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五章 学成下山

作者:忆文

已经醒来但仍蜷卧的宫紫云,立被惊得睁开眼睛,发觉自己酥胸暴露,玉峰躶呈,羞得急忙将凌壮志掀开的棉被抢了过来,迅即掩在身上,同时,绋红娇靥,佯怒嗔声问:“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 

说话之间,发现凌壮志面色苍白,额角渗汗,目光惊急地望着他前胸,知道凌壮志不是取闹,因而急忙坐起,正色问:“有什么不对吗,弟弟?” 

凌壮志一定神,举手一指宫紫云的酥胸,惊惶地说:“人皮秘笈……” 

宫紫云黛眉一蹙,心知有异,缓缓推开棉被,低头一看,也惊得花容失色,脱口一声轻啊。 

只见酥胸上的点点朱砂小字,大部退去,仅余下一些淡黄色的小点和模糊不清的字迹。

宫紫云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由也呆了,久久才抬起头来,惶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凌壮志也正在惶急惊异,因而仅茫然不解地摇摇头。 

两人瞪大了眼睛,彼此惊惶地互望着,久久不发一语,最后宫紫云讷讷自语,缓声问着自己:“莫非与守宫痣是同一个道理?” 

说着,急忙将左肩上的衣服退下来,露出雪白如凝脂的肩头。 

凌壮志不知何意,定睛一看,只见宫紫云肩头下方,赫然刺着一只飞凤,但飞凤的颜色已极淡了,因而,不解地问:“姊姊,这是什么意思?” 

宫紫云似乎已找出人皮秘笈退化的原因,这时见问,粉面不由一红,但仍不安地回答说:“这些事你不知道?” 

凌壮志一听,立即正色说:“不知道才问嘛!” 

宫紫云黯然一叹,感慨地说:“这真是天意,万幸昨夜你已将剑诀记下来,否则,你我两人真要痛悔终生了,我想这是母亲也绝没想到的事。” 

凌壮志似乎想起什么,急忙说:“姊姊,我们快去禀告师母吧” 

宫紫云娇靥一红,瞠声说:“羞都要羞死了,还好意思见母亲?” 

说着,急忙整理衣裙。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悟,俊面也不禁红了,但他仍忍不住问:“这件事总不能永远瞒着师母呀?” 

宫紫云立即不高兴地说:“要去你自己去说。” 

凌壮志不由一愣,继而一想,觉得自己更不便开口,只有以后再说了。 

自此,凌壮志和宫紫云就在绿谷崖下的洞府中住下来,共同勤练乌衣狂生傲视武林的身剑合一。 

两人恩爱情深,彼此相敬如宾,课余下峰打猎,无事便在山中散步,总是形影双双,片刻不离,每隔三五日,两人必去澄心殿请安一次,并请问一些三位师太云游在外的情形。 

飞花女侠不说下山,两人自是不敢再问,但在幸福快乐的情境中,两人却无时不想着早日手刃乌鹤的事。 

他们每隔一些时日,必会请庵中下山的尼姑,至小镇店中,关照店伙,善饲马匹。 

人在快乐中,往往不知光阴之快,不知不觉中已两个半月了。 

凌壮志,由于读了剑魔御剑百里的心法,虽然御剑毫无进境,但“身剑合一”却已练至得心应手的纯青境界。 

宫紫云在爱夫悉心指导下,也进境奇速,她不但学会了太虚九剑,同时对身剑合一,也能凌空下击,平射数丈,只是在威势上,没有凌壮志惊人。 

两个半月的美满生活,宫紫云显得更丰满,更成熟了,完全变成了一个高雅脱俗,秀美绝伦的少妇。 

这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绿谷松林茂然,奇花争妍,凌壮志神采飞扬地挽着宫紫云的玉手正在盛开的花树间漫步。 

就在这时,一阵急速的衣袂破风声,迳由凌霄庵方向传来。 

两人停身止步,只见东南松竹间,一道黄影,疾如流星,正向这面驰来。 

凌壮志凝目一看,不由脱口说:“姊姊,是慧安。” 

宫紫云心中一动,肯定地说:“一定是母亲命他来唤我们了。” 

凌壮志根据慧安慌急的神情,断定必有重要的事情,因为急声说:“我们迎过去吧!”

说罢,两人即展轻功,并肩向前迎去。 

这时,慧安已经看到迎来的宫紫云和凌壮志,早在七八丈外已停住身形,一俟两人到达,立即恭声说:“庵主请两位师叔即刻前去澄心殿。” 

凌壮志首先迫不及待地问:“可是三位师太回来了?” 

