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三章 无名老人

作者:忆文

剑光电闪,惨叫连声,剑折臂断,血肉横飞,一群老道已被宫紫云杀得亡魂丧胆,纷纷抱头四散。 

哇哇连声中,一钩震山北三人交手尚未五招,胸间气血已经翻腾,各自双手捧腹,狂吐鲜血不止。 

飞花女侠知道他们武功已废,妄动肝火,因而气血攻心,迳由口内喷射而出,不出三日必然血尽而死。 

是以,黯然一叹,立即退后五步,这时,一钩震山北三人,已经面色如纸,汗如雨下,相继萎缩在地上。 

一直茫然静立的银髯老人,游目看了一眼横尸当场的四个凶僧和几个被杀的老道,以及一钩震山北三人,接着黯然摇头说:“天作孽尤可容,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结果,确是老朽所未料及的。” 

说话之间,发现麻衣老人和一群老道,早已乘机逃得无影无踪,只有八个黑衣尼姑尚畏缩地立在松林边沿,惊惧地望着这面。 

银髯老人向着八个尼姑一招手,黯然说道:“将你们的师太抬走吧,希望你们选出贤明的主持来领导你们。” 

飞花女侠和凌壮志等人一听,心中同时一惊,低头一看,只见两个恶尼面色蜡黄,双目紧闭,早已吓断了魂。 

这时,八个尼姑已纷纷地奔过来,七手八脚,抬起两个恶尼的尸体,如飞奔入林内。 

凌壮志一直尚未向银髯老人见礼,既学人技,即是弟子,因而急上两步,伏身叩首,同时恭声说:“弟子凌壮志,叩见无名老前辈。” 

银髯老人强自含笑,伸手将凌壮志扶起来,黯然说道:“今天老朽兴高釆烈地来,本是一件大喜事,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将局面闹得一片血腥。” 

说着,目光慈祥地看了一眼凌壮志腰间系着的穹汉剑,继而感慨地说:“这柄剑,出自塞外长白山,为老朽师祖仗以行道的宝刃,据说,此剑入海可分水,腾空可驾云,功能避火祛毒,遇凶险而报警,是一柄上古神兵。” 

说此一顿,黯然摇头,轻声一叹说:“老朽苦修数十载,年事已逾百岁,但仍无缘悟出剑上精奥之处,是以至今仍然不能御剑凌空,自觉应该为剑另觅明主。” 

说着,目光希冀地在凌壮志的俊面上凝视了一阵,继而欣慰地说:“现在古剑算找到明主,老朽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希望你能悟出旷古绝学,让这柄神剑有腾飞凌空之日。”

凌壮志觉得任重道远,因而躬身惶声问:“请问老前辈,弟子如何才能悟出旷古绝学,御剑凌空?” 

银髯老人轻摇皓首,黯然一叹,说:“说来惭愧,上自老朽的师祖、师父,下至老朽本人,俱都无此福缘,否则,昔年的四大恶魔也不至那等猖狂了。” 

飞花女侠一听,面色略微一变,不由吃惊地问:“前辈尊师,可是昔年的长白上人?”

银髯老人一听,立即仰面爽朗地哈哈笑了,继而感慨地说:“人何必定要留名是谁,经年积月,反给后世带来许多累赘?” 

飞花女侠和三位师太听了银髯老人这番话,颇有感触,似是体会到佛门四大皆空的真谛。

但凌壮志、宫紫云和一些年轻尼姑听了,却俱都感到有些不近情理。 

就在这时,盘旋松林上空的巨鹤,突然发出一声长戾。 

银髯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仰首看了一眼晴空,接着面对着凌壮志歉然说道:“孩子,老朽就要返回冰天雪地长白山,在临别之前,老朽无什么稀世珍宝相赠给你……” 

凌壮志一听,立即躬身惶声说:“老前辈已将宝刃穹汉剑和绝世剑法……” 

银髯老人未待凌壮志说完,仰面哈哈一笑,接着摇摇头说:“那是靠你自己的福缘得来的,老朽只是尊奉师谕选择一鸟兽绝迹的灵秀之地,以待有缘之人,至于你是否如此做,那要看你自己了。” 

凌壮志心中一动,脱口急声问:“老前辈昔年获得此剑是……” 

银髯老人顿时会意,立即轻嗯一声,抚髯含笑说:“老朽那时已三十余岁,同样是在一座冰天雪地的绝峰上得此宝刃。” 

凌壮志一听,毫不迟疑地说:“弟子决心尊师祖遗言意旨,将来同样选一处灵秀之地,将此剑传于后世有缘之人。” 

银髯老人欣慰地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愉快地说:“师祖仙灵有知,当瞑目含笑了。”

话声甫落,空际再度传来一声鹤鸣。 

银髯老人霜眉微轩,神色略显激动,于是探手怀中,取出了一节粗如甘蔗,长约二寸的光亮碧竹,郑重地说:“孩子,老朽年已逾百,已用它不着,现就赠给你吧!” 

