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二章 羡仙艳娘

作者:忆文

凌壮志早年时常骑马,对于骑术并不生疏,三人来至马前,黄飞燕和展伟凤腾身跃起,分别飘落在一匹红马和一匹白马上。 

一声清叱,两马同时一声惊嘶,放开四蹄,如飞向前面的乌骓追去。 

凌壮志不便施展轻功,伸手接过一匹青鬃白花大马,尚未认镫,青马已经昂首打转,长嘶连声,充分显示出青马的烈性,十数家丁一见,急忙又跑过来两人,同时帮助扶鞍坠镫,拉紧缰绳。 

凌壮志神色自若,依然跨马认镫,伸手接过缰绳,身形尚未坐稳,青马一声惊嘶,倏然人形高立。 

十数家丁一见,同时一声惊呼,青马附近的家丁,纷纷纵退。 

凌壮志上身微俯,两股用力,身形稳如泰山,青马一声痛嘶,放下前蹄,狂驰如飞,疾如奔电。 

十数家丁一见,俱都呆了,他们真不相信,一位文弱书生,竟有如此精湛的骑术,不由同时暴声喝好。 

青马冲出西栅门,沿着马道,再向正北,十数丈外的后宅车马门,早已大开,左右分别立着数名家丁。 

来至车马门下,青马一声怒嘶飞奔冲出,数名家丁,齐声催马吆喝,青马奔的更快了。

车马门外,是片稀疏树林,林外即是田野,一片葱绿。 

凌壮志举目一看,飘萍女和展伟凤的三马,沿着西进乡道飞驰,早在百丈以外了,白马上的展伟凤尚不时关怀地频频回头望来。 

青马烈性如火,神情宛如疯狂,放开四蹄,昂首竖鬃,长嘶一声接着一声,直向前面三马追去。 

凌壮志坐在马鞍上,只觉影物旋飞,大地倒逝,身下毫无颠簸的感觉,心中不由暗呼好马! 

距离前面三马愈来愈近,眨眼之间已经追上,距前面一片广大柳林也不远了。 

凌壮志虽然心急早些看到展伟明,但他却不愿快马超前,可是青花大马却不听他的指挥,一声怒嘶,擦过三马身边,直向林前驰去,快如脱弦之箭。 

蓦闻白马上的展伟凤惶声娇呼:“小心青马使坏,它是以前赵镖头的坐骑!” 

凌壮志一听,知道青聪是匹好马,想到它和赵镖头飞驰大江南北,远走关东寨外,不由对它心生喜爱,因而,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摸马的长鬃,青聪立即报以欢愉低嘶。 

一阵怒叱厉喝传来,夹杂着声沉力猛的哇哇怪叫。 

凌壮志擒头一看,已至柳林前沿,青马身形丝毫未停,一声怒嘶,如飞冲入,直向喝声怪叫处奔去。 

柳林不密,光亮充足,地面也极坚实,铁蹄击在地面,清脆震耳,林空回音。 

凌壮志游目一看,只见林木深处,十数挥刀舞棍的劲装恶徒,正奋力围攻一个黑煞神似的彪形大汉。 

彪形大汉,面目漆黑,头戴黑缎八角壮士帽,身穿黑缎大锦袍,腰系黑线英雄带,手舞一柄大铁锤,那阵哇哇怪叫,正是发自他血盆似的大口里。 

这个黑煞神似的彪形大汉的确够得上威猛慑人,那柄大铁锤看来十分沉重,飞舞起来呼呼生风。 

围攻的十数恶徒,看来似占优势,但任何人都不敢过分向锦袍黑汉接近,只是在周围虚张声势,企图耗尽黑汉的体力。 

锦袍黑汉,确具神勇,环眼暴眸,浓眉如飞,每扫出一锤,其中几个恶徒必被迫得纷纷后退。 

凌壮志急忙勒马,他断定走错路了。 

正待拨马向南驰去,蓦闻锦袍黑汉粗鲁地大声说:“马上小子,是好汉就快来帮展大爷打抱不平。” 

凌壮志一听“展大爷”顿时愣了。 

一阵急如骤雨的蹄声,带来一团劲风,蓦然一声清脆娇叱:“无耻鼠辈,胆敢以多为胜!” 

娇叱声中,黄影如云,展伟凤腾空离马,直向十余恶徒扑去。 

十数恶徒一见,知道来了援手,一声吆喝,分向西北南三面亡命狂奔。 

锦袍黑汉一见,撒手丢掉大铁锤,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向西飞奔的两个恶徒,大声说:“妹妹,别放走那个秃头和没耳朵的两人!” 