慧安恭声回答说:“随了尘师太去中原的明慧师叔回来了。” 

宫紫云知道必是带来了恶道乌鹤发动各大门派,联盟对付凌弟弟的消息,因而急声说:“我们快去吧。” 

说着,两人在前,慧安跟后,直向凌霄庵驰去。 

三人来至庵后,同时一长身形飞身跃墙而入。 

进入墙内,绕过数座粮食库房,沿着下斜通道,急急向第三座大殿走去。 

到达澄心殿外,两人相互整理了一下衣衫,慧安早已走进殿门。 

两人肃谨地走进澄心殿,第一眼便看到风尘满身的明慧大师端坐在檀床前的黄绫高墩上。

飞花女侠盘膝床上,正焦急地望着殿外。 

明慧大师一见凌壮志和宫紫云,即由高墩上礼貌地站起来。 

凌壮志和宫紫云首先向飞花女侠请过安,接着向明慧大师寒喧。 

飞花女侠一俟三人简略地喧寒完毕,即对凌壮志和宫紫云说:“你两人也坐下来吧。”

凌壮志、宫紫云两人恭声应是,即退至另一端的两个高墩前坐下。 

飞花女侠一俟两人坐好,立即黯然一叹,说:“了尘师太特派明慧大师回庵报讯,你张师母和小娟同时失踪了。” 

凌壮志和宫紫云两人心中同时一震,不由脱口问:“为了什么?” 

飞花女侠黯然摇摇头说:“江湖机诈,诡谲万变,往往令你难以始料,现在请明慧大师将经过情形,及中原武林近日的巨大变化,告诉你两人吧!” 

说罢霜眉微蹙,立即合上双目。 

凌壮志、宫紫云,立即将焦急询问的目光,转向明慧大师风尘犹存的脸上,静待她的解说。 

明慧大师以平静的声音说:“贫尼随了尘师大下山后,沿灵邱,奔曲扬,经新河,走历城,直达徐州,然后去苏、浙、豫、皖。 

沿途或明或暗,宣露凌小侠的师承及叶大侠被谋害的事实经过,并驳证凌小侠绝不是江湖上传说的那种寡情薄意,始乱终弃的年轻人。 

在下山之初,沿途酒楼茶肆中,已开始论谈凌小侠在本庵怒杀三恶判和掌毙凶僧圆亮等人的事,当时师太断定这些消息,必是由悟非恶尼的弟子和麻衣教的徒众传出山区。 

由于沿途宣露了凌小侠的师承,不少昔年与叶大侠相识的侠义道人士和受过叶大侠恩惠的人,多对凌小侠改变了以往的痛恶观念。 

同时,也知道了金刀毒燕阮陵泰和乌鹤恶道,是造成叶大侠失踪的主要人物。 

消息较预定的进展为快,师太和贫尼未到达浙、皖地区,凌小侠是朱腕银笔叶大侠高足的事,已传遍了大江南北,当然,消息传播的如此快,西路了空师太和明敏师姊那边,也有极大的关系。 

另一个最大原因是各大门派的门人弟子,纷纷星夜赶回本派,向他们的掌门人报告这项惊人的消息……” 

宫紫云不由关切的插言问:“这与他们各大门派有何关系?” 

明慧大师正色说:“关系极大,这不但关系着乌鹤恶道的煽动联盟,也关系着武林即将掀起的莫大浩劫。” 

凌壮志听得异常不解,微轩的秀眉蹙的更紧了。 

明慧大师看了一眼合目端坐的飞花女侠,继续解释说:“正直的几个门派,突然听到失踪将近二十年的叶大侠又有了侠踪,并且已有了一位武功高绝,技冠宇内的徒弟,一方面为此震惊,一方面是重新估计乌鹤恶道煽动联盟,声讨凌小侠的动机。 

其他行事偏激的几个门派、帮会,和独踞一方的黑道霸主,则暗中计议,如何生擒凌小侠,逼出四大恶魔共同手着的罕世秘笈……” 

凌壮志虽然一直静听不语,但他眉宇间的煞气,却随着明慧大师的叙述,而逐渐加浓。

这时听到有不少门派、帮会和黑道的霸主,企图在他身上攫取那本罕世秘笈,不由轻蔑的笑了,同时,他也恍然大悟,恩师临终时,何以叮嘱自己定要将秘笈留置在他墓中的原因。

明慧看了一眼俊面铁青,眉透煞气的凌壮志,心中似乎暗吃一惊,略微一顿,继续说:“据说,双剑无敌黛凤女侠听说凌小侠即是爱夫叶天良的衣钵弟子,曾经在金陵一家客店中痛哭了一整天,据说,叶夫人已完全谅解凌小侠对叶小娟的动机和苦心。” 