说着,即将一节碧竹交给恭身而立的凌壮志手里,继续说:“竹内是一颗琼浆冰果,在武林中可称得上是仙丹异宝,传言有令死人复活之功,春青永驻,长生不老之效,老朽就赠给你吧,你将来也许用得着它。” 

说罢,撮chún一声尖锐口哨,声音直上云霄。 

凌壮志接竹在手,分量极重,同时寒气隐隐砭骨,再听银髯老人述说的功效,立即恭声说:“弟子年仅十八岁,正在血气方刚之年,用不着这等稀世灵葯,老前辈已逾百岁,正好留此珍品……” 

话未想完,灰鹤已俯冲而下,老人哈哈一笑,爽朗地笑着说:“老朽虽年已逾百,数十年内尚不致死,人生能活两百岁,吾愿足矣。” 

话声甫落,袍袖轻拂,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恰巧灰鹤俯冲而至,飘然落在鹤背上。

凌壮志一见,急忙跪在地上,望鹤高呼:“弟子诸事安定后,即赴长白山,再谢老前辈的隆情厚谊。” 

空际立即传来一声哈哈大笑,说:“情海苦无边,回头即是岸,误己害人,痛悔终生,孩子,你的情孽太重了,如不悬崖勒马,永无安定之日。” 

一声悠长鹤鸣,一点灰鹤远去,终于消逝在遥远的天际。 

凌壮志神情若失地立起来,觉得心头极为沉重。 

所有的年轻尼姑合十当胸,双目微闭,四监院,六执事,三位师太,俱都恭身肃立,做出恭送银髯老人的姿势。 

但银髯老人的话,听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却有着不同的反应。 

凌霄庵的年轻弟子们,都感到茫然不解,觑目偷看凌壮志的俊面。 

三位师太似是有所预感,像如此武功高绝,俊美年少的人物,自是有不少多情的武林侠女眷恋。 

而身为凌壮志爱妻的宫紫云,却芳心暗喜,倍加欣慰,希望自己的郎君能因此有所警惕。

飞花女侠似是没有想到银髯老人也看出凌壮志将来的劫数,因而临去赠言,暗含禅机,看来他们这一代小儿女,仍难脱逃老一辈的覆辙。 

这时见凌壮志神情若失,眉透隐忧,因而亲切地一笑,装作愉快地说道:“志儿,和你娟姐姐回去休息吧,凡事人为,人定胜天,已知劫数,处处警惕,自会遇难成祥,逢凶化吉。” 

凌壮志强自一整神色,恭声应是,和宫紫云双双躬身辞过飞花女侠和三位师太及四大监院、六执事,并肩走进林内。 

宫紫云明白凌壮志这时的心情,温顺地跟在他的身后,任由他举步前进。凌壮志虽在举步前进,但他的心灵深处,却仍响着银髯老人的声音,尤其是那句误己害人,痛悔终生,令他感到万分痛苦。 

因为,他认为误己可以,但绝不能害人,在他认为绝不能害万绿萍,而让简大娘的儿子悔恼终生,也绝不能害秦香苓,而让薛鹏辉恨他一辈子,至于,展伟凤,仅是旅途相遇,谈得投机,较之万绿萍大是不同。 

尤其,现在自己已有了一位风华绝代,国色天香的娇妻娟姐姐。 

但是,一想到叶小娟,就令他焦急痛悔,万分不安,手心中冷汗油然。 

心念未毕,双目突然一亮,定睛一看,已到了一处绿草如茵的林中平地。 

于是急忙一定神,发现宫紫云正默默地跟在自己身边,惊觉自己的失态,因而含笑说:“娟姐姐,我们先到峰上破殿看剑式去吧。” 

宫紫云立即温顺地含笑点头,柔声说:“只要你不饿,我们就去。” 

