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八章 师门之故

作者:忆文

白发道姑似乎非常关心凌壮志和娟师姊,因而,一俟凌壮志坐好,立即有些兴奋、激动,而凤目却含着泪水亲切地问:“你是怎样找到你娟师姊的?” 

问话之间,凤目中泪光闪动,但她的chún角上,却挂着一丝慈祥而欣慰的笑。 

凌壮志见白发道姑第一句便问娟师姊而不问恩师何时去世,因而断定她与娟师姊间的关系,较之与恩师尤为密切。 

但这时他已无暇去深思这个问题,急忙微一欠身,恭声说:“弟子下山的第二天,便在卧虎庄金刀毒燕阮陵泰的后花园中遇到娟师姊……” 

白发道姑面色一变,不由急声问:“她可是前去为她父亲报仇?不知她怎地知道阮陵泰那老贼就是残害她父亲的仇人?” 

说之话间,略显苍白的秀丽面庞上,充满了惊异、欣慰,和悲戚的混合神色。 

凌壮志摇摇头,继续说:“不,在卧虎庄的后花园内,那时娟师姊正在精致小阁上抚琴……” 

话未说完,白发道姑面色大变,脱口一声轻啊,不由忿怒地颤声问:“她……她怎地和那老贼住在一起?照你这样说来,她定是个丝毫不懂武功的弱女?” 

说话之间,满脸悲忿,也充满了失望之色。 

凌壮志立即分辨说:“不,娟师姊不但武功高绝,并且机智过人……” 

于是,他即将与铁钩婆、万绿萍入卧虎庄的事,逐一详细叙述过,说到另一白衫少年将阮陵泰击毙时,白发道姑忍不住惊异地插言问:“竟有这等事?你可查出那个白衫少年是谁?” 

凌壮志这时已知道了自己的授艺恩师,就是失踪一十九年的朱腕银笔叶天良,因而恭谨地颔首说:“弟子已经查出来,就是恩师的女儿叶小娟。” 

白发道姑一听,不由瞪大了眼睛,惊异地失声问:“你说什么?” 

凌壮志看了白发道姑过分吃惊的神情,心知有异,即将在黄山天都峰发现叶小娟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白发道姑听了凌壮志为了证实叶小娟是否就是娟师姊时,曾经点晕叶小娟察看她的酥胸一事,仅黯然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表示。 

但她对凌壮志如何发现宫紫云就是娟娟的事非常注意,因而一俟凌壮志说完,立即迫不急待地问:“你是怎样证实你师姊的身分的?” 

凌壮志即将至马鞍山羡仙宫杀女婬贼金艳娘,遇晋德大师和宫紫云,不慎中了绽舌牛毛透心针昏倒于地,复至南峰疗伤,发现胸前暗记的事又说了一遍。 

为了叙述怎地知道金艳娘隐居在马鞍山,只得将展伟凤赠扇,复至石门镇遇展伟明等事告诉白发道姑。 

白发道姑听了这些曲折凑巧的事实,似是已明白了凌壮志和宫紫云何以闹气的原因,于是,霜眉一蹙,问:“你娟师姊可是因此与你闹气?” 

凌壮志俊面一红,只得羞愧的嗫嚅着又说出与秦香苓的一段事情,加之遇薛鹏辉的不可理喻,与浑猛憨傻的展伟明直呼妹夫,以及中途巧遇铁钩婆母女等造成宫紫云忿然离开他的原因。 

白发道姑听了凌壮志这番补充,如霜白的修眉早已蹙在一起,脸上忧郁之色,显得愈浓重了。 

凌壮志不敢多言,只是满腹委屈,一脸痛苦的垂首端坐在蒲团上。 

久久,白发道姑才眉头略展,黯然摇摇头,接着平静的说:“你没有作错,你是个很好的孩子,也许你娟师姊尚不能了解你的苦衷,也许她太喜欢你了,因而,忍受不起这多美丽的少女,夺走她唯一心爱的师弟,也是她心爱的丈夫,终身的伴侣。” 

凌壮志一听,立即正色激动的表白他的心迹,说:“前辈,弟子对娟师姊的一颗心,惟天可表,弟子将来如有违背师命,辜负娟师姊,天神共鉴……” 

白发道姑未待凌壮志说完,急忙摇手阻止他说下去,同时,在她忧郁秀丽的面庞上,立即浮上一丝欣慰慈祥的微笑,她亲切地说:“你的确是个好孩子,这些话你娟师姊听了定极欢欣。不过,世事不可预卜,凡事必听天命,丝毫勉强不得。” 

