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四章 身剑合一

作者:忆文

只见凌霄庵,灯火万点,明如白昼,房舍佛殿,清楚可见。 

就在这时,第三击巨钟又响了,鼓声立即停止。 

一阵山风吹过,飘来阵阵隐约可闻的法器诵经声。 

宫紫云黛眉一蹙,仰面望著凌壮志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凌壮志摇摇头,说:“小弟也不知。” 

说著,看了一眼乌黑的东方天际,迟疑的说:“也许是初一日吧!” 

宫紫云继续不解的问:“朔望之日,庵中的晚课是否都如此隆重?” 

凌壮志摇摇头说:“小弟仅比姐姐多来四日,上月十五日晚上是否也如此,小弟不得而知,照今晚情形看来,也许是如此。” 

看了这情形,两人自是不能再去,因而,宫紫云说:“我们还是下去吧!” 

说著,两人疾泻而下,直达洞口高阶上。 

两人挽手并肩走进石室,感到烛光柔和,温暖如春,但两人方才的兴致,却被凌霄庵隆重的晚课给扫光了。 

凌壮志见娟姐姐意兴阑姗地坐在床上发呆,因而提议说:“姐姐,我们开始读那篇人皮秘笈吧?” 

宫紫云一听,顿时粉面通红,不由迟疑地问:“你现在能静下心来?” 

凌壮志毫不迟疑地点点头,笑著说:“我要让姐姐知道我有惊人的定力。” 

宫紫云虽知面对爱夫无需如此害羞,但女孩儿家,袒胸露rǔ,总是有些难於解怀。 

想到父亲为这篇秘笈遭人残体,断送了一生辉煌前程,羞涩之心立除,为了慎重,她仍忍不住正色问:“研读秘笈,切忌心神旁骛,偶一大意,轻者走火入魔,重者丧失生命,事非儿戏,你可有这份把握?” 

凌壮志见宫紫云说得郑重,立即敛收欢笑肯定地说:“小弟知道,姐姐不必多虑。” 

宫紫云一听,立即脱鞋上床,背向烛光,悄悄解卸紫衣。 

凌壮志首先走至门前,轻轻将石门关好,接著脱鞋上床,面向正在解衣的宫紫云,盘膝坐好,立即问上眼睛。 

他微微调息,去虑凝神,将一切杂念摒除,让心情静下来。 

室内一切静下来,再没有簌簌的解衣声。 

凌壮志知道宫紫云已准备就绪,立即睁开了眼睛一看,现在他面前的是肤如凝脂,洁如温玉的酥胸,一双浑圆而富弹性的高耸玉rǔ,尤其,那两点褐色*峰,给予他无比的诱惑。

凌壮志的心绪突然一乱,顿时意马心猿,除了令他神迷目眩的一对玉rǔ外,他已看不见酥胸上星罗棋布的点点朱砂字迹。 

刹那间,额角、手心,俱已渗满了油油汗水。 

凌壮志这心情、身分、环境,与在马鞍山洞中时,业已迥然不同。 

那时是心情焦急,救人第一,加之身旁尚坐著一位德高望重的晋德大师,和骤然发现宫紫云胸上有人皮秘笈的惊喜情势,令他无法念及其他。 

如今,宫紫云已是他的娇妻,而今宵又是他们的花烛之喜,盘坐的位置,则正是他们洞房的新被石床。 

尤其,他和宫紫云之间,情感日笃,小别乍逢,因而,在爱情升华前的一刹那间,他无法控制他的心绪冲动。 

宫紫云微合凤目,细察凌壮志的神色,这时一见,芳心猛然一震,她看得出凌壮志并没有去虑凝神,拼除杂念。 

依然微合凤目,佯装未曾看见,悲惨痛心地说:“姐姐每夜念及这篇秘笈,便想到当年父亲背我遇敌的惨烈情形,我虽然对父亲的相貌没有印象,但我却往往想到父亲残腿断臂的痛苦神态,因而,姐姐时常流泪,辗转难睡,直到鸡啼三遍。” 

说此一顿,黯然轻声一叹,继续戚声说:“姐姐对你无所企求,只希望你悟透秘笈,学成绝技,上慰先父在天之灵,近慰母亲对你的期望,早日为父报仇,以尽儿婿之孝,弟子之道。” 

一席话说完,凌壮志已是汗泪俱下,愧悔无地,闭上眼睛,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时,在他心灵深处,正浮现著恩师慈祥的笑貌,响著他亲切的声音,回想到恩师的一再叮嘱,他几乎忍不住放声痛哭。 

