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一章 邋遢和尚

作者:忆文

越过盆地,登上对面横陵,三人眼前登时一亮,只见二三里外的孟县城,灯火万点,光亮烛天,全城夜景十分壮观。 

三人怕丐帮两位长老久等,略催坐骑,三马速度顿时加快。 

来至北关街口,两位老花子早在路边含笑等候了。 

凌壮志三人即勒丝缰,相继下马,同时恭声说:“让两位老前辈久等了。” 

两位老花子哈哈一笑,说:“我们也刚到,店还没有找好,我们去城内还是就在关外?”

展伟明早就饿了,抢先争着说:“就在关外吧,随便弄些东西吃就成了。” 

方脸的柳长老欣然说好,转身向街内走去。 

这时,两街灯火通明,夜市正盛,行人擦肩接踵。 

街上行人中,已有不少渡过黄河的江南高手,但由于大河教的瓦解,大河教主邱铜川的死讯,使得这些高手虽然看到拉马进街的凌壮志等人,但绝无一人敢有所举动,只是暗中指指点点而已。 

尤其看到丐帮的马柳二位长老同行,更慑于丐帮的声势不敢蠢动,同时也闹不清凌壮志和丐帮有什么渊源。 

五人来至一座规模最大气派最豪华的大客店前,身形尚未停好,早已飞步跑过几个满面堆笑的店伙来。 

这些店伙,眼睛最为势力,一见凌壮志和宫紫云那等俊美华丽的少年公子和姑娘,而拉马走在两个要饭的花子后面,这两个老花子必是大有来历的人物。 

几个店伙,躬身哈腰,满面堆笑,拉马的拉马,引客的引客,一个较年长的店伙,向两长老一躬身,笑着问:“两位老爷子好,五位是先上酒楼饮酒,还是迳去后店跨院?” 

柳长老祥和地呵呵一笑,说:“给我们找个清静的独院吧,并给我们送桌上好酒菜来。”

店伙恭声应是,向着另一店伙作了个手势,当即在前引路。 

五人被引至一座清静的独院小厅上,酒菜也随之送到,五人依序坐好,展伟明敬陪末座。

酒过三巡,方脸的柳长老一抚花白胡须,感慨地说:“自我们老大丹眼神杖简尚义失踪后,这些年来我和老三走遍了大江南北,访尽了深山大泽,始终没有一丝踪迹。 

数月前遇到了跛足道人,他说凌小侠的尊师来历神奇,身世迷离,也许就是我们失踪多年的简老大。 

但在金陵遇到衡山的了尘师太,她又说凌小侠的尊师是失踪多年的朱腕银笔叶大侠,我和老二虽然相信,但仍希望能亲向小侠询问实情,方始放心。” 

凌壮志立即解释说:“晚辈最初确不知先师是谁,但找到娟师姊,再赴恒山见过师母飞花女侠后,根据先师的信物,确定先师正是昔年失踪的叶大侠。” 

瘦脸的马长老黯然接口说:“这些年来老大一直没有消息,看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宫紫云黛眉一蹙,分析说:“遭人谋害,不外两个原因,一是仇家太多,一是身怀珍物……” 

柳长老未待宫紫云说完,立即一颔首,压低声音说:“夫人说得不错,我们老大和叶大侠相似,不过老大得的是一本上古真经。” 

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展伟明,蓦然插言问:“什么上古真经?” 

两位长老本待不理展伟明,但见凌壮志和宫紫云也聚精会神地注意听,因而愈加压低声音说:“据我们老大说,如果参透真经上的奥秘,即可得道成仙。” 

展伟明一听,叭的一声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接着大声说:“两位老前辈请放心,那位简老大绝对死不了。” 

凌壮志和宫紫云被展伟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同时吓了一跳,两位丐帮长老也不由脱口问:“何以见得?” 

展伟明毫不迟疑正色说:“两位老前辈没听过神仙歌吗?上面说得多清楚,神仙好,神仙好,金银财宝视粪草,美丽娇妻不去想,孝顺儿孙不能要……两位老前辈请想想,娇妻儿孙都不能要,哪里还会想到你柳二马三?” 

