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七章 穹汉宝剑

作者:忆文

演至第八剑式,转首向前一看,不禁呆了,他发现由第八个人形剑式向前看剑式又自不同。 

这时,他再度领悟到其中精妙之处,就是这八个人形剑式,可正可反,两端的第一个人形,俱都是起始剑式。 

一经领悟,豁然贯通,他觉得当初刻绘这套剑法的异人,确已呕尽心血,绞尽脑汁,令他衷心佩服。 

剑魔乌衣狂生的太虚九剑一经施展开来,令你有收势不及之感,而对方人头已经落地之弊,面前石壁上的这套正反十六剑交手之际,除非你有心杀人,否则,只能将对方逼个手忙脚乱而已。 

凌壮志虽悟透了正反十六个剑式,并能熟练运用,但他仍解不开,起始剑尖所指的那个圆点是何用意。 

一阵罡风,吹来满殿雪层,两扇破门,摇晃不停,发出吱吱轧轧的怕人声音。 

凌壮志本能地回头一看,发现门下那堆青石前,正放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铁条。 

于是,飞身过去,伸手抓起,略一衡量,三尺有余,正是一柄长剑的长度。 

凌壮志心中一动,断定这根铁条,必是经常来此练剑那人的代用兵器。 

为了将这套剑法学到至精至微,决心用这根铁条演练几次。 

于是,回至第一式起始处,祛虑凝神,功贯右臂,真力直透铁条尖端,一声清叱,身形旋转如飞,手中铁条,幻起滚滚乌影,带起刺耳厉啸。 

一往一返,全部剑势练完,“喳”的一声轻响,铁条尖端,恰巧刺在起始式剑尖所指的圆点上。 

“轰隆”一声大响,圆点处的一方尺许石块,应声落在地上。 

凌壮志骤吃一惊,飞身暴退一丈,定睛一看,在尘烟飞扬中,石壁上已经现出一个尺许见方的石洞。 

洞内漆黑,隐约间,似是有一个黄影。 

凌壮志一定神,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小圆点,竟是练至精微一致,丝毫不差时的剑尖所指之处。 

看到洞内的黄影,他断定是一本秘笈或者是制图那人的身世记述。 

心念间,急步走至壁洞处,凝目一看,竟是一柄用黄绫剑套裹着的长剑,取出一看,足有二尺,分量较一般长剑为重。 

凌壮志有一套横霸武林的绝世剑法,唯一缺憾的是没有一柄锋利的好剑,这时长剑到手,知是一柄宝刃。 

于是,急忙退去黄绫剑套,手指刚一触及,绫布粉粉碎裂,剑套年月过久,已腐朽不堪了。 

细看剑鞘,外壳以白金制成,仅两个剑鞘箍上,嵌着四颗蚕豆大的鲜红宝石,银丝剑穗上,串着一颗核桃大的殷红珍珠。 

凌壮志双手微抖,心情激动,拇指一按哑簧,暴起一阵清越龙吟,右臂一扬,寒光飞洒,满殿生辉。 

正待举剑察看剑尖,蓦见那堆青石上,现出一个青面獠牙的红发人头。 

凌壮志这一惊非同小可,浑身一战,毛骨悚然大喝一声,飞身刺出一剑。 

一声怪嗥,红影如电,凌壮志的长剑尚未刺到,那人已腾空跃起,直落殿外。 

凌壮志急忙收敛慌急的心情,定睛一看,只见那人红发红袍,眼如寒星,两颗獠牙,暴露chún外,一蓬红须,尤为骇人。 

打量间,蓦闻那人嘿嘿一阵阴恻冷笑,低沉地说:“你这娃儿胆大包天,竟敢趁老夫不在之际,偷窥师门武学,窃盗师门宝刃,还不出来受死……” 

凌壮志见那人青面獠牙,在如此深更半夜,鸟兽绝迹的巅峰上出现,尚以为他是山魅鬼怪。 

这时,见他能发人言,胆气大壮,震耳一声厉喝:“闭嘴,你在暗中偷窥别人学艺,已违武林常规,还敢大言不惭诬谤别人窃盗宝刃……” 

青面红发人未待凌壮志说完,仰天一声厉笑,阴沉地怒声说:“你这娃儿好一张利嘴,你偷学先师的八招剑法,又盗去师门至宝,尚胆敢反噬老夫暗中偷窥,可谓卑恶至极。” 

凌壮志听他说八招剑法,不由冷冷一笑,轻蔑地说:“你说壁上的剑式共有八招,你可能说出这套剑法和八招剑式的各别名称?” 

