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二章 喜见唤春

作者:忆文

三人策马前进,想到这次雇船,偶一疏忽,险些铸成大错,这时想来,三人心中仍有余悸,假设邋遢和尚不及时赶至,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轻驰十数里,前面河边上已现出无数桅影,向内陆的高岗上,建有一片约有数百栋的房屋。

三人知道那便是大黄庄渡口了,因而将马速略微加快了些。

到达渡口时已近正午,正是渡客稀少的时候,河边除了一些渔夫船伙只有极少数的商旅行人。

一朴实忠厚的店伙,早在河边上等候,一见三人,愁苦的脸上立即有了笑容,急忙一躬身,笑着说:“果然有三位客人,爷,请随小的来,一位活佛早在船上开始喝酒了。”

说罢,当先向一艘三桅大船前跑去。

凌壮志三人会心一笑,知道是邋遢和尚早已雇好了船。

来至船前,没有船主欢迎,看来都是些忠厚朴实的船伙等在下面,三人将马牵给船伙,迳由搭板登上船舷。

三人游目一看,只见船面清洁无比,一色橙黄,刷洗得光亮鉴人,阵阵浓重的桐油气息扑面迎鼻。

一个四十岁余的中年人,一身船伙装束,谦恭的立在船上,向着凌壮志三人一拱揖,仅诚朴含笑说了个请。

凌壮志、展伟明,也同时还了一礼。

蓦闻舱房内传来邋遢和尚的声音说:“船老大,你道我和尚是疯子跑上船来想白吃你是不是?哼,哼,你老大看,可是有三位身缠万贯的贵宾?”

中年船家一听,赶忙转身向着舱内作揖,同时感激地说:“多谢活佛,多谢活佛。”

凌壮志三人举目向舱内一看,只见邋遢和尚正坐在桌后喝酒,虽有满桌热气腾腾的菜肴,但他却未动筷。

邋遢和尚一见凌壮志三人走进舱口,依然倚老卖老地坐在上位不动,但怪眼一翻,嘴里却嚷着说:“小子们快些吧,我和尚早等得不耐烦了。”

凌壮志三人一面入座,一面恭声道:“老前辈饿,尽可先吃,何必等晚辈。”

邋遢和尚哼了一声,风趣地说道:“哼,我和尚虽然好吃,但也不能不留个后路,万一你们不来,我和尚也好开溜,不能真的落个白吃。”

话声甫落,凌壮志三人再也忍不住笑了,即是立在舱外的船老大也忍不住笑。

邋遢和尚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块肉,即对凌壮志问:“你们要去什么码头?”

凌壮志恭声说:“先将展世兄送至对岸,然后去东京汴粱开封府。”

邋遢和尚满意地一颔首,沉声说:“正合我和尚的意,我也急着过河。”

说着,怪眼一翻,望着船老大问:“你听清楚了没有?”

中年船主恭声应是,一躬腰转身离去,大声吆喝开船。

凌壮志一看和尚连干了几大杯,立即恭声问:“不知老前辈怎知晚辈就在那艘船上?”

邋遢和尚怪眼一翻轻哼一声,似乎有些生气地说:“你小子是当今天下的大红人,又是小侠,又是小魔头,你们在渡口过,不知惹动了多少眼睛,我老人家怎么能入眼不知?何况我还正在找你小子。”

凌壮志俊面一红,不由喃喃的恭声问:“不知老前辈找晚辈何事?”

如此一问,宫紫云自是要注意听,就是一直低头猛吃猛喝的展伟明,也不由放下筷子,抬起了头。

邋遢和尚,又哼了一声,沉闷问:“我干女儿秦香苓,你小子可认得?”

凌壮志心头一震,惶急的点了点头,他目不转睛的望着邋遢和尚,他不敢转首去看爱妻宫紫云的表情。

邋遢和尚摇幌着光头,慢条斯理的问:“她现在怎样了?你小子可知道?”

凌壮志听得有些心惊肉跳,不由惶急的摇头,恭声说:“晚辈不知。”

邋遢和尚突然坐直身体,大声说:“她现在被玉山少山主薛鹏辉掳至玉山总寨监禁起来了,你还在迷糊。”

凌壮志听得心头猛然一震,不由惊“噢”一声,顿时愣了。

宫紫云也不禁芳心一惊,知道凌壮志的麻烦又来了,但,憨直的展伟明,却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邋遢和尚见凌壮志发呆不语,不由怒声追问了一句:“你小子打算怎么办?”

凌壮志秀眉一蹙,为难的迟疑说:“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未婚夫妻,晚辈怎好出面干预?”