宫紫云盘膝端坐,凤目中缓缓流著泪水,她知道凌壮志这时痛心疾首的心情,因而静静地端坐,不敢打扰他。 

片刻过去了,凌壮志脸上的神色已逐渐地恢复平静,但他两颊上的泪水,却还未乾。 

宫紫云知道凌壮志的心神已静下来,为免影响他的心情,悄悄擦去香腮上的残留泪痕,静待他睁开眼来。 

凌壮志的眼睛终於睁开了,目光精锐如电,直射宫紫云的丰满左胸上。 

宫紫云不敢与凌壮志的目光接触,因而立即闭上眼睛,她如凝脂般的酥胸上,似乎感到被凌壮志精锐的目光所灼的热度。 

室内一片寂静,除了烛台上不时爆起一两声极轻微的烛花外,再听不到任何一丝声音。 

不知过多久了,蓦闻凌壮志兴奋地低声说:“姐姐可以睁开眼睛了。” 

宫紫云一听,急忙睁开眼,只见凌壮志精神焕发,朗目闪辉,秀眉微微上挑,朱chún合著微笑,正高兴地望著她。 

她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她在凌壮志的俊面上,没有看出有一丝疲惫之色,因而不解地问:“你读完了吗?” 

凌壮志愉快地含笑点点头。 

宫紫云根据凌壮志的神色,断定他必然大有收获,但仍忍不住关切地问:“你悟透其中的精微玄奥了?” 

凌壮志故意一指宫紫云的酥胸,风趣地笑著说:“姐姐如再不掩住前怀,小弟方才强记的一点心诀,恐怕也忘了。” 

宫紫云娇靥一红,紧忙掩住前胸,妩媚地哼了凌壮志一声,接著娇笑轻视,佯怒嗔声说:“你愈来愈坏了。” 

说著,转过身体,依序整理著紫衣内衣。 

凌壮志最爱看娟姐姐娇羞发嗔,轻倪斜睇的神态丽姿,因为,她的嗔笑,更能显示出她的绝世美丽。 

这时他凝神痴笑,目光一眨不眨地欣赏宫紫云理衣,看来他对方才苦苦记下来的心诀,似乎真的完全遗忘了。 

宫紫云一面理衣,一面羞红著脸,兴奋地问:“上面记载些什麽武功?” 

凌壮志故意淡淡一笑,说:“没有什麽惊人出奇的绝学武技,就是一篇剑魔乌衣狂生前辈仗以剑术无敌的身剑合一!” 

宫紫云立即瞪大了眼睛,惊喜地欢声说:“那还不算惊人出奇?你果真学成了身剑合一,普天之下,剑术之高!唯你第一了。” 

凌壮志接著又忍笑淡淡地说:“第二篇是御剑百里。” 

宫紫云一听,脱口一声轻啊,顿时呆了。 

凌壮志含笑打趣说:“所以说,我说第一篇没有什麽出奇。” 

宫紫云一定神,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心爱的凌弟弟强抑心中的兴奋,有意来打趣她自己。 

心念至此,立时嘤嘤一声,飞身扑向凌壮志,举起粉拳向他的肩头打去,同时含笑嗔声说:“原来你在捉弄我。” 

说话之间,粉拳已落,砰砰打著凌壮志,她的拳的确用了不少力气,但没有用一丝功力。 

凌壮志诚惶诚恐举手护头护脑,口里却不停地哈哈直笑。 

宫紫云打了几下,芳心充满了蜜意,但仍含笑嗔声,命令说:“快将心诀念给姐姐听。” 

凌壮志顺服地点点头,笑著说:“身剑合一,姐姐也许能够学会,至於御剑百里,你我两人目前俱都无法练习。因为在功力上便无法可及。” 

说此一顿,敛笑正色说:“慾想练至御剑境界,至少需百年以上的深厚功力,或有机缘奇遇方始有望,据秘笈最末一段记载,御剑百里仍未臻完善之境,尚待继续求精求美,根据这一点,可以证明剑魔乌衣狂生前辈和其他三位前辈,共同著手秘笈时,狂生前辈没有将御剑百里的口诀列入的真正原因,并非他私藏,而是因为尚没有达到完美境界之故。” 

宫紫云会意地点点头,但她仍要求说:“你先把身剑合一的心诀说出来给姐姐听。” 

凌壮志见宫紫云如此性急,因而含笑说:“这时说来,恐怕仍不能说出其中精奥之处,必须俟小弟演练成功後,才可细述要领。” 

宫紫云深觉有理,自是不便再要求,但她却迫不急待地说:“既是这样,现在你就去洞外演练几次吧。” 

