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三章 赤掌银衫

作者:忆文

三人登岸上马,直向大公镇走去。

乌骓、青聪,一连在船底待了几天,乍然上岸,似乎仍有些头晕目眩。

大公镇上,车马阻塞,行人拥挤,酒楼客栈,均告客满,像其它渡口一样的喧闹紊乱。

为了避人耳目,凌壮志决定绕过开封,直奔陈留,有了去恒山的经验,仍以黎明宿店,入暮起程为上策。

宫紫云有了俏丫头唤春服侍,途中感到极为安适、松闲,以前虽有凌壮志关切体贴,但有许多事情是凌弟弟做不来的。

她在卧虎山庄时,侍女环立,对春丫头的使唤,自是已成习惯,而凌壮志对俏丫头每晨为他系儒巾,梳发髻,并为他穿长衫,却感到有些不太自然。

尤其,俏丫头为他梳发时,纤纤细指,总不免要碰触到他的颈耳、俊面,加之俏丫头为他系钮扣,佩银剑,事后总要再细看一番,这令他感到非常不安。

时日一久,也就渐成习惯,但俏丫头唤春的影子,也在不知不觉间,暗暗隐进他的心田。

三人三马,星夜赶路,沿途顺利,果然毫无事件发生。江湖上,似是失去了凌壮志的踪迹,令人感到迷惑。

齐集在孟津、汜水一带的高手,不少人自觉无望抢得秘笈而南返,但也有不少人沿着黄河东来,暗中探听消息。

这天入夜时分,深蓝的东天,早已升起一轮皓月,整个大地上,朦朦地罩上一层银辉。

金陵城的西关大街上,行人熙攘,灯火辉煌,光明如同白昼,酒肆笙歌弦唱,两街生意兴隆异常,一副升平气象。

金陆西关城楼上,高悬一串斗大红灯,随着徐徐夜风摇晃,照得箭垛后的守城官兵,盔甲闪辉,矛盾发亮。

凌壮志、宫紫云、以及俏丫头唤春,三人一进街口,立即拨马向北,直向西关后街走去。

后街街道较窄,多是宫宦仕家的宅第,大多数的门楼下部悬有纱灯或站立着仆人,气氛十分肃静。

凌壮志三人的马蹄,轻击在青石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由于后街多是官宦仕家的宅第,出入乘马坐轿,多是衣着华丽的公子老爷或是绝美小姐夫人。

是以,凌壮志三人乘马而过,并未引起两街门下低声交谈的仆人们注意。

凌壮志已将近六年没回家了,当他在十数里外看到金陵城楼高悬的红灯时,他的心便已开始激动。

他幻想着自家的高大门楼,宽广的庭院,精小的后花园,当年父母双亲在时,仆妇丫环,小僮管院,如今,只剩下一个忠实的老仆凌富了。

这时,他策马走入年轻时经常出入的街道上,心情激动地不觉双目已经湿润,前面的景物也觉得模糊了。

前进中,凌壮志的双目一亮,举手指着靠北一座高大门楼,有些颤声说:“姊姊,那就是我们的家了。”

宫紫云深深体会到凌弟弟这时的心情,但当她听到我们的家的时候,心情也不禁骤然激动。

因为,她要在这里生她第一个孩子,也许,她要在这里住一辈子。

举目看去,黑漆大门,台高五级,左右各有一尊石狮子,每架栓马桩前,都有一个上马钟,两面院墙和其他宅第一样,粉刷得雪白发亮。

最令她注目的是,门楼下高高悬挂两盏大纱灯,纱灯上鲜明地漆着几个大小不同的红字——天心堂·凌。

三人来至门前,凌壮志当先下马,兴奋地将宫紫云的马接过来,拴在马桩上,三人登上门阶,发现门上的兽环,擦拭得精光发亮。

宫紫云黛眉一蹙,愉快地笑着说:“你们的凌富,似乎早知道我们今天要回来似的。”

凌壮志的秀目中,早已因喜极而激动地掉下了几滴眼泪来,这时一听,不由含着泪笑了:“哈哈,是我们的凌富,姊姊别忘了你是他的主母。”

宫紫云一听,娇靥立刻染上两片红晕,同时,芳心升起阵阵甜意,情不自禁地举起翠袖为凌壮志拭了拭眼泪。

凌壮志静静让爱妻揩拭,同时笑着说:“我家是朱夫子格言奉行者,所谓黎明即起,洒扫庭院,要内外整洁……我们的凌富,更是力行不拙,没有人知道我们家的地址,也不会有人通知他们我们今日回来。”