说着,一挥手,又催促说:“快去庵门接你娟姊来见我,这两天前来我处听道的本庵弟子们,个个神色似有隐忧,我断定庵中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是你娟师姊早到了。” 

凌壮志一听娟师姊早到了,不由恭声应是,急忙由蒲团上立起来,但他对峰顶上的废墟,感到十分迷惑,因而不解地问:“前辈,峰顶上的那片残塌寺院……” 

白发道姑立时会意,因而解释说:“那是百年前的凌霄庵,至于峰上凌霄庵惨变的经过,俟你娟师姊来后,我自会讲给你们听。” 

凌壮志恭声应是,深深一揖到地,将银笔放好在蒲团上,辞过白发道姑,转身走出屋外。

前进尚不足一尺,蓦闻白发道姑叮嘱说:“见到你娟师姊时,切不可立即告诉她你师父的真实身世。” 

凌壮志停步转身,恭谨地望着石屋内的白发道姑再度颔首应是后,继续向竹林外走去。

这是一件极离奇、极坎坷复杂的人间悲剧,凌壮志在此兴奋、激动、惊喜而又紊乱的心情下,他虽有超人的智慧,也难理出这中间的迷离头绪。 

这时,他只是一心想见到分别多日的娟师姊,并尽快地知道恩师过去的坎坷遭遇。 

他快步走出翠竹林,举目一望,雄伟的庵院,巍峨的殿脊,尚在数百丈外的云松间,于是,展开轻功,直向庵院驰去。 

绕至右墙角,视线突然广阔,始知凌吞庵是建筑在谷底斜坡上,三进大殿形成梯次下降。

他走上门阶,举目一看,只见十数丈外的巍峨大殿内,金碧辉煌,佛幔分垂,香烟氲氤缭绕,百盏琉璃油灯齐明,无数灰衣尼姑捧着经卷,正由大殿内肃静地走出来。 

这些尼姑中,有老、有少也有中年。老年尼姑,多披朱红袈裟,中年的多披橙黄,年轻的尼姑中,仅有少数几人着淡黄袈裟。 

看她们这样肃静有序地走出大殿,分向左右檐下角门走去的情形,知道她们晨课刚刚完毕,正在纷纷离去。 

凌壮志心中不但对凌霄庵感到无比亲切,就是对大殿内肃静走出来的老少三代尼姑,也同样地感到无比亲切。 

蓦闻一声沉喝,迳由大殿内传出来:“还不快些退下去。” 

所有神情痴呆的年轻尼姑一听,俱都大吃一惊,同时,个个羞急垂头,双颊绋红,急忙向大殿左右角门走去。 

就在所有年轻尼姑纷纷走避的同时,大殿上数位橙黄袈裟的中年尼姑,拥着三位朱红袈裟的老尼姑出来。 

三个老尼姑,个个面带愠色,目光尚尚地望着凌壮志,十数中年尼姑,俱都满面怒容,一脸不屑之色。 

凌壮志看得心头一震,他不知道犯了什么清规,因而急忙停止脚步,惊异地望着来势汹汹的三个老尼姑。 

这时,整个凌霄庵一片寂静,大殿左右角门下,围满了面目姣好的年轻尼姑,俱都惊异地望着殿前,个个目闪惊急,似乎都在为那个白衫佩剑的英俊少年担心,因为她们武功高强的三位掌殿,六大执掌和四大监院,势必要严惩那个少年。 

十数中年尼姑和三位掌殿老尼,俱都在凌壮志身前七步处有次序地排列站好,由正中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尼姑首先宣了声佛号,接着怒容沉声说:“本庵位此绝峰深谷,早与外界隔绝,施主等近日三番五次来干扰本庵清静,秽言调戏本庵弟子,如今小施王又佩剑而入,目光闪烁,嘴哂情笑,心存邪念……” 

凌壮志恭谦而立,听得只皱眉头,愈听愈不堪入耳,愈听愈弄不清怎么回事,只得拱手一揖,同时谦和地说:“小生凌壮志,江南金陵人,万里前来贵庵探询先师故人,老师太且莫误会,小生这厢有礼了。” 

说罢,躬身一揖,深深到地。 

三个老尼姑听得慈眉微蹙,十数中年尼姑个个相互觑视,拥挤在左右角门的年轻尼姑们俱都窃窃私议。 

正中老尼姑看了左右两个老尼姑一眼,神色略显缓和地问:“小施主意慾探询的尊师故人,不知是本庵哪一位?” 

凌壮志顿时语塞,他没想到老尼姑有此一问,这时又不便说出庵后竹林石屋内的白发道姑,因而,略一迟疑,恭声回答说:“先师故人,小生已经访到,现在特来向师太请问,近一两日可有一位身穿紫裳,背插长剑的少女,前来贵庵访人?” 

