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三 章 寒玉宝扇

作者:忆文

厅内不少人听了俊面一郎的笑声,而出厅观看,这时高阶上,有男有女,有丑有俊,数十道炯炯目光,齐向凌壮志和万绿萍望来。 

凌壮志举目一看,竟没看到铁钩婆,想必是先进厅去了。 

万绿萍娇靥生晕,略感到羞涩,依然和凌壮志并肩走上厅阶。 

阮自芳为了向万绿萍讨好,亲自陪著两人走进厅内。 

凌壮志游目一看,大厅上灯光明亮,布置得金碧辉煌,正中一张檀木大香案,壁上高悬一方八尺见方的猩红大血毡,中央挂著一柄金光闪闪的厚背单刀,上缀三只乌黑发亮的俯飞铁燕…… 

再看大厅内,早已摆满了酒席,只见人头晃动,目光闪烁,由各地先行赶到的贺客,已有一百多人,中午在宏福镇酒楼上看到的那些人,大都到了,只是没看到那位雷霆拐。 

这时,整个厅上,顿时静了下来,所有目光都惊异地望著厅门,似乎要看看究竟来了何等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劳动少庄主阮自芳亲自引导入座。 

但紧跟著少庄主进来的,竟是一位文静儒雅,手持描金摺扇,身穿一袭白缎银花公子衫的俊美少年,和一位秀丽娇美,背插长剑上身绿裳衣裙的妙龄少女。 

所有在座的人,不少人为之面色一变,尤其看了少庄主那副恭维神态,愈加断定这位文雅俊美的少年来历不凡,因而立即掀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立在一角的卷云刀宋南霄,见日间酒楼上的白衫少年书生,居然前来卧虎庄参加老庄主的封刀大典,俱都感到异常不解,再看阮自芳的殷勤态度,愈加猜不透凌壮志是何门派的门人。 

这时,凌壮志和万绿萍已被卧虎庄少庄主俊面一郎阮自芳,带到靠近正中上席附近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上席的坐位完全空著,但他俩俱都没有看到铁钩婆,想是去见老庄主去了。 

阮自芳为了讨好万绿萍,立即举起手来,转身望著四周的贺客,朗声说:“诸位请静一静,诸位请静一静!” 

话声末落,全厅早已静得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俱都不解地望了过来。 

凌壮志、万绿萍不知俊面一郎要做什麽,因而也不解地望著。 

阮自芳未言先笑,神采飞扬地朗声说:“诸位,明日为家父封刀大典之日,今夜备薄肴为诸位洗尘,一俟家父和诸位老前辈到来,晚筵即行开始。现在,兄弟为诸位介绍一位出师异人,武功高绝,就是在下也不是对手的人为诸位见面。” 

说话之间,全厅数十道惊异目光,齐向凌壮志的俊面上望来。 

岂知,阮自芳满面笑容,肃手一指万绿萍,接著朗声说道:“这位姑娘就是铁钩婆婆万老前辈的唯一掌上明珠,万绿萍姑娘,人称‘碧天翠凤’。万姑娘是位出师异人,剑术精绝,且家学渊源,尽得万老前辈的铁钩真传……” 

话未说完整个大厅早已暴起了一阵热烈掌声! 

万绿萍没想到阮自芳会自动为她介绍,还宣布了她的美丽绰号,心中虽然有些不快,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是不便使他难堪,因而强自镇定,缓缓站起身来,温静地连颔螓首,并向左右福了一福。 

厅上的掌声,愈热烈了。 

凌壮志神色自若,满面展笑,同样热烈地拍手鼓掌。 

万绿萍答谢落座,发现凌壮志也呆头呆脑地拍著手,不由含嗔瞪了他一眼,同时玉肘轻轻碰了他一下。 

俊面一郎看在眼里,宛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不由怒火高涨,但他却强自含笑,向著全厅客人挥了挥手,一俟掌声静下来,立即神色尴尬地走出厅去。 

众人见少庄主没有再介绍那位文静英俊的少年书生,俱都恍然大悟,少庄主亲自引导入厅,态度毕恭毕敬,原来是为了那位妙龄秀丽的碧天翠凤。 

但坐在一角的宋南霄,却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嘴角掠过一丝阴刁的狞笑,他不由暗哼一声,心说:“姓凌的小穷酸,我宋南霄要叫你活著出去了卧虎庄,从今以後,江湖上便没有我卷云刀这个字号。” 

凌壮志对阮自芳没有介绍他,毫不在意,但万绿萍却替他有些难过。 

万绿萍关切地望著凌壮志,见他神色间毫无一丝不快,只是一双秀目,一直盯著壁上悬著的三支毒燕和那柄厚背金刀,不知他在想什麽。 

就在这时,左侧角门处,蓦然响起一声谦和朗喝:“诸位,老庄主到!” 

