汗落如雨。

这是平生败得最惨的一次,但不知道黄古陵为何功力会超出自己这么多,在破古刹中,他曾经和他交手过一次,那时自己为保持一点潜力,并没露出真功夫,纵然是和李媚虹搏斗那一夜,自己也深藏不露,但今天黄古陵这一掌,以及那诡奥得令人不思义的招式,可说是自己永无法抵敌得住他。

他任是怎样也猜不出,黄古陵为何会在这短短几月中,武功增进到这般地步,尤其是他那一掌,不知是什么功力,击出时暖风拂面,但击中自己的身上,却是热如烈火,令自已有如处身烈火焚身一般,痛苦万端。

要知黄古陵已经练就残阳真火之身,他刚才拂出那一掌,乃是残阳十七式中,一招极端玄奥的内家绝技,逼出本身真火,所以郎千如方受伤如此惨重。

只见郎千如汗水如雨,脸上肌肉一阵阵痛苦抽搐着,西门玉兰也不知道黄古陵是以什么功力打伤了他,使他如此痛苦。

这时郎千如再也承受不起体内燃烧的火焰,口中发出呻吟之声。

黄古陵见他那般苦楚,也不禁呆了一呆,但是当他看到怀抱中的韩芝香,他对郎千如痛苦之形状,并无丝毫怜悯。

突然,黄古陵转头向西门玉兰说道:“西门姑娘,咱们走吧!”

郎千如颤抖的声音,道:“黄兄,你是以什么武功伤我的?”

西门玉兰轻轻幽声一叹,道:“黄相公,你能够原谅他一次?”

黄古陵眉头一皱,道:“郎千如,你要怎么样?”

其实,黄古陵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使他减去痛苦,更是不知自已是以什么武功击伤他的。

郎千如惨然一笑,道:“我不敢要你给我疗伤,但我却要知道我是死在什么武功之下?”

他说这话,是多么凄凉、哀伤,真有如英雄末日之概。

黄古陵突然低声问道:“你现在身上觉得怎样?”

郎千如闻言恨得双目喷火,他击伤了我还故意问我感觉怎么样?郎千如凄然一笑,道:“烈火焚心,痛苦万端,哼,你得意了吧!”

黄古陵听得双眉紧皱,暗道:“自己一掌真的这么厉害的潜力?”

黄古陵摇一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功夫,也不知道你会受伤这样重。”

他这两句话听得郎千如万念俱灰,这样说来,自己只有等待死亡了。他脸上肌肉一阵抽搐说道:“好好,我认命就是,但你要让我遭受如此痛苦折磨,不如一剑将我杀死。”

这时黄古陵怀抱中的韩芝香突然蠕动了一下,黄古陵低声叫道:“韩姑娘,韩姑娘……”

西门玉兰微笑道:“咱们都还活着,是在阳间。”

韩芝香“啊”了一声,心中一宽,登时便又晕了过去。

黄古陵见她胸口中了一道剑伤,伤得极重,于是伸手点了她神封、灵墟、步廓、通谷诸穴道,护住她心脉。

西门玉兰凄声说道:“她伤得很重?”

黄古陵问道:“她是被谁伤的?敢是他们绝情谷的人?”

西门玉兰凄声一叹,道:“她背叛她父亲,偷了解葯和自行放了十余位武林高手后,得知你遭难,便以长剑自伤自己,可能是她觉得活在这世上已无意味,所以自己要结束生命。”

黄古陵听得眉头紧皱,他不知道韩芝香自己为何要自杀?

黄古陵怔立一道:“咱们走吧!”

西门玉兰道:“韩姑娘受伤这样重,若不是赶快疗治,恐怕……”

黄古陵道:“我们去找姬清罗大侠疗治。”

西门玉兰惊声道:“那夜替你疗毒的人是终南剑客姬清罗?”

黄古陵见她问得奇怪,不禁问道:“你不认识他?”

西门玉兰在此时脑里泛起父亲告诉过她的话,急道:“黄相公,你吃下姬清罗两颗葯丸后,身体有没有感觉异状?”

黄古陵摇摇头,道:“没有!你问这干什么?”

这时郎千如已经挣扎的站起来,摇摇晃晃向西而去。

西门玉兰怔了一怔后,方叹道:“没有!我有些放不下心,咱们走吧!”

突然一声慈祥的语音,道:“兰儿,你要去哪里?师父找得你好苦啊!”

不知何时,“仁慈圣母”陆暖尘已经向峰顶上飘飘而来。

西门玉兰急迎几步,叫道:“师父,你老人家这二十几天可好?”

陆暖尘慈祥的声音,道:“好啊,好啊!我陆暖尘还有这样一位孝顺的徒儿。”

西门玉兰陡然间双目流泪,道:“师父,你十余年教养之恩,兰儿永生难忘……”

陆暖尘面色一整,双目望到黄古陵怀中的韩芝香,向道:“那一位敢是绝情谷主的女儿?”

西门玉兰道:“她正是韩姑娘,她不惜生命救了徒儿与各位武林高手。”

突然间,陆暖尘双掌齐出,一掌按在西门玉兰后心,一掌按在她前胸,将她身子平平的按在双掌之间。

双掌着手之处,正是西门玉兰的致命大穴。

她这一招怪异之极,西门玉兰虽然已得陆暖尘三分真传,不料却是莫名其妙的被她师父制住了前胸后心的要穴,她不知她师父为何会骤然向她下手,只吓得花容失色也说不出来。

黄古陵一怔,要出手抢救已经不及,他暗自寻思:“她这时手上只须内劲一吐,西门玉兰心脉立时便被震断,死于当场。”

陆暖尘缓缓说道:“姓黄的,你已经看清了吧!”

