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一章 交拜天地

作者:忆文

只见屋外竹林边沿,朦朦灰白晨光中,三位老师太,合什闭目恭立,六执事,四监院,十位中年尼姑,俱都伏跪在地。 

三位老师太一听晨钟,虽未睁开眼睛,但听到屋内哭声停止,断定飞花女侠必已发现她们,因而,同声宣了声佛号,悲沉地说:“了尘、了凡、了空,恭请庵主降谕,按律处分贫尼等窃听庵主舍己为人的悲惨身世,应得之罪。” 

说罢,三位师大也以待罪之身,伏身跪在地上。 

凌壮志和宫紫云一看,急忙闪身两边。 

飞花女侠立即肃容宣了声佛号,和声说:“三位师太和诸位执事监院请起,所犯庵规,一律赦免。” 

三位师太和十位执事监院,同时朗声宣呼:“谢庵主慈悲。” 

宣呼已毕,纷纷立起,仍由了尘师太说:“贫尼等于睡梦中被震耳呼声惊醒,因而断定必有高人莅临,贫尼当下唤集执事监院等诸弟子,即来庵主处请示应付之策,适逢庵主叙述悲痛身世,贫尼等听后,甚为感动,决自即日起全庵为已故的叶大侠,诵经七日,超度叶大侠英灵永生,早登极乐。” 

说罢,三位师太同时合什躬身,似是静听指示。 

飞花女侠感动地说:“三位师太慈悲爱世,先夫叶天良泉下有知,当感谢师太超度之情。” 

说罢,即对官紫云、凌壮志说:“你俩还不快谢过三位师太和诸位师姐。” 

宫紫云、凌壮志两人即在室内,施礼称谢,三位师太答礼后,也率领着执事,监院,退出竹林,转回凌霄庵去。 

飞花女侠宫绛玫一见了尘师太等人走出竹林,即对凌壮志、宫紫云两人分别叮嘱说:“志儿既已离开禁院,绝不可再去凌霄庵,娟儿虽是女儿身,但着俗装,也有诸多不便,你两人可即去正北崖下一座石洞内休息,一切炊具用食三位师太自会派小沙尼送去,午前我要静坐,你们不必再来此地。” 

说罢,立即合上双目。 

凌壮志、宫紫云一见,只得伏跪叩头,双双退出石屋。 

这时天光逐渐明亮,东方已射起一片红霞,整个翠谷,一片油绿,万朵奇异山花,俱都争艳怒放,清凉的空气中,混合著沁人的幽香。 

凌壮志,宫紫云,俱有精湛的内功,虽然一夜未睡,并不觉得过份疲惫,这时经过清新的山风一吹,仅有的一丝倦意也消失了。 

两人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翠竹,举目向北一看,只见百丈外,横亘着一道收十丈高的悬突飞崖。 

飞崖上,覆着稀疏的冰雪,阵阵旋飞的雪屑,由绝颠上吹下来,飘洒在悬空的斜松虬藤上。 

崖下一片浓绿,花树葱笼,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流水声。 

两人看罢,轻飘的向前纵去。 

凌壮志前进中,不时觑目偷看香腮上仍挂着泪痕的宫紫云。 

宫紫云,神情悲郁,娇靥笼愁,看也不看一眼身边的凌壮志,芳心中似乎仍在生他的气。

来至崖下,经过一道宽约八尺的弯曲小河,水清见底,流速不急,似由远处峭壁下流出,直向凌霄庵流去。 

凌壮志首先停止身形,游目一看,在右前方稀疏的垂藤下,明显的有一座宽约一丈,阶高八尺的石阶。 

这情形,在凌壮志来说太熟悉了,一望而知垂藤的后面,就是师母飞花女侠所说的那座洞府。 

因为,与在九华山紫芝崖上学艺的那座洞口狭小,内部宽大的洞府一样,洞外也悬生着许多萝藤,就像一幅巨大的垂帘。 

凌壮志看罢,急忙举手一指,急声说:“娟姐姐,在那里了。” 

