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十九章 巧得神功

作者:忆文

来至室门,方才和飞胡子判官三人交手的三个身披淡黄色袈裟的年轻尼姑,俱都抱剑立于门外。 

三个年轻尼姑一见凌壮志从容的走出来,俱都扣剑躬身,齐声低呼道:“凌师叔!” 

凌壮志年纪轻轻的被这些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年轻尼姑称师叔,乍然听来,总觉得有些不自然,在心理上,似乎突然老了二三十岁。 

对方既然如此称呼,只得肃穆谦和地颔首还礼。 

其中两个年轻尼姑,立即抱剑头前带路,其余两人和明慧则跟在凌壮志身后,直向大雄宝殿方向走去。 

绕过宽广巍峨的大雄宝殿,地势逐渐上升,俱是宽大青石台阶,左右共有六座红砖朱漆院门。 

进入正中另一座高大门楼,七八丈外,即是第二座大佛殿,殿的形式较小,雄伟气势远不如大雄宝殿。 

凌壮志前进中,一直低头沉思,他无心去看这座工程浩大的庵院,脚下只是跟着前面两个尼姑的身影,一步一趋地登着宽大石阶。 

匡然一声,第三击巨钟又响了。 

再向前看,双目倏然一亮,只见数百级台阶之上,雄峙一座金瓦朱墙,形如庞大客厅的大佛殿,殿前正面的门,全部敞开了。 

令凌壮志惊异的不是第三座大殿,而是距大殿二十余阶的平台处,有四尊金光闪闪的高大神像。 

这时,日近正午艳阳直射,四尊高大金神,金光刺目,加之距离又远,无法看清是神是佛。 

再前进数十级,凌壮志心中一动,他已能凝目看清那四尊金神,竟是戍守南天门,驱妖降魔的四大天将。 

四大天将威武慑人,有的托塔,有的持戟,四人有四个不同姿势,俱都飞眉怒目,做着攻击之势。 

凌壮志天姿绝顶,悟性超人,他远远一见这四座金神,便立即悟出这是四招旷古凌今的绝学。 

前进中,他细心参研,依序推演,去掉四大天将手中的兵刃,发现这四个姿势循环相连,可掌可拳,是四招威力无比的绝世掌法。 

一经参透,恍然大悟,白发前辈后殿公审的目的,原是要借此让他获得一套威势奇猛的掌法。 

他断定这四招掌法,即使是凌霄庵的三位师太也未必已经悟出来,当然,白发道姑如此做的原因,也在试探他是否有这份机缘。 

来至近前一看,四尊金神有一丈二尺多高,头如巴斗,手似蒲扇,口如血盆,眼似铜铃,十分吓人。 

登上三殿台阶,四个年轻尼姑同时转身,齐向大殿前檐走去。 

凌壮志举目一看,殿内正中一张高约五尺的檀木大床,白发道姑神情肃穆,盘膝坐在一张厚厚的黄绫大蒲团上面。 

三位师太,四大监院,和五位执事,分别在床前的十数大椅上,其中一张大椅无人,想必是身后明慧大师的座位。 

在分列大椅的尽头,有两个方桌,上放笔墨纸砚,桌后,分别坐着一个担任笔记的尼姑。

在左右大椅的后面,整齐地盘坐着三百余名尼姑,俱都神情凝重地望着殿外的凌壮志。

打量间,蓦闻四个年轻尼姑同时恭谨朗声说:“启禀师祖,凌师叔带到。” 

四人报告完毕,恭身静立,听候指示 

这时,整个大殿虽有数百人,但静得无一丝声音,空气低压得令人感到有些窒息,相互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白发道姑缓缓睁开眼睛,看也不看凌壮志一眼,接着深沉地说:“带上来。” 

说罢,再度合上凤目。 

四个年轻尼姑扣剑恭声应是,立即退至凌壮志身侧,四人拥着凌壮志即向殿内走去。 

这时,明慧早已归座,大殿内静得落针可闻,数百尼姑惊急的目光闪烁不停。 

凌壮志被拥至距檀床七尺处,四个年轻尼姑立即退至左右笔记书桌的外边,抱剑恭立。

三位师太霜眉微蹙,神色凝重,四大监院,五位执事,在肃穆的神态间,尚含有一丝迷惑。 

凌壮志恭身下跪,俯伏在地,恭声说:“弟子凌壮志,叩见前辈。” 

白发道姑倏睁双目,冷电闪烁,神色深沉地怒声问:“凌壮志,你可知罪?” 

