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章 坎坷身世

作者:忆文

身形刚达地面,白发道姑已至殿前,立即亲切担心地沉声说:“志儿,你怎的如此孩子气,还不快回禁院去。” 

凌壮志一想,也觉得自己幼稚的可笑,不由红着脸笑了。 

蓦然—— 

一声隐约可闻的清悠长啸,夹着山风划空飘来,乍然一听,似是远在二三十里外。 

凌壮志心头猛然一震,双目冷电一闪而逝,不由脱口惊呼:“啊,娟师姐!” 

白发道姑面色一变,立即疑惑地急声问:“这会是娟儿吗?” 

凌壮志在清啸音韵中已听出是宫紫云的声音,因而肯定地说:“是的,一定是娟师姐!”

白发道姑凤目中,不知何时已涌满了泪水,她仍有些不相信地问:“她会有如此精深的内功?” 

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立即望着凌壮志,忧急地说:“志儿,你再呼唤你娟师姐一次。” 

这正是凌壮志心中要做的,于是恭声应是,腾空飞上殿脊,面向方才啸声传来的方向,再度振声高呼:“喂——娟——师——姐——小——弟——在——你——的——西——北——方——” 

呼声荡空,余音尚未消逝,那声清悠长啸,再度随风飘来,较之第一次发啸时近多了。

凌壮志一听,惊喜慾狂,低头望着殿前的白发道姑,激动地大声说:“果然是娟师姐,前辈……” 

说话之间,发现白发道姑的秀颊上,已流满了泪水,因而惊得顿时呆了。 

蓦闻白发道姑激动的颤声问道:“这孩子的轻功不俗,她的师父是谁?” 

凌壮志一时语塞,因为他也不知道宫紫云的授艺恩师是谁,因而迟疑的说:“由于和娟师姊相处仅有一日一夜之间,志儿尚没有机会问。” 

白发道姑略一沉思,突然问:“你娟师姊是用剑吗?” 

凌壮志立即颔首应是。 

白发道姑霜眉一蹙,迷惑的说:“她不可能现在仍活在世上,即使没有死,也不会收金刀毒燕阮陵泰这等阴狠狡滑的人为徒。” 

凌壮志心中一动,不由脱口问:“前辈说的是谁?” 

白发道姑迟疑的说:“说出来你也不知。” 

但,她仍忍不住抬头问道:“志儿,你可听说百年前有位以轻功剑术著名的御云仙姬?”

凌壮志立时想起在马鞍山石洞中时,晋德大师曾经谈过这位一代著名的侠女,因而颔首说:“志儿知道,据说昔年武林中,有人批评她的剑术虽精,但仍敌不过两百年前的剑魔乌衣狂生的太虚九剑,是以她踏逼全国要找到剑魔的传人,加以印证,但她始终没有如愿,后来便不知所终了。” 

白发道姑黯然说:“如果御仙云姬知道剑魔乌衣狂生的剑术,已达超凡人圣的至高境界,她当不致再终年在外,妄自奔波了。” 

凌壮志听得心中一惊,不由脱口急声问:“前辈说的剑术至高境界,可是指的御气飞剑?” 

白发道姑立即点了点头。 

凌壮志一听,顿时愣了,这话如不是出自白发道姑之口,他简直不敢相信,凌厉霸道的太虚九剑,居然能练达御气飞剑的神化境地,根据他自己的看法,似乎是绝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那声清悠长啸,又响了,这次听来,就在峰下。 

啸声逐渐上升,愈听愈近,清悠入耳,但音质中充满了喜悦焦急。 

凌壮志一声欢呼,飞身飘落殿下,同时兴奋的说:“前辈,志儿要迎娟师姊去了。” 

说话之间,纵跃如飞,直向啸声传来的方向驰去。 

白发道姑如痴如醉,凤目中的泪珠,再度簌簌地滚下来,她望着传来清啸的黑暗天际,喃喃地说:“百丈咫尺,这孩子来得太快了……” 

喃喃自语间,突然发觉凌壮志已经迎去,不由脱口急呼:“志儿站住。” 

凌壮志闻声停住,兴奋地转身望着白发道姑说道:“前辈,娟师姐就要上峰来了。” 

白发道姑举袖一擦眼泪,兴奋地戚声说:“志儿,我不愿在此地见她,你可引娟儿去石屋见我。” 

凌壮志迫不及待恭声应是,转身向东南迎去。 

白发道姑略一沉思,又悄悄跟在凌壮志的身后。 

凌壮志听着逐渐接近的清啸,掩不住心中的狂喜,他这时不知道见了娟师姐第一句话该向她说什么。 

他想着她的绝世风华,高雅的气质…… 

蓦然,凌壮志灵智一亮,恍然大悟,在这一刹那,他由宫紫云的高雅气质,突然联想到白发道姑。 

白发道姑的雍容气质和高雅的风韵,几乎与娟师姐酷肖相似,难道白发道姑就是娟师姐的生身母亲? 