黄古陵冷然问道:“你忍心自毁了多年教养的徒儿?”

陆暖尘淡淡道:“我现在问你,你是爱兰儿性命,或是你手中的韩姑娘。”

黄古陵冷涩涩的语音,道:“没想到你乃是一帮之主,竟然也用这种卑劣手法……”

陆暖尘喝声道:“废话少说,你赶快决定说出!”

黄古陵沉吟一会,道:“目前两人对我均皆有恩,何况人的生命本是可贵,当然我都爱惜她们的生命。”

陆暖尘冷笑一声,道:“无耻之徒,当然是心不专一,你要兰儿之命,绝不可再要韩姑娘之命!”

说着,陆暖尘陡然松了按在西门玉兰胸前后心的双掌,身躯恍似电闪,疾速向黄古陵扑了过来。

黄古陵目见陆暖尘扑来之势,精诡奇奥之极,只得飘身后退,陆暖尘一掌陡然落空。

西门玉兰见师父疾攻黄古陵,心头大惊,因为他怀抱着韩芝香,当然危险万分,她厉声叫道:“师父,你老人家请放他们二人,我愿意一死代替……”

陆瞪尘一掌没击中黄古陵,心中不禁大惊,因为她看到他后退的身法和昔日有些异样。

但她一惊之下,又展开凌厉的攻击,点出三指,拂出四掌,每招皆是含蕴了内家劲力。

突然一阵呵呵轻笑声传来,说道:“黄老弟,我替你抱着她,好让你跟陆帮主动手。”

语音未毕,“终南剑客”姬清罗不知何时已站立旁边一株矮松下,陆暖尘怔了一怔,陡然收住攻出的招式。

只见姬清罗伸掌拍了几下,刹那间,一片松林里闪出二位妙龄女郎来,她们身法捷快,一闪间已到黄古陵身边。

黄古陵目睹这两位青衣女郎,面容姣美,年纪都在十五六之间,他怔了一怔,抬头望了姬清罗一眼。

姬清罗微微一笑,道:“她们是老朽的女子,你就将韩姑娘让她们抱着吧!她之伤势,老朽会尽力救助她,黄老弟尽请放心。”

黄古陵心想自己一个年轻男子,这样抱着一个少女,真是十分尴尬,有她们来抱她真是最好不过了。”

当下他将韩芝香轻送过去。

一声冷喝,陆暖尘猛欺过来。

蓦然!人影晃动,姬清罗之后闪出几位青衣劲装大汉,猛向陆暖尘截来,手中短剑同时刺向陆暖尘身上要害。

陆暖尘冷笑一声,身形晃处,食中两指,已挖向一位青衣劲装大汉的双眼。

这位青衣劲装大汉,武功竟是不弱,急忙回剑削她双臂。

只听得“嘿”的一声闷哼……

旁侧另外一位青衣劲装大汉,却已倒了下去。

原来陆暖尘的手法神异莫测,明攻那位青衣大汉,左足却突然飞出,踢中了另外一位青衣大汉腰间的穴道。

但见她身形在六七位青衣大汉之间,滴溜溜的转动,衣衫飞舞,这些青衣大汉长剑击刺,竟没一剑能刺中她的衣衫。

这些青衣大汉剑法皆凌厉又无匹,陆暖尘转了几圈,竟然没法再伤到一人,不禁令她惊讶不已。

黄古陵素知陆暖尘的武功,这时见这些青衣大汉能够逼住她攻势,也颇感惊奇,他于是站在旁边观战。

只听陆暖尘一声怒吼,双手连续拍扫!

七个青衣大汉,陆续被打中穴道倒地。

陆暖尘的打穴手法极是毒辣,被打中的都是大声呼叫,一时之中,凌厉的叫声此起彼落,闻之心惊。

黄古陵纵身过去,用力替一个大汉推拿活血,但却丝毫不见功效。

陆暖尘冷声一笑,道:“凭你也能解开我所点的穴道?”但听七位大汉的呼号声,啊啊不绝。

黄古陵又出手推拿了二人,仍然无效,突听姬清罗呵呵一声轻笑,道:“陆帮主武功手法自成一法,真是佩服,呵呵,黄老弟,你注意陆帮主偷袭韩姑娘,这些伤者由老朽来治。”

他话音刚毕,黄古陵抬头一望。

只见陆暖尘急似流星,直向两位青衣少女欺去!”

其中一位青衣少女,轻叱一声,斜刺里一缕指风,劲射而来的陆暖尘。

陆暖尘是何等人物,她身形晃处,如行云流水,由这位青衣少女身旁滑过,右手疾拂,左脚同时一勾。

那位抱着韩芝香的青衣女郎,像似没想到陆暖尘会勾来这一脚,竟然被勾倒在地上,韩芝香的娇躯也被抛了出去!

黄古陵暴喝一声,疾然撤出背后的蓝剑。

身形一晃,抢上数丈,蓝剑尖已指到陆暖尘身后。

黄古陵这一纵竟达五丈,这一招身随剑去,大具威势。

陆暖尘听得背后金刃破风之声有异,赶忙松了抓向韩芝香的手,急转身躯,退出六丈开外。

黄古陵手腕一抖,又是一招“金顶佛光”,化出一片蓝星。

陆暖尘转身目见黄古陵手中蓝剑,心头大惊,一看之下,她立知那是一柄吹毛断发的宝剑。

她不敢轻视,手掌一拂,身随式转,已到黄古陵身前,当她手指正要搭上黄古陵执剑的手腕时——

不料黄古陵长剑急转,在极端不易变式的情况下,剑锋猛削陆暖尘左肋。

这一招变得极为诡奥奇妙,式子又快逾电闪。

任是陆暖尘武功再高,也无法封剑,或是后退,因为她根本无法想出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初试绝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