说著,当先穿鞋下床,即至壁前将剑取下来。 

凌壮志虽然正有意要出洞一试,但他却没想到宫紫云的个性,竟是如此之急。 

於是,穿鞋下床,由兴致勃勃的宫紫云手里将穹汉剑接过来,两人双双向洞外走去。 

这时,二更已尽,万般俱寂,整个绿谷一片昏黑,夜空远远,繁星万千,空气清凉似水。 

凌壮志、宫紫云,两人怀著兴奋的心情,双双走出洞外,举目一看,凌霄庵方向,已没有了灯光。 

两人立身高阶上,凌壮志首先游目看了一眼近周的地形,接著一指右前方数丈外的一片低树,说:“小弟暂以那片小树为施展目标,不过是否能及该处,小弟毫无把握。” 

说著,将剑悬在腰间,举步走下高阶。 

宫紫云依然立在阶上,这时见凌壮志就要施展剑魔举世震惊的身剑合一,心中也不禁有些紧张,因而关切地说:“弟弟切忌急进,依照心诀循序演练,第一次何必要扯那么远。” 

凌壮志颔首应是,随即停身在阶前平地上,右手握剑,仰首望天,拇指轻按哑簧,一阵清越龙吟,寒光一闪,长剑已出鞘外。 

宫紫云久闻剑魔乌衣狂生的太虚九剑,独步武林,鲜逢敌手,这时一见,果然不凡。 

只见到阶前滚滚剑光,翻涌匹练,刹时万朵梨花,刹时银锋百千,一忽光华大盛,一忽剑影如林,丝丝剑啸,森森剑气,令人看来眩眼刺目,不敢久视。 

宫紫云看得轻摇臻首,赞叹不止,深觉自己的剑法与凌弟弟的太虚九剑相比,仍要稍逊一筹,尤其缺少太虚九剑的威猛狠劲。 

蓦然,阶前一片刺目光海中,突然聚成一道宽约八尺如银的匹练,挟著隐隐剑啸,快如闪电般,直向数丈外的低树间射去。 

刺目匹练一闪而逝,接著全谷一片黑暗,凌壮志恰好横剑立在低树林前。 

宫紫云一见大喜,欢呼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来至望剑沉思的凌壮志身边,立即兴奋地说:“太妙了,想不到身剑合一如此凌厉,难怪乌衣狂生前辈要称霸武林。 

凌壮志俊面微微一红,涩然笑著说:“这样有何凌厉?方才初练,尚未悟出其中精华,距离秘笈上的要求,尚不及十分之了” 

宫紫云认为凌壮志有意夸张,因而疑惑地问:“真的啊?” 

爵壮志点点头说:“当然,身剑合一可与太虚九剑中第四招以後的任何一招开始施展,但每一招的剑式也同每一招的相异而不同。” 

宫紫云见凌壮志说的郑重,因而不得不信,是以,她仍疑惑的说:“真的?” 

凌壮志断然说:“当然,小弟可於第八招*龙升九天*中施展,你便知小弟言之不虚,不过小弟决心配合赤阳神功和青罡功夫,也许更具威力。” 

宫紫云欣然应好,说:“但你不必过份急进求功。” 

说著,闪身横飘五丈,玉立等待。 

凌壮志根据方才施展的心得,已体会出身剑合一的妙处,这时,重新默诵一遍心诀,气纳丹田,暗凝功力,剑身一指夜空,振腕挥出无收银花。 

紧接著,一声轻喝,身形腾空而起,长剑幻起一道寒光,直升九丈。 

蓦然,空中剑光突然一变,清蒙光华暴涨八尺,一道清色耀眼刺目的青光,闪电斜飞而下—— 

刺目青光到达地面,一直继续向前掠飞,剑光过处,叶飞技残,地上矮树立被齐顶斩断。

宫紫云微张樱口,瞪大凤目,完全惊呆了,难怪凌壮志夸口,方才那一次的确远不及这次的十分之一。 

心念未毕,电掣前进的青蒙剑光中,蓦然暴起一声大喝。 

紧接著,剑光缩小如带,通体殷红如火,由低而高,逐渐上升,挟著一阵隐隐风雷声,直向一颗七八丈高的大树上射去。 

殷红剑光一绕,缠过树身,旋转飞回,飘然落在地上。 

宫紫云一定神,娇呼一声,惊喜慾狂,飞身扑至近前,伸手抱住凌壮志,她几乎忍不住要吻这位即将成为天下第一大侠客的丈夫。 

但就在她伸臂抱住凌壮志,仰面慾呼凌弟弟的同时,她不禁惊呆了。 

只见凌壮志俊面苍白,双目微闭,浑身热气蒸腾,满额满脸俱是汗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身剑合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