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六章 矮脚仙翁

作者:忆文

两个壮汉惊恐慾绝,跑又不敢跑,因为地下还倒着一个被马踢伤的人,不跑又担心自己的命。 

宫紫云怕凌壮志含忿出手,毙了两个壮汉,因而焦急地说:“弟弟,不要杀他两人。”

两个壮汉一听,惊得魂飞天外,一个嗥叫一声,转身狂奔逃去,一个神经错乱似的,猛向凌壮志扑来。 

凌壮志有心生宣传之效,兼而有震慑作用,于是剑眉一轩,大喝一声:“鼠辈找死!”

死字方自出口,早已蓄满功力的右臂,借着衫袍弹震之力,猛向扑来壮汉的前胸挥去。

暗影中,蓦然传来一声惶急惊呼:“阁下请住手。” 

但是,已经迟了,只听砰的一声大响,暴起一声凄厉惊叫,飞身扑来的壮汉,宛如断线的风筝,直向三丈以外飞去。 

人影闪处,一个一身灰缎劲装,背插钢鞭中年人,已将壮汉横飞的身形接住,背鞭中年人低头一看,面色大变,发现壮汉面色如纸,腕脉跳动,仅是晕厥,并未受伤。 

背鞭中年人这一惊非同小可,断定他揣测得已经不错了,心中既惊且喜,想到派出一百多组人,结果点子让他碰上了。 

于是,放下手中壮汉,急忙上前数步,抱拳当胸,朗声问:“请问阁下,可是昔年侠名满天下的叶大侠的高足,凌壮志凌小侠吗?” 

凌壮志发现街上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故意剑眉一轩,厉声喝问:“不错,在下正是凌壮志,尔等慾待怎样?” 

背鞭中年人听得浑身一战,急忙恭身陪笑说道:“在下杨智典,乃大河教主坛下,巡回总督察麾下的督巡香主,在下奉命在此久候阁下多日了……” 

凌壮志听了他那套自报的冗长名号,心中早已不耐,这时,未待对方说完,立即沉声问:“何事等候在下?” 

杨智典急忙回答说:“我家巡回总督察久闻凌小侠武功盖世,宇内无敌,久想借机和小侠交个知心朋友……” 

凌壮志一听,立即仰面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如龙吟虎啸,惊得满街骡马乱蹦乱跳,许多围观的人,俱都举手掩住耳朵。 

宫紫云已明白了凌壮志的用意,也证实了明慧大师的话,并未夸大其实,同时也惊于大河教势力范围之大,居然将眼线放到五台山以北。 

杨智典被凌壮志笑得心神不安,冷汗油然,知道情势不妙,看形势,说不定今夜活命难逃。 

凌壮志大声笑罢,接着讥嘲地朗声说:“你家巡回总督察果真甘愿折节下交,在下倒愿和他做个知心的朋友,只是他想交的不是在下凌壮志,而是在下怀中的罕世秘笈吧?” 

话声甫落,人群中立时暴起无数声轻啊。 

杨智典听说秘笈就在凌壮志的怀里,心中不禁惊喜交集,立即想着尽早脱身之计,于是急忙分辩说:“哪里,哪里,小侠你误会了,小侠身具绝世武功,哪个敢动攫取秘笈的歪脑筋,那真是自己找死……” 

凌壮志再度哈哈一笑:“阁下说得不错,就请你转告你家总督察,要他尽早打消这个卑劣念头,否则,在下定要他身首异处,血溅五步。” 

杨智典一听,面色大变,立即沉声说:“小侠当众侮辱本教总督察,在下身为教中香主,绝不能视若无睹,必须拼却性命不顾,也要为总督察洗刷耻辱。” 

说话之间,举手翻腕,即将背后的钢鞭撤下来。 

凌壮志冷冷一笑,不屑地说:“你自己不愿留条活命回去报信,那也怨不得在下心狠了。” 

杨智典立即硬着头皮,强自沉声说:“本教教规森严,在下自己也做不得主,如不与小侠拼命相搏,回去也必被处以举掌自毙之罪。” 

话一出口,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即掀起一片惊啊。 

凌壮志顿时大怒,不由举手一指杨智典,忿忿厉声说:“今夜在下特意饶你不死,留你一个活口,既速转告你家教主,在下三日之内,必至孟津,定要斩取老狗项上人头。” 

