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八 章 绝代婬娼

作者:忆文

冷风瑟瑟。——

夜幕凄迷。——

寂静的苍穹荡起一声凄厉的叫声,呼道:“虹妹……虹妹!你在哪里呀,你不要离开我呀!”

那叫声,渗杂着呜咽之声!

每个字的音韵,都拖的十分悠长。

在寂静的深夜里,挟着冷风瑟索声传出老远,那像似哀弦弹出的音符,字字血泪,句句动人肺腑。

他是那样凄苦,幽绝。

原来李媚虹已经悄悄的离他而去!

因为她深知黄古陵为人忠厚,感情冲动,当他面临凄伤,悲切之时,那么他会发出深切的仇恨。

但当他心情平静之时,他便会原谅任何一个人的过错。

蓝衣少女乃是一位美艳绝代,狡猾无比的少女,她想:当黄古陵初次遇’:她时,他定然会激起那悲痛的血仇,可是,当他要杀她时,他定然抵受不住她那种楚楚可怜的眼光。

所以说,黄古陵定然不会杀了蓝衣少女雪仇!

而蓝衣少女是她一生所痛恨的人,无论如何自己要杀了她报仇。

何况自己的面目是那么丑恶,因而她决定离他而去!

这样一来,黄古陵若是深记着自己,那么他心底定会时时刻刻燃烧着这段惨剧的仇恨,在自己尚未和他见面之时,当然黄古陵不会为蓝衣少女美色所迷。

只听那尖锐震耳的呼喊之声,响澈群山,震的人耳际间嗡嗡作响,空谷传音,荡漾不绝,尽都足呼叫虹妹的声音。

迷茫的夜幕里飞驰来一条人影,他正是断肠的黄古陵!

他双目凝望着那冢孤坟,再也无法压制心底的痛伤!

悲伤的情绪催下他点点泪珠……

一个纯洁多情的少女,已经长眠地下。

另一个自己初恋的情人,片刻温存后,她也悄悄的离开自己。

他感到在这个尘世,他变得如此孤单,凄凉!

为何这两个少女,一死一离?

兰因絮果,完全出自蓝衣少女!

想到此处,黄古陵展开手中一片纸条,呆呆出神。

只见那张纸条写道:“终身难忘的陵哥,妾暂时离你而去,待你杀了那可恶的妖女后,我会投入你的怀抱,你切要珍重你的身体。媚虹留。”

突然,黄古陵双膝跪地,向着坟碑说道:“香妹,我黄古陵若忘了你的血仇,天地不容。”

冷风搜刮的深山里,黄古陵茫然的走着!

当今他不知耍去何方?

去西城?

韩芝香已死,他大可不必去西城,再跟玄钟教的人结仇。

寻找杀人殿主,报恩师之仇?

几月来的找寻,探索!可怜的,他还无法知道杀人殿主是何人?

去寻蓝衣少女——蓝星——

这是他内心唯一的目标,但是此女天涯何处?

蓦地——

苍穹传来一阵吆喝之声,惊醒了他昏乱的神智——

黄古陵抬头一望,前面奇峰挺拔,他突然忆起昨日玄钟教三魅的山谷。

猛听得山谷传来一声长啸,声若龙吟,悠悠不绝,雄武威壮,令人听之精神为之一振。

黄古陵蓦地听到啸声,心头一震,他感到这啸声熟悉之极!

他急步向啸声发处山谷走去——

只见四条汉子手执兵刃,正围着一个身形高大之人在舍生忘死的激斗。

地面上已经倒卧着七八具尸体,黄古陵一瞥之下,立知那地面上的尸体,定是那四条汉子的同伴。

因为那高大的黑衫人,虽然是以一敌四,赤手空拳的抵挡四件兵刃,但丝毫不落下风,但那四个汉子武功也是很了得。

陡然那啸声又起,一座峰头上已经急泻下二条人影。

人未到,只听其中一人朗声说道:“玄钟教妖孽,你伤本帮弟子,此仇已无法洗清……”

山间劲风,将他的言语一声送来,黄古陵微怔,那声音不是杨环是谁?

