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殿》

第 九 章 艳舞剑阵

作者:忆文

那十八尊者真是厉害,不知他们如何发现黄古陵和西门玉兰的踪迹?

黄古陵耳力灵敏,听风辨器,缩颈藏头,避过了这一箭。

好不厉害,“嗖”的一声,那箭擦着黄古陵头皮射过,穿叶过隙,不知落到何处。

那位地狱尊者,箭法神奇,竟然搭上二箭,一弓二箭齐发,一取黄古陵,一取西门玉兰。

来势奇快,但却无声无息,射法奇准。

黄古陵心头大惊,气运右手食中二指,猛点向射到西门玉兰的一箭,左手凝聚内劲,拂向射向自己的箭。

铮铮!二声轻响!

黄古陵凝聚的内劲,虽然将两箭拨失准头,但却身射中松树后面枝杆,整个松树一阵摇晃,威力好不惊人。

令人无法想像的,就是那箭,竟然是钢铁铸成的。

更为奇怪的,这边发生事情,但殿内众人不闻,像是怕惊动杀人殿主,都不敢斜目旁视。

那地狱尊者,三箭没中,这次四箭上弦,“嗖嗖嗖嗖”四箭齐发。

这次他所射的形式,是令黄古陵和西门玉兰无法再存身松树上。

黄古陵心中发火,肩后蓝剑出鞘,一挫身形,向大殿窗口飞进,半空中滴溜溜一转,惊虹暴射,铮铮……—阵金铁轻响!四支铁箭,齐被黄古陵手中蓝剑绞得寸断。

黄古陵一落地面,人又如鹰隼般发起,半空中一翻,脚尖轻踏一位武林红巾手的头颅,借物使力,一下飞渡出十余丈。后面的西门玉兰也随后飞到黄古陵身侧。

二人一落出身子,大殿中众高手,双目中皆露出奇异的目光,但却无一个发出噪杂的声音。那位地狱尊者,也收下弓箭。

黄古陵也将蓝剑人鞘,长吸了一口气,正待说话。

但杀人殿主一缕清晰的语音,已经抢在他的前面,说道:“欢迎黄古陵少侠,和西门玉兰姑娘,驾临本教,请恕本殿主不能亲身迎接。”他缓缓将话说完,手微挥。

蓦见两位壮汉,走了过来,极为有礼貌的躬身说道:“请贵客到这里来奉茶。”

说着,他们指着紧依十八尊者莲花侧的两张石椅上。

黄古陵虎目一扫那两张石椅,只见是白玉石砌成,前面有一张石桌,他既然到达这里,也不示弱,当下缓步走到石椅上。只见西门玉兰向他微打眼色,黄古陵故意一个踉跄将一位壮汉撞了一下,他这手法极妙。

那壮汉身子微倾,竟然坐在石椅之上,他屁股一触即起,向黄古陵微微一笑,那笑意带着一股轻藐之意。原来黄古陵和西门玉兰,生怕那石椅暗藏机关,所以黄古陵先让那壮汉坐一下试试!

两人见无异状黄古陵轻咳一声,便坐在石椅之上。

这时又有两个眉目清秀的青衣童子,端了茶几,和茶壶走了过来。

这两位青衣童子,首先斟满一杯茶喝了,然后替二人倒了两杯茶。

黄古陵和西门玉兰,端起茶杯呷了二口,那知这茶,竟然是淡面无味的白开水。

但听杀人殿主轻声说道:“黄少侠和西门姑娘,请暂代片刻,让本殿主发落教下私事后,阁下有何要事再予以详谈。”他说罢,转头望着那面无血色的阿弥头陀五人,问道:“你们知罪吗?”

黄古陵那双虎目,射出满道神光,由侧面注视着那位杀人殿主,由脚上以及各部份身影,他觉得和那破刹中所见,陆暖尘伪装的青巾龙袍人一模一样,除了这点以外,他无法看出这杀人殿主,是自己所遇到的武林中任何一位。阿弥头陀听了话,颤抖着害怕的声音,道:“咱们知罪,但请殿主手下施恩,让我等痛快一点。”黄古陵知道他们惧怕于杀人殿主,残绝无人性的死刑折磨。

只见杀人殿主微然点点头,道:“看在贵客面前,特准你们请求,一箭穿心。

“一箭穿心”,四字脱口。

嗖嗖……那位带有弓箭的地狱尊者,已经五箭齐发。

没有半声闷哼,阿弥头陀五人,那心脏要害,各穿一支铁箭身死。

那地狱尊者,箭法之准,可谓天下唯一,再无第二人,他的箭每支皆中心脏核心,因而死者才没发出半点痛苦的挣扎。整座大殿二百多位的武林豪杰,目睹阿弥头陀五人被处死的惨状,他们的眼光没有露出半点同情与怜悯的神色。众人是那么无情,冰冷。像似任何凄惨的残酷事,都无法引起他们心内的悲哀。

杀人殿主鼻孔中轻轻冷哼一声,道:“阿弥头陀等五人,死前没有遭受皮肉折磨痛苦,但他们的灵魂便无法解脱罪孽,这五人尸体将沉沦于地狱大殿,经十八层地狱的炼魂。”他这一番话,黄古陵和西门玉兰听了,俱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不知他是在说些什么?