如此一说,周围看热闹的人俱都惊呆了。 

杨智典早已吓得面色如土,冷汗直流,急忙一定神,极端惶恐地大声说:“你胆敢辱骂本教教主,既是自走死亡之路,在下为了能将此事转报本教教主得知,当众斩断一臂,回至总坛后,再听教主处置。” 

话声甫落,急抢手中钢鞭,猛向自己了左臂击去,“喀喳”一声,鲜血飞溅,左臂应声而断。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片惊啊,顿时掀起一阵不安騒动。 

凌壮志和宫紫云也不禁看得面色立变,暗暗心骇,两人却没想到大河教的教规如何残酷森严。 

这时,对街暗影中,如飞纵出六个壮汉,抬起地上两个受伤的人,扶着摇摇慾倒的杨智典,惶恐逃走,瞬间消失在暗影中。 

凌壮志看得紧蹙着秀眉,心中的杀机愈浓,他决心要将这个组织庞大,势力雄厚,高手如云的大河教除去。 

宫紫云也有同感地慨然说:“像大河教这种不良组织,还是及早除去的好,免得留世害人,祸患地方。” 

说罢,两人随即走至青聪、乌骓身旁,略微检查了一下鞍囊后,看也不看围在店外的众人一眼,迳向店内走去。 

两人一进店门,围看热闹的人们,立即开始了他们的议论,刹那间,店外一片嗡嗡人声。

这时,四更将尽,天将黎明,东天已升起晓星。 

两人走回独院上房,宫紫云未待凌壮志坐稳,立即忧急地悄声问:“弟弟,你怎地公然宣称秘笈就在你的身上?” 

凌壮志立即沉声说:“不如此怎能将那些妄想攫取秘笈的人诱来?” 

宫紫云依然压低声音,正色说:“如此一来,对方人多势众,都想抢到秘笈,那时你将穷于应付。” 

凌壮志胸有成竹地哈哈一笑,说:“正因为他们都想抢得秘笈,才会人人相互监视,各怀异心,虽是人多势众,却是一片散沙,届时俱都保持实力,以图居中渔利。” 

说此一顿,也略微压低声音说:“这样做,我们处于主动,让他们跟着我们身后东追西走,疲于奔命,而免却咱们四处明察暗访之苦。” 

宫紫云凤目一亮,似有所悟地说:“你想在这些人中查出小娟她们的下落?” 

凌壮志毫不迟疑地点点头说:“当然,掳去张师母和小娟做人质的帮会门派,必然处心积虑,设圈套,布巧局,暗中引导我们进入他们的陷阱,在极有利的境况下向我们要挟下手,强迫交出秘笈来……” 

宫紫云一听,黛眉微竖,轻哼一声,忿忿地说:“哼,那样做他们简直是自己找死。”

凌壮志淡淡一笑,解释说:“到了那时候,我们便到了无法自拔,任人摆布,只有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份了。” 

宫紫云听得异常不解,因而一直茫然望着凌壮志。 

凌壮志看了微现鱼白色的天空,风趣地一笑,说:“进去假寐一会吧,现在好戏才开始,令你意想不到,防不胜防的事,还在后头呢!” 

说着,起身将房门掩好,挽着一脸迷惑神色的宫紫云,并肩走进内室。 

两人盘膝床上,开始调息,渐渐朦胧睡去。 

□ 

一觉醒来,天光已经大亮,西墙根前的花架上,已洒满了柔和朝阳。 

凌壮志走至外间,即将房门拉开,两个店伙提着脸水,端着早餐,早已诚惶诚恐地立在院门外边。 

两个店伙一见房门大开,立即满面堆笑,恭恭谨谨的走进来,两人一到阶前,同时恭声问:“爷,您早。” 

凌壮志立即谦和的颔首一笑,也说了声“早”。 

两个店伙见凌壮志态度和蔼,紧张的心情,似乎平静了不少。 

凌壮志和宫紫云一俟店伙走后,匆匆梳洗略进早点,即向店外走去。 

来至店外,昨夜停在街上的骡马货车,早已渡河走了,这时,正有一批批的车马由渡口方向驰过来。 

两人结帐上马,轻催丝缰,即向渡口驰去。 

来至渡口,恰好赶上一艘车马方船,是以两人很顺利地渡过黄河。 

渡过黄河,海拔三千的五台山,已横亘在二十里外了。 

凌壮志和宫紫云,齐抖丝缰,急催坐马,直向五台山前驰去。 

青聪、乌骓奔驰如飞,二十里路,仅仅半个时辰,便到了五台山北麓。 

两人仰首一看,山势崎险,白云悠悠,气势不亚于恒山。 

快马飞驰,前进中,宫紫云纤手一指,大声说:“我来时就是走的那座山口,里面路径虽然崎岖,但通过山区,却可节省数十里路。” 

凌壮志举目一看,只见两座纵岭之间,斜向伸出山口,由于树木茂盛,往下细看,或不知路径的人,不到近前,绝不知那是一道通向南麓的隘口。 

看罢,立即颔首愉快的说:“既然省时省路,我们仍走这条隘路吧!” 

