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十 章 石门访友

作者:忆文

一入内室,光线顿时一暗,立有一丝奇异清香扑面袭来。 

凌壮志心中一惊,游目急看,只见室内一床、一桌、一凳。 

床上被褥整洁,折叠有序,桌上横置一面铜镜,凳上铺着一方丝絮,除此,再没有什么了。 

凌壮志看罢,蓦闻素装少女一声欢呼:“跛足师伯,您好久没来了。” 

接着是跛足道人的哈哈笑声问:“丫头,你妈妈呢?” 

素装少女已迎出房门,同时说:“我妈去追花花太岁去了。” 

跛足道人惊异地“噢”了一声,沉声问:“那狗贼竟胆敢找到天都峰上来?” 

素装少女立即解释说:“不,是我妈约他来的。” 

跛足道人立即以惊异的口吻问:“怎么,你妈不是发过誓,你失踪的爹爹不重现江湖,她终生不出黄山吗?” 

素装少女含笑解释说:“不,是我前去的!” 

跛足道人颇感惊异地笑着问:“怎么?你一人居然也敢下山?” 

素装少女有些不服气,同时也有些得意地说:“哼,那有何不敢?我不但去了卧虎庄,还去了太平镇。” 

院中一阵沉默,想是跛足道人被这件事震住了。 

果然,跛足道人忽然压低声音问:“丫头,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铁弓玉环晋宇田可是你毙的?” 

素装少女没有说话,想是点了点头。 

又听跛足道人以警告的口吻说:“我先告诉你,现在金刀毒燕阮陵泰的小师妹宫紫云,正四处寻找击毙她师兄的那个白衫少年,不是师伯长他人的志气,那个宫丫头武学渊博,师伯和你妈都不是她的对手。” 

素装少女不解地问:“师伯,你怎么知道这消息?” 

跛足道人慎重地问:“我在太平镇上,恰好遇到宫紫云和晋德大师,我才知道金刀毒燕和铁弓玉环,已被人用赤阳掌击毙了。” 

说此一顿,接着压低声音说:“最初我曾想到你,后来我断定是那个姓凌的小子。” 

素装少女立即吃惊地问:“什么?一个姓凌的小子?” 

跛足道人精神一振,不由急声问:“怎么?你见过那小子?” 

素装少女立即分辩说:“不,不,我怎会见到过他?我觉得奇怪,那个姓凌的少年怎么也会赤阳掌功……” 

跛足道人立即轻哼一声,感慨地沉声说:“哼,何止赤阳掌功,昔日四恶魔的武功,他都俱备了,以我看,你击毙金刀毒燕的事,最后八成会算在他身上。” 

素装少女略一沉思,问:“师伯找我妈,可是为了姓凌的少年,曾具有我爹习有的赤阳掌功?” 

凌壮志听得心头一震,情不由己地向窗前走了两步,愈加凝神静听了。 

蓦闻素装少女惊异的问:“为什么,师伯?” 

跛足道人轻哼一声说:“他不但把我的徒儿秦香苓拐跑了,连小丫头唤春也带走了。”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他几乎忍不住冲出去向跛足道人理论,继而一想,最初没出去,这时更不好现身了。 

又听素装少女,以不信的口吻,代他分辩说:“不可能吧……” 

跛足道人立即沉声问:“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素装少女忙解释说:“那姓凌的少年有多大本领,一人岂能要挟两个活人?” 

跛足道人突然一叹,说:“凌壮志的确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他不会,不过我必须追上他告诉他这其中的厉害……好吧,我要走了,我不等你妈了。” 

话声甫落,接着响起一阵逐渐远去的衣袂破风声。 

凌壮志听了跛足道人最后的那句话,心中的怒火顿时全消了,但他猜不透秦香苓和春丫头如何离家出走…… 

心念未毕,外室已传来素装少女的呼声:“喂,出来吧,我师伯走了!” 

凌壮志一定神,急走了出去。 

素装少女见凌壮志由自己的卧室里走出来,粉面不由浮上两片红云,她黛眉一蹙,正色问:“听师伯说,你也练有赤阳掌功?” 

凌壮志由于不知恩师是谁,每一谈起武功,他的心情便立时沉下来,因而,他仅深深地点了点头。 

素装少女继续关切地问:“你是否愿意告诉我你学艺的经过,和令师是谁?” 