果然二条人影已经射至激斗场里,他们正是杨环,和一位白衣少女西门玉兰,不问可知那四条汉子是红十字帮的人了。

只听那身形高大的黑衫人,哈哈大笑,说道:“红十字帮,惨杀我教三魅使,此仇比浩海深……”

他口中说话,手脚上招数半点不缓。

“砰”的一拳,击中在一人前胸上。

那位红十帮弟子长声惨呼,身躯被震出五六丈远,拍的一声巨响,摔在一块岩石上,头盖破裂,脑浆四溢。

呼呼呼,黑衫人又连续劈出三拳。

拳风过处,惨叫声连绵。

三位汉子各被这诡奥、凌厉的三拳击中,倒地身死。

杨环援救不及,气得顿足,喝道:“玄钟孽妖,红十字帮已跟你们誓不两立。”

黑衫人冷声一笑,道:“这还用说吗?你有能力伤害本教

三魅使,’武功大概不错,老夫二十余年来,已未逢过敌手,今夜倒要见识见识后辈高招了。

黄古陵见那黑衫人武功绝高,掌力之雄,不弱于南残天,掌圣黑衣僧等,谅杨环绝非对手。

他眉头暗皱,不知那黑衫人身居玄钟教何职,以他武功而论,定是三令中之一,黄古陵曾经会过五钟、七魅中人,观他

们武功都没此人这般深厚。

听他们之言,这黑衫人误以为三魅是杨环所杀,黄古陵心中暗想:自己是否该出去表白三魅是自己所杀?……

杨环气得呵呵一声长笑,肩后长剑已经撤出鞘来。

在旁的西门玉兰也同时撤出一柄长剑,黄古陵在旁看得心头满不是滋味,只见杨环转头向西门玉兰说道:“兰妹,杀此妖孽,何劳你玉手,你请退至一旁。”

黑衫人冷森森一笑,道:“生前形影不离,死时何必落得孤单,你们两人还是同上吧!”

杨环厉喝一笑,道:“接剑!”

长剑一挥,“伏地追风”疾向黑衫人劈去。

杨环自命为一剑震天下外号,剑法倒也真非同小可,一剑出手,劲风荡然!

黑衫人冷然一笑,道:“倒真有几手,但这一剑却无法伤三魅使。”

说话声中,他霍的身形暴矮,一拳击同。

杨环原地不动,身肩不晃,猛提一口真气,身子凌空而起,半空中身形疾变,剑演“满天飞花。”他击出这一剑,连变三个式子,但见银光乱抖,直向黑衫人洒罩而下。黑衫人识得那招厉害,身躯半旋,人已退出六尺,倒仰身躯,招变“观星测斗”,直迎千点剑花,劈出三拳。杨环冷叱一声,长剑抖动,霎时间,剑影滚滚,,层叠如山。寒光缭绕,胜如风雷。黑衫人在杨环奇奥剑势中,不慌不忙的出招避招。转瞬之间,双方已相搏三十余招。黄古陵见了杨环剑法,心内暗自赞佩,他攻出的剑势奇诡准测,寒锋指袭之处,都是人必救的要害大家。激斗中,突听黑衫人大喝一声!左掌劈出一招,“玄乌划沙”,逼开杨环的剑势,振腕一拳,猛击过去。他的拳劲诡异至极,一拳击出威风凛凛,宛如天神一般。杨环的身躯应手而起,在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摔在地上。西门玉兰惊叫一声,挥剑向杨环奔去。哪知黑衫人大喝一声,道:“退去!”一拳直向西门玉兰劈去。西门玉兰厉声叫道:“你不要伤他!”杨环脸色惨白,朗声道:“护教虎令主武功盖世,佩服佩服。她请你生路,我抵他一命便是,便请阁下动手便是。”

黄古陵本来甚是瞧他不起,此刻倒是好生敬重。

原来玄钟教,教主之下有三令主,仍是护教圣令主,护教龙令主,护教虎令主,这位黑衫人乃是当今玄钟教的虎令主冷柏天。

护教虎令主冷柏天,脸色一沉,说道:“以你武功而论,大概足够跟本教的三魅相提并论,但决无法伤三魅使之命,难道你仍然深藏不露,或是另有高人杀三魅使!”

杨环呵呵一笑,道:“好笑啊好笑!一个人临到生命垂危,难道还会藏秘武技吗?”

虎令主冷柏天冷笑一声,道:“谅你不会如此愚昧,哼哼!但你若不说出杀三魅使之人,休想活命回去!”

杨环冷嗤一声,道:“杨环若知道也不会告诉你。”虎令主冷柏天,淡淡语道:“那么你她便是一起死吧!”

