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四章 横生枝节

作者:忆文

晋德大师微一摇手,慈祥地说:“我意已决,你俩不必挽留。”

说此一顿,神色立变肃穆,慈目注定宫紫云和凌壮志,正色说道:“现在武林中,对金刀毒燕和铁弓玉环两人的被击毙,感到非常震惊,江湖上对身着白衫的少年极为注意,这一点宫姑娘极为清楚。”

说着,又望着恭谨静听的凌壮志,郑重地说:“在昨夜以前,白衫少年在武林黑白两道中,一直是个秘密人物,如今,你的赤阳掌连毙羡仙宫数十高手,可说真相已露,至少人们会传说你衣着相貌和年龄,并且知道你姓凌,今后的行动,都应该处处谨慎。”

凌壮志听得暗生愧意,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晋德大师又以慈祥安慰的声音继续说:“不过金艳娘秽名四播,她羡仙宫的高手,当然也是一丘之貉,这一点或许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谅解,至于金刀毒燕和金弓玉环被击毙的事,你必须设法找出真凶公诸武林,因为江湖上大都认为他两人是侠义道的人物。”

凌壮志一听,怒火倏起,不由轻蔑地忿声说:“什么侠义道的人物,他们不但是晚辈恩师的切齿仇人,同时也是四俊杰之一朱腕银笔叶大侠的切齿仇人。”

晋德大师惊异地噢了一声,急声问:“这件事你是怎样得知的?”

凌壮志坦诚地说:“因为晚辈已查出以赤阳掌击毙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铁弓玉环晋宇田的白衫少年。”

晋德大师和宫紫云,听得同时一声轻啊,面色立变,同时急声问:“那个人是谁?”

凌壮志毫不迟疑地说:“就是朱腕银笔叶大侠的独生女儿叶小娟。”

宫紫云一听,凤目立时一亮,肯定地一颔首,附声说:“不错,那夜我追击的那个白衫少年,见她身材纤小,穿着宽大白衫,我一直怀疑她是女扮男装!”

晋德大师噢了一声,惊异的说:“有这等事,来,我们坐下来再谈谈。”

说罢,三人又回至毡垫处坐了下来。

晋德大师一俟两人坐好,立即望着凌壮志,问:“孩子,你说说看,是怎样的追上叶小娟的?”

凌壮志不敢照实直说,略一沉思,概略的说:“前几天的深夜经过黄山,那时二更已过,蓦见一点白影,突出云海,直向天都峰上升去,身法奇快无比,当时晚辈心中一动,立即追了过去。

待晚辈登上天都峰,那点白影已换回女装,正和一位身着绿衣身背鸳鸯剑的中年美妇立在两座石屋前……”

晋德大师一听,立即颔首插言说:“那可能就是叶大侠的夫人,双剑无敌黛凤张云霞!”

凌壮志立即颔首说:“不错,正是她,后来她们母女约斗花花太岁……”

晋德大师一听花花太岁,不由寿眉一蹙,轻声一叹,感慨惋惜的说:“唉,黛凤张云霞,和叶大侠,原是一对美好眷属,只因有这个恶贼花花太岁以致闹得夫妇失和,一个失踪,一个隐居。”

凌壮志无心打听别人的私事,就是问,大师也不见得肯讲,因而继续说:“花花太岁人多势众,群起围攻她们母女,晚辈不得不现身相助……”

晋德大师一听,立即惊异的问:“你又将那些人悉数杀绝了?”

凌壮志俊面一红,立即摇摇头说:“没有,只杀了盘山三恶三人和一个獐头鼠脑的老道!”

晋德大师听了,只摇头。

宫紫云虽没说话,但她对叶小娟极注意,于是插言问:“你施展了赤阳掌所以才将引起叶小娟的注意。”

凌壮志未加思索,立即说:“不,我是用凤姑娘的寒玉宝扇当作兵刀。”

晋德大师目光一亮,似乎想起什么,不由急声问:“你已去过了石门?”

凌壮志立即颔首说:“前几天已经去过了。”

宫紫云冷冷的问:“那位凤姑娘也是女扮男装?”

凌壮志顿时惊觉宫紫云神色不悦,只得低声应了个是。

晋德大师也看出宫紫云的黛眉逐渐微蹙,于是,急忙转变话题问:“后来你怎知叶小娟就是击毙阮老庄主的那个白衫少年?”