青面红发人,接着目光一阵闪动,蓦然厉声说:“师门绝学,岂可任意宣告他人?” 

说着,又将音调放缓和些,表示无可奈何地说:“老夫本该杀你灭口,夺回师门武学,姑念你年轻无知,不为已甚,只要你交还师门至宝……宝剑,自毁一双眼睛,老夫便放你一条生路。” 

凌壮志一听,仰天一声大笑,声如龙吟虎啸,飘荡全峰,直上夜空,余音历久不绝,接着讥嘲地笑着问:“只要你能说出剑法名称,和这柄宝刃的来历,在下不但将剑给你,并且在下的生命也任由你摆布。” 

青面红发人听了凌壮志内力充沛的大笑,目闪惊急,神色却依然镇静,略微一顿,毅然说:“好,老夫说出来,谅你也不敢不将宝剑交出来。” 

说着,伸手一指凌壮志手中光华耀眼的宝剑,厉声说:“这是一柄银鞘红珠寒光剑,长三尺有三,刀有两面……” 

凌壮志一听,立即将剑举至面前,双目注定在剑柄上,看到上面有两个白金隶字——穹汉。 

就在他目光刚刚看到“穹汉”两字的同时,一阵劲风,倏然已至面前。 

凌壮志心中一惊,只见青面红发人伸张右手,五指如钩,闪电抓来。 

于是,一声大喝,横飘五尺,手中穹汉剑,一招人形剑法的第三式顺势挥出,幻出一道弧形匹练,猛扫对方的中盘。 

青面红发人对这招剑式极为熟悉,身形一晃,已经闪开。 

凌壮志一声怒哼,再演第六式,穹汉剑翻滚如银龙,挟着丝丝剑啸,再向对方攻去。 

青面红发人哈哈一笑,得意而轻蔑地说:“班门弄斧黉门卖文,你再不识趣放下寒光剑,老夫就要你血溅当地了。” 

说话之间,挥动双拳,竟在剑隙中企图抢攻。 

凌壮志一见,又羞又怒,自觉下山以来,绝无敌手,今夜竟然自己持剑,而让对方一双肉掌抢攻。 

继而一想,顿时大悟,一声怒哼,剑式立变,疾演反式八剑,一经施展,青面红发人立被逼得手忙脚乱。 

青面红发人大惊失色,怪噑连声,明明是他习过的第七剑,应该向左闪,但身形尚未到达,宝剑已在身先。 

于是,心慌意乱,不知立身何处安全,只觉周近俱是剑光,泛起刺骨阴寒。 

凌壮志见青面红发人尚不知遇难而退,心头不禁火起,一声大喝,倏变正式第四剑,震腕一绕,猛点对方喉间。 

青面红发人似未料到,惊嗥一声,仰身猛向后倒。 

就在凌壮志宝剑点到,那人仰面倒向身后的同时,寒光闪处,一颗红发人头,倏然飘落下来。 

凌壮志无心杀死那人,故而骤然吃了一惊,于是急刹冲势,定睛一看,谁知,那人再度一声惊呼,竟然挺腰又站起身来。 

只见那人生着一张马脸,头发已斑白,三角眼内,正闪烁着惊急怨毒的冷焰,掉在地上的竟是一具红发假面。 

凌壮志一定神,不由沉声说:“偌大年纪,还装魔扮鬼,以此吓人,定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马脸斑发老人,三角眼一瞪,厉声说:“小辈休逞口舌之利,快将师门宝剑还给老夫,也许老夫给你一个全尸。”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剑眉一竖,怒声说:“你这老狗,胆敢谎言骗人,今夜在下不说破,谅你终身也不知情,墙上八个人形剑式,共计正反一十六剑,你谎称这柄宝刀是寒光,而剑柄的两个金字却是‘穹汉’,你身为师门弟子,哪有不知师门武学和剑名的道理……”

话未说完,蓦见马脸斑发老人一声厉喝,飞身扑来,同时切齿恨声说:“小辈闭嘴,竟敢教训起老夫来了。” 

厉喝声中,反手在大红袍内撤出两柄银光闪闪的精致判官笔来,双手飞舞,猛砸凌壮志的天灵和肩井。 

凌壮志见对方的兵刃是一对亮银判官笔,心中不禁一动,顿时想起那天晋德大师在马鞍山洞中畅谈武林奇人异事时,曾经特别指出,普天之下,只有叶小娟的父亲朱腕银笔叶大侠一人使用的兵刃,是一对精致的亮银判官笔。 

如今,对方马脸老人也使用的是一对银笔,莫非这人就是失踪一十九年的朱腕银笔叶天良? 

