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二十九章 天山琼瑶

作者:忆文

她坐在疾驰的马上,樱chún紧闭,娇靥凝霜,五内妒火如焚,她望着凌壮志的背影,娇哼一声,忿忿地自语说:“哼,你今天对展伟凤要有一点热情的表现,咱们是你奔西,我就奔东。” 

追上凌壮志,见他一直往前驰,好像忘了她似的,心中的妒火愈炽,不由暗恨展伟凤不知羞耻。 

继而一想,他们认识在她之先,定情也比她早,心中一阵难过,又怨自己命薄了。 

她总认为展伟凤做得过分大胆,居然胆敢将师门至宝,恩师仗以成名的寒玉宝扇,交给一个陌生青年。 

照武林规炬说,这项罪过应该是收回武功逐出门墙,甚至开坛处死。 

宫紫云心念至此,不由忿忿地摇摇头,她觉得展伟凤太不知害臊了。 

蓦地,数声厉喝划空传来。 

宫紫云急忙一定神,举目一看,前面已到破庙茂林的前沿了。 

凌壮志眉梢一挑,切齿恨声说:“想不到他们已动上手了。” 

宫紫云急忙看了一眼身后尚不太高的朝阳,焦急地说:“辰时还没到嘛!” 

话声未落,两马已冲进林内。 

凌壮志恨声解释说:“你别忘了邱铜川是个阴毒多智的老贼。” 

宫紫云一听,不由惶声说:“看来东云道长三人恐怕十分危险了。” 

说话之间,已达破庙近前,厉叱暴喝,挟着忿怒狂笑,迳由庙内传来。 

凌壮志和宫紫云腾空离马,飞身纵上侧殿,俯首一看,只看见五个青衣劲装大汉,飞舞兵刃,转攻华山东云三人,东清右颊已被划破流血,东惠道袍已被划破下摆,只有东云尚有守有攻,不时兼顾师弟两人。 

大殿石阶上,二十余名灰衣劲装大汉的身前,傲然立着骨瘦如柴,一脸狞笑的大河教主邓铜川。 

凌壮志看罢,气忿填胸,忍不住仰天一声怒笑。 

笑声一起,那二十几名灰衣壮汉,顿时色变,老贼邱铜川也举目望来,神色沉静,目光怨毒,抚髯哂着冷笑。 

激烈打斗中的五个青衣劲装大汉,一闻笑声,纷纷耀出圈外,怒目向侧殿上望来。 

宫紫云满腹的妒火,立变无穷杀机,一声不吭,疾掠而下,同时恨声说:“哪有这等不要脸的人。” 

说话之间,横肘振腕,一片龙吟声中,耀眼紫光一闪,紫华剑已掣出鞘外,身形闪处,已到了五个青衣大汉的身前。 

凌壮志没想到宫紫云先他下去,心中一惊,飘然紧随身后。 

东云三人急忙喘了几口气,一见宫紫云仗剑扑向五人,不由惶声阻止说:“夫人使不得,五人都是邱铜川的亲信,号称大河五虎……” 

宫紫云未待东云说完,立即恨声说:“他们就是五条龙我今天也得杀他们。” 

五个青衣壮汉一听,顿时大怒,暴喝一声,各挥兵刃,齐向宫紫云疯狂扑至。 

宫紫云冷冷一笑,说:“不信你们就试试。” 

试字出口,身形旋飞如烟,紫华剑挥闪如电,一声娇叱,疾演太虚九剑。 

老贼邱铜川一见,立即惊惶暴喝:“快快退下来。” 

但这时被困在凶涌剑浪,翻滚匹练中的五人,已无法脱出剑光重围了。 

邱铜川顿时慌了,大喝一声,飞身奔下台阶,一抡手中蛇形杖,就待向滚滚剑林中冲去。

蓦然一声大喝:“无耻老贼,也想以多为胜吗?” 

大喝声中,白影闪动,凌壮志振腕劈出一道刚猛掌风,立将老贼的进路阻住。 

邱铜川深知凌壮志的掌功厉害,大袖一挥,横飘五丈。 

就在老贼闪身横飘的同时,千百紫锋剑光中,相继暴起数声刺耳惊心的凄厉惨叫,接着是折棍断刀和砰砰的倒地声。 

剑光过处,宫紫云黛眉如飞,娇靥铁青,樱chún苍白如纸,在她周近血泊中,已赫然倒着五具血肉模糊的青衣尸体。 

东云三道完全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如此貌若天仙的丽人,居然能够挥剑杀了威震黄河七省的大河五虎。 

立在高阶上的二十几名灰衣大汉,个个面色如纸,俱都噤若寒蝉。 

卓立在一旁,蓄势监视邱铜川的凌壮志,内心感到十分不解,他猜不透爱妻今天何以会大动杀机。 

邱铜川须发俱张,环眼如灯,骨瘦如柴的身躯,顿时大了一倍,同时,全身发出格格的响声,目光凶残地望着宫紫云,一步一个脚印地缓步逼来。 

就在这时,塌墙外面,蓦然传来一声沉雷似的焦急大喊:“小妹夫,大事不好了,你快些逃命吧!” 