三个老尼姑见凌壮志回答迟疑,闪烁言词,误以为他捏造事实,因而,俱都冷冷地摇摇头。 

凌壮志满腔亲切的热情,却遭到如此冰冷的待遇,心中不禁有气。 

但看了三位老尼姑俱都慈眉善目,面带祥和,又不像是刁钻难缠的人物,因而不便发作,只得再度恭声问:“既然三位师太没有看到,想必是娟师姊尚未到达,小生就在贵庵等上一日半日……” 

右边瘦削的老尼姑,未待凌壮志说完,立即拒绝说:“本庵与世隔绝,从不留客庵内,加之近日时有不肖之徒前来生事,愈加不便接待男宾,小施主如要等候令师姊,就至山门以外等吧。” 

凌壮志听了老尼姑的话,再和庵后石屋的白发道姑的话加以对照,知道这三个老尼姑确有苦衷,只得谦和地说:“既然如此,小生就至山门外等候,方才冒昧进庵,失礼之处,尚请三位师太见谅。” 

说罢,躬身一揖,转身向山门走去,头也不回一回。 

来至山门以外,沿着宽大石道前进,走至数丈外的松树前沿,即在路旁置有石凳的一株巨松下停下身来。 

凌壮志独自一人坐在石凳上,两手抚摸着白金剑鞘,和银丝剑穗上的那颗鲜红艳丽的大珍珠。 

他想到由昨夜到现在,这一连串的奇巧遭遇,实在令人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他记得恩师临终时,曾说到达凌霄庵,自会找到深悉他身世的人。 

如今果然找到了那位白发道姑,难道恩师能未卜先知? 

他又想到峰巅残塌大殿石壁上的人形剑法和佩在腰间的穹汉剑,这些问题,只有问那位白发道姑前辈才能知道了。 

根据白发道姑的神态言语看来,她与恩师叶天良间,必有一段不平凡的关系,而她那份关心娟师姊的情义,尤令他颇费思解。 

一想到娟师姊,高雅娴静、国色天香的宫紫云的倩影,便立即浮上他的脑际,因而,他忍不住焦急地立起身来,游目四盼。 

转首一看,双目倏然一亮,修长的剑眉,立时蹙在一起了。 

只见三个劲装中年人,俱都腰插一对精钢判官笔,正沿着右前墙,向着庵门健步走去。

打量间,三人已到庵门前,他们相互递了一个婬邪眼神,迳自走了进去。 

凌壮志看罢,心中会意,嘴角立即掠过一丝冷笑,于是,手抚剑柄,英挺潇洒地也向山门走去。 

方才那三个老尼姑和十数执事监院,似乎早知三个恶汉必来,这时一见三人入门,立即由大殿内满面怒容地迎出来。 

三个劲装恶汉一见十数尼姑迎出来,立即彼此相互一笑,神情充满邪恶之色,随之一字横立在宽大甬道上。 

三位老尼姑和十数执事监院等人也依序立好,依然由正中霜眉覆目的老尼姑,沉声说:“三位施主,一再前来本庵胡缠,未经许可,到处走动,并秽言调戏本庵弟子,贫尼虽苦口相劝,三位依然去而复返,今日贫尼等,万万不能放三位施主进去。” 

三个恶汉一听,立时相互看了一眼,接着仰天发出一阵轻蔑的哈哈狂笑,三人同时纵声大笑,声势也极可观,顿时震得殿檐积尘飘落,十数尼姑变颜变色,一群年轻尼姑纷纷在大殿角门内,惊急探首外看。 

凌壮志立在山门一角,看了秀眉一蹙,心中虽然有气,觉得这时尚不宜插手,多事有时反遭人讥。 

三个恶汉之中,以黑脸秃眉,一脸横飞胡子的那人内功较为深厚,其次是肚大如鼓和那个银缎劲装白面孔的青年。 

正中黑脸秃眉的恶汉,首先敛笑,轻蔑地朗声说:“大爷飞胡子判官,在黑道闯了二十年,一向随心所慾,从没有人敢阻拦大爷的好事。” 

左边肚大如鼓的恶汉,也敛笑朗声说:“二爷大肚子判官,今日硬是要进去乐上一乐。”

右边白面孔的恶汉,小眼一瞪,也傲然说:“三爷银点子判官,今日定要进去选最漂亮的一个。” 

十数尼姑一听,俱都气得面色发白,拥挤在大殿角门的年轻尼姑们个个惶急,大惊失色,三个面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师门之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