杀人殿主说完后,如来佛后走出十二位彪形大汉,迅快的将五具尸体抬走。

这时,杀人殿主那双威严的锐眸,立变得极为柔和,慈祥,他转首对着黄古陵说道:“黄少侠,一路遥遥到达本教地狱大殿,谅已饥肠辘辘,本殿主略尽地主之谊,咱们到地狱幽园把杯畅谈。”黄古陵嘿嘿!一声冷笑,道:“杀人殿主,你大概已知咱们此来的用意。”

杀人殿主语音仍然极为迟缓,道:“我知道你是为报师仇而来,西门玉兰乃是为父仇而来,但你们共同最主要的目的,仍是慾得知我卢山真面目。”他这番话,听得二人心头大惊,由此看来,杀人殿主对于自己的来历身世,以及—举一动都知道的很清楚。黄古陵脸色一沉,冷然喝道:“你既然已知我们心意,那是最好不过,免得再费chún舌。”

杀人殿主突然呵呵一声轻笑,道:“你的豪气,胆量,真是武林罕见,本殿主就是赏识你那种超人的性格,因而才没杀掉你,呵呵!可敬可佩,天下武林从没有一人敢如此向杀人殿主寻仇。”黄古陵冷声一笑,道:“那也不见得。”

黄古陵话虽如此说,但他内心着实有着一丝莫名的惶恐,因为这位仇人,名头太响亮,太惊人了。杀人殿主微然说道:“我不相信天下间的人,没有说见到我不怕的人。”

黄古陵轻蔑的一声冷哼,道:“你有什么可怕1”

杀人殿主淡淡道:“我有决定一个人生与死的能力,我要他死,杀人于无形,任他功力如何高强,也难逃出我的手掌。”他的语气,是这么狂傲,真有如天下第一高人之概,黄古陵乃是一位好胜的人,他听得脑头热血沸腾,冷笑一声道:“我不相信我黄古陵会死在你手下。”杀人殿主淡然道:“你能够活吗?”

黄古陵怒道:“我为什么不能活着?!”

杀人殿主迈:“你知道你们此刻的生命,始终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

黄古陵仰首一声刺耳的厉笑,道:“我黄古陵若惧怕你们人多势众.我也不会自投罗网。”杀人殿主道:“本殿主要杀一个人,难道还需出动那么多人吗,哈哈,你现在再看看你们坐的石椅是什么机关。”

他语音刚毕,黄古陵和西门玉兰,只感石椅发出一丝声响,二人的腰际,大腿,及脚上,已被三道铁环紧紧扣住。二人心头大骇,慾要挣扎,已经不可能,黄古陵赶忙伸手撤剑……

那知他的左手刚动,嗖的一声,石椅背后打出一条软索,竞将他的喉部与左手套住。

这条软索,构造极为诡异,一套三部位,令人无法稍微挣扎,刹那间,二人已变成待宰的羔羊。

杀人殿主呵呵轻笑道:“你现在还有什么作为?”

黄古陵这时气得一声冷笑,道:“好,真是阴诡至极,算我黄古陵丧命在你的鬼城技俩。”杀人殿主呵呵—笑,道:“如果你们步步提防我的暗算,不坐那石椅,这机关是无法约束你们,所以说,你不是败在我的鬼城技俩,而且自毁在粗心大意之下。”黄古陵剑眉一轩,喝道:“此刻陷你手,要杀要呙rj随你便,黄古陵绝不皱一皱眉头,我倒要看你阴狠,辣到何种程度。”杀人殿主轻声笑道:“我要杀你,那是轻而易举之事,本殿主是要你自己知难而退。”

他话说罢,嗖嗖……一阵声响……

石椅上的钢环,软索,竟然消隐无踪,回复一张光滑无缝的椅子,那机关构造之妙,真是巧夺天工。黄古陵心头一怔,他微然察视这张石椅,但仍然无法看出那机关是怎么控制安排的。

杀人殿主突然发出一丝威严,肃穆的语音,道:“以你目前的功力,还不是我的敌手,你现在走吧!本殿主也不难为你。”黄古陵凄厉,悲怆的一声长笑,道:“我虽然自知武功不如你,但也要跟你一斗。”

语毕,铮!的一声龙吟虎啸,他肩后那柄蓝剑已经出鞘,蓝色寒芒,四下闪动,端得是一柄神兵利器。杀人殿主淡然道:“你不到黄河不死心,过来吧!”

