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六章 凌霄之门

作者:忆文

隐身树后的凌壮志听了三人的对话,心情极为沉痛,他知道事情愈来愈糟,尤其万绿萍,关注他的安危,在极端刺激之下,仍毫无一句怨言,这令他十分感动。 

他一手扶着树,一直望着铁钩婆劝慰着万绿萍继续前进,宫紫云的马影消失在官道的尽头,他才转身向乌骓走去。 

一阵徐风吹来,两颊匆生凉意,举手一摸,这才发觉两颊湿润,不知何时曾经流下两行泪水。 

他握起马缰,不禁一阵迟疑,低头沉思良久,才毅然飞身上马,一抖丝缰,直向西北茂林深处驰去。 

他知道这一连串发生的不快事件,宫紫云绝无法在乍然之间理解得开,追上她反而诸多不便,也许会争执起来。 

因而,他决心绕到宫紫云的先头前进,稍过一、二日,待宫紫云的情绪略微平静后,再和她见面,只要她肯听他解释,这些事不难获得她的谅解和同情。 

为了行动方便,乌骓马只有俟恒山事毕回来再归还了,他深信展氏兄妹和黄飞燕不致因此不满。 

心念间,双目突然一亮,乌骓马驰出林外,凌壮志游目看了一眼田野,直向数里外的一座小村上驰去。 

数里之遥一瞬间即到,小村十分简陋,仅有三、五户农家,村上几条野狗,看见飞驰而来的乌骓,俱都惊恐地狂吠两声,夹着尾巴跑了。 

凌壮志驰进小村,就在第一家竹篱门前停下马来。 

想是犬吠惊动了村人,凌壮志尚未向前叩门,篱院上房内,已颤颤巍巍地走出一个白发灰衣的老太婆来。 

接着,上房内,又跑出一个八、九岁的红衣小女孩。 

红衣小女孩,苹果脸,大眼睛,梳着两个小辫子,看来十分可爱,她未得老婆婆许可,一直跑到竹篱门前,极熟练地将门闩拉开了。 

凌壮志看了极高兴:心中的烦闷顿时全消,但他不便即行进入,先向着红衣小女孩亲切地笑了笑,接着又向老大婆恭声说:“老婆婆您好!” 

老太婆见小女孩打开了篱门,不但没有斥责,相反地慈祥地呵呵笑了,这时见凌壮志潇洒英俊,文质彬彬,态度恭谦有礼,立即笑呵呵地说:“这位小官人,可是要在寒舍歇歇?”

凌壮志听得心中一惊,他发觉这个农村的老太婆,不但谈吐不俗,听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但他不便问,立即恭谨地回答说:“是的,老婆婆,不知府上可否方便?” 

老太婆红润的老脸上,再度谦和地笑着说:“只要小官人不嫌寒舍简陋,尽管请进来。”

凌壮志颔首称谢,即将乌骓留放在院边不远的草地上,随着老婆婆向上房门前走去。 

前进中,游目一看,左右共有四间厢房,上房两端有夹道,似是通向后院,看情势老太婆的儿孙恐怕不止一人。 

进入上房,老太婆即请凌壮志上坐,并转身倒了一碗热茶。 

凌壮志略事谦逊,也就坐在客位上。 

老太婆似乎颇懂世故,既不问凌壮志的姓名来历,也不问他为何不走官道,却跑到小农村上来歇脚。 

红衣小女孩,立在老太婆的身边,一双灵活大眼睛,闪闪生辉,一直看着凌壮志吃茶,小手则不停的扭着老太婆的灰色褂子。 

凌壮志由于喜爱小女孩,不由笑着多看两眼,这一注意,心中不由暗吃一惊,他发觉这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至少已有了五年以上的内功火候。 

由于这一发现,心中暗自警惕,他断定坐在主位上,一直笑嘻嘻的老太婆,绝不是平凡的农村老妇。 

但觑目瞟了一眼老太婆,除了面色红润,又看不出是一位会武功的前辈人物,因而不禁有些迷惑。 

于是,放下手中茶碗,歉然恭声说:“由于坐马突然受惊,盲目狂奔,直到村前始停止,是以才前来打扰老婆婆……” 

老婆婆呵呵一笑,慈祥地说:“出门在外,同舟过渡,都是有缘的,何况你的马偏偏把你带到我这里,足见我们缘份深厚。” 

凌壮志一听,愈加肯定老太婆绝不是一般普通老妇,因而恭声问:“老婆婆贵姓?” 