看白发道姑对师姐的那副亲切慈爱的神情,言词语气中的关怀,如非母女,岂能表现出如此密切的情态? 

心念间,那声清啸已经停止了,极快的衣袂破风声,已听得极为清楚。 

凌壮志循声凝目一看,只见东南一片雪岩中,一点黑影,快如弹射流矢,直向这面电掣驰来。 

尤其,在朦朦旋飞的阵阵雪屑中,无法看清她真实的位置,乍然看来,恍如踏雪飞雾,愈显得奇快神速。 

凌壮志虽见过宫紫云曾施展她的绝世轻功百丈咫尺,但像今夜尽力施为尚属首次。 

双方相对飞驰,距离闪电般的短缩,眨眼间已不足十丈了,对面飞驰而来的黑影,果是一别多日的宫紫云。 

凌壮志惊喜慾泣,多日来的相思眷念,一齐涌上心头,喉间一阵哽咽,再也呼不出声来了。 

紫裳背剑的宫紫云,一见飞身迎来的凌壮志,寒潭秋水般的凤目中,泪水像决堤河流般涌不来,同时,悲声戚呼:“弟弟……” 

戚呼声中,玉臂伸张,飞身扑进凌壮志的怀里,再也忍不住失声哭了。 

凌壮志惶急地将宫紫云的娇躯搂在怀里,俊目流泪,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抚摸她的如云秀发,同时,口里不停地低呼姐姐。 

立在七八丈外雪岩后的白发道姑,仅仅看到一个扑进凌壮志怀里的人影,便忍不住泪眼模糊,掩面无声地痛哭了。 

她听着宫紫云的哭声,既喜且悲,既兴奋又痛心,屈指算来,转眼已是二十年了,人生有几个二十年? 

宫紫云的哭声停止了,凌壮志举袖擦她玉颊上的泪水。 

当凌壮志举袖慾擦的时候,他不由面色突地一变,脱口惊呼:“啊,娟师姊,你?……”

凌壮志的确惊果了,他发现宫紫云丰满的玉颊瘦削,娇艳暗然无光,黛眉间笼满了凄愁,即使他双令他神迷的眸子,也没有以前明亮了。 

他呆举着衣袖,久久不知移动,他尚以为,这些天的旅途奔驰,将这位国色天香的绝美少女劳顿成这副憔悴样子。 

但,隐身雪岩后的白发道姑,却看得又惊又喜,她似乎没想到她日夜思念的娟儿,已经是婷婷玉立,美如仙女了。 

宫紫云一阵哭泣,心中的相思、气忿、委屈,似乎一切都随着眼泪流尽了。这时见凌壮志为她的憔悴惊惶发呆,不由嗔声说:“哼,还不是都为了你!” 

说话之间,发现自己仍偎在凌壮志怀里,不由羞得娇靥一红,似真似假地佯怒退开了。

凌壮志心头一震,不由急声问:“什么?为我?” 

宫紫云忿忿地举手擦了一下眼泪,仰首望着夜空,沉声问:“我问你,你为什么故意避我?为什么在石门镇不追我?你为什么一个人先到恒山来?” 

一阵为什么,问得凌壮志心慌意乱,不知如何解说。 

宫紫云见凌壮志没有回答,芳心愈加生气,不由黛眉一挑,转首望着凌壮志,继续怒声问:“我问你话,你为什么不答,你为什么不理?哼,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和叶小娟……”

话未说完,娇躯微抖,急忙举袖掩住娇靥再度痛心的哭了。 

凌壮志一见,心中愈加慌乱不安,不由急上数步,伸手去握宫紫云的双腕,同时,惶声说:“娟师姐,你误会了……” 

他的手刚一触及那双颤抖的玉腕,宫紫云身形一闪,避开了,同时哭着说:“我不是你的师姐,你不要碰我。” 

凌壮志见宫紫云如此气恼,愈显得手足无措。 

隐身雪岩后的白发道姑也看呆了,她似乎没想到她梦想一见的娟儿,竟有如此强烈的性格。 

她看得出宫紫云确实热爱着凌壮志,只是满腹的妒火和途中牵挂凌壮志所受的委屈,这时一并要发泄给凌壮志罢了。 

她早在听了凌壮志叙述时,即有了一个决定,她必须尽快为这两个小儿女完成百年好事,否则,他们绝难逃脱未来的悲惨命运。 

她看得很清楚,以凌壮志如此高绝的武功,不难轰动江湖,震惊武林,以他如此英俊年少,不知要有多少侠女为他颠倒。 

假设他们双栖双飞,形影不离,是一对名正言顺的恩爱夫妻,那些意志坚强,明断事理的少女,自会远离。 

蓦见凌壮志愁眉苦脸地讪讪问:“娟姐姐,你……你可是遇到了叶小娟?” 