凌壮志见宫紫云竟没有一丝不快的意思,心中顿感意外,同时,也感到高兴,因而愉快的应声好,当先向前驰去。 

宫紫云见凌壮志一忽秋眉不展,一忽笑逐颜开,觉得这位心爱的凌弟弟,实在仍有些孩子气,因而,一面疾驰,一面暗自好笑。 

一阵疾驰,已达崖前,两人腾空而上,到达崖颠,寒气凛烈,雪霜旋飞,一片皓皓冰雪,温度骤然降低。 

宫紫云不由感慨的说:“这座孤峰真怪,崖下和谷中,简直是两个世界,此地距凌霄庵远不及三里,至崖下高仅数十丈,谷中温暖如春,一片苍绿,崖上冰天雪地,寒冷刺骨。”

凌壮志也随声笑着说:“所以凌霄庵才迁移到崖下。” 

说着,举手一指百丈以外,雪雾旋飞中的高大石牌坊,说:“由那座凌霄庵之门看来,昔年的老凌霄庵的工程,也必极浩大惊人,只是这时已是一片冰雪掩没的废墟,看不出往日的庵址轮廓。” 

说话之间,已到破殿阶前,两人纵身而上,凌壮志举目一看,面色大变,不由脱口急呼:“啊,无名前辈已将人形剑式毁了。” 

急呼声中,当先飞进破殿,目光惊异地注视着石壁。 

宫紫云听说剑式已毁,芳心暗暗焦急,也紧跟纵入大殿。 

举目一看,只见光滑如镜的石壁上,许多人像,似是被一种金刚掌功夫悉数涂去,人形依稀尚有,剑式全都已毁。 

宫紫云看罢,万分失望地说:“想是无名老前辈为免再被别人学去,因而将人像毁掉了。” 

凌壮志赞同地点点头说:“照此情形看来,无名老前辈也许就住在恒山区内,经常来此察看,直到今天,才乘鹤飞回长白山。” 

说话之间,发现地上已多了无数零乱脚印,以前的脚步,已无法辨认,唯一完整无损的是壁上那个龙眼大小的圆点。 

凌壮志急步走至近前,凝神注目,仔细地看了一番,才转身望着略感失望的宫紫云,含笑说:“姐姐,我们走吧。” 

宫紫云微一颔首,两人并肩向北驰去,她心里明白,凌壮志细看那个圆点的原因,即是他将来也要如法炮制,实现他对无名前辈的诺言。 

两人一阵疾驰,片刻已达洞前,只见两个灰衣光头的小沙尼,蹲在洞前,正为他们炊饭。

两个小沙尼一见宫紫云和凌壮志飞身纵上台阶,急忙起立,也学着其他年长的尼姑的模样,躬身合什,齐声宣了个佛号,恭声说:“两位师叔祖回来了。” 

宫紫云和凌壮志,再也忍不住愉快的哈哈笑了,宫紫云首先敛笑问:“谁派你们来的?”

两个小沙尼,齐声恭谨的回答说:“明慧师叔祖。” 

宫紫云不知明慧是谁,但根据两个小沙尼的称呼,断定必是四监院六执事之中的一位,因而感激的说:“请转告明慧大师,以后不必再派人来了。” 

两个小沙尼,恭声应是,继续炊饭工作。 

宫紫云和凌壮志两人轻快地走进石室,宫紫云首先解下自己身上的紫华剑挂在墙上,接着转身,发现凌壮志立在一边,立即不解地说:“为何不把剑解下来?” 

凌壮志听得一呆,接着恍然大悟,顿时受宠若惊,内心无比快慰,忙不迭地将剑解下来。

宫紫云见凌壮志那副高兴相,芳心一甜,粉面绋红,急忙将剑接过来,同时,深情地望着凌壮志,强忍娇笑,羞涩地嗔声说:“傻像,就会装腔作势。” 

说着,即转娇躯,回眸轻睇,举手将剑挂在石壁上。 

凌壮志在惊喜、快慰、兴奋、甜蜜,共同混合的感触下,不禁再度呆了。 

因为,绝世风华的娟姐姐,娇躯轻转,回眸一笑,真是妩媚万千,醉人心弦,令他几乎忍不住将娟姐姐揽在怀里。 

想到在卧虎庄花园,明月高悬,万花待放,仰望长阁丽人,静听漫妙琴音,那时令他几疑娟师姐是人间仙女。 

如今,美艳无匹的娟师姐,就立在自己的面前,同处一室,代为挂剑,成为自己的娇妻,这怎能不让他疑在梦中? 

当时,静立月下,仰首听琴,即使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日。 

将剑挂好的宫紫云,发现心爱的凌弟弟,仍在如痴如呆的望着她,不由焉然一笑,闪身走出室门。 

凌壮志顿时惊觉,于是羞涩的哈哈一笑,急步追了出去。 

刚至室外,即见两个小沙尼已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来,再看宫紫云,正在对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无名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