两位老花子一听,霜眉同时蹙在一起了。 

宫紫云想笑不敢笑,凌壮志有心说展伟明几句,又觉不便出口。 

展伟明见两位长老没说话,尚以为赞他说的有理,因而继续正色说:“两位老前辈忘了吗?诗云:‘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修仙成道的人,在洞中修仙一天,就是我们人世间的几百年,试想,你们两位老前辈已经七八十岁了,还能再活几年,你们两位跑断了腿,那位简前辈,说不定正在天母的瑶池边吃蟠桃呢……” 

话未说完,便发现两位老花子,俱都气得面色铁青,怒目圆睁,白胡子微微颤抖,以下的话,再不敢说了。 

凌壮志一脸惶愧之色,不由拱手致歉说:“展世兄为人憨直,口没遮拦,尚望两位老前辈不要介意。” 

两位丐帮长老慨然一叹,神色逐渐缓和下来,伤感地说:“我们简老大果真仍在世间,就是深山修仙,我们丐帮弟子也心安了。” 

说罢,两人同时立起身来,继续说:“现在天色已经不早,小侠和夫人旅途劳顿,也该早些就寝,老叫花就此告辞了,今后有缘再会。” 

凌壮志、宫紫云同时立起来,惶声说:“两位老前辈,何以急急离去……” 

方脸的柳长老,黯然一叹,说:“我和老三已亲自问过小侠的师承,心中已无疑虑,只要我们两个老叫花子不死,即使天涯海角,也要找到我们老大的踪迹。” 

凌壮志知两人去意已决,只得宽言安慰道:“简老前辈得的上古真经,果真能得道成仙,也许不出将年,三位老前辈便可会面了。” 

两位老花子俱都苦笑一笑,颔首黯然说:“但愿如小侠所说。” 

说罢,迳向厅外走去。 

凌壮志心中一动,顿时想起失踪被掳的叶小娟和黛凤女侠,因而急声说:“两位老前辈止步。” 

两个老花子闻声停身,不解地问:“小侠还有什么事吗?” 

凌壮志秀眉一蹙,黯然说:“这次晚辈离开恒山,旨在尽力救出师母黛凤女侠和师妹小娟,两位老前辈可曾见闻是哪一个帮派掳去?” 

两个老花子,同时噢了一声,似乎想起什么,由瘦脸的马长老,回答说:“你不问起,我俩倒把这件重大事情忘了。最初小侠的声誉不正时,很多门派的掌门人都呼你为小魔头而不呼姓氏,经过了尘师太的解说,再与事实加以对照,不少正直的门派,将合力剪除你的念头打消了,现在大河教已经瓦解,但渡河的人却很少,今后小侠如能慎重处事,你的声誉必定更高。 

至于黛凤女侠与叶姑娘被人掳去之事,我两人尚未接到帮中弟子的报告,不过总不会脱出积极进行夺取小侠秘笈的几个门派,小侠届时只要略动机智,我想不难查不出来。 

但有一点必须注意,切忌操之过急,须知人在对方手里,有时必须暂时忍气,受点委屈,才不致误事。” 

凌壮志恭声应是,继续不解的问:“两位老前辈可曾听说崆峒掌门人乌鹤东来的事?”

方脸的柳长老,立即颔首接口说:“有有,确曾听说过帮中弟子曾一度在邛崃山见过乌鹤,不过这牛鼻子的行踪极为诡秘,乌鹤新近练成了不少奇奥功夫,是否吹虚,那就不得而知了。” 

瘦睑的马长老,诚恳的说:“小侠如果想知道乌鹤的行踪,老花子立即下令各地分舵注意,一经发觉恶道行踪,迅速传递消息,尽快让酒楼茶肆中的人们知道,那时小侠即可暗地跟踪探听他的诡谋。” 