宫紫云依然掩面哭泣,这时见问,轻哼了一声,说:“我不但遇到了叶小娟,还遇到了她那位不讲理的母亲。” 

凌壮志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她们怎样对你?” 

宫紫云倏然放下双手,气恼地望着凌壮志,怒声问:“她们向我要人,要我将你交给她们。” 

说话之间,发现凌壮志腰间悬着一柄亮银剑鞘的长剑,不由多看了一眼,但她这时却无心去问剑的来源。 

凌壮志已知道了黛凤张云霞就是自己的师母,心中虽然生气,但也不敢出言不逊,因此,秀眉一蹙,说:“她老人家怎会这样……” 

宫紫云一听,芳心大怒,脱口厉声问:“你说什么?她老人家?” 

凌壮志被这厉声一问,不由吓了一跳,但他受了白发道姑的叮嘱,不敢即时告诉她朱腕银笔叶大侠就是她的生身父亲。 

他心中焦急,有苦无法述,加之一时之间,又不知如何向娟师姐解释,额角上顿时渗出了汗水。 

宫紫云怒目望着凌壮志,冷冷一笑,说:“原来你早就把她认作是你的岳母,难怪你张口她老人家,闭口她老人家的死劲称呼。” 

凌壮志为难的解释说:“娟师姊,你现在还不清楚……” 

宫紫云立即打断他的话,怒声说:“我比你还清楚,你不必向我解释。” 

说此一顿,凤目注定凌壮志,痛心的问:“你可知道你凌壮志的败德恶行,和你武功盖世的声名,同样的轰动整个江湖,震惊天下武林吗?” 

凌壮志听得十分不解,不由惊异的问:“姐姐,这话怎么说?” 

宫紫云再度冷冷一笑,忿忿地叙述:“你分明武功绝世,却伪装成文弱书生,既然为师报仇,却又偷偷进行,让人家十六七岁的大姑娘抱你越墙,下了彩聘又置之不理,调逗有夫之妇,诱人家妻婢离家出走,黄山天都峰上,暗室欺污弱女,石门镇还扇之际,又喜新忘却旧欢……” 

凌壮志早已气得面色铁青,眼冒火星,浑身剧烈颤抖,这时再也听不下去了,不由震耳大声问:“这些话都是谁说的?” 

宫紫云也大声说:“还有谁?出了名难惹的铁钩婆,玉山少主薛鹏辉,还有你的岳母大人朱腕银笔叶天良的遗孀张云霞,这些人四处宣传不够吗?” 

凌壮志听宫紫云直呼父名叶天良,母名张云霞,不由惊得浑身一战,满腔的忿怒也惊得全消了。 

就在这时,一声轻微咳声,迳由七八丈外的雪岩中传来。 

宫紫云心中一惊,怒声娇叱:“什么人?” 

娇叱声中,倏举玉腕,锵一声,寒光如电,一泓秋水已横在身前。 

凌壮志见是白发道姑,不禁呆了,他断定白发道姑想必也是为宫紫云直呼父名而不得不提前现身了。 

白发道姑见宫紫云手法轻灵,掣剑奇快,断定她的剑术造诣已极精湛,尤其横剑姿势,正是御云仙剑法的起式。 

因而,欣慰地点点头,缓步向前走去,同时,亲切地问:“是娟儿吗?” 

宫紫云一听,十分惊疑,但她聪明过人,立时会意,首先翻腕将剑收入鞘内。 

凌壮志一定神,立即伏跪在雪地上,恭声说:“前辈,这位就是娟师姐。” 

宫紫云不敢怠慢,立即屈膝跪在地上,依照凌壮志方才的称呼,叩首恭声说:“娟儿叩见前辈。” 

白发道姑神色镇静,面含微笑,颔首亲切地说:“你俩都起来吧!” 

凌壮志、宫紫云同时恭声应是,即由地上站立起来。 

白发道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坎坷身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