说罢,迳自坐在大铁锤上休息,似乎他已经没事了。 

展伟凤再度一声怒叱:“狂徒还不纳命来!” 

怒叱声中,黄影如烟,一连几闪,已截至两个恶徒身前,金华过处,幻起无数扇影,闪起一片金星。 

一连两声尖厉刺耳的惨叫,鲜血如泉,疾射八尺,两个恶徒的人头,直飞上半空。 

凌壮志和飘萍女黄飞燕,早已下马立在一边,他看到展伟凤黛眉微剔,粉面带煞,那副杀人狠劲,实不下于叶小娟。 

蓦闻坐在大铁锤上休息的锦袍黑汉,向着飘身而至的展伟凤一招手,煞有介事地朗声说:“凤妹回来,剩下的那几个家伙,下次我碰到了再收拾他们!” 

说话之间,展伟凤已纵至黑汉的面前,举手一指凌壮志,嗔声说:“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客人。” 

锦袍黑汉看了凌壮志一眼,提起大铁锤走了过来。 

凌壮志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他仍不放心地望着黄飞燕,低声问:“这位是?” 

飘萍女黄飞燕爽朗地笑着说:“这位就是你要找的展伟明世兄嘛!” 

说着,举手指了指已走至面前的锦袍彪形黑汉展伟明。 

展伟凤樱chún忍笑,粉面微红,凤目柔情地睇了凌壮志一眼,立即低下头去,显得很不好意思。 

凌壮志微一蹙眉,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和他原先想像中的展伟明,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虽说一母亲生的兄妹并不一定酷肖近似,但也不能像展伟明和展伟凤两兄妹相差得如此悬殊。 

哥哥生像威猛,简直像个黑煞神,妹妹却容华绝代,美的宛如仙女。 

心念间,正待拱手向黑汉展伟明见礼,展伟明已傻虎虎的先说了:“你就是我妹妹对我说的那个又读书又练武的什么凌壮志?” 

说着,一双大环眼,尚不停的在凌壮志身上闪烁打量。 

黄飞燕怕凌壮志不高兴,立即粉面一沉,忍笑嗔声说:“大明,你怎的对客人这样的不恭敬?” 

凌壮志早已看出展伟明是个浑猛憨直人,是以毫不为意,于是愉快的一笑,急忙拱手说:“小生正是凌壮志,今后尚请展世兄多多赐教。” 

展伟明大嘴一裂,愣愣的说道:“听你说话,倒真像个读书人,我先问问你,‘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的叟你可知道指的是谁?” 

展伟凤未待凌壮志回答,立即不耐烦的抢先回答说:“人家没有你知道的多,你还是不要考人家吧。” 

展伟明裂着嘴嘿嘿一笑,得意的说:“叟就是指孟老夫子,孟老夫子是梁惠王的舅舅,所以叟也就是舅舅。” 

凌壮志乍听,觉得展伟明虽然憨猛,倒还懂得不少典故,继而听到最后,真是啼笑皆非,不伦不类,但他仍正经的颔首应了声是。 

飘萍女黄飞燕望着微含薄嗔的展伟凤,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接着望着展伟明,佯怒嗔声说:“快上马吧,我们回家啦,你不是还没有吃饭吗?” 

展伟明一听“吃饭”,精神大振,眉头一扬,急忙由赵福手里将黑马拉过来,同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老赵福,我的肚子早饿了,我要先回去了。” 

赵福祥和的一笑,恭声说道:“大爷你尽管先请,这点路老仆还有信心跑得回去。” 

展伟明纵身飞上马鞍,凌壮志与展伟凤和飘萍女黄飞燕,也相继认镫上马,四人一抖丝缰,轻步向林外驰去。 

驰出林外,四人并骑前进,展伟明转首望着凌壮志,有些埋怨地大声问道:“喂,我妹妹好几天前就说你快来了,为什么你今天才到?” 

飘萍女黄飞燕见展伟凤的脸红了,怕展伟明心直口快,毫无遮拦,急忙沉声说道:“人家凌相公是读书人,志趣高雅,不像你整天浑吃猛睡,人家一路之上赏古迹,登名山,所以今天才到。” 

展伟明一听登名山,黑脸神色立变,目光惊急地望着凌壮志,紧张地问:“你来时可曾去马鞍山游玩?” 

凌壮志见展伟明面色大变,知道他必是在马鞍山曾吃过大亏,于是,立即颔首说:“小生昨夜去过了!” 

展伟明听得一声惊啊,展伟凤和飘萍女黄飞燕也不禁同时黛眉一皱。 

凌壮志心知有异,立即不解地问:“展兄,有什么不对吗?” 