凌壮志心中一惊,转首一看,正是身穿黑缎棉袍,面如锅底,手提一对大铁锤的展伟明,但在他身侧并肩飞驰的不是娇美秀丽的展伟凤,而是一位看来年约二十八九岁,一身淡黄道装的青春艳美道姑。 

忿怒若狂的邱铜川,一见电掣驰来的艳丽道姑,顿时惊得浑身不由一战,面色大变,布满周身的功夫顿失,不由暗暗叫苦,心说:怎地她也赶来了。 

凌壮志凝目细看,只见疾驰而来的年轻道姑,乌云高挽道髻,修眉凤眼粉腮,琼鼻、樱口,肤白似雪,在淡黄道装上,佩着数排鹅绒金丝穗,随风飘展,恍然若仙。 

凌壮志看得秀眉一蹙,心说,这人是谁? 

心念间,展伟明和年轻道姑已飞身驰进庙来。 

展伟明见凌壮志仍兀立发呆?不由再度焦急地挥手大声说:“小妹夫,你还不快逃命发什么呆,她是我妹子的师父‘琼瑶子’。” 

“琼瑶子”三字一出口,凌壮志和宫紫云心头同时一震,立即提高了警觉,看她脸上凝霜神色,定是前来兴师问罪。 

琼瑶子身为武林前辈,和飞花女侠、黛凤女侠同属上代成名侠女,因而,在警惕之余,凌壮志和宫紫云在神色上仍肃然而立。 

华山三道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但看出琼瑶子似是对凌壮志存意不善。 

黄影闪处,琼瑶子已立在凌壮志身前一丈之处。 

展伟明似乎知道两人一定要大打出手,因而惶急得满头大汗,远远站在琼瑶子身俊,向着凌壮志不停地挤眉弄眼咧大嘴,做着焦急小心的手势。 

宫紫云顾忌邱铜川虎视眈眈地立在身俊,手中的紫华剑,始终不敢收回鞘内,因而也不便走向凌壮志身前。 

华山三道已看出情势陷于不利,如果昔年震赫一时的琼瑶子缠住凌壮志,邱铜川老贼绝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是以,三人一递眼神,也同时运功蓄势。 

邱铜川见多识广,善观情势,琼瑶子一来,曾经暗暗叫苦,一个凌壮志他已无制胜把握,何堪再加上一个琼瑶子。 

但老贼听了展伟明的叫喊,再看了琼瑶子的威棱目光,不由宽心大放,暗自笑了。 

这时,琼瑶子闪烁的目光,停在肃立正待向他行礼的凌壮志脸上一闪,修眉一动,立即沉声问:“你可是那浪子凌壮志?” 

凌壮志一听“浪子”两字,心头立感不快,但仍恭谨一揖,恭声地说:“晚辈正是凌壮志。” 

琼瑶子沉哼一声,右袖一动,手中已多了一柄毫光闪闪,长约八寸的精致玉扇来,接着沉声问:“你可认识这柄玉扇?” 

凌壮志看得心头一震,俊面顿时一红,他不敢提展伟凤的事,只得恭声说:“这是前辈仗以成名的寒玉宝扇,晚辈自是识得。” 

琼瑶子见凌壮志人品俊逸,恭谨有礼,并且回答事体,能够避重就轻,心中已有些见喜,心想,爱徒能得此佳婿,也算相配得人了。 

因此,她决心回去向掌门师兄求情,就是和四位师兄大吵一顿,也要将他们这份姻缘促成功。心念一转,但她仍沉声问:“你是怎得认识此扇的?” 

凌壮志关心展伟凤的处境,决心不提洪福镇酒楼上的事,正待恭声回答,蓦然怒气未消,杀机犹存的宫紫云,沉声说:“前辈何必明知故问,这件事问令徒展伟凤,岂不比问他更清楚?” 

凌壮志心知要糟,再想阻止已来及了。 

琼瑶子略见和缓的神色,果然再度沉了下来,不由望着宫紫云沉声问:“你这位姑娘是谁?” 