老太婆笑声更爽朗了,接着愉快地说:“老身姓简,在这个小村上住了快二十年了,大儿子简维武,二儿子叫简维德,小儿子叫简维英,老大和老二都娶上了媳妇,老三还小,才二十岁!” 

说着,慈祥地拍着身边的小女孩,笑着说道:“喏,这丫头就是老大的女儿彩虹。” 

凌壮志见没谈到老公公,想必是已经去世了,因而不便再问,他对小女孩闪烁的眼神,十分注意,断定老太婆的几个儿子必然都是武林人物。 

蓦然,依在老太婆身边的小女孩,望着屋外的大眼睛突然一亮,举起小手指着篱门急声说:“奶奶,娘和婶婶由田里回来了。” 

凌壮志举目一看,只见一个穿蓝布衣服的中年妇人和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妇,正立在篱门外边,他知道,这就是老太婆的两个媳妇了。 

打量间,小女孩已跑去将篱门打开,两个妇人齐向上房走来。 

凌壮志这才看清楚,中年妇人三十余岁,温静端庄,少女柳眉秀目,是个标准的小家碧玉,根据两人闪耀的眼神,断定老太婆的两个媳妇,也都是身怀武技的妇人。 

为了早些得到休息,趁机立起身来,恭声问:“老婆婆可有一席之地,让小生暂息半日……” 

老太婆立即会意起身,亲切地笑着说:“请小官人随老身来。” 

于是,凌壮志跟在老太婆身后,走出房来。 

两个媳妇惊异地看了凌壮志一眼,即对老太婆恭谨地呼了声“婆婆”。 

老太婆立即慈祥地吩咐说:“今天有客人,你们快去准备饭吧!” 

凌壮志一听,立即推辞说:“老婆婆不必了,小生只要略事休息,尚须尽快赶路……”

老太婆未待凌壮志说完,立即以责备的口吻说:“赶路也不在一餐饭的工夫,你是有马的人,还怕赶不上宿头?” 

凌壮志见老太婆说得真诚,自是不便再说什么,即随老太婆走进左侧的一间小屋。 

老太婆一进房门,即谦逊的说:“这是老三的房子,小官人委屈着歇歇吧!” 

凌壮志游目一看,房子一明一暗,桌椅齐全,虽然俱是粗木家具,但却十分整洁,于是急忙说:“谢谢老婆婆,太好了。” 

老太婆笑一笑,示意凌壮志进内室休息,然后转身走出房去。 

凌壮志前来小村的目的,主要在恢复一夜奔驰的疲惫,同时,让郁闷不快的心情,得到片刻宁静。 

他走进内室,仅有一桌一椅,床前恰有一张方凳,他就在方凳上盘膝闭目,运功调息起来。 

但一连几日所发生的不快事情,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直到理出一些头绪来,他才朦胧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院中突然响起小女孩的欢呼声:“奶奶,小叔叔回来了。” 

接着,是老太婆的慈祥的声音:“英儿,你到上房来,你屋里有客人。” 

一个不太高兴的少年声音问:“娘,是谁?” 

老太婆似乎故作平淡地说:“一位过路的小官人。” 

凌壮志知道院中说话的少年,就是老太婆二十岁的小儿子简维英。 

简维英似乎无心再追问客人的来历,接着以颓丧的声调,不高兴地说:“娘,英儿在前面镇上遇到三阿姨和萍妹妹……” 

凌壮志对“萍妹妹”三字特别敏感,心中一动,不由暗问自己,心说:该不会是铁钩婆和万绿萍吧? 

蓦闻老太婆急声问:“你没有问她们为何没去莫干山吗?” 

凌壮志一听,惊得倏然睁开了眼睛,立即由方凳上跳下来。 

这时,他恍然大悟,说话的老太婆正是铁钩婆的结拜大姊姊,武功最高的铁鸠杖简大娘,听她问话的口气,想是刚由莫干山铁棒槌处回来。 

又听简维英忧郁地回答说:“英儿没问,因为萍妹妹神情愁苦,憔悴得都不像她了。”

简大娘似乎吃了一惊,立即惊异地问:“为什么?快过来对娘说清楚。” 

凌壮志对于简维英说些什么,非常关心,立即凝神静听,同时屏息走至窗前,恰好有一处窗纸裂了一道小缝。 

于是,急忙觑目一看,只见院中一个英挺俊拔的蓝衫少年,正向立在上房门前的简大娘走去。 

蓝衫少年,生得剑眉朗目,面如温玉,身材十分魁梧,看他骨格清秀,是个难得的练武人材。 

凌壮志觉得简维英俊拔威武,仪表不俗,除了缺少一些读书人的儒雅气质,他觉得简维英毫不逊于自己。 

简大娘一俟小儿子走至面前,立即又问了一句:“你妹妹可是害了重病?” 