凌壮志秀眉一蹙,略一迟疑说:“叶姑娘,现在我坦诚地对你说,我一直在暗中跟踪你,也正是要知道你何以也习有赤阳掌功,你的令师是哪一位?” 

素装少女为了要探出凌壮志的师承来历,毫不迟疑地说:“我的掌功、剑法,均由我母亲传授,我没有拜别人为师。” 

凌壮志秀眉一蹙,不解地问:“张前辈何以会赤阳掌功?” 

素装少女微摇螓首,淡淡地说:“我妈不会赤阳掌功,她是由我失踪父亲的一本秘笈上,将口诀记下来的……” 

凌壮志心中一动,不由急声问:“那本秘笈,可是一本色分红、橙、黄、白四种丝绢制成的金皮薄书?” 

素装少女默然摇摇头说:“我没见过那本秘笈,因为它被我失踪多年的父亲带走了。”

凌壮志听得心头猛然一震,神情顿显紧张,不由惶急地问:“你杀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铁弓玉环晋宇田,可是为令尊大人报仇?” 

素装少女见他神情有异,愈加有了一探凌壮志师承来历的决心,同时,她也坦诚地点点头说:“是的,两人都是我父亲的昔年仇人。” 

凌壮志神情愈显激动,继续急声问:“叶姑娘可知道令尊大人生前还有哪些仇人?” 

素装少女一听“生前”两字,粉面立变,不由戚声惊呼:“什么?你……你是说我父亲已经死了?” 

凌壮志知道由于自己的联想,而直觉失言,因而连忙改口说:“不,不是,我是说失踪前。” 

但素装少女的心情,再也平静不下去了,她强自抑制心中的不安说:“还有哪些仇家,我妈知道……不过……好似还有一个乌鹤仙长……” 

凌壮志一听,身形猛然一个踉跄,宛如骤遭雷击般,额角上冷汗顿时渗出来,他已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举手指着素装少女,颤抖着问:“你……你的rǔ名……是……” 

素装少女突觉心情恍惚,似是有大难临头的预感,她不由自主地喃喃道:“小娟……”

凌壮志一听,脑际轰然一声,只觉天旋地转,瞪大的眼睛里射出的目光停在素装少女的苍白粉面上,他完全惊呆了。 

素装少女叶小娟,看到凌壮志过度激动的神情,芳心一惊,不由急声问:“凌小侠,你……” 

说话之间,飞步先至凌壮志的面前,凤目关切地望着他渗满汗水的俊面。 

凌壮志神情恍惚,似是没听到叶小娟的关切的话,他的脑际,反复盘旋着一连串的问题…… 

双十年华的少女…… 

失踪了十九年的父亲…… 

一本载有赤阳掌功的秘笈…… 

她的rǔ名小娟…… 

这一切又都是巧合吗?他心中不停地问着自己,这时他真想眼前的叶小娟,就是恩师的唯一爱女叶娟娟。 

他想,如果叶小娟就是娟娟姐的话,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他老人家就是失踪一十九年的朱腕银笔叶天良。 

蓦然—— 

他的双目一亮,一个意念闪电掠过他的心头,他的双目像两柄利刃般,盯视在叶小娟微微凸现的酥胸上。 

叶小娟芳心狂跳,粉面绋红,身形本能地退后半步,不由羞急问:“你……” 

话未说完,白影一闪,凌壮志出手如电,戟指点了她的黑憩穴。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凌壮志出手又快,心情惶急的叶小娟,只觉双目一黑,嘤咛一声,娇躯翻旋倒向地上。 

凌壮志略一迟疑,就在叶小娟倒向地面的同时,疾伸双臂,揽腰托起,折身奔进室内,即将小娟仰面放在床上。 

这时,他心跳如雷,汗下如雨,呼吸已感到有些窒息,由于心情过度的激动,只觉两腿酸软微抖,一颗心紧张的已提到了腔口。 

现在,他要解开小娟的胸衣,察看她的胸前是否有恩师说的那个暗记——那个关系着整个武林浩劫的暗记,也是害惨了恩师一生的暗记。 

同时,他也知道,这事实在太冒险了,他这样作,不但关系着叶小娟一生的清白幸福,也关系着他自己终生的道德声誉。 

假设叶小娟就是娟娟,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假设叶小娟不是娟娟,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但是,除了察看叶小娟胸前是否有恩师说的暗记外,他觉得再没有其他上策可循了。 