凌壮志见宫紫云的娇靥上,刹那间已罩上一层寒霜,心中极为不安,因而说话特别提高了警惕,这时见问,只得含糊说:“是跛足道人前去找张云霞前辈,追问铁弓玉环晋宇田的死因,才知阮老庄主和晋宇田均是叶小娟击毙的。”

宫紫云冷冷一笑,说:“真怪,跛足道人对我和大师说铁弓玉环晋宇田是你杀的。”

凌壮志心情不安的额角已有些见汗,因为他看出娟师姊对他开始有些不满了,这时一听,立即解释说:“那是因为跛足道人已经知道了我会赤阳掌的缘故。”

宫紫云不解的问:“为什么?”

凌壮志说:“因为师父和他是好友,平素时常谈起跛足道人,所以小弟才向他打听师父的身世,由于师父被困洞中年月已久,四肢已残,衣着相貌,俱都无法辨认,加之小弟又说不出师父有何特征,是以跛足道人命小弟施展一两招向师父学习的武功,因而他才怀疑晋宇田是小弟击毙的。”

凌壮志一口气说完原因,宫紫云的粉面上,已挂满了泪水,父女天性,骨肉连心,听说自己的父亲惨遭残肢,禁锢至死,怎不悲痛慾绝。

宫紫云流着泪,哭声问:“师弟,你随我父亲学艺多久?”

凌壮志见宫紫云哭了,顿时想起禁锢十九年,突然死去的恩师,星目中也流下两行泪水,回答说:“五年!”

神色沉痛的晋德大师,本不愿打扰他们师姊弟的谈话,但,这时灵机一动,不由急声问:“除了昔年四恶魔的四种旷古绝学外,尊师生前另外尚传给你一些什么其他武功?”

凌壮志摇摇头说:“没有了,恩师说,有此四种武功,足可称霸天下。”

晋德大师感慨的摇摇头,说:“难怪自称百事通的跛足道人,也不知道尊师是谁了。”

凌壮志解释说:“恩师临终时,一再叮嘱晚辈,找到娟师姊时,即赴恒山凌霄庵……”

宫紫云也极希望尽早弄清自己的身世,因而不解的插言问:“到恒山凌霄庵去找谁?”

凌壮志略现难色,说:“恩师说,到了凌霄庵自然便知。”

宫紫云听了,感到万分失望,内心极为痛苦,想到自己悲惨迷离的身世,不由掩面哭了。

晋德大师发现宫紫云粉面逐渐苍白,顿时惊觉她重伤初愈,经不起过度刺激,因而劝阻说:“宫姑娘重伤初愈,尚未恢复正常,这些事还是等宫姑娘康复后再说吧!”

说着,转道望着惶急不安的凌壮志,继续说:“现在,既然知道了黛凤张云霞隐居在黄山天都峰上,老衲必须去看看她们母女两人,她们也是身世凄苦,遭遇坎坷的人。”

说着,即由毡垫上立起来。

凌壮志听晋德大师要去黄山,心中十分不安,继而一想,觉得大师去后也许对自己有利,谈起叶小娟的事,大师自会向她们解释自己的苦衷。

掩面哭泣的宫紫云,听到大师说要走,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失去亲长之感,不由放下双手,急忙和凌壮志同时站起身来,流着泪问:“大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晋德大师慈祥的呵呵一笑,亲切的说:“黄山事毕,我也要去一趟恒山,我们中途定会遇上。”

宫紫云黛眉一蹙,举袖拭了一下泪珠,担忧的说道:“此地距恒山,遥遥数千里,大师怎知我们走的是那个省份?”

晋德大师再度呵呵一笑,慈祥的说:“现在江湖上无人不知白衫少年凌壮志,你们现身何处,势必轰动当地武林,老衲自是不怕找不到你们,恐怕届时你们自己还要消声匿迹,避人耳目,那时老衲便无从追起了。”

说罢,又是一阵爽朗的愉快大笑,大步向洞口走去。

宫紫云,凌壮志,两人紧跟大师身后相送。

晋德大师来至洞口,仰首向上一看,峰壁上悬松突石,萝藤横生,于是望着凌壮志、宫紫云,慈祥地说:“老衲现在要去一趟黄山,然后即行北上追赶你们,最多旬日我们即可再会,现在老衲要先走一步了。”

“了”一字出口,大袖微拂,身形直向峰上如飞升去。

凌壮志、宫紫云一见,同时高呼:“大师慢行,恕晚辈不远送了。”

呼声甫落,那道飘飞上升的宽大灰影,一阵祥和哈哈大笑之后,瞬即消失在峰腰浮云斜松中。

凌壮志见宫紫云仍然望着峰腰的浮云发呆,绝世风华的娇靥上较之方才尤为苍白,两滴晶莹的泪珠,正由她那秋水般的凤目中滚下来,他心里即惶急又不安,不由关切地低声说:“娟师姊,进去吧,大师登上峰顶了。”