简维英颓丧地摇摇头,忧郁地说:“三阿姨说是一个叫凌壮志的小子害的。” 

凌壮志一听,浑身不禁一战,不停暗呼万幸,方才如对简大娘报了姓名,少不得又是一场麻烦。 

简大娘红润的面色,立时大变,双目冷电一闪而逝,立即沉声问:“你可问清那个姓凌少年的衣着,相貌,多大年岁?” 

凌壮志一听,心情再度紧张起来。 

只见简维英有些懊恼地说:“可是萍妹妹不让三阿姨说,还口口声声否认,为那个凌壮志辩护。” 

简大娘听得霜眉一蹙,心中似有所悟,立即压低声音问:“英儿,你可将我已决定年前为你和萍丫头完成婚礼的事,告诉给你三阿姨和萍丫头?” 

凌壮志一听,只觉脑际轰然一声,几乎晕了过去,他不由暗暗叫苦,这些事,为何都让他一个人碰上了? 

他已经有了娟师姊,他绝不愿再让一个有为的少年简维英为此事痛苦终生,他要尽最大的努力,将他们的婚事撮合成功。 

在他认为,儿女间的情事,就像解决一件争纷那样容易。 

心念间,他看到简维英默然摇摇头。 

又见简大娘一脸慈爱关切之色地说:“英儿,你屋里有客人,快到我房里歇歇吧!” 

简维英顺从地点点头,迳向上房内走去。 

凌壮志觉得该走了,于是平定了一下心神,俊面含着微笑,从容地走出门来。 

简大娘正待转身进入上房,这时见凌壮志精神焕发,神色自若地含笑出来,立即一扫老脸上的愁容,笑呵呵地问:“小官人已经歇好了?” 

凌壮志看了白发如银的简大娘强展欢笑的神情,心里很难过,这位慈祥的前辈老太婆,为了爱儿的失意,不知老怀如何焦虑。 

但她仍能把不快竭尽可能地不带给客人,简大娘心地善良,由此可见,她媳妇的贤淑,儿子的恭顺,是凌壮志亲自目睹,像这样的忠厚家庭,怎能让它蒙上一层阴霾暗影? 

凌壮志觉得使简大娘家庭不快之人,几乎就是自己,在这一刹那,他内心的痛苦,实不亚于简大娘和简维英。 

心念电转间,倍极恭谨地恭声说:“谢谢老婆婆,小生体力已经恢复,现在必须尽快上道,老婆婆的盛情小生已经心领,改日有便,定再前来为老婆婆请安。” 

说话之间,进入上房的简维英,闻声又走出房来。 

想是由于心情不快,简大娘看了爱儿一眼,挽留之情便已没有方才殷切,但仍慈祥地呵呵笑着说:“小官人果真急于上路,老身便不强留了。” 

凌壮志又向简维英寒喧了几句,迳向篱门走去。 

简大娘领着小女孩,简维英随在老母亲身后,三人一同礼貌的相送。 

来至篱外的草地上,凌壮志伸手拉过啃食青草的黑马,转身望着简大娘和简维英,拱手朗声说:“老婆婆珍重,简兄珍重,厚情不言谢,愿我们后会有期。” 

简维英含笑注目,拱手相送,简大娘则慈祥地笑着说:“小官人太慢待了,暇时请来盘桓!” 

话声甫落,蓦见红衣小女孩倏然跳起来,高声嚷着说:“奶奶,我爹由石门回来了,我爹由石门回来了。” 

高声嚷着,如飞向南迎去。 

凌壮志心中一动,知道简大娘的长子简维武回来了。 

于是马上回头,只见一个身穿土布长衫的中年人,修眉入鬓,双目如星,嘴下蓄着短须,正由村外潇洒英挺地大步走来。 

简维英一见简维武,也愉快地举手高呼:“大哥,今天怎地有空回来?” 

简大娘也笑嘻嘻地望着自镇上回来的儿子。 

但步履匆匆的简维武,一见黑马上的凌壮志,面色大变,步速顿时加快,对欢呼扑向他身前的小女孩,看也不看一眼。 

凌壮志大吃一惊,心知不妙,简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凌霄之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