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二章 纠众寻衅

作者:忆文

宫紫云,芳心轻跳,娇靥微红,也半推半就的依著凌弟弟飞行。 

来至西南绝壁前,两人同时一长身形,腾空而起,一个如穿云紫燕,一个似银鹤升空,瞬间已达崖上。 

宫紫云停身一看,立即发现了谷中的凌霄庵,不由脱口娇呼:「啊,原来凌霄庵在那里,规模好大嘛!」 

凌壮志举手一指蜿蜒下伸的辉煌房舍佛殿,说:「在此尚看不出凌霄庵的巍峨气势,到达庵前,你才知道凌霄庵建筑工程的宏伟浩大。」 

宫紫云立即感叹地说:「这也许是引起那些佛门败类心生觊觎的原因。」 

凌壮志轻哼了声,立即忿忿地说:「师父一生嫉恶如仇,小弟誓死继承遗志,今後定要荡清群魔,除恶务尽……」 

话未说完,一阵隐约可闻的苍劲大笑,迳由凌霄庵前划空传来。 

凌壮志双目二是,眉宇间立透煞气,忿然说声「走」,立即沿著绝崖边沿,当先驰去! 

宫紫云知道凌壮志已动了杀机,想起他杀尽阮自芳和卧虎庄二十馀名庄汉,以及金艳娘羡仙宫数十高手的事,不由芳心一凛,飞身追了上去,同时焦急惶声说:「弟弟,你在此佛门净地,可千万不能任性杀人,那样我母亲一定会不喜欢你。」 

凌壮志看来儒雅潇洒,实则秉性刚烈无比,这时一听,立即倨强的说:「三位师太终日诵经拜佛,至今已数十年,尚且主张世间恶人应即早代佛超度,何况师母尚未正式削发,自是不会过份严格。」 