宫紫云闻声低下头来,温柔地望着凌壮志,轻颔螓首,举袖拭了一下泪珠,迳向洞中走去。

凌壮志紧紧跟在宫紫云身后,想到恩师的叮嘱,不知该如何照顾这位娟师姊,因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宫紫云走至床前,凌壮志殷切的扶她倒在床上,接着飘身取来绒毯,为宫紫云小心的盖在身上,顺手在怀中取出那片千年紫芝来,同时亲切的说:“娟师姊,将这些也食下去吧!”

说着,即将紫芝送至宫紫云的樱chún边。

宫紫云自觉伤的太重,真气一直不能凝固,因而也不推辞,感激的看了凌壮志一眼,立即张开了樱口。

紫芝一入口内,满腔生香,立即化为津液,顺喉流下,转瞬之间,丹田中立时升起一股阳和热流分窜四肢。

宫紫云知道紫芝的灵气已经开始流动,立即合上凤目,暗自行功,徐徐引导灵气运行。

凌壮志见娟师姊闭上了眼睛,立即摒息退出石室,将便菜食物放回鞍囊内,就在毡垫上调息起来。

由于疗伤过份消耗真力,加之又飞驰往返小镇,他的体力已极亏损,他没有感到疲惫的原因,正因为他骤然间找到了娟师姊,这是他一直认为绝难实现而永远不能让恩师瞑目泉下的事。

如今,他将把整个的心,所有的热情,无限关怀和敬爱,俱都集中在这位绝世风华,美如西子的娟师姊身上,他对宫紫云在卧虎庄房内,猝然点他的要穴,而一直耿耿于怀,潜在他心中的那丝恨意,早已烟消云散了。

他对宫紫云持有的这份热诚,并不是为了她国色天香的丽姿,而是基于恩师的叮嘱,和报答恩师五年来的教诲之恩。

他每当想到如此找娟娟的时候,他便想到了恩师的叮嘱——志儿,只要你善待娟儿,就是报答了我对你的恩惠,我就是死在泉下,亦当瞑目含笑了,同时,我也希望你和娟儿,彼此亲爱,相互照顾……

现在,他果真找到了娟师姊,也就是由恩师面许的妻子,尤其令他兴奋的是,还可以在妻子的酥胸上,学到称雄天下的绝世武功。

这时一经打坐调息,心里宁静,始知他的身心已极疲惫,几个周天之后,他才渐渐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凌壮志才睁开眼来,洞中已经昏暗,洞外景物已经模糊。

心中一惊,急忙望向石床,只见宫紫云依然仰面倒在床上,一双玉手,重叠放在颈下,那双寒潭秋水般的眸子,闪闪生辉,一直望着室顶发呆,似是正在沉思,微微起伏的酥胸,愈显得丰满了。

凌壮志一转首,宫紫云顿时惊觉,急忙由床上坐起来,愉快的一笑,说:“凌师弟,你这一觉好睡!”

说着,即由床上走下来。

凌壮志这时才发现宫紫云容光焕发,艳丽如前,神色间已没有一丝倦态,因而心中一喜,笑着问:“姊姊觉得是否已经复元了?”

宫紫云娇美地一笑,风趣地说:“有你这么慷慨的弟弟,怎能不复元得快?”

凌壮志见宫紫云神情愉快,心中极为高兴,这时听了她的赞美,俊面一红,也凑趣笑着说:“为了姊姊伤势早愈,一片千年紫芝算得了什么……”

宫紫云柔情睨了凌壮志一眼,立即笑着说:“这比挖目割股容易多了。”

凌壮志一听,俊面顿时通红,知道晋德大师将疗伤的经过,已一字不漏地向她说了,于是淡淡一笑,有意岔开话题的关切问:“姊姊恐怕早饿了吧!”

宫紫云妩媚的一笑,立即轻点螓首。

于是,两人取出午前的剩余便菜,相对坐在毡垫上吃起来,那份心情,有着说不出的愉快。

由于关系的明朗,宫紫云视凌壮志尤如自己的弟弟,她似乎在凌壮志的身上闻到了父亲的气息。

她对凌壮志杀了阮自芳和二十几个壮汉的事原极气忿,如今一字也不提了,但她对万绿萍仍时时记在心里。

于是,她接过凌壮志撕给她的一只鸡腿,笑着问道:“凌师弟,那天你和铁钩婆、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横生枝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