黄古陵宝剑出鞘,一步一步踏着正中一道小莲花,缓缓逼近。

西门玉兰轻声叫道:“陵哥,你不要……’”

黄古陵双目凝注着杀人殿主,只见他仍然端坐在如来佛的掌心上,一动也不动,但他双眸却暴射了一股极为骇人的寒芒,看得黄古陵心中好不舒服。他冷哼一声,身躯突然平射而起……

手中蓝剑,化成一道蓝虹,疾向佛掌心的杀人殿主射去。

蓝天剑光,一闪即至。

一声阎哼,剑光倏敛……

黄古陵的身子,已经落在杀人殿主的跟前,左手宝剑下垂,显然他已经受到严重的伤害。

原来在那剑光要接触杀人殿主身上时,一缕锐利冷风,射中黄古陵的“曲尺”穴。

只见杀人殿主,仍然端坐在如来佛的掌心上。

黄古陵轻哼一声,身子陡又欺上,剑光滚动,掌指翻飞。

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黄古陵右剑刺出三剑,剑势似点似劈,极尽诡异绝奥,右掌拍出,猛又勾弹出二指。他这几手攻势,仍是残阳十七式中的两招奇学,掌剑交驰,任何种招式,也难以破解他这手攻击。蓦听杀人殿主—声轻喝,道:“退去!”

他的右手恍似灵蛇般一吐一拂。”

一股奇诡的掌劲,已击向黄古陵。

但见黄古陵不退反进,身予一倾,左手无名指弯曲,勾向杀人殿主的咽喉要害,这一指玄奥绝纱至极。杀人殿主轻咦一声,左手一封,如抓似击,一下扣住了他的左手脉门……

黄古陵只感一股极巨潜力,震得自己身于向上飞出。

叭哒!他整个身躯趺出七丈开外……

西门玉兰惊叫一声,身子疾速扑了过去。

黄古陵脸色惨白,缓缓站起身子,脸上肌肉一阵阵痛苦抽搐,虎目中射出一股极为悲怆,凄凉的神色。其实,黄古陵露出这二招攻击,虽然败于杀人殿主之手,但他招式之诡奥,已使大殿中二百多位豪杰所震惊i杀人殿主沉然的语音,道:“你已经不能再做第二次的攻击,你去吧,我不杀你。”

黄古陵怒哼了几声,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你不杀我,终有一日我会第二次前来地狱大殿。”杀人殿主道:“你第二次来地狱大殿,我要砍掉你一条臂膀,第三次断你一腿,第四次毁你一目,第五次收拾你的命。”他这一番话,说得平淡已极。

西门玉兰听得心中泛起一股寒意,凄声道:“陵哥,咱们走吧!”

黄古陵一股豪气,此刻已经丧失殆尽,他突然仰首凄厉狂笑着……

那听之令人悲伤的厉笑,远远离去……

杀人殿主突然冷哼三声,道:“阁下已来到本地狱大殿,为何还不现身。”

语音甫落,一声震耳慾聋的笑声扬起。

一条人影,由大殿中一支横粱上泻下。

杀人殿主冷然笑道:“放眼当今天下江湖武林,能够潜伏地狱大殿粱上者,算你剑圣莫摘星第一人。”只见来者是位威武,俊挺的大汉,他正是当今的红十字帮主,剑圣莫摘星。

莫摘星那双环目一蹬杀人殿主,笑道:“你能够出示看面目?”

杀人殿主道:“我一出示看面目,不是你亡,就是我死。”

莫摘星哈哈一声长笑,道:“此话听来,伤你六十余条人命的帐,你是不加追究了。”

杀人殿主道:“大慈院阿弥陀,辱没本教清规,这种败类死有何悲,本殿主倒要谢你代我杀了他们,为报这举手之劳,因而不怪你到本殿之罪。西门玉兰那双美眸,道:“不然你叫我怎样?你知道我的武功,何时才能胜过杀人殿主?!恩师血仇何时能报?

我所爱的人何时能投入我的怀抱?

尘世间的事情,件件令我不如意,你叫我如何有生气活下去!”

西门玉兰凄凉的叹息一声,道:“陵哥,我父亲临死前告诉我,恩仇之事,不必看得太重,他老人家嘱我不去寻杀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艳舞剑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