凌壮志听到此处,脑海中立时浮现出那天在黄山天都峰石室中的一幕,这时想来,仍不禁愧悔的低下了头。 

宫紫云对爱夫当时的用心,早已了然,因而,不但不责怪他,相反的,对他非常同情,因为,他正是为了找寻她而做错了那件事。 

明慧略带遗憾的口吻继续说:“不几天,叶小娟在金陵突然失踪了,黛凤女侠大为焦急,四出寻找,到处探听小娟的行踪消息……” 

凌壮志不由抬起头来,蹙眉不解的插言说:“叶小娟轻功卓绝,剑术惊人,同样的具有赤阳掌功,虽时下一流高手三五人绝难将她制服。” 

一直闭目静听的飞花女侠,缓缓睁开眼睛,黯然神伤的说:“江湖宵小,武林枭雄,大都工于心计,利之所趋,争先恐后,早将道义放诸脑后,为求达到目的,卑劣阴谋,惨酷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小娟年轻,又极少在江湖上行动,自是极易人入陷阱,待等发觉,已无法脱身了。” 

明慧大师恭谨的颔首说:“庵主说的极是,黛凤女侠曾当众流着泪说,小娟姑娘是个毫不知江湖险恶的女孩子。” 

宫紫云不解地问:“小娟失踪,难道竟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吗?” 

明慧毫不迟疑地连声说:“有有,据说小娟失踪的第三天,黛凤女侠接到一封密柬,说明小娟平安无恙,请女侠放心,并要求女侠即速找凌小侠要回那本秘笈去该派赎人……” 

凌壮志双目一亮,立即插言问:“不知是哪一个卑鄙无耻的门派?” 

明慧大师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恐怕只有黛凤女侠清楚。” 

飞花女侠摇摇头,断然说:“那张密柬上,绝不敢自承是何门派,可能仅称本派,并指定赎人的时间、地点,和见面时的记号,否则,我那位霞妹妹万一将该派的鄙劣行为公诸于世,该派怎么继续在武林中立足?” 

凌壮志忿然说:“这很简单,只要找到张师母,便不难查出是何门派。” 

飞花女侠立即黯然一叹说:“可是目前到什么地方去找你张师母呢?” 

明慧大师急忙解释说:“第二天,黛凤女侠也失踪了,有人见她乘船而去,有人也说她过江北上,可是沿岸各码头和江北各镇市,俱都没发现她的行踪,也有人揣测去交涉赎回小娟的事去了,各方议论纷纷,但谁也不敢肯定说是。” 

凌壮志冷冷一笑,肯定地说:“张师母必是被另一个门派或帮会劫持,那些说曾见到张师母行踪的人,就是劫持张伯母门派的人。” 

明慧大师立即颔首赞同地说:“凌小侠判断得和庵主方才臆测的正相符合,目前唯一可虑的是各地高手均纷纷北上,是似前来恒山,企图对凌小侠不利。” 

凌壮志双目冷电一闪,傲然冷笑说:“凡用卑鄙手段,企图向在下搜取秘笈的人,虽百千之众,亦将悉数杀绝。” 

明慧大师听得浑身一战,面色立变,不由忧急地说:“目前武林各派皆有人前来,见人即问凌霄庵的所在,这个问题已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是以师太才命贫尼星夜回山,向庵主请示机宜,决定尔后行止,如果小侠果真抱着除恶务尽的决心,凌霄庵前,势必要骨如山,血成河,永无安定之日。” 

凌壮志立即回答说:“只要在下即日下山,必将那些妄想攫取秘笈的贪心者引走,大师尽可不必为此忧心。” 

说罢起身,面向飞花女侠躬身要求说道:“现在时机已到,请准志儿和娟姊下山。” 

宫紫云见凌壮志恭身起立,也急忙由高墩上站起来。 

飞花女侠缓慢地一点头说:“事到如今,也应尽速离庵为妙,但你两人下山之后,切忌妄造杀孽,以免贻祸晚年,株连子孙。” 

凌壮志和宫紫云齐声恭谨应是。 

飞花女侠继续说:“据了尘师太暗中调查的结果,乌鹤恶道似是尚未东来,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学成下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