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三章 机缘巧合

作者:忆文

晋德大师低声宣了声佛号,望着金艳娘,慈祥诚恳地说道:“金艳娘,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改恶向善,此其时矣,佛云,种恶因岂得善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望你从今以后,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金艳娘未待晋德大师说完,冷冷一笑,轻蔑地说:“我拿出解葯来,救活宫紫云,我就可以立地成佛了?” 

晋德大师慨然一叹,至诚地说:“为恶为善,在尔自择,你拿出解葯来,即可证实你确已向善改过。” 

金艳娘樱chún一撇,立即发出一阵阴毒冷笑,同时刁难地说:“姓凌的小子不愿说出他的师承门派也可以,只要他自动断去右臂,本娘娘立即将解葯塞进宫紫云的嘴里……” 

凌壮志一听,勃然大怒,暴喝一声:“不拿解葯就拿命来……” 

“来”字方自出口,身形疾进如风,挺剑向金艳娘扑去。 

金艳娘一生用剑自恃剑法不俗,今夜如能小心应付,或许保住生命,这时见凌壮志扑来,一声厉叱,抢先出手,刷刷刷连攻三剑,上攻肩颈,下取双膝,中刺丹田,一片剑光,寒锋如山,声势凶狠惊人。 

凌壮志一声冷笑,如电一旋,身形顿时不见—— 

金艳娘久经大敌,断定凌壮志已至身后,一式“回首望月”,长剑疾演“彩凤展翅”,划起一丝剑啸,闪电扫向身后。 

凌壮志为逼对方拿出解葯,不得不在晋德大师面前施展“九华魔女”的青罡气了。 

这时见金艳娘挥剑来,倏然暗凝气功,真力直透剑身,青芒暴涨,耀眼生花,大喝一声,疾演“断玉切金”,猛斩金艳娘的剑身。 

金艳娘一见,心中大骇,顿时惊得面无人色,再想掣剑,已来不及了。 

“喳”地一声轻响,溅起数点火花,寒光一闪,轰的一声,金艳娘的长剑被削为两断。

凌壮志大喝一声,进步欺身,剑光一闪,青芒顿开,一声凌厉惊叫,剑光已抵在金艳娘的咽喉下。 

这又是快如电光石火的瞬间,羡仙宫的男女高手,个个面色如土,同时发出一声惊啊,俱都呆了。 

晋德大师慨叹悲怜地摇摇头,到了这般时候,他已不便再说什么了,否则,就是犯了出家人乘人于危,威逼胁迫,以达私慾的大戒。 

凌壮志双眉飞剔,星目圆睁,俊面上充满杀气,他剑尖顶在金艳娘的咽喉上,注视很久,才毅然沉声说:“金艳娘,你与在下恩师有仇,但你如能拿出解葯来救活宫姑娘,在下当众公开宣布,今夜绝不杀你。” 

金艳娘面无人色,冷汗如雨,尖而美的下颊,本能地压着凌壮志的剑尖,那双狐媚醉人的眼睛,惊恐怨毒地盯着凌壮志,始终不发一言。 

凌壮志心中一动,恍然大悟,知道金艳娘在拖延时间,仰首一看夜空,二更已过半,不由焦急地怒声说:“金艳娘,在下数到三,你如再不拿出解葯来,在下定要将你粉身碎骨,要你死而不得整尸。” 

金艳娘渐渐闭上双目,依然不发一言。 

晋德大师看得缓缓摇头,他实在不了解金艳娘为何宁愿牺牲自己,而定要将宫紫云置于死地而甘心。 

这时,凌壮志已数到二,他的心比任何人都紧张,他怕金艳娘誓死不拿出解葯来,即使杀了金艳娘,仍不能救活宫紫云,因而,迟迟不敢数三。 

就在这时。 

羡仙宫的男女高手中,蓦然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惶急地大声说:“牛毫穿心针,一经击中,不过子午,除有绝高的精湛内力,无法将针溶于无形,根本没有解葯可救,你就是杀了我们娘娘,仍然无济于事。” 

凌壮志一听勃然大怒,厉喝一声说:“好阴狠的婬妇……” 

厉喝声中,神情如狂,手中长剑,闪电翻飞,向着金艳娘疯狂斩去。 

一声凄厉直上夜空的惨叫响起,金艳娘脑浆四溅,盖骨横飞,肩断臂落,胸开腹破,五脏一齐流出来。 

凌壮志咬牙切齿,俊面铁青,眨眼之间,金艳娘的尸体已被他斩为数十段,顺手一抖,长剑猛力掷向地面。 

“嘟”的一声,寒光一闪,手中长剑尽没地上,仅余护手以上的剑柄,露在光滑的砖面上。 

这时,全场一片死寂,“噗噗”火把燃烧声,听得更明显了。 

晋德大师神色非常沉痛,他确没想到金艳娘明知自己没有解葯,尚故意拖延时间,这个秽名满天下的女婬贼,堪称为十恶不赦了。 

心念间,抬头一看夜空,面色大变,不由惶声说:“凌小侠,三更已过,快带宫姑娘去治疗,再迟便回生乏术了。” 