凌壮志不敢说不知,只得恭声说:“弟子知罪。” 

白发道姑立即转首对了尘师太问:“请师太查查看,违抗师门尊长命令,玷污佛门静地者,如何处置?” 

了尘师太恭身立起,合什恭声说:“贫尼有下情恭禀庵主。” 

白发道姑怒容略展,颔首说:“师太请讲。” 

了尘师太叙述说:“根据本庵清规律罪,违背庵主命令,不听制止者,视同叛徒,应即处死。” 

凌壮志听得心头一震,他确没想到,一个尼姑庵,居然有如此严厉的刑章。 

又听了尘师太继续说:“至于侮藐佛祖,污秽圣地,应处死刑或监禁终生,一经触犯,不必公审,当即执行。” 

凌壮志一听,再度吓了一跳,他觉得凌霄庵的清规律条,较之武林各大门派,尤要严厉几分。 

当然,他不会知道这条清规细则中,包括有庵中弟子与人通姦调情或同性相恋等情事在内。 

又听了尘师太继续说:“凌小侠虽为庵主俗家师门弟子,确曾犯有不听尊长制止之罪,但却不适合本庵清规条例,如照武林各大门派而言,据贫尼所知,派规最严者莫过于武当、少林、峨嵋、昆仑等派,其违犯上述条例者,轻者逐出门墙,重者收回所授武功,当不致取其性命。” 

说此一顿,慈眉看了一眼全殿数百尼姑,继续说:“至于玷污佛门静地一事,凌小侠乃基于义忿挺身而出,拔剑相助,为本庵解危除害,理应视为本庵救星,怎可再加诸其罪?贫尼不愿,诸监院、执事和数百弟子亦不愿也。” 

白发道姑微合双目,缓缓颔首,似觉言中有可取之处。 

了空师太性情较急,未待白发道姑许可,便起身直接口说道:“庵主因在庵后清修,不知近日情形,这三个孽障,每晨必来纠缠,胡言乱语,肆无忌惮,如此狂徒,正该及时超度,免得今后害人,吾佛有灵,才冥冥中招来凌小侠代佛降魔,怎可再加罪代天行道之人?” 

白发道姑神色逐渐缓和,不停地微微颔首。 

了凡师太也合什恭声说:“两位师姐之言,恭请庵主三思。” 

白发道姑神色凝重,缓缓睁开眼睛,肃容看了一眼左右数百尼姑。 

所有尼姑立即欠身合什,齐声高呼:“恭请庵主三思。” 

白发道姑霜眉一蹙,面现难色,目注三位师太,和声地问道:“以三位师太之见……”

三位老师太同时恭声说:“略施薄惩,予以忏侮之机。” 

白发道姑赞同地微一颔首,接着目注伏跪在地的凌壮志,怒声斥责:“本应将你重责,念及你年轻无知,三位师太讲情,特给你一个悔悟之机,今后如有再犯,两罪加并处分,还不谢过三位师太。” 

凌壮志跪了几乎半个时辰,虽然双膝有些酸痛,但想到因此获得一套威力无比的绝世掌法,这些委屈,已毫不觉得了。 

这时听白发道姑最后一声沉喝,立即叩首恭声说:“多谢三位师太!” 

三位老师太的红润面庞上,俱都绽着慈祥的微笑,同时合什还礼。 

白发道姑继续沉声说:“将凌壮志押至禁院监禁,随时听命庵后石庐听道。” 

肃立两侧的四个年轻尼姑,立即恭声应是,抱剑向凌壮志走去。 

凌壮志立即向白发道姑叩头恭声说:“谢前辈宽恕之恩。” 

说罢立起,垂首躬身,随着四个抱剑的年轻尼姑,直向殿外走去。 

来至殿外,凌壮志特意细心观察十数级下四大天将的背后身形掌式,并慎重的一一默记心中。 

绕过殿角,穿过一片精舍,即到一座独院门前。 

凌壮志定睛细看,只见墙高门大,粗笨简陋,一望而知即是专为监禁庵中弟子专用的禁院。 

其中一个年轻尼姑急步登上台阶,伸手在门上拍了两下,门内立即传出一阵急急奔跑的杂乱脚步声。 

呀然一声,院门开了,开门的竟是两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光头小沙尼。 

两个小沙尼一身黑衣,胖胖的小脸,像一对熟透的大苹果,一双乌黑大眼睛,望着门外的凌壮志发愣。 

叩门的年轻尼姑,立即催促说:“快去打开执事监院级的禁房。” 