西门玉兰叱喝一声,长剑猛刺过来。虎令主柏天腕中剑微挥,叮叮——架开西门玉兰三剑猛攻。

三剑都连足真力,只被震得腕部酸麻,虎口疼痛慾裂。

突听一声猛喝道:“三魅使是我所杀,在下黄古陵来抵他们的命。”

虎令主冷柏天,哈哈一声大笑,手中剑如电般向前面的杨环戮去。

黄古陵冷哼一声,道:“你也真太残狠了i”

人已急速欺到杨环前面,左手击出一股掌劲,右掌五指箕张,猛扣击虎令主冷柏天右腕脉门。

黄古陵一招出手,冷柏天深感一惊,嘶斯,长剑抽动,改变三个招式,攻向黄古陵。

黄古陵朗声道:“杨兄,请快退开。”

原来这时杨环仍然跌坐原地,这样反而使黄古陵无法展开身手,瞬眼间,黄古陵原式不动,空手连续迎回冷柏天七八剑。

这一下冷柏天无比惊异,他想不到后辈人物中,有如此高手。

突然,他一剑若点似劈,缓缓向黄古陵前胸指去。

黄古陵脸色沉凝,静若岳峙,左手轻握拳,右掌横立,轻劈出去。

冷柏天惊咦一声,人已飞退五步,道:“阁下武功当真有过人之处,这样说来本教三魅使真是你杀了。”

黄古陵朗朗一笑,道:“是昨夜杀死的,你不是已经察过他们尸体伤口?”

冷柏天口中哦了一声,道:“那是一柄砍金断玉的宝剑。”

黄古陵点点头道:“正是这柄剑。”

他已经撤出那柄蓝剑,蔚蓝的寒芒四射。

虎令主冷柏天,突然由怀中了出一双雪白的玉令,令身雕刻着一只只雄威的猛虎,微然笑道“你杀了人,还如此傲狂,当真自以为不可一世了。”

要知冷柏天是一个何等猖狂的人物,他一生中自负得很,向来不在一位后辈人前示弱,他今日竟然取出了虎令,原来在刚才几招搏击,他已经感到这个黄衣少年,身负盖世绝技。

黄古陵忽的举手一招,“杏花春雨”疾刺过去,口中喝道:“杨兄和西门姑娘,你们趁这时候退去。”

杨环本对黄古陵有着深切仇恨,以及情仇,这时见他舍生忘死的援救自己,心中激动已极,他由地上站起,朗声道:“黄兄,你将兄弟看成贪生怕死的人了……”

黄古陵长剑挑出朵朵剑花,幻化出一蓬银雨洒下,说道:“杨兄,在下自能够脱身,你们走后我便自走之,你们赶紧去吧!”

西门玉兰深知黄古陵,近来武功大进,面前这位玄钟教令主,不一定就能胜他,于是她出声催促道:“杨哥,咱们还是走吧!他能够自己保身的。”

虎令主冷柏天大喝一声,虎令一招“排云掩月”封架开黄古陵的剑势,振腕一令,“排云取月”,挟着一股奇厉的尖风,直点过去。

黄古陵手中剑被那令梨开时,响起一缕极为诡异的叫声,像似化着一缕无形劲气,直钻人心胸。

黄古唆正感心神纷乱,只觉那点来令势,威猛惊人,虎令未到,令劲风声已自逼人。

要知冷柏天这一令,不但迅快绝伦,而也是他功力所聚,以他惊人功力,集中一点击去,力道之强,直可透铁穿石。

黄古陵在这危急中,想起残阳十七式上,一招奇奥之学,当下一提丹田真气,全身凌空而起,让开了一令点击。

杨环目睹黄古陵凌空避了这一招,心中好不惊服,因为黄古陵转身之式,诡异迅快异常。

杨环知道他已身负绝技,心中稍安,当下朗声道:“黄兄,今日之恩,兄弟不敢有忘,来日再补报隆情厚谊,咱们走了!”

虎令主冷柏天,只觉这黄衣少年武功泥异,绝高,如让他假以时日,其成就实难限量。心念一转,杀机突起——

他正待运聚绝技施出,突见黄古陵半空中打了一个旋身,手中长剑随着旋动的身躯,化成了一片星芒,直罩下来。

这一招乃是残阳十七式的“银汉飞星”那旋转耀目的剑光,使人无法料知剑锋真正的指袭所在。

虎令主冷柏天虽然久历江湖,见多识广,对武林之中各派武功,目之甚多,但对黄古陵半空旋身,振剑一击的寄诡武学,竟然看不出用的是何种身法。

但见一蓬剑光,势如寒雨,倾盆泼洒而下,不由心中震骇。

虎令主冷柏天,纵横江湖数十年,定力是何等深厚,心中虽感震骇,神志可不慌乱。

他立时长啸一声,力贯右腕,那支一尺多长虎玉令,舞起一片白光,风声奇异,激起满地尘沙,硬封黄古陵从天而降的凌厉攻势。

哪知黄古陵半空中调护丹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绝代婬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