宫紫云听得心中一惊,知道今天不适时制止,凌壮志势必要放手杀人,也许为凌霄庵的後世埋下祸源。 

这时见凌壮志身形如飞,疾如奔电,朗目闪闪生辉,不时注视著凌霄庵门前的那片空地上。在这一刹那,宫紫云才发觉凌壮志嫉恶之心,实不亚於父亲,而他的武功却尤胜过父母…… 

心念未毕,只见凌壮志身形一闪,疾向崖下谷中泻去。 

宫紫云定眼一看,崖下绿谷一片茂盛雪松,深入将近二里,直达金碧辉煌的凌霄庵前。 

在凌霄庵并列的三座巍峨庵门前,立著无数白色小点,一望而知,那是人。 

略微一看,紧跟而下,但,就在这一迟疑间,凌壮志已达崖下林前,只见一点白影,疾如流星,踏枝向东驰去。 

宫紫云看得暗暗心惊,这时她才看到凌壮志骇人听闻的轻身功夫,尤远胜她的「百丈咫尺」。 

心念间,已达崖下,满谷尽是松涛声,於是展开「百丈咫尺」身法,腾空飞上林端,踏枝向前追去。 

举目再看,芳心不禁一战,只见百丈外的凌壮志,由於身法奇快,竟幻出一道十数白色垂直身影,令她看来,惊心眩目。 

宫紫云有心高呼弟弟,又怕惊动庵前的高手,如不制止,又怕他真的为凌霄庵惹下是非。 

正在焦急之际,前面白影一闪,凌壮志顿时不见—— 

宫紫云见凌壮志跃下林内的位置,距离凌霄庵前,至少尚有百数十丈,断定他是避免被庵前的高手听到衣袂破风声。 

因而,也断定他虽然在盛怒之下,尚不致冒然行事,於是,来至凌壮志跃下的位置,也飘然进入林内。 

林内清凉如洗,山风徐吹,松涛如咽如诉,她游目一看,根本没有凌壮志的影子,断定他已驰向庵前,继续向前追去。 

宫紫云对凌壮志没有等她,芳心不禁暗暗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撒娇闹气的时候。 

飞驰中,蓦见前面林隙间,现出一点白点,凝目一看,正是隐身在一方大石後的凌壮志,同时已能听到传自庵前的议论人声。 

再前进七八丈,蓦见凌壮志突然回头看来,同时向她机警的连连挥手。 

宫紫云知道必是距离庵前不远了,因而立即将身形慢下来。 

来至石後,粉面一沉,正待轻声叱责凌壮志几句出出气,但被凌壮志那副谨慎的神情震住了。 

凌壮志望著宫紫云,首先作了一个「禁声」的作势,接著,悄悄的指了指大石的那面。 

宫紫云面色一变,颔首会意,悄悄探首向外一看,芳心不由一震,黛眉立即蹙在一起了。 

只见高大巍峨的山门阶前石地上,分别立满了四五十人之多。 

这些人中有僧,有道,有俗,有尼,共分六组,距离庵门七丈处,面向庵门站立,形成一个半圆弧形。 

右起的第一组,共有五人,俱是劲装锦衣,佩带兵器。当前一人,是一个四十馀岁的中年人,一身灰段劲衣,浓眉,环眼,狮子鼻,阔嘴chún上盖著一撮小胡子,一脸的凶煞气。 

第二组,是七个老道。立在最前面的老道,已有五旬年纪,头戴金顶道冠,身穿紫红道袍,三角眼,扫把眉,两颊无肉,胡髯几根,目光炯炯有神,右臂托著一柄玉如意,闪闪生辉,一望而知,老道是个阴鸷狡猾之辈。其馀六道,均著灰衣,一律背插长剑,俱都是獐头猫脑,尖嘴猴腮,真可所谓物以类聚。 

第三组是十个头戴黑僧帽,身著黑僧衣的尼姑。当前两个尼姑,俱都六七十岁,右立者,身材矮小,骨细如柴,小眼,无眉,削薄嘴chún,十足的刁阴人物。左立者,身胖脸肥,肿眼秃眉,榻鼻子,吹火嘴,眉目间隐隐透著一股怨毒凶狠的暴戾之气。两个老尼姑,俱都手持拂尘,正在阴沉著脸,窃窃私议。 

第四组,是十个劲装大汉,拥立著一个七旬老人。老人一身麻布衫裤,手持一根齐眉铁棍,看来十分沉重,老人仰首看天,右手抚著短髯,一副傲气凌人之势。 

第五组,是四个头大身肥的胖大和尚,有的持方便铲,有的握铁禅杖,当前一人是个彪悍威猛生像怕人的凶僧。 

凶僧一身宽大黑衣,挺著如鼓大肚皮,猫头、环眼、大盆口,手横铁禅杖,粗如儿臂,可知凶僧的臂力惊人。 

第六组,仅有三人,一个细骨老者持钩,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横刀,另一人是五十馀岁的老妇持短戟。 