一个较高一些小沙尼,立即转身奔了回去。 

凌壮志举步走进院门,游目一看,院落宽大,青石铺地,除了正中一大间,左右各一小间石屋外,院中冷冷清清,既无花草也无树木。 

这时小沙尼已将正中一间房门推开了,凌壮志也不言语,迳自走进门内。 

门内粗桌木椅,右间一张大床,上有整洁的被褥,前窗一张书桌,上置笔砚经书,除此再没有什么了。 

凌壮志知道这就是监禁他的所在,看罢,立即坐在木椅上。 

四个年轻尼姑,进屋同时收剑入鞘,其中一个年轻尼姑立即对两个一脸迷惑,充满了惊异神色的小沙尼,沉声说:“还不快些上前叩见师叔祖。” 

凌壮志一听,顿时一愣,转瞬之间,又升了一级师叔祖,这令他真有些疑惑,自己是否已经是个白胡子老头。 

心念间,两个小沙尼,早已趴在地上叩头,同时恭声轻呼:“光明、飞明,给师叔祖叩头。” 

凌壮志内心尴尬,表面沉着,也学着老人的动作,哈哈一笑,作出亲切慈祥的表情,同时笑着说:“起来,起来,不必多礼。” 

说着,欠身伸手,作着慾扶之势,两个小沙尼遵命立起身来。 

四个貌美的年轻尼姑一见凌壮志小人学着老头样,不由相互看了一眼,闭着小嘴笑了。

凌壮志顿时发觉,不由俊面通红。 

蓦然,人影闪处,四个美貌年轻尼姑同时齐声低呼:“慧安、慧焚、慧音、慧律叩见凌师叔。” 

凌壮志心中一惊,颇觉不安,但想到方才四人的动嘴轻笑,立即依样老大自恃地笑着说:“不必多礼,你四人也起来吧!” 

说话之间,依然端坐,并无慾扶之意。 

四位年轻貌美的尼姑,俱都较凌壮志大二三岁,这时见凌壮志大剌剌地端坐不动,心中不禁有意刁难地齐声要求说:“凌师叔武功高绝,技艺超群,弟子等也要学成像凌师叔这样惊人的武功,希望凌师叔多多栽培。” 

凌壮志绝顶聪明,早已看出慧安四人的心意,因而索性老气横秋地哈哈一笑,傲然说:“你等有心学好技艺,精神实在可嘉,只要你们悟性高,天赋够,师叔绝不吝啬,自会倾囊相授。” 

说罢,又是一阵倚老卖老地哈哈大笑。 

慧安四人平素也是极高傲的人,听了凌壮志“悟性高,天赋够”的话,个个心中不服,大有凌壮志瞧不起她们之慨。 

想起他们四人,身披淡黄袈裟,乃数百三代弟子选出资格最佳的四人,轻功、剑术,俱都遥遥领先,怎忍得下这口气。 

因而,四人仍伏跪在地不起,齐声要求说:“请师叔趁现在清闲,场地宽阔,即时传授弟子等一二招绝学,弟子等终身不忘凌师叔的恩德。” 

凌壮志秀眉一蹙,知道她们心中俱都不服,有意要在他面前一展才华,因而心中一动,决意将方才悟透的四大天将掌法施展出来,既可试探凌霄庵的弟子是否会这套掌法,又可借此作演练的机会。 

心念一决,故作为难之色,久久才迟疑地说道:“不过师叔有个不太合理的要求,就是每招只教三遍,学多学少,在乎你们自己的福缘悟力。” 

慧安四人自恃聪明过人,通常师太等人传授武功,第一遍即可领悟,第二遍便豁然贯通,第三遍则已尽得其中精奥。 

因而,四人一听凌壮志规定只教三遍,立即齐声欣然应是,同时,伏地叩头愉快地立起身来。 

凌壮志举手一指门外,说:“我们就在院中演练吧!” 

说罢起身,当先向门外走去。 

慧安四人,相互递了一个眼神,紧紧跟在凌壮志身后,两个小沙尼也惊异地站在门的两边。 

来至门外,慧安四人,自动并肩肃立在院的一角,四双闪闪生辉的明亮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凌壮志。 

凌壮志深怕慧安四人根本就会这四招掌法,如果一经识破,自是极为难堪,因而故意解释说:“师叔今天要传给你们的是四招佛门掌法,一般佛门弟子僧、道、尼大都学过……”

慧安四人一听,秀丽的面庞上,立即似笑非笑地一阵牵动。 

凌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巧得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