邋遢和尚一听,顿时大怒,怪眼一翻,怒声说:“什么?乱子是由你小子一手搞出来的,你不管谁管?”

凌壮志焦急的分辩说:“晚辈当时只是一时好奇,才随苓姑娘进入石阵……”

邋遢和尚怒哼一声,忿然说:“可是薛鹏辉那小子,硬说你和苓儿两人在地上相拥亲吻。”

凌壮志当着爱妻的面,只急得俊面通红,秀眉一轩,立即怒声说:“真是岂有此理……”

邋遢和尚一听,立即怒声问:“小子,你发谁的脾气?”

凌壮志真是满腹委屈没处诉,只得强忍心中怒火,和声分辩说:“请老前辈不要误会,晚辈是气薛鹏辉颠倒是非,捏造事实。”

邋遢和尚找凌壮志的目的,就是要凌壮志去救秦香苓,这时一听,立即逼了一句,沉声说:“那小子捏造事实,你小子找他理论嘛!”

宫紫云想到凌弟弟要事正多,又要探查叶小娟母女的下落,又要找杀父仇人乌鹤道人,摆在面前的难题,是要去救展伟凤,还有死在古墓中的万绿萍,今后行走江湖,还要时时防人企图攫取秘笈……

她想到这一连串的问题,觉得凌弟弟哪里还有时间去管秦香苓的闲事,因而急忙插言说:“老前辈,这件事凌弟弟不能涉足其间……”

邋遢和尚,怪眼一瞪,正待怒声发问,但想到宫紫云是女孩子,又是凌壮志的妻子,因而面色一斋,和声问:“何以见得?”

宫紫云继续恭声说:“如果凌弟弟前去,这件事反而弄假成真,更加影响他们夫妻间的情谊。”

邋遢和尚怒哼一声说:“人都禁起来了,还谈什么夫妻情谊?”

凌壮志心中灵智一动,立即恭声说:“老前辈和跛足道老前辈,两人可一并前去兴师问罪,一个是救爱徒,一个是救义女,薛家父子绝不敢说老前辈两人师出无名!”

邋遢和尚的油泥脸上,似乎泛起一阵微红,举起乌黑干瘦油手,一连挥了几挥沉声说:“告诉你小子,这条路我和跛足早走过了,行不通,你别看玉山圆仅有数十里,但山势却崎险无比,加上玉山山主乱飞镖薛雄虎多年经营,把一座玉山整建的不亚于人人视如畏途的阎罗殿。”

说此一顿,怪眼一扫凌壮志、展伟明和宫紫云三人,继续沉声的说:“山上悬崖绝壁,怪石丛生,处处机关,步步可死,高有滚雷木石,地有暗网陷阱,不是我和尚长他人威风,要想进入玉山总寨,真可比拟飞鸟难渡。”

宫紫云黛眉一蹙,不解的插言问:“听老前辈的口气,你不是和跛足道老前辈去过了吗?”

邋遢和尚立即正色说:“是呀,我和跛脚暗探几次都险些丢了老命。”

宫紫云灵机一动,立即凛然正色说:“以两位老前辈如此高绝的武功,尚且险些丢命,凌弟弟一人前去,岂不是前去送死吗?”

邋遢和尚听得一愣,急忙仰脸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心说,好个鬼精灵的丫头,我和尚险些栽在你手里。

这阵大笑,不但掩饰住他和尚的窘态,也让他藉大笑的时间,想好了说词,于是,敛笑沉声说:“我和跛脚见暗踩不成,只得公然拜山,乱飞镖薛雄虎和他的儿子少山主薛鹏辉,自是摆队亲迎,经过交涉,结果受了一顿肮脏气。”

凌壮志见邋遢和尚把玉山总寨说成上有天罗,下有地网,心中已经有些生气,这时一听,不由沉声问:“不知两位老前辈受了顿什么气?”

邋遢和尚看了一眼凌壮志逐渐透露煞气的俊面,忿声说:“薛雄虎说,秦天举将女儿许配给他儿子,秦香苓便已是他们薛家的媳妇,她在外面败坏家风,做出无耻之事,他薛家就有权将秦香苓捉回囚禁。”

说此一顿,注定凌壮志的俊面,特别将声调放低拉长,沉痛的说:“小子,薛雄虎说,他要儿子,每日三次拷打秦香苓,直到你小子去救她为止,嘿嘿,薛雄飞还说,凌壮志那小子,就是铁打的金刚,铜铸的罗汉,你不去玉山便罢,如果胆敢前去,定要你小子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凌壮志明知邋遢和尚说的并不尽实,但一想到薛鹏辉在外恣意毁谤他的名誉,他就忍不住怒火加炽,因而秀眉一轩,沉声说:“老前辈请放心,晚辈定要前去向他薛家父子评评理。”