宫紫云看罢,环立的六组人,深深佩服母亲的判断能力,这些人一望而知即是当年六魁恶的弟子门人或师兄师弟。 

但有一点令宫紫云不明白,就是凌霄庵的门阶上,仅立著一个身披鹅黄袈娑的中年尼姑,和两个十三四岁的小沙尼。 

中年尼姑立在正中山门中央阶上,虽然力持镇静,但眉宇间仍笼罩著忧急,似是看出今日事态的严重。 

两个小沙尼恭谨地立在中年尼姑身後,瞪著四只小眼睛,望著环立七八丈外的六组高手,显得无比紧张。 

宫紫云看得黛眉一蹙,立即不解地悄声问:「奇怪,母亲怎地还没到?」 

凌壮志也正为此不解,因而摇了摇头。 

这时,场中六组高手,有的相互计议!有的显得极为不耐,不少人不时怨毒地瞪视一眼中年尼姑。 

蓦然,第六组的横刀大汉,怒目望著中年尼姑,沉声喝问:「喂,你们庵主要等到什麽时候才出来?再不出来,天就黑了,难道今晚要诸位大爷宿在你们庵里不成?」 

如此一问,所有的劲装大汉都哈哈笑了,即使那些老道凶僧,也都现出一丝姦邪婬笑。 

凌壮志一听,心中怒火愈炽,不过他决心不到迫於无奈,绝不贸然出去,但宫紫云的娇靥上,已罩上一层寒霜。 

只见中年尼姑,合什宣了声佛号,注定横刀大汉,沉声说:「钟施主身为一寨首领,统御数百徒众,如此秽言秽语,不怕贬低身分,有失众望?」 

横刀大汉再度哈哈一笑,说:「我钱熊一向口不洁,齿不净,见了你们庵中年轻貌美的小尼姑们,两腿就再也走不动…」 

中年尼姑虽然力持镇静,但是这时听了钟熊的话,也不禁气得浑身微抖,面色铁青,脱口厉声说:「快些闲嘴,你如此胡言乱语,必遭天谴,定然沦入十八层地狱。」 

钟熊一听,勃然大怒,飞身纵出,厚背大刀一指中年尼姑,厉声说:「无耻婬尼,胆敢咒骂你家四爷,我先宰了你,看看那些老婬尼躲藏到什么时候……」 

话声未落,荒然一声震山撼峰的巨钟声,就在不远处的钟楼上响起。 

庵前六组僧道俗尼,数十人俱都面色一变,所有人的目光一齐惊急地望向庵门以内。 

第六组的持钩老道,神色一惊,急忙沉声低喝:「四弟还不退回来。」 

钟熊早惊呆了,这时一定神,立即惶急地退了回去。 

只见中年尼姑在钟声震荡中,合什当胸,朗声宣布:「本庵庵主,大悟师太,应诸位之请,就要出庵与诸位答话了。」 

说罢!微一躬身,即和两个小沙尼,退至一侧恭立。 

第二击钟声响了,接著是缓慢的咚咚鼓声。 

在缓缓有力的鼓声中,四路并列前进的灰衣年轻尼姑,俱都当胸合什,双目微闭,整齐地由门阶走出来。走下门阶,即分两路,迳向左右走去,秩序井然毫不紊乱。之後,是四大监院,和六大执事,依序合十立在台阶上,再後是三位师太,恭身立在山门左右。 

第三击钟声一响,鼓声亦停止了。 

山门内,立即现出了四个身穿青布僧衣,手提檀香炼炉的小沙尼,炉口香烟萦绕,徐徐飘出。 

飞花女侠身披朱红缕金袈裟,胸前斜扣翠碧玉环,手持金丝拂尘,神色肃然地走出来了。 

慧安、慧音四人,身披淡黄袈裟,抱剑护在最後。 

这时,全场一片寂静,除了飘荡空际的钟声和庵前如咽的松涛,再听不到任何声音,气氛极为严肃。 

飞花女侠立在山门正中,四个提炉小沙尼分立左右,四位护法恭立身後,在香烟萦绕中,宛如南海观音。 

立在林中石後的宫紫云和凌壮志,看得肃然起敬,十分激动,两人看到这等庄严肃静的场面,尚属首次。 

飞花女侠停身立稳,凤口口略微一看庵前,立即单掌合什,平静地说:「贫尼大悟,问候诸位道友施主。」 

说罢,上身略微一躬,立即直起。 

庵前一阵沉默,毫无一丝反应,仅第三组当前的两个阴刁老尼姑怨毒的瞪著飞花女侠,飞花女侠见无人回答,继续平静的问:「诸位道友施主,前来本庵,不知何事赐教。」 

话声甫落,身材瘦削,一脸阴刁神色的黑衣老尼姑,轻视地望著飞花女侠,冷哼一声,讥嘲地沉声说:「既然蓄发,便不能称尼,未曾削发,何来法号大悟,像你这等不伦不类,非道非尼的人,当称当世佛门妖物。」 

话声甫落,所有立在庵前的六组僧俗,俱都故意轻视地哈哈笑了。 

由於阴刁瘦削老尼先发言,加之僧道众人的哈哈大笑,庵前肃穆气氛,立被破坏无遗。 

隐身树林石後的凌壮志和宫紫云,早已气得面色铁青,浑身微抖,恨不得飞身而出,痛惩发言恶尼。 

尤其,生怕凌壮志惹事的宫紫云,这时也黛眉微剔,紧咬樱chún,细细玉手不自觉的已握住剑。 

飞花女侠毫不生气,依然平静地说:「贫尼掌理凌霄庵,乃遵奉大智师太仙逝法谕,贫尼蓄发及独居庵後等事,俱经全庵长幼三代弟子决议,诸般经过,净非、净恶两位道友知之甚详,何故再出言相讥?」 

另外一个身胖脸肥的老尼姑,两眼一胶,凶光闪射,立即大声说:「哪个和你这佛门妖物称道友,真是不知身分,不知衡量自己,昔年如不是你这妖物前来,现在的凌霄庵庵主应是贫尼的。」 

话一出口,全庵弟子齐声怒呼佛号,忿恨地望了净恶一眼。 

飞花女侠近二十年的石屋独处,使她修成了镇定功夫,净非、净恶虽然一口一个妖物,依然不生嗔念,继续平静地说:「净恶道友如慾掌理凌霄庵,仍极容易!只要本庵长幼三代弟子拥护你,贫尼自愿让贤。」 

净恶老尼涨红了一张胖猪脸,瞪著一双肿泡眼睛,吹火嘴一阵牵动,怒哼一声正待说什麽,蓦闻第一组处,发出一声震耳大喝:「老尼婆们快闭上你们的嘴巴,我丧门棍庞鼎权可没心听你们这些争权夺位的屁事。」 

众人闻声一看,正是那一身灰衣劲装,chún上蓄著小胡子的凶煞中年人,这时,他正满面不耐神色的望望净恶,又望望飞花女侠。 

一声内力充沛的无量寿佛,立将全场人的视线,又转移到第二组头戴金顶道冠身穿紫红道袍的老道身上。 

只见红袍老道,三角眼一看丧门棍庞鼎权,微一稽首,朗声说:「庞施主请稍安勿躁,今天大家争产之事也要谈,那个白衫少年杀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纠众寻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