说罢举手,在发亮的兽环上,重重地拍了两下,铮铮之声,传出极远,院内也发出嗡嗡的反震声。

凌壮志扣过门,为了平抑内心的兴奋激动,特地将凌富介绍一番,说:“凌富为人忠厚老诚,今年已七十岁了,虽然不谙武功,但有六十年的内功火候,只是不会招式,不能发挥他的内在能力……”

话未说完,门内已传出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凌壮志立即兴奋地改口说:“凌富来了……”

门内来人一听凌壮志的声音,似乎已知道了是谁,脱口一声惊喜哎呀,脚步急促地向前奔来。

凌壮志的心跳动得就像门内“通通”的脚步声。

门内一阵闩响,接着大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面带忠厚的老仆人飞步迎了出来,尚尚的目光,在凌壮志的脸上一扫,立即颤声低呼:“果然是少爷。”

凌壮志一见凌富,激动得伸臂将老仆抱住,同时,泪水夺眶而出,不由颤声问道:“凌富你可好?”

凌富流着泪,连连点头,神情恍如做梦,也忍不住用颤抖的手,慈祥地去抚摸小主人的肩头。

宫紫云见街上仍有富丽车轿经过,因而低声说:“弟弟,我们进去谈话吧!”

凌壮志顿时想起宫紫云,急忙离开凌富,含泪笑着说:“凌富,快来见过少夫人。”

说着,指了指立在身旁的宫紫云。

凌富不敢怠慢,恭谨地深深一揖,同时恭声说:“老奴凌富叩见少夫人。”

说着就待下跪。

宫紫云急忙扶住老仆,含笑道:“凌富不必多礼。”

凌壮志又对俏丫头唤春说:“唤春,这是我家三代老仆凌富。”

唤春一听,急上两步,恭谨的福了一福,同时和声说:“唤春参见富伯伯。”

老凌富立即祥和的呵呵一笑,拱拱手说:“春姑娘免礼,快不要折杀我老头子了。”

凌壮志看了一眼街上,即对凌富说:“凌富,我们都到花厅上去坐。”

凌富恭声应是,说:“老奴在前头带路了。”

说着,向前走去。

门楼的尽头,是一道屏门,门内即是广庭,正中是座雕栏花厅,左右相连着厢房,厅内古色古香的陈设,整理得一尘不染。

宫紫云看了厅内的情形,不由暗赞这位老仆能干,看他白发苍苍,却没有一些龙钟老态,而且面色红润,精神奕奕。

凌壮志看了几明桌亮光可鉴人的情形,大为高兴,因而忍不住赞声说道:“凌富,你一人照管这座大院子,这些年也真难为你了。”

凌富受到小主人的赞誉,老心感到十分安慰,立即慈祥地呵呵笑说:“少爷,这得多谢老爷给老奴的这个粗壮身体,这六十多年来,老奴无一日间断练习吐呐功夫,何况那位异人还赠给老奴一片灵芝……”

凌壮志秀眉一皱,立即插言问:“凌富,你说的是什么人?”

老凌富听得一愣,立即正色说:“就是将少爷留在九华山学艺的那位蓬头破衣没有手足的异人嘛!”

凌壮志一听,顿时呆了。

宫紫云内心一阵悲痛,不由掩面痛哭,失声说:“那是我父亲。”

老凌富闹不清是怎么回事,瞪着一双老眼,愣愣地望着宫紫云,他完全呆了,但他仍不自觉地恭声说:“老奴不知那位是少夫人的老太爷……”

凌壮志已明白了恩师两次闭关半月的谜,因而向着凌富一挥手,吩咐说:“凌富,你先去将马拉至后院,卸下马鞍,将它们喂上……”

老凌富未待少主人说完,立即恭声说:“少爷,后宅有槽,没有草料。”

凌壮志立即胸有成竹地说:“你将马拉至后宅,然后去街上雇一个小僮,两个仆妇,两个小丫头,再叫一桌丰富的酒席,顺便买些草料来。”

老凌富恭声应是,转身退出花厅,匆匆走出扇门。

宫紫云虽已止泪,但仍凄声问:“我父亲来此,你一些不知?”

