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七 章 玄钟真教

作者:忆文

黄古陵微感奇怪,像毒圣南残天这种震惊武林的盖代高手,竟然听到那钟声,也是谈虎色变。

丧魂玄钟!难道那口小金钟便叫做丧魂玄钟?那摄人心魂,扣人心弦的异声,真是名符其实!

南残天见黄古陵仍然静立当地,忙又催促道:“小娃儿,你不赶快走,等下便要伤在钟声摄魂之下。”

黄古陵眉头一皱,道:“怎么?南老前辈呢?”

要知他乃是一个充满血性的人,虽然他已经知道南残天的来历,但见他双腿残废,只剩下一臂,若留下他一人在此,难挡巨敌,着实不忍。

毒圣南残天笑道:“我不是不想走,而是我无法移动半步,如你不走,我们一起暂避那丧魂玄钟。”

说着毒圣南残天,右臂平掌处按地面,他整个人竟然凌空飞起,全身离地三尺飞出三四丈开外。

不知右掌又如何作势,身子微沾地面,猛又凌空而起,速度奇快无伦,丝毫不弱于有着双腿的人。

黄古陵看得暗自惊叹……

但他不晓得南残天自己居然能够独自行动,为何甘愿困居石洞中十余年,难道他是说谎不成。

江湖中人皆是波诡云异,令人其测其深。

黄古陵生性忠厚,又无江湖见识,怎懂得阴险的武林,穷诡善变。

黄古陵展开轻功,随着南残天身后追去!

这时他心头大惊,原来南残天这种飞行身法,竟然捷快如电,自己已将真气提到极限,但只不过能跟在他后面而已。

南残天身子一落一起,竟是悠闲已极,丝毫不见吃力。黄古陵若不是亲眼目睹,他真不会相信一个无腿单臂的残废老人,轻功身法之快,却是武林罕见。

南残天目睹黄古陵怀中抱着一人,轻功竟然尾随追着自己,不禁暗感惊异,他觉得黄古陵武功比前增进许多。

瞬间,南残天和黄古陵驰出半里,来到一处隐僻的丘岭坡后,南残天方才停下身子,笑道:“小娃儿,你武功是由哪里学来的?”

一语刚毕,叮叮……那夺魂惊心的钟声又传了过来。

南残天像似激动已极,道:“罢了!罢了!他们已经发觉了。”

他话刚说完,三个白袍人已经像似鬼魅般现身眼前。

黄古陵抬头望去,知道这三位白袍人,其中二人便是废园所见的两人,这时旭日东升,已可看清他们的脸容。

只见那位没在废园出现的“太阳钟”白袍人,身材奇高,虬髯巨目,雄威纠纠。

那位女的看来只不过是二十岁上下年纪,瓜子脸型,肌肤雪白,美艳已极。另外那位黄须鹰鼻,貌相诡异。

只听中间那位身材高大的太阳钟,朗声道:“西域玄钟教,丧魂钟到,护教龙令,还不跪下迎接,更等何时?”

黄古陵转头看着毒圣南残天。

只听南残天哈哈大笑道:“南残天早已破门出教,‘护教龙令’四字,再也休提。阁下尊姓大名?在玄钟教中什么身份?”

那太阳钟大声喝道:“你既已破门出教,为何护教龙令没交到总坛?”

南残天笑道:“我破门出教便是因遗落护教龙令,难道你们不知道?”

那太阳钟脸色一沉,又道:“昔年教主放你生路,乃是要你去搜寻遗落的护教龙令,哪知你却一去不回,你遗落龙令能够逃避教条处治?”

南残天笑道:“你是教中何人,对我竟敢大呼小叫?昔日教主对我也礼敬三分,难道你们竟比教主更狂傲。”

突然之间,三人身影晃动,同时欺近,三双手齐往南残天身上抓去。

南残天独臂一挥,向三人拂劈过去,不料这三人脚下不知如何移动,身形早变,南残天一招拂空,已被三人的右手同时抓着后领,一抖之下,向外远远掷了出去。

以毒圣南残天武之强,便是天下最厉害的三个高手向他围攻,也不能一招之间便将他身子抓住掷出。

黄古陵心惊已极,他觉得三位白袍人步法既怪,出手又是配合得妙到毫颠,较之一个人生有三头六臂,还要法严谨。

南残天抛出四五丈外仍然跃坐地面上,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们学了日月大变手,玄钟教不传之技。”