邋遢和尚立即正色说:“我和跛脚深怕你进不去玉山总寨,决定将你藏在大箱内,就说是苓儿替换的衣物……”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明知是和尚的激将计,但他已再无法忍受,因而剑眉一轩,星目闪辉,忿然怒声说:“老前辈不必再说了,他玉山总寨就是剑林刀山鬼门关,我也要将他夷为平地,何况晚辈本来就有为地方除害之意。”

邋遢和尚一见心计得逞,暴声喝好,猛然一捶桌面说:“好,我们谈别的。”

说罢,伸手撕了一条鸡腿。

宫紫云知道爱夫已经动怒,因而也不便再说什么,但她一直怀疑,以秦天举那等富豪之家,为何要把娇美如花的女儿嫁给一个绿林大盗的儿子为妻,何况秦香苓还是武林怪杰跛足道人的徒弟。

因而,她一俟和尚吃完了手中鸡腿,立即不解地问:“老前辈,以秦姑娘出身清白世家……”

邋遢和尚似乎早已看透宫紫云的心事,急忙一摇油手,赶紧瞪瞪眼咽下口里的鸡肉,接着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说起来这都是知恩图报的俗节害人,秦老员外夫妇去年远游,中途遇到一伙强人,险些丢了老命,多亏玉山少山主薛鹏辉那小子相救,所以才安然返回太平镇,为了报答那小子的救命大恩,决心将自己唯一的爱女秦香苓相许。

其实,薛雄虎并不算是真正的山大王,而是以玉山桃林谷为基地建立山庄,后来以防止歹人生事为借口,占据天险,增建机关,逐渐形成今日的玉山总寨。

由于需人众多,财力消耗日钜,再加之人多混杂,日子一久,便成了向过往客商强讨过路银子的卑鄙强盗。”

宫紫云黛眉一蹙,不由插言说:“要杀秦老员外夫妇的那伙强盗,谁敢保证不是薛鹏辉的人所为?”

邋遢和尚猛一点头,极为同意的说:“是呀,跛脚的当时也说过,只是秦老夫人非常喜欢薛鹏辉,加之秦老员外又不知绿林中的罪恶,也就颔首应允了。”

说此一顿,慨然一叹,立即又挥挥手,显得不耐烦的说道:“好啦!不谈这些啦,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说也说不完,谈也谈不清,我们还是谈些别的吧!”

邋遢和尚见多识广,有的是奇闻怪谈,因他生相滑稽,吃相可笑,不一会儿,便将沉闷的气氛,改变成愉快的场面。

二更时分,风浪渐大,船身颠簸得厉害,除了宫紫云有些感到不适应外,凌壮志、展伟明和邋遢和尚俱都神色自若,谈笑风生。

蓦然,一阵清亮的小铜钟声,迳由舱外传来,接着,船首、船尾,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和吆喝声。

凌壮志、宫紫云知道已到达对岸,正在靠向码头,不禁依别地看了一眼邋遢和尚与展伟明。

邋遢和尚仰首喝尽了前面杯中茶,哈哈一笑,说:“我和尚性急,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起身离座,当先向舱外走去。

凌壮志三人急忙跟在和尚身后。

来至船面上,风强浪急,远处一片漆黑,南岸的沙滩上,一大片黑影幢幢的房屋,仅靠近河边的几家客店门口尚亮着一两盏防风灯,正随着夜风左右摆动,沙滩上,一片冷清。

这时船距码头已不足五丈了,船老大见凌壮志等人走出舱外,立即含笑迎了过来,同时举手一指岸上屋影说:“这是青龙渡口,上岸的客官可以由此下船了。”

邋遢和尚哈哈一笑,说:“小子们再见,我和尚要先走一步了。”

话音甫落,身形已起,宛如一只巨大蝙蝠,直向岸上飞去。

四丈距离,在邋遢和尚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位怪老偏偏要演一手武林绝技云中筋斗。

在他身形到达岸边,即将下降的同时,一声低喝,两臂疾挥,一连几个筋斗,身形再升两丈,继而飘然落在岸上。

凌壮志、展伟明看得十分赞服,不由脱口喝了一个烈彩。

邋遢和尚飘落地上,愉快地哈哈一笑,朗声说:“雕虫小技,只当游戏,小子们何必喝好,前途见,我和尚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喜见唤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