宫紫云早已看到了,只是她不敢肯定而已,这时一听,举步走了过去。 

两人来至近前,登阶而上,伸手拨开垂藤一看,藤内竟是一方半圆形的平台,距离洞口,尚有三丈。 

洞口无门,宽约一丈,高不足九尺,深度仅三丈余,在洞口的底部,似是有分向左右的支洞。 

宫紫云举袖擦干了双颊上未干的泪水,当先向前走去,同时细心地望着洞顶和左右的洞壁,似是在审视新居。 

凌壮志看到宫紫云无意要和他说话的意思,因而,谨慎地走在她的身后,显得格外小心。

来至洞口的尽头,分别看向左右的洞,竟是两座石门。 

凌壮志急上数步,首先去推右侧洞的石门,用劲一推,石门缓缓分开,发出一阵艰涩的声音。 

宫紫云微蹙黛眉,缓步走进洞门,只见洞深两丈,光线暗淡,仅有一张石桌,四个石椅,此外再没有什么了。 

这时,凌壮志已将左侧石门推开,他急忙探首一看,温玉般的俊面上,立即现出了微笑。

宫紫云走进来一看,黛眉略展,不自觉地缓慢点了点头。 

只见石室深长,与进口洞并行,底部洞壁上,有盈尺圆孔通风,由洞内可以看到洞口的垂藤。 

洞内中央,有一宽大石床,左右各有石桌石椅,并设有室内用具和被褥,略加布置,即是一座很别致的卧室。 

宫紫云看罢,立即冷冰冰地说:“我要这间石室。” 

凌壮志尚未去看对面那间,不知那间的情形,因而毫不迟疑地连声应是,他觉得只要娟师姐开口讲话,一切就天下大平了。 

宫紫云在室内细心地审视了一遍,似乎在计划着如何布置。 

凌壮志呆呆地立在门口,静静地欣赏着宫紫云摸摸石床,又摸摸石椅,她在这一刹那,似乎暂时忘掉了愁苦。 

宫紫云发觉洞内很干燥,加之座北向南,必然冬暖夏凉,因而很满意,于是,柔和的看了一眼凌壮志,随意坐在一张石椅上。 

这柔和的一瞥,给了凌壮志不少勇气,因而,他也走了过去,在宫紫云对面不远的石椅上坐了下来。 

凌壮志一直关心着宫紫云途中的情形和遇到叶小娟的事,因而轻咳一声,讪讪地问道:“娟姐姐,你……你怎地前天才到……” 

话未说完,宫紫云略见缓和的粉面,立时一沉,喔声说:“哼,这还不是为了你?” 

凌壮志听得一愣,心说,为何又是为了我?但他不敢出声问,只是茫然地望着这位喜怒皆令人爱的美丽师姐。 

宫紫云见凌壮志不语,立即嗔声指责说:“我先问你,在石门镇你为何不即时追我?以后在中途为何一直探听不到你的行踪消息?” 

凌壮志一听,知道宫紫云在中途曾不断打听自己的行踪,内心感到十分不安,但他不敢直说也遇到铁钩婆和万绿萍的事,他知道那会立时惹得她大兴问罪之师,因而说:“小弟将那位浑猛憨傻的展伟明应付走,才发现姐姐已经不在店前,当时小弟尚以为姐姐先进店休内休息… ” 

宫紫云立即忿忿地说:“我气都气死了,哪里还有心情休息!” 

凌壮志不敢接口,只得继续说道:“等到小弟发觉姐姐已不在店内时,万分焦急……”

宫紫云不屑的冷冷一笑,琼鼻内立即报以轻哼。 

凌壮志继续说:“小弟在大白天,也不便施展轻功,只得向展伟明借来那匹乌骓……”

宫紫云冷冷地接口说:“我在山下小镇上,已看到了。” 

凌壮志立即惊喜地问:“姐姐的青驴也寄在那个小客店里?” 

宫紫云颔首说:“我到达山下并不比你迟,只是在几个小镇找你耽误了一日,我已将鞍鞭银两交给小店保管,并叮嘱他们马匹要好好照顾,我们不一定什么时候去取。” 

凌壮志一听,立即愉快地笑了,连声赞声说:“姐姐想得太周到了。” 

宫紫云芳心一甜,凤目柔和地瞪了凌壮志一眼,鲜红的樱chún,立即泛出一丝微笑,佯怒嗔声说道:“哼,你就是那张会说话的嘴,不知喊掉了多少痴情女孩子的心。” 

凌壮志见宫紫云已有了笑意,心中顿时一畅,即将他来恒山的路线及夜行的经过说了一遍。 

但遇到铁钩婆的结拜大姐姐铁鸠杖简大娘的事,他却删掉了,因为他怕节外生枝,引起宫紫云不快。 

凌壮志一口气说完,见宫紫云的娇靥上,并没有不快之意,因而要求说:“现在该姐姐述说你离开石门镇后的经过啦。” 

宫紫云经凌壮志一说,顿时想起途中所受的委屈,因而沉声说:“我没什么好说的,说来也是一肚子气。” 

凌壮志心中一动,故意提示说:“娟姐姐,你在何处遇到黛凤张师母?” 