凌壮志疯狂般地杀了金艳娘,神智尚未清醒,这时一听三更已近,沭然一惊,纵身向晋德大师和宫紫云倒身之处纵去。 

就在他身形飞动的同时,轰然一阵高声呐喊,羡仙宫的数十高手,各挥兵器疯狂扑来。

凌壮志神智尚未清醒,杀机仍未平息,这时一见,倏然停身,仰天发出一阵直上夜空的哈哈大笑。 

晋德大师由于心慈面善,不愿凌壮志多造杀孽,因而沉声说:“凌小侠,时间无多,我们要速离此地……” 

话没说完,数十高手已经扑到,有的扑向凌壮志,有的抓向地上的宫紫云,有的扑向晋德大师。 

凌壮志倏敛大笑,暴喝一声,身形如电疾旋,两掌如血,闪亮通红。 

晋德大师一见,惊得面色大变,不由急声大呼:“凌小侠使不得……” 

呼声未落,向他扑来的十数高手已到,他飞舞宽大僧袖尚未出招,场中已暴起数声刺耳惊心的悠长惨叫。 

晋德大师飞舞大袖,奋力护住地上的宫紫云,举目一看,只见满场白影旋飞,羡仙宫的高手抱头鼠窜,血浆飞射,盖骨横飞,地上被凌壮志赤阳掌击毙的尸体,已有十数具之多,俱是天灵碎破,面目殷红如火。 

刹那间,“咚咚”尸体倒地,“当当”刀剑坠落,惊呼喊叫,刺耳惨嚎,一片混乱。 

凌壮志神情如狂,眼布红丝,宛如一只扑入羊群的狂狮猛虎,红掌翻处,血浆激射,惨叫惊心。 

晋德大师一定神,立即气纳丹田,洪声宣了声“阿弥陀佛”,接着朗声说:“人有恻隐之心,天有好生之德,望凌小侠即时住手,以免多造杀孽,三更将至,宫姑娘活命无望了。”

凌壮志一听那声佛号,神智略见清醒,再听了晋德大师的一番话,立即飞回晋德大师身前。 

但,昏暗的大庭院中,尸横遍地,血浆横流,仅存的五个高手,仍然像着了魔般,惊呼噑叫,东奔西窜…… 

晋德大师不忍再看,一指地上的宫紫云,急对凌壮志说道:“快抱宫姑娘随我来,时间已无多了。” 

说罢,大袖一挥,身形腾空而起,登上房面,当先向南驰去。 

凌壮志一声不吭,俯身抱起宫紫云,一长身形,飞身跟在大师身后。 

这时,整个羡仙宫一片死寂,灯火全熄,房上再没遇到有人拦击。 

晋德大师在前,凌壮志抱着宫紫云在后,出了羡仙宫,继续向南疾驰。 

凌壮志心情仍在恍惚,他抱着这位风华绝代,眉目间有些熟悉的美丽少女,不知她是怎的遭了金艳娘的毒手。 

看看身前的晋德大师,僧袍飘拂,身法快如电掣,目光一直盯视着南峰角下的那片怪林。

再看两臂平托着的宫紫云,秀发蓬松,粉面如纸,鲜红慾滴的樱chún,已有些发乌,再一轻握玉手,已经冰冷了。 

凌壮志心中大吃一惊,不由脱口急呼:“大师,宫姑娘怕不行了。” 

晋德大师一听,急忙向左飘闪,与凌壮志并肩飞行,目光焦急的看了一眼宫紫云,神色愈显得悲痛了。 

凌壮志望着这位面目慈祥,神色悲痛的年老高僧,想到金艳娘狠毒的阴谋,心中的怒火再度燃起来。 

他虽然对宫紫云仍有些怀恨在心,但他对宫紫云眉目间的那丝熟悉,仍念念不忘,倍显亲切,是以他不希望宫紫云死。 

心念间,他望着目光注定宫紫云的晋德大师,忧急的说:“大师,要尽快找个避风的地方诊治才好?” 