宫紫云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我是凌壮志的妻子宫紫云。” 

琼瑶子一听,粉面倏变苍白,凤目冷芒闪闪,紧闭着樱chún,充满了忿怒、失望神色,微颤着身躯,瞪视着宫紫云,久久说不出话来。 

展伟明浑猛憨直,尚不知情势已极严重,一听凌壮志已娶了妻子,不由懊悔地大声劝阻说:“小妹夫,我劝你千万别和我一样娶五房妻子,尤其不能娶爱妒、爱哭、爱吃醋的……”

话未说完,蓦见场中的琼瑶子,双目冷电一闪,倏然转首,怒目望着凌壮志,恨声说:“你果是外间传说的那种风流浪子,我的凤儿真是瞎了眼睛。” 

说此一顿,神色立变凄厉,突然厉声问:“你可曾用此折扇杀人?” 

说着,玉腕轻抖,金光一闪,手中宝扇刷声张开,在高高升起的朝阳下,毫光四射,耀眼生花。 

凌壮志惶急地看了一眼琼瑶子手中的宝扇,他没想到宫紫云一句话将已见好转的局势弄成这样,这时见问,自觉无话可说。 

宫紫云听说凌壮志曾用宝扇杀人,心中也不禁暗吃一惊,看了无言答对的爱夫一眼,知道确有其事,因而心中一动,冷冷一笑,道:“既然将扇请人保管,人家自然有防身御敌之权……” 

琼瑶子一听,神色再变,未待宫紫云说完,厉声插言问:“难道为本派树下强敌登门问罪,也是应该?” 

宫紫云毫无退让之意,因而冷冷的说:“贵派尽可将责任推到拙夫身上,不去理睬他们!” 

琼瑶子一听,气得身躯直抖,不由厉声说:“你说话不可理喻,我不问你。” 

宫紫云忿然一指凌壮志,怒声说:“他是我的夫婿,我自然有权过问。” 

琼瑶子冷冷一笑,沉声说:“既然你一定要涉足其中,只要你胜了贫道手中的折扇,凌壮志与本派间的过节便一笔勾销。” 

宫紫云立即颔首说:“好,前辈请赐招吧。” 

说着,闪身横飘两丈,看是离开地上血泊中的五具尸体,实则是预防身后老贼邱铜川的暗袭。 

凌壮志已看出宫紫云别具用心,同时也了然他今天为何要大动杀机的原因,总之,还是为了妒,一心要杀绝他与展伟凤间的这条路。 

他也很清楚,世间任何妻子没有不希望独占夫婿,时刻防止有其他女人介入,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一声娇叱响起,宫紫云和琼瑶子已斗在一起了。 

定睛细看两道紫黄的身影,旋转如飞,上腾下跃,时而扇影翩翩,时而紫光弥漫,缓时似叶飘,疾时似奔电,令人看得胆战心惊,头昏目眩。 

琼瑶子果然不愧是昔年震赫一时的女中高手,一柄描金折扇施展得出神入化,横削、直点、劈扫、打、扇影翻滚,漫天金星,声势凌厉绝伦。 

宫紫云身法轻灵曼妙,手中紫华剑,尽演百年前御云仙姬的成名剑法,紫红翻滚,剑浪汹涌,森森剑气中发出丝丝剑啸。 

凌壮志看得出琼瑶子并未全力施为,似是留有余力对付他凌壮志,宫紫云深知琼瑶子扇法如神,要想以仙姬的剑法取胜,似是不太容易,剑魔的太虚九剑又极霸道,万一收势不及,岂是儿戏? 

凌壮志看罢,深悔没有将乾坤八剑传给爱妻,但又想到自己对无名叟前辈的诺言,又觉得自己绝不能因私毁信。 

他深怕爱妻久战动了胎气,于是,气纳丹田,恭谨地说:“前辈扇法精奇,晚辈也要领教几招绝学。” 

说话之间,横肘振腕,耀眼寒光一闪,穹汉剑已掣出鞘外。 

激斗中的琼瑶子和宫紫云,闻声同时跃退两丈。 

琼瑶子见他手横长剑,立即忿忿地一颔首,沉声说:“好,我千里迢迢找的就是你。”

“你”字出口,欺身直进,右臂一挥,抖出一小圈金光寒芒,倏忽一闪已到了凌壮志面前,快如疾矢离弦。 

凌壮志看得心头一震,这招扇法果然是精绝神奇,看来招式单纯,实则变化无穷,于是,身形一闪,横飘两丈,同时,大声说:“前辈请住手,晚辈有话说。” 

琼瑶子凤目威棱地注定凌壮志,控扇沉声问:“你有什么话尽快说。” 

凌壮志俊面微沉,但仍恭声问:“前辈这次与晚辈动手,可是兼有抢夺晚辈怀中秘笈之意?” 

琼瑶子一听,顿时大怒,脱口厉声说道:“胡说,你那本恶魔秘笈,在贪心不足,野心勃勃,妄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天山琼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