黄古陵见南残天无恙,赶忙将怀中的韩芝香安放在一旁。

这时只见太阳钟手一挥,三人均似心意相通,同时纵身而起,两个起落,已跃到南残天身侧。

南残天独臂疾速拍出,一掌连击三人。

三位白袍人东一闪西一晃,尽数避开。

但那白袍女子直欺上前,纤手伸出,点向南残天咽喉。

南残天一掌反转攻出,那知他的身躯已经腾飞而起,后心已被那两位白袍人抓住,提了起来。

这一来,南残天后心要穴为敌人所制,已全然不能动弹。

太阳钟抢上三步,左手食指运动,点中了他胸腹的七处穴道。

这几招极是干净利落。

黄古陵心中明白,暗道:“他们三人起落身法,巧妙至极,那女的在前诱敌,其余两人已将南残天神出鬼没的擒住,但是黄古陵知道,这三人的武功未必便在南残天之上,倒不知毒圣存着什么心机?”

太阳钟冷声一笑,道:“叛教之徒,武功不过尔尔,竟然当了护教龙令要职,唉!可想昔日玄钟教不能兴起便是如此。”

南残天突然仰首一阵呵呵长笑,声动山谷。

那位提着南残天身躯的白袍人,脸色骤变,右手放了南残天,左手中那口小钟突然立向南残天头顶要害击下。

南残天独臂挥动,五指如爪,猛向那口金钟抓去!

呼呼!两声劲啸,太阳钟和那白袍少女,一齐抢了上来,连攻出四招,竟然都被南残天封退。

突然之间,三位白袍人左手的金钟皆交右手,叮的一声怪响,白袍女子一口金钟缓缓向南残天胸前击去!

南残天像似极为忌禅于此钟,赶忙飞身闪避。

便在这一瞬间,那太阳钟白袍人,已经滚闪到左边,手中金钟点击南残天后心的要穴。

蓦然,人影一闪——

太阳钟白袍人突然间手腕一紧,手中金钟已经被人夹手夺了去。

这—惊真是非同小可,他回过身来,只见黄古陵手中拿着他那口金钟摆着。

黄古陵刚才纵身夺钟,乃是残阳十七式中的一招搏龙擒拿手,巧妙无比,竟使那太阳钟白袍人也无法防备。

那女的白袍人和黄须鹰鼻白袍人,突从两侧攻上。

黄古陵身形一转,向左避开。

那知后心一阵冰凉,黄古陵已被那女的白袍人一钟击中,黄古陵只感眼前一黑,几慾晕去。

幸亏自己功力深厚,以及对方小钟乃是侧滑而过,否则任他是多么深厚的内功,也能抑制白袍女子一钟之击。

黄古陵镇摄一下心神,向前冲出三四步。

三位白袍人毫不放松,跟着又围了上来。

黄古陵右手持钟向那虬须白袍人虚晃一招,左手疾快地伸出,抓向白袍女子的金钟。

那知白袍女子的金钟一弹,啪!的一响,黄古陵的手背竟又被金钟侧面击中!

黄古陵心头震惊不已,他想不到自己一出手,便被那位年轻女子接连打中,而自己不知她是以什么方式击中自己。

第二招打中腕骨,五指一阵麻木,若非自己即刻变式御气,手腕早已折断。

黄古陵惊骇之下,不敢再与敌人对攻,凝立当场,要看清楚敌人招数来势,以定应付之策。

虬须白袍人突然以头向黄古陵撞来。

这种打法,原是武学中大忌,以自己最紧要的部位,送向敌人挨打。

黄古陵端立如山,他知道这一招似拙实巧,必定伏下厉害异常的后招,待他的头已到自己身前一尺之处,这才向后退了一步。

蓦地里——

那黄胡鹰鼻之白袍人,陡然跃身四尺,向虬须白袍人头顶坐了下来。

这一招怪异至极,竟是以臀部攻人。

天下武学之道虽繁,从未有这种笨拙、诡怪的招数。

黄古陵不动声色,向旁又是一让。但只觉胸口一痛,已被黄胡白袍人用手肘撞中。

在这刹那,黄胡鹰鼻白袍人,突然间在黄古陵跟前连翻三个空心筋斗,不知是何用意,心想还是远而避之为妙。

他刚向左侧踏开一步,不知如何,眼前金光一闪,右肩已被黄胡白袍人金钟击了一下。

这一招更是匪夷所思,事先既无半点征兆,而黄胡白袍人明明是在半空中大翻筋斗,怎么出招击在自己肩头?