晋德大师,沉痛的点点头,当先向前驰去,身形骤然加快,捷逾电掣飘风。 

飞上怪林,踏枝前进,眨眼已至峰下,在峰角下一片大小不等的乱石中,有不少石洞。

来至近前,两人同时刹住身势,晋德大师游目看了一眼大小不一的石洞说:“我先去看看有没有毒蛇野兽。” 

“兽”字方自出口,身形已腾空而上,直向数丈高处的一座石洞飞去。 

凌壮志仰首望着,目光不时看向黝黑的夜空,再有片刻已是子时了。 

蓦见灰影一闪,晋德大师忽然在洞口出现,神色略感兴奋地说:“凌小侠快上来。” 

凌壮志知道石洞合适,抱紧宫紫云,腾身飞上洞口。 

晋德大师一言不发,转身匆匆向洞中走去。 

凌壮志紧紧跟在大师身后,凝目一看,洞深不足五丈,底部右侧是一方室,来至方室一看,凌壮志不禁呆了。 

只见方室内,仅有一方以许多块小石砌成的一个石床,床上有细草,草上尚铺有一张半新棉被。 

凌壮志看罢,不由急声说:“大师,此洞有人住嘛!” 

晋德大师不由匆匆整理着棉被,说:“羡仙宫附近谁敢前来居住。” 

凌壮志觉得奇怪,洞中有床有被,怎会没人来睡,继而一想,似有所悟,也许是羡仙宫的偷情男女,不时来此幽会…… 

心念未毕,蓦闻晋德大师急声说:“快放下宫姑娘。” 

凌壮志依言将宫紫云仰面放在被上。 

晋德大师伸手试了一下宫紫云的鼻息,红润而慈祥的脸上,立时变色,接着又去摸宫紫云的手腕,不由脱口一声惊啊。 

凌壮志心知不妙,不由急声问:“大师,宫姑娘怎样了?” 

晋德大师惶声说:“鼻息停止,脉搏也没有了。” 

凌壮志一听,面色大变,立即惶声说:“现在子时还没到,怎的会……” 

晋德大师双目冷电一闪,似有所悟,未待凌壮志说完,焦急地说:“快附在宫姑娘的心口上听听。” 

凌壮志急忙俯首下去,侧耳放在宫紫云的酥胸上,当她的右耳刚刚触及宫紫云微微突起的左rǔ时,他又惊觉地倏然拾起头来。 

晋德大师立即肃容说:“事迫眉睫,不容迟缓,宫姑娘生命已在刹那间,岂可因俗礼误事。” 

凌壮志一听,毅然将右耳俯下去,静心凝神一听,倏然抬起头来,急声说:“心脏尚在微跳。” 

晋德大师精神一振,肃容合十祈祷说:“苍天护佑,吾佛慈悲,赐还宫姑娘生命,弟子愿减寿十载。” 

说罢,即对凌壮志急声说:“凌小侠,快上床去,盘膝坐好,查出宫姑娘胸前中针伤孔,即告我知,老衲在此为你护法。” 

说着,迳自走至方室前沿,面向洞口,盘膝而坐,神情肃穆,宝相庄严。 

凌壮志听晋德大师向佛祖许愿减寿,心甚感动,因而,毫不迟疑,飘身纵上石床,盘膝在宫紫云的身侧。 

于是,双目凝神,俯首细看,久久看不出针孔。 

晋德大师双目合闭,焦急地说:“四周红肿,中央一丝黑点,即是针孔。” 

凌壮志一听,恍然大悟,不由脱口一声轻啊! 

晋德大师由于没听到解衣声,再度催促沉声说:“心地光明,灵台净洁,暗室不欺,天神共鉴,你再迟疑便是罪人了。” 

凌壮志悚然心惊,立即祛虑凝神,伸手去解宫紫云的衣扣。 

但叶小娟的倩影和那夜的经过,却一幕一幕地由他的脑海里闪过…… 

不觉间,外衣的扣解开了,露出一件粉底银花的贴身小衣,紧紧地里着两座浑圆高耸,极富弹性的玉rǔ。 

凌壮志有了一次经验,虽然神情激动,心跳得厉害,但他仍然小心去解紧身衣扣,以免玉rǔ压仰得太久,突然弹出来。 

紧衣的小扣,谨慎地解开了,衣襟随着*峰的高涨,自动地挣开…… 

在宫紫云洁白如雪,柔似凝脂的酥胸和浑圆而富有弹性的玉rǔ上,赫然现出无数朱砂点。

凌壮志低头一看,只觉脑际轰然一声大响,宛如当头骤遭雷击,不由惊得脱口一声惊呼:“啊,娟娟!” 

这声惊呼,使闭目端坐的晋德大师,蓦然吃了一惊,不由睁开了眼睛。 

但大师不便回头一看,因为他知道凌壮志已解开了宫紫云的衣襟,他不由惊异地问:“小侠……” 

话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机缘巧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