喝声甫落,全厅顿时一静,凌壮志心头一震,转首望向角门处,他要看看恩师的切齿仇人,究竟是个什麽样的面目。 

角门处人影一现,一群白发老人,像众星捧月般,拥著一个满面红光,发髯如银,身穿一袭宽大杏黄长袍的老人走进来。 

轰然一声,全厅所有的贺客同时立起来。 

凌壮志也随众立起,翘首观看,他断定当前身穿杏黄长袍的那个老人,就是卧虎庄的老庄主金刀毒燕阮陵泰。 

他凝目细看,只见阮陵泰,霜眉虎目,方口胆鼻,满面堆著微笑,神色极为愉快地走来,同时,连连颔首,亲切地望著左右贺客连声含笑说:“诸位请坐,诸位请坐。” 

凌壮志秀眉一蹙,他对这个红光满面,霜眉银髯,一直持著亲切微笑的老人,在相貌上,在神色间,看不出有什麽不对之处。 

他继续再看,在酒楼上看到的那位慈祥大师和雷霆拐萧子清,以及铁钩婆等三人,都跟在阮陵泰身後。 

阮陵泰来至正中席位上,亲切地向著众人挥手示意,请大家坐下,他似乎要向全厅的人说几句话。 

凌壮志随著众人落座,他心里感到非常迷惑,这时,他不但搞不清恩师究竟是谁,更揣测不出恩师与阮陵泰之间,究竟有什麽深仇大恨。 

虽然,恩师五年来,一直不愿说出他是谁,但根据金刀毒燕阮陵泰的年岁,断定恩师绝不是百年前即已失踪的厉害魔头赤阳神君。 

因为,据恩师说,他与阮陵泰结仇,仅是十八九年的事,在年岁上,功力上,在时间上,恩师都不可能是赤阳神君。 

尤其,恩师在遇难之日,怀中尚抱著一个刚刚满一周岁的女儿娟娟,要想知道恩师真正的出身来历,必须先找到他的女儿,再同去恒山凌霄庵…… 

但将来去了凌霄庵,又找谁呢……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又到哪里去找娟娟呢…… 

算来,娟娟今年已是二十岁的少女了,普天之下,二十年华的青春少女,何止千万? 

据恩师说:在娟娟的前胸上,有一个极显眼的暗记,可是,少女的酥胸岂是让人随意看的吗? 

一想这些问题,凌壮志便感到异常焦急不安,原因是恩师不愿说出他以往的悲惨身世和遭遇,恩师说,只要找到分离的女儿娟娟,再一同前去恒山,一切都明白了…… 

一阵热烈掌声,立将忧急沉思的凌壮志惊醒,举目一看,金刀毒燕似乎已把话说完,正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凌壮志顿时惊觉失态,赶紧也随著鼓起掌来。 

继而觑目一看,前後左右的同桌客人,似是无人注意。 

再看看身边的万绿萍,神情愉快,娇靥绽笑,一双明亮的杏目,正目不转睛地望著阮老庄主,两只玉手不停地热烈拍著…… 

凌壮志看罢,心中暗暗警告自己:身在虎口,岂是儿戏?所幸方才无人注意。 

但他却不知道,立在一角的卷云刀宋南霄,和目光一直没离开万绿萍的俊面一郎阮自芳,却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时金刀毒燕阮陵泰,饮罢了杯中酒,立即谦和地含笑点点头,在热烈的掌声中,缓缓坐了下去。同时,转首看了一眼恭立在不远处的阮自芳。 

阮自芳一见,顿时会意,立即谦和地含笑朗声说:“诸位,今夜晚筵,通霄达旦,敬祝诸位百斛不醉!” 

话声甫落,掌声立止,整个大厅,暴起一阵欢呼,声震厅瓦,久久不歇。 

凌壮志一听通霄达旦四字,顿时急出一身冷汗来。 

万绿萍显得极为高兴,拿起酒壶来,首先给凌壮志斟满了一杯,这位娇憨天真的小姑娘,尚不知道她这位表哥的处境,已极危险了。 

凌壮志虽然表面仍极镇静,但心里却已忧急如焚,他不停地暗问自己:假设今夜酒宴直到天明始散,又该怎麽办? 