宫紫云听凌壮志呼张云霞师母,不由凤眼一瞪,继而一想,张云霞是父亲的发妻,且对自己有哺rǔ之恩,就是自己遇上她也得呼她母亲。 

心念至此,神色顿时一霁,但她仍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镇。” 

凌壮志见宫紫云瞪眼,先是吓了一跳,后来见他终于回答了,知道她已同意他称呼黛凤“师母”,因而继续问:“不知张师母为何要向姐姐追问小弟的行踪?” 

宫紫云双颊略现红晕,但仍冷冷的说:“江湖上那个不知你在马鞍山救了晋德大师,抱走了宫紫云?” 

凌壮志秀眉一蹙,疑惑的说:“真怪,她们母女怎知姐姐就是宫紫云?” 

宫紫云似是觉得凌壮志有些糊涂,因而有些不耐烦的说:“叶小娟曾去卧虎击毙老贼阮绫泰,我一直追她十数里,她怎会不认识我宫紫云?” 

凌壮志心灵蓦然一动,双目一亮,立即惊异的问:“娟姐姐,张师母为你哺rǔ一年,虽说女大十八变,但你的眉目轮廓她总该认得?” 

宫紫云黯然颔首说:“她乍然看到我时,的确愣了,端详了好久,她才问我是否要为卧虎庄老庄主金刀毒燕阮绫泰报仇,我当时回答她,我与阮老贼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她和叶小娟听了俱都感到十分惊疑。” 

说此一顿,蹙眉沉思,自语似的对凌壮志说:“她当时一直想探询我的身世,可是看她神情,又似极不便出口,她虽说了几个人的名字,问我是否认识,怎奈我那时情绪恶劣,无心和她交谈谈,最后她曾黯然一叹,领着叶小娟默默的走了。” 

凌壮志略一沉思,似有所悟的说道:“小弟认为张师母不便过份详细询问的原因,可能因为有叶小娟在场,其次想是疑心当年你并没有失踪,而是被恩师送回了师母处,因而你随了母姓,加之你对她的态度冷漠,更令她误以为你对她仍怀恨在心。” 

宫紫云黯然点点头,赞问的说:“你说的极有可能,当她默默离去时,叶小娟一再追问她为何对我如此注意,我听她对叶小娟,我极像她大姐姐的样子。” 

凌壮志摇摇头说:“师母也不知道这是这么回事。” 

宫紫云觉得叶小娟比自己似乎要小一两岁,心想,莫非父亲离开黄山时她已有了几个月的身孕? 

一想到这问题,她的心骤然一跳,粉面顿时红了,不由觑目看了凌壮志一眼,似乎生怕凌壮志知道她在想什么。 

所幸,凌壮志也在蹙眉沉思,并未注意,因而她不安的心始静下来, 

就在这时,洞外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 

凌壮志一定神,急声说:“有人来了。” 

说罢,两人起身,即向洞外迎去。 

来至洞外垂藤处,只见七八个十二三岁的光头小沙尼!担抬着许多炊寝用具,正嘻嘻哈哈地向着洞前走来。 

凌壮志看得迷惑地说道:“看情形,师母似是有意让我们在此长住。” 

宫紫云立即黯然说:“我要在此终身侍奉母亲,再也不下恒山了。” 

凌壮志自觉责任未了,因而断然说:“但小弟必须明日下山,前去崆峒找乌鹤恶道,索回恩师的血债。” 

宫紫云听得神色一阵激动,立即解释说:“我是说,待我报却父仇,再来此地侍奉母亲。” 

凌壮志颔首赞同说:“那是当然,就是小弟也要前来尽番孝道。” 

宫紫云正想说什么,一群小沙尼,已欢欢喜喜地到了阶前,其中一个较大的小沙尼,恭声说:“奉师太法谕,给师叔祖送日用炊具被褥来了。” 

凌壮志满面含笑,亲切地说:“你们拿进来吧!” 

于是,一群小沙尼拾的抬,担的担,嘻嘻哈哈,十分快乐地登上阶来,十数双明亮的小眼睛,一直打量着雍容含笑的宫紫云。 

一阵忙碌,一切就绪,一群小沙尼也欢欢喜喜地离去。 

凌壮志重新整理了一下油盐柴米,才匆匆走进石室。 

进室一看,双目顿时一亮,只见床上被褥一色洁白!十分干净,石台上有了盥漱用具,石椅上有茶杯磁壶,一切井然有序。 

石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交拜天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