展伟明紧张地摇摇头,惶声说:“乖乖,像你这等年少英俊,潇洒倜傥的小白脸,女婬贼金艳娘,居然没将你捉进羡仙宫,你的命可也真算不小。” 

凌壮志一听女婬贼金艳娘,浑身一战,面色立变,不由急声问:“展兄怎地知道金艳娘住在马鞍山中?” 

飘萍女黄飞燕见凌壮志神色有异,心知凌壮志与金艳娘之间,必有不可解的仇怨,因而插言说:“上个月大明经过马鞍山,险些被金艳娘掠进羡仙宫里去。” 

凌壮志惊异地噢了一声,强抑心中的激动,他知道展伟明说的羡仙宫,即是他昨夜在马鞍山大翠谷中看到的那片宫殿楼影。 

他外表儒雅文静,但他的个性却十分急躁,他一听到了金艳娘的消息,决心即刻前去,为恩师雪仇。 

仰首一看,什时已经过了,他想,如白昼前去,自是不便施展轻功,最快也得明日午前赶去,如能乘马前去,今夜三更以前也许即可到达山前。 

心念已定,立即勒住绳缰,展伟凤兄妹和飘萍女黄飞燕三人,也随之将马勒住了。 

凌壮志马上拱手,俊目望着神色茫然的展伟凤三人,郑重地说:“女婬贼金艳娘乃师门仇人,小生访她已经很久了,现在既然知她栖身马鞍山,小生决心即刻前去找她了断。为了争取时间,夫人的青马请暂借小生用一两天,后日傍晚即可赶回奉还。” 

飘萍女黄飞燕立即阻止说:“既然已知金艳娘在马鞍山,不怕她跑上西天,我们可先回家用过什饭后再去也不迟。” 

凌壮志谦逊地说:“小生性急,如不即时前去,必然咽不下食,夫人盛情,只侍奉还青马时,再行叨扰了。” 

说罢,拨转马头,就待离去。 

展伟凤骤遭剧变,芳心十分紊乱,这时,见凌壮志即将离去,不由关切的急声说:“要找金艳娘,也不急在一时,大家回去妥为计议,我燕姊姊大明哥再陪你同去……” 

凌壮志何曾把金艳娘放在眼里,因而,未待展伟凤说完,淡淡一笑,说:“对付秽名四播的金艳娘,小生自信足可应付,怎敢劳动夫人、姑娘和展兄。” 

说话之间,俊目闪光,眉宇间充满了煞气,一拨马头,高呼后天再会,两腿一夹马腹,青马放蹄如飞,急向西北奔去。 

飘萍女黄飞燕看得柳眉一蹙,她虽知凌壮志是个会武功的读书人,但,她不知凌壮志的武功究竟到了什么火候,这时竟然将人人畏如蛇蝎的金艳娘根本没放在眼里,她认为凌壮志未免有点太狂了。 

展伟凤只知他曾随铁钩婆和万绿萍去了卧虎庄,至于凌壮志的武功精劣,她也不甚清楚。

这时见凌壮志飞马驰去,芳心万分焦急,唯恐爱郎不知金艳娘的厉害,因而急忙扬声娇呼:“遇到金艳娘,特别注意她口中的‘绽舌牛毫穿心针’和红绫绢帕中的‘醉仙香’。”

话声甫落,即见百丈外的凌壮志,马上转身,高挥左手,同时传来他的声音:“谢谢凤姑娘,小生已听先师说过。” 

黄飞燕一听,粉面立变,凌壮志的话声不高,但字字清晰可闻,她的确有些不敢相信凌壮志会有如此高的功力。 

再看展伟凤含愁的娇靥上,绽露出内心的欣喜,似是为她的独具慧眼而感到骄傲。 

展伟明楞楞的坐在马上,一直瞪着环眼,张着大嘴望着飞驰远去的滚滚尘影,呆呆的说:“他虽然没有我知道的多,看来似乎比我强多了。” 

飘萍女黄飞燕立即提醒似的大声说道:“人家是能文能武的少年书生,武功内力,均在你我之上,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比起你这个浑吃猛睡的黑炭头,自是强得多多了。” 

展伟明听了毫不在意,看了一眼目光仍痴痴望着远处一点尘影的展伟凤,哈哈一笑,愉快的说:“难怪我妹妹近来有时坐立不安,有时笑口常开,原来我要当大舅子了。” 

展伟凤一听娇靥绋红,轻啐一声,羞涩的嗔声说:“我的事以后不要你管。” 

说着,急拨马头,当先向前驰去,飘萍女愉快的一笑,紧紧跟在马后。 

展伟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兴奋的说:“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羡仙艳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