黄古陵连次受击,惊骇之下,已不敢恋战,加之肩头所中的一钟劲道颇为沉重,痛入骨髓。

但他心想只要自己一退,南残天死了,那么韩芝香的性命也难保,于是他深深吸了口气,一咬牙,飞身而前,伸掌向黄胡白袍人胸口击去。

黄胡白袍人也是直跃过来,中途他右手金钟一摇,铮的一响。

黄古陵心神一荡,身从半空直坠下来,只觉腰肋中一阵疼痛,已被虬须白袍人踢中一脚。

而那黄胡白袍人却向后摔出丈外。

同时黄古陵右臂又中了白袍女子的金钟一击,腕口一紧,手中抢来的那口金钟已被夺回。

黄古陵大怒至极,暴喝一声,一腿猛踢出去!

他这一腿看去平淡已极,但却极尽玄妙。

白袍女子本已抓中的金钟,被黄古陵一膝撞得脱手飞出。

黄古陵跃起身来,慾待抢夺。

突然问,嗤的一声响!

黄古陵后心衣服被白袍女子抓了一大块下来。

她手指甲也在他背心上划破出几条指痕,隐隐生痛,这么缓得一缓,那口小金钟已被虬须白袍人抢了回去。

经此几个回合的交手,黄古陵感到他们的武功怪异已极,手中金钟兵刃神奇异常,那怪诡的摄魂声。

最厉害的是三人联手,阵法不似阵法,套子不似套子,诡秘阴毒,匪夷所思,他想要战胜他们,除非能够击伤其中一人。

但黄古陵刚才部曾经以内力震退那黄胡白袍人,对方却若无其事,似乎丝毫不受内伤。

在这忖思之间,黄古陵蓦感后面一股拳风袭来,他右足一点,向左侧跃出。

但是,砰!的一声,黄古陵前心却己中了白袍少女一拳,只打得他胸腹间五脏六腑几乎都移了位置。

这一拳来无影,去无踪,黄古陵竟然听不到风声。

黄古陵虎目怒睁,大喝一声,猛然撤出肩后的长剑,蓝光电射,一剑劈向白袍少女。

白袍少女手金钟一举,突然绞住那柄蓝剑。

黄古陵只感手中一阵激烈跳动,手中剑竟慾脱手,大骇之下,忙加运内力,一绞一震。

白袍少女看到今日对于黄古陵之战,也是震惊至极,她知道这金钟乃是玄钟教镇山之宝,全教就只有五口,此钟妙绝天下,无论是当兵器用,任何兵刃也都无法相抗,那知这一次自己以锐利的钟链绞住他的长剑,竟然无法夺了他的兵器,而且一股极巨的内力却直震过来。

白袍少女觉得他那股奇厚的内劲,是自己无法抗衡的,她一声娇叱,撤钟而退,但黄古陵内力运出,她岂能轻易而退?要知黄古陵此刻的功力,已不稍弱于天下任何一位高手,只是黄古陵自己不知道,没有善加利用而已。

突然之间——

黄古陵猛感左后背一痛,似乎被一枚极细的尖针刺了一下,这刺痛突如其来,直攒入心肺。

黄古陵手一松,手中宝剑竟被白袍少女钟吸了过去。他猝遇大变,竟是心神不乱,左手施出一招残阳十七式武功掌法“圆轻如意”,斜斜的划了个圈子,同时攻向白袍少女的小腹。

铮!的一声——

白袍少女惊啊一声,娇躯跌出丈外,她手中的金钟和黄古陵的蓝剑皆落在地上。黄古陵手一伸,已将那柄长剑夺了过来。

这几下失剑、出掌、夺剑、手法之快,直如闪电。

在旁的毒圣南残天看得“噫”的一声,大是惊奇。

突然之间,黄古陵右后背,又被尖针刺了一下。

这次黄古陵已有预备,但这两下刺痛有形,实无质,一股冷气突破体内真气,直侵内脏。

黄古陵知道那是一种极厉害的指劲袭击,但是他不知道阴冷指劲,是何人发出突袭自己的。

令他惊骇的是那指劲,却能透过自己运出的真气。

那指劲却是凝聚如丝发之细,一顿一闪,一戳一刺,令人难防难挡。

有如大象之力虽巨,妇人小儿却能以绣花针刺入其肤。

但奇怪是,那股阴劲一入黄古陵体内,却立即消失,不为那厉害的指劲所伤,但便是这么一刺,可真是疼痛入骨。

黄古陵做梦也想不到,那阴冷指劲,却是南残天出手袭击他的。

蓦然之间——

一股阴劲如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玄钟真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