凌壮志惶恐、焦急,手足无措的立在床前,低头望着长发素衣,微合双目,瞌然沉睡的叶小娟。 

他的目光,一直盯视着小娟项间领口密排的两个钮扣上,同时他两袖不停的揩拭着满额满脸簌簌滚下的汗水,他的两只衫袖,已湿的如同水洗了。 

这的确是一个艰钜的问题,想到严重的后果,令他迟迟不敢动手…… 

他反覆想着那一连的事实: 

双十年华…… 

一十九年…… 

一本秘笈…… 

rǔ名小娟…… 

这些事实不可能全是巧合,至于恩师所说他的妻子已因难产死去,这其中也许另有隐衷。

心念至此,他毅然伸出剧烈颤抖的右手,去解小娟领口上的第一个钮扣! 

但,当他的拇指两指,刚刚触及第一个小钮扣时,他的手又缩了回来。 

他再度拭了拭手上脸上的汗水,仰面望着室顶,他双chún启动,神色虔诚,似是在向过往的神明祈祷。 

一阵祈祷,心情似是平静了不少,想到恩师的悲惨遭遇,为了早些告慰恩师在天之灵,他很快的将小娟的外衣襟把解开了。 

一段凝脂般的雪白玉颈,立时展露出来,丝丝淡雅似兰的幽香,发自小娟藕色的紧身小衣上,直扑他的鼻孔。 

紧紧里在贴胸小衣内的两座浑圆玉rǔ,显得跃跃慾出,两点圆小的*峰,极明显的凸出在衣布上。 

凌壮志一见,心情再度慌张起来,但他仍毅然去解紧身小衣上的襟扣…… 

他知道功成失败,就此一举了。 

襟扣极快的解开了,两只浑圆高耸的玉rǔ,赫然弹了出来—— 

凌壮志心头猛然一震,吓得脱口一声低呼,急用颤抖的两手去抚。 

一抚之下,双*温柔软酥,极富弹性,他惊的两手似是摸到了两块热铁,急忙又松开了。

低头一看,浑身猛然一战,面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张口结舌,完全呆了。 

惶恐、纷乱、悔恨、不安,一齐涌上他的心头…… 

因为,叶小娟的酥胸上,肤如凝脂,洁似温玉,没有一丝一点瑕疵,更谈不上有师父说的无数朱砂字迹了。 

他知道又作错了一件大事,这次较之与秦香苓不知严重到超过多少倍。 

他记得清清楚楚,据恩师说,即使娟娟百年身死,她胸上的那些朱砂小字仍不会褪去。

他低头望着叶小娟的酥胸,两座高耸的玉rǔ,两片淡褐色的醉人*峰,他不由焦急万分,惶恐无地的呐呐问着自己:“天那,怎么办?……” 

现在,他的身体已不再抖了,但,豆大的汗珠,却像暴雨般的流下来,他立在一个绝世风华的睡美人前,而他的心情却如同立身在前有食人猛虎,后有万丈深渊的峰巅上…… 

蓦然—— 

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隐约传来。 

凌壮志大吃一惊,面色立变,他断定是中年美妇黛凤张云霞回来了。 

心惊之下,急忙用手去扣小娟的紧身衣扣,但,不知怎的,无论如何也扣不上了,那两座浑圆高耸的玉rǔ,似是比前大了许多。 

心中愈慌急,事情愈不顺利,掩住左边的玉rǔ,右边的却赫然又跳出来,他心中不停的呼怪,他不知道叶小娟是怎么扣上的…… 

那阵衣袂破风声,愈来愈近了,凌壮志的心也愈来愈慌乱,在这等情况下,他渗满汗水的手,也不听指挥了。 

他有心解开小娟的穴道,让她自己扣,但又怕她醒来会大吵大叫,那时事情反而愈弄愈糟。 

如果等中年美妇张云霞回来向她解说原因,他想就是将自己的心剖出来,她也不会相信了。 

那阵衣袂破风声,已登上峰崖,正向屋前驰来。 

凌壮志在此绝境下,只有暂时离开,等待日后再解释了。 

心念已定,急忙拉过一张薄被,匆匆为小娟盖好,急步奔至后窗,拉开窗门,飘身纵出窗外。 

这时,天色已现曙光,但峰上的云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石门访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