说罢,两人迈下厅阶,迳向院门走去。 

凌壮志连连恭声应是,即和宫紫云、展伟明,跟在两位长老身后相送。 

到达院门,两位老花子坚请凌壮志三人止步,道声珍重,转身向前店走去。 

凌壮志三人恭立门前,直到马柳二老的身形消失了才转身走回小厅。 

丐帮二老一走,三人已无心再吃,恰在这时,店伙也来收拾残席了。 

凌壮志知道每个大码头的客店,大都和车马船轿的掮客有连络,因而叮嘱店伙代雇一艘大船,说明是去东京汴凉开封府。 

宫紫云一心想早些到金陵,看看属于自己的家,由于不便快马飞驰,只得改走一段水路,然后,由开封上岸,奔蚌埠,再转道金陵。 

一宿安睡,次日绝早起床,太阳刚刚升起,三人已绕城而过。 

绕过县城,地势迥然不同,举目望时,一片黄沙,仅通向渡口的宽大官道上,有稀落的几棵柳树。 

道上行人络绎,多是渡河的商旅,纷纷向渡口走去。 

三人策马前进,距离渡口尚有一里,已听到黄河激流的“嗡嗡”水鸣。 

到达渡口,只见河边河滩上,货物堆积如山,船桅耸立如林,人头攒动,喧声沸腾,多是等候渡船的人。 

河中水流甚急,黄泥旋转翻滚,虽无激浪,但极骇人,举目前看,只见十数里外的对岸,一线阴影,景物模糊不清,无法分出是村林还是城镇。 

举世闻名的嵩山诸峰,已在远远的天际现出一道绵延起伏的山影。 

凌壮志尚未勒马,路旁飞步迎来一个船夫装束的精干中年人。 

中年船夫奔至三人面前,立即躬身含笑说:“小的是乘风船上派来迎接三位贵客的。”

凌壮志一挥手,和声说:“请头前带路。” 

三人策马跟在船夫身后,一向不知愁苦的展伟明,这时也将虎眉皱起来了,因为他就要和他的小妹夫分手,各奔东西了。 

三匹宝马,似是也知道即将分途,不时显出神情依依,昂首低嘶。 

沙滩上的麝集人群,逐渐减少喧哗,最后终于寂静无声,千百道惊异的目光,向着凌壮志三人望来。 

对这些尚尚惊异的目光,一路之上,三人看多了,已不足为奇,但凌壮志也知道,任何一件意外事件,均是由这些目光中酿起。 

三人前进中,蓦见船伙举手指着数丈外的一排大船,愉快地说:“就是中间第四艘,我们的船主已立在船上恭迎三位了。” 

凌壮志举目一看,只见前面一排大船,俱都是高约八尺,长约七丈的三桅大型船,一个身穿长裤短褂,腰系宽带的老人,果然立在船首上,正向这面望来。 

老人年约六十余岁,霜眉飞髯,面色红润,嘴角挂着微笑,目光尚尚闪辉,一望而知不是俗手船主。 

三人距离有数十丈,老船主已抱拳当胸,朗声笑着说道:“老朽在此恭候多时了,请上船吧。” 

说罢,抱拳含笑,恭立船头。 

凌壮志首先下马,早有数名船夫由敞开的底舱大门内跑了出来,分别将马迅速接过。这时,船头已搭好一道登船跳板,三人由踏板上登上船头。 

老船主一见三人上来,立即愉快地哈哈一笑,说:“老朽这艘船能载凌小侠伉俪东下,真是倍感荣幸。” 

凌壮志拱手含笑,尚未答话,蓦闻展伟明瞪眼沉声问:“你怎知道小妹夫是凌壮志?”

老船主似乎早就料到有此一问,于是神色自若地仰首哈哈一笑,朗声愉快地说道:“凌小侠武功盖世,名满天下,身着白衫,英俊儒雅,莫说武林高手,就是江湖上的贩夫走卒,哪一个见了凌小侠这身衣着相貌,不知他是凌壮志?” 

凌壮志知道老船主是个老江湖,自是会说几句奉承话,因而也未放在心上,倒是对展伟明冒然发问,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急忙拱手歉声说:“在下凌壮志和展世兄,俱是初历世面,不周之处,尚望老丈多加包涵。” 

老船主以极愉快的声音哈哈一笑,说:“凌小侠过谦了,快请舱内坐。” 

说罢侧身,伸手肃客。 

凌壮志微一颔首,当先举步,拾眼一看,目光倏然一亮,几乎呆在原处。 

不知何时,前舱门口,竟婷然玉立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狐媚少女。 

狐媚少女一身水红粉缎衣裙,生得桃花眼,柳叶眉,悬胆琼鼻,红樱chún,瓜子形的粉睑,肤细如脂,这时正樱chún绽笑,媚眼闪辉地恭候在那里。 

这不但使凌壮志惊奇,更令风华绝代的宫紫云也感到迷惑,当前玉立的粉衣少女除了衣着不同,几乎是大河教主的女儿邱莉花的化身。 

展伟明没见过邱莉花自是不会感到惊奇,他仅是觉得粉衣少女的那双闪辉的桃花眼,令他看得呼吸有些窒息。 

老船主一见,立即笑了,急忙两步笑着说:“这是小女辉英。” 

说话之间,已到门前,粉衣少女首先向凌壮志和宫紫云福了一福。 

凌壮志和宫紫云一同含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邋遢和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