凌壮志摇摇头,以猜测的口吻缓缓说:“小弟初到紫芝崖时,有一次恩师曾说他要在后洞闭关二十日,命小弟自己练习功课,我想,那次可能就是恩师来此的借口。”

说此一顿,秀眉微蹙,继续揣测说:“在小弟下山的前两个月,恩师又在后洞闭关二十天,我想那一次,可能是下山为小弟购买衣物,因为恩师坐关期满那天,后洞出来时,手里就托着小弟身上穿的这套衣服,也许就是命凌富上街购买的。”

想到上街购物,宫紫云不由看了一眼厅外夜空,似有所悟地说道:“现在已起更,你怎么还令凌富上街雇人?”

凌壮志哈哈一笑说:“金陵乃京师重地,市面特别繁华,饭店客店通宵街门不闭,酒楼茶肆,灯火连日不熄,勾栏人家,夜夜笙歌,这时正是王孙公子们挥金买笑的时候,莫说此时尚早,就是子夜过后,叫菜雇人,依然随呼随到。”

宫紫云确曾听人说过如此,只是那时有些不太相信,这时一听,不由含笑点了点头。

凌壮志知道凌富尚需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因而提议说:“姊姊,我们去内宅看看吧!”

宫紫云欣然颔首,立即由椅上立起来。

于是,由唤春提着纱灯在前照路,凌壮志挽着爱妻宫紫云并肩在后,并指示唤春向左向右。

后宅仅一进,三面环楼,均是朱栏画栋,由正楼的后窗,可以看到后院花园和远处的马厩。

宫紫云一看罢,不由感慨地说:“老凌富如果没有数十年的内功修为,以他现在的年纪,这么大的宅院,绝难照顾得如此周到。”

凌壮志风趣地笑着说:“今后有了你这位少主母在上督促,自然要比以前管理得更精细。”

宫紫云娇哼一声,佯怒嗔声说:“我才不会管家呢!”

说罢,三人都愉快地笑了。

就在这时,楼下院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凌壮志知道是凌富回来了,探首一看,果是凌富。

凌富一见小主人,立即仰首恭声问:“少爷,人都雇齐了,要他们进来吗?”

凌壮志正待回答,宫紫云已抢先说了:“我们下去好了。”

院中的凌富,恭声应是,转身大步定了。

凌壮志挽着宫紫云,依然由唤春在前照路,直向花厅走。

进入花厅,见一个小僮,两个小丫头和两个仆妇早已一字立在厅前,但最后却多了一个中年壮汉。

凌富一见凌壮志走进厅来,立即恭声说:“少爷,老奴已将应该注意的事对他们说了。”

说着,举手指了指中年壮汉,继续说:“这是老奴擅自做主雇的马夫。”

凌壮志颔首称好,宫紫云见仆妇侍女们还不太俗,也颔首满意。

凌富一见小主人和少夫人点首,立即面向阶前的仆妇侍女们说:“厅上站着的是少爷和少夫人,快些见礼。”

仆妇侍女们,同声恭呼:“叩见少爷,少夫人。”

恭呼声中,纷纷下跪。

恰在这时,菜馆里也将酒送来。

晚餐席上,凌壮志和宫紫云坐上席,老仆人凌富和俏丫头唤春左右相陪,新来的仆妇侍女在旁执壶侍立。

多年冷清岑寂的大宅院,顿时活跃起来。

凌壮志将家安置就绪,至少减去了他的后顾之忧,但更多更艰险的事,正等待着他去办理。

他在这个离别将近六年的家中,仅仅呆了一个整天,第二天的傍晚,他便又要离宅他去了。

这时,乌骓马已经准备好系在门外,花厅上刚刚结束为凌壮志饯行的晚宴。

凌壮志心事重重,但他微醺泛红的俊面上却强展着笑脸。

宫紫云愁罩黛眉,老凌富霜眉紧皱,俏丫头唤春神色黯然。

一行人像众星捧月般,将凌壮志送出门来。

凌壮志走出门阶,凌富已将乌骓拉了过来。

在这一刹那,宫紫云心乱如麻,也不禁凤目湿润,不知如何再叮嘱爱夫几句,要说的话,昨夜枕边已说过了。

凌壮志将乌骓由老仆手中接过来,立即认镫上马,接着,强展微笑,挥手说声珍重,拨转马头,直向前街驰去。

乌骓已有一个多月没有放蹄狂奔了,凌壮志驰出了热闹的西关大街,乌骓宛如急雷奔电,直奔正西。

这时,夜空多云,一轮皎月,时而光明大放,时而被乌云吞噬,这似乎是象征着凌壮志,此番前去,将有一连串的凶恶惊险但也有他光明的一面。

凌壮志坐在急如奔电的乌骓宝马上,迎着夜风,在时明时暗的月光下,向前飞驰,一个接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赤掌银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