于是,两人一拨马头,直向山口驰去。 

进入山口,风力较强,两马速度丝毫未减,嗒嗒如雨的蹄声,由两边斜岭间反震过来,清脆悦耳。 

隘路逐渐狭小,向左一转,视界顿时大开,前面竟是一座四面环山,数里方圆的乱石大绿谷。 

绿谷的对面,是一道两座绝壁对峙的狭道,看来宽仅数丈,形势十分险恶。 

凌壮志看罢,立即有所感触地说道:“这等险要隘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宫紫云虽有同感,但她却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愉快娇笑作为答复,笑声随风飘荡,声漫满谷。 

笑声未歇,跨下飞奔中的青聪、马骓,蓦然发出一声悠长怒嘶,声震四野,千峰回应。

凌壮志和宫紫云心中一惊,举目凝神,转瞬之间,那道绝壁隘口,已多了一小队人马。

两人相互对看一眼,似乎在说,五台山中何时盘踞了一批绿林强盗。 

青聪、乌骓,继续向隘口飞驰,口中一声接着一声怒嘶,似是向阻在前面的人马示威。

这时,隘口中涌出来的一小队人马,已极从容的横阻在隘口外面,看来有二三十人之多。

凌壮志凝目一看,当前一匹红马上,威棱地坐着一个背插长剑,一身青色劲装的少女。

青衣少女二十一二岁,双颊淡红,眉目如画,纤纤的柳腰,合度的身材,说来也算得上是个美丽少女,只时,眉目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凶残煞气。 

在青衣少女的身后,数匹大马上,坐着六名俱都佩有兵刃的中年人,其余二十几人,均是劲装壮汉。 

凌壮志打量间已至青衣少女不远,只得和宫紫云同时将马速慢下来。 

青衣少女柳眉微剔,杏目尚尚,神色异常冰冷,端坐在马上,动也不动,目光一直在凌壮志的俊面上和宫紫云的靥面上闪动。 

凌壮志一见青衣少女那副孤傲样子,就有些不耐,加之在马后人众个个横眉怒目,俱都神气十足,愈增心中怒意。 

来至近前,两人距对方五丈之处,同时将马勒住,凌壮志双目一扫青衣少女等人,立即轻蔑地问:“五台山一向清静安定,尚未听说山中有劫路的强盗,不知你们是哪一个寨的山大王?” 

青衣少女冷冷一笑,沉声说:“你是真的不知,还是明知故问?” 

凌壮志佯装一愣,正色说:“在下初离师门,孤陋寡闻,是以尚不知女大王的威名。”

青衣少女柳眉一扇,冷冷一笑,说:“难怪杨香主回报,说你潇洒儒雅,说话狂傲刻薄。” 

凌壮志佯装恍然大悟,立即轻蔑地插言:“原来你们是以前黄河帮改组的大河教……”

青衣少女见凌壮志一直冷讽热嘲,根本没将大河教放在心上,不由暗暗生气,再看青马上风华绝世的宫紫云一直以不屑的目光望着她,当然更没把大河教放在眼里,因而柳眉一剔,怒声说:“你不要将大河教看得一文不值,告诉你,没有大河教控制着所有黄河渡口,哼,如今各大门派的顶尖高手,早已渡河北上,将你身上的秘笈夺走了。” 

凌壮志一听,仰面哈哈一阵大笑,傲然沉声说:“莫说你们大河教,就是那些企图攫取秘笈的各大门派,在下又何曾将他们看得能值几文?” 

青衣少女一听,直气得粉面铁青,娇躯微抖,神色间充满了怨毒,但她目光一闪,举手一指宫紫云,怒声问:“她是谁?” 

凌壮志立即沉声说:“她是谁与你无关,不劳你问。” 

青衣少女杏目一瞪,厉声说道:“凡在本教地区走动的人,本总督察都有权过问。” 

凌壮志中一动,顿时想起昨晚自断手臂的杨智典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矮脚仙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