最後,他仍决定在今夜击毙阮陵泰,绝不等到天明。 

决心一定,立即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蓦闻身边的万绿萍,愉快地说:“表哥,阮老庄主要来向每桌客人敬酒了,他要在封刀归隐前,再和各路朋友近前见面。” 

凌壮志转首一看,果见金刀毒燕阮陵泰和他的一群老朋友,纷纷离座,向著这面几桌席前走来。 

又听万绿萍笑著说:“表哥,你看,阮老庄主多慈祥,真是一位和霭可亲的有德长者。”

凌壮志唯唯喏喏,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盯在阮陵泰红光满面的老脸上,他要在金刀毒燕亲切祥和的神色间,找出阮陵泰伪善的另一面。 

金刀毒燕每至一桌,都要攀谈一番,似乎对每一个人的近况都极熟知,被询问的人,无不肃立恭身,诚形於外,表示出对金刀毒燕的衷心崇敬。 

凌壮志看得眉头一皱,心说:阮陵泰如此受人尊敬,难道他确是一个侠肝义胆的忠厚老人? 

心念间,金刀毒燕阮陵泰满面含笑,已和他的一群老友,缓步走了过来。 

凌壮志、万绿萍像同桌的其他客人一样,同时立起身来。 

俊面一郎阮自芳,急忙由後面赶上来,神色兴奋地肃手向著万绿萍一指,恭谨地对阮陵泰说:“爹,这位便是芳儿以前对您谈过的万绿萍姑娘。” 

金刀毒燕一听,略感意外地“噢”了一声,一双虎目,立即望著万绿萍上下打量起来,宛如公公看媳妇一般,跟在阮陵泰身後的一群老辈人物,也俱都目光炯炯地打量起来。 

万绿萍被看得娇靥纷红,直达耳後,立即羞涩地低下了头,但她的心中,却恨透了俊面一郎阮自芳。 

阮陵泰看罢,立即祥和地哈哈笑了,转首望著身後的铁钩婆,愉快地说:“老姊姊,你有一位如此丽质若仙的千金,足慰老怀了。” 

铁钩婆听得乐不可支,哈哈一笑,故意谦和地说:“哪里,丑丫头,淘气!” 

话一出口,一群老人同时笑了,即使附近几桌上的客人,也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万绿萍的螓首,垂得更低了。 

金刀毒燕阮陵泰,笑罢回头,蓦然发现立在万绿萍身边的凌壮志,仅仅看了一眼,面色顿时大变,不由脱口问:“这……这位小侠是……” 

问话之间,虎目炯炯,以询问的目光,反复望着面前的这个客人。 

凌壮志正待起身自我介绍,蓦闻阮自芳抢先回答说道:“爹,这位凌相公不谙武功……”

金刀毒燕阮陵泰未待儿子讲完,虎目一瞪,沉声怒喝:“胡说,这位小侠天生异禀,上上奇材,内功已达英华内蕴的至高境界,分明是天山派的琼瑶子的衣钵传人,岂能瞒得了老夫?” 

话一出口,厅上所有的客人,无不惊得面色一变,脱口一声轻啊,轰然一声,纷纷立起身来。 

凌壮志听得心头猛然一震,手心不由暗暗急出汗来,他确没有想到阮陵泰第一眼便看出他是一个会武功而内力已极深厚的人。 

阮陵泰说的天山派琼瑶子,不知是否就是恩师的门派和道名?他认为阮陵泰既然第一眼便看出他的出身师承,必然对他的师父也极为清楚。 

但他仍牢牢记著恩师临死的叮嘱——只要不运功震怒,眼神外露,普天之下,没人能看得出你是一个身怀绝艺的人。 

因而尽管金刀毒燕阮陵泰,肃容正色,说得认真,但他仍佯装神色茫然,微蹙秀眉,故意不解地望著金刀毒燕和万绿萍。 

万绿萍娇憨天真,毫无城府,她见金刀毒燕阮陵泰神色肃穆暗含惶急,说的煞有介事,不由噗嗤笑了。 

金刀毒燕蹙眉抚髯,正在暗思如何处置这位潜入庄内的天山高徒,惊闻万绿萍脱口一声娇笑,不由愣了,一双虎目,炯炯地盯在万绿萍的娇靥上。 

万绿萍强自忍笑,纤手一指凌壮志,愉快地说:“他是我的表哥,是个死啃书本的读书虫!” 

凌壮志见机不可失,立即一拱手,同时文绉绉地说:“小生凌壮志,参见阮老庄主,恭祝老庄主福寿康泰,万事迪吉。” 

说罢,恭谨地一揖到地。 

金刀毒燕阮陵泰满面迷惑,目色湛湛地望著凌壮志手中的描金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寒玉宝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