心念电转,横飘一丈,同时厉声说:“你是何人,快些报上名来。” 

马脸斑发老人双笔走空,心中怒火愈炽,一声怒哼,飞身再扑凌壮志,同时,切齿恨声说:“老夫青面红袍钉心判……” 

话未说完,身形已至凌壮志面前,双笔一分,迳取凌壮志的小腹丹田。 

凌壮志见对方不是叶大侠,心中顿无疑虑,身形一旋,再度让开,故意冒声问道:“你既然不是叶大侠,为何使用他的一双银笔?” 

如此一问,青面红袍钉心判大吃一惊,面色立变,倏然刹住身形,一双三角眼惊异地望着凌壮志,久久,才疑惑地问:“小子,你怎地识得老夫手中的这对亮银笔是叶天良那老狗的兵刃?” 

凌壮志心中一动,故意仰天一声大笑,傲然朗声说:“在下当年曾与叶大侠有数面之缘,岂能不识得他的成名兵器……” 

青面红袍钉心判未待凌壮志说完,震耳一声大喝:“小辈闭嘴,竟胆敢戏弄老夫,你今年多大年纪?” 

大喝声中,飞舞双笔,幻起一片银光笔影,向着凌壮志滚滚罩来。 

凌壮志断定青面红袍钉心判,必然知道叶大侠的生死存亡和行踪,如果能在他的口中探出一些真实消息,将来见到双剑无敌黛凤张云霞和叶小娟,也好因此了结那段嫌怨。 

心念一定,飞身闪开,同时朗声说:“钉心判,不管在下究竟多大年纪,这与你毫不发生关系,只要你对叶大侠的生死行踪,是否尚在人间,你如何得到他的银笔说出来,在下愿将获得的这柄宝剑相赠与你……” 

青面红袍钉心判一听,立即发出一阵阴沉轻蔑的哈哈大笑,同时望定凌壮志,讥嘲地朗声说:“愚蠢无知的小辈,你想在老夫的口里骗出叶天良那老狗的行踪消息吗?哈哈,那不啻是白日做梦……”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剑眉一竖,厉声大喝:“到时不怕你不说。” 

大喝声中,挺腕振剑,一招剑魔太虚九剑中的“银虹乍现”,幻起千百银锋,直向青面红袍钉心判罩去。 

钉心判大吃一惊,顿时不知身在何处,这才知道面前白衫少年不是平庸之辈,于是身形一闪,横飘八尺。 

凌壮志岂肯放松,怒哼一声,如形附影,对方双脚尚未立稳,他已先行到达钉心判的身后。 

钉心判这一惊非同小可,噑叫一声,正待再躲,蓦觉一阵刺骨寒气,已抵在腰后脊上,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是久经大战,心地阴险的老手,知道对方剑尖已抵在腰上,只要自己略微一动,便休想活命。 

于是,他强抑心中的惊恐,故作镇静地望着身后,佯装忿怒地大声说道:“小辈,要杀要剐,任凭于你,何必这样捉弄老夫。” 

问话之间,神色惊恐地侧首望着身后。 

凌壮志用剑抵住钉心判的后腰,目的在逼他说出叶天良叶大侠的生死下落,这时见他色厉内荏地明知故问,不由冷冷一笑,说:“要想活命就快些说出,你得到叶大侠这双银笔的详细经过,否则,哼,如有一句不实,可别怨在下手辣心狠。” 

说着,手中穹汉剑,略微挺进半分,剑尖立透衣内。 

青面红袍钉心判立觉阴寒刺骨,不由浑身一战,但他知道了凌壮志的目的,反而态度强硬地大声说:“你这样胁迫老夫,手段可卑,老夫宁死不屈。” 

凌壮志见钉心判态度强硬,只得一收长剑,冷冷地说:“谅你不说出也逃不出这座破殿。” 

说着,缓步绕至钉心判面前一丈之处,横剑卓立,目光注定他那张忽青匆白的马脸。 

钉心判一向自恃轻功卓绝,但看了凌壮志的奇功身法,自知要想趁机逃走,似是绝不可能了。 

于是,三角眼怨毒地望了凌壮志一眼,也冷冷地说:“你要老夫说什么?” 

凌壮志见钉心判装糊涂,心中不由暗暗生气,因而大声地说:“要你说出当年朱腕银笔叶大侠的生死下落,和你得到他这对精致银笔的经过。” 

钉心判一听,三角眼狡狯地一阵闪动,似是有难言之隐,又似在构想说词。 

凌壮志一见,双眉微剔,厉声警告说:“钉心判,我郑重向你提出警告,你休想捏造故事,叶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穹汉宝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