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四章 怒斩二郎

作者:忆文

飘萍女黄飞燕和凌壮志并马双骑,眉梢带喜,笑语如珠,愈显得光颜照人,她那丰满的身材,充分表露了一个少妇特有的诱人风韵。

凌壮志这时才发现成熟少妇的另一面,那就是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健美,令人不自觉的去遐想到另一种意味。

两人在白沙关渡过了安静的一宵,飘萍女黄飞燕处处表现出她大姊姊对小弟弟的热心关怀。

凌壮志不知黄飞燕的武功如何,因而一直为她前去玉山担心,但又不便说出口来,是以眉宇间多少带些忧郁神色。

飘萍女黄飞燕,虽然看在眼里,但却佯装未曾看见,依然神色自若,毫不放在心上。

第二天,秋风徐吹,天气特别晴朗,田野间,到处散布着为秋收而忙碌的纯朴农夫们。

凌壮志和黄飞燕,并骑飞驰,直奔正南。

由白沙关到玉山,多是丘陵野林,乱石荒地,宝马脚力虽快,有时也不能尽展全速,只到中午过后,崎险的玉山,才遥遥在望。

再驰一阵,山势看得愈形真切,飞崖断壁,突岩悬空,有的峰尖锐如锥,有的峰断面如削,形势果然险恶。

峰上白云悠悠,半山翠色碧黛,看山势方圆最多二三十里,但却崎险无比,距离玉山北麓尚有十里,已经是遍地嵯峨怪石,荒草及膝了。

飘萍女黄飞燕看了这等险恶形势,照人的娇靥上,也不禁罩上一层隐忧,因而关切的问:“小弟,我们是公然拜山,还是暗中踩探。”

凌壮志毫不迟疑的说:“我们是应约而来,自应正式拜山。”

黄飞燕黛眉一蹙,忧心的说:“拜山有拜山的好处,暗探有暗探的方便,各有利弊。”

凌壮志立即谦和的说:“请姊姊说说看。”

黄飞燕说:“拜山有对方接待人员引导,如对方存心不轨,极易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他们预设的陷阱圈套,待你发觉已经迟了,如对方决定与你评理,便可顺利见到主人,即使动武也免却闯山之险。

暗探是我们主动,有时他们必须迁就我们,虽有凶险机关,只要处处小心,对武功精绝的高手,依然无可奈何,唯一缺点是在未发现机关之前,处处小心,令你精神紧张,一经被对方发现,反成了我明敌暗,一举一动,俱都落在对方眼中。”

凌壮志秀眉一蹙不解的问:“以姊姊的意思,我们应该如何才好?”

黄飞燕,再度审视了一眼崎险山势,迟疑的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暗探。”

话未说完,前面数百丈外的荒草乱石间,蓦然升起一道白烟,直射半天。

黄飞燕一看,立即改口笑着说:“好啦,我们想暗探也不成了。”

话声甫落,那道白烟,叭的一声,就在半空炸开一朵火花,无数纸屑,纷纷飘下,随着山风,飘向东麓。

凌壮志秀眉一蹙,感慨的说:“想不到玉山的暗桩,竟放到十数里外。”

说话之间,前面茂林内,也有一道升空的白烟,炸开一点火花。

黄飞燕风趣的笑着说:“看来这些花炮,定是专为你这位贵宾施放的了。”

凌壮志也淡淡一笑,说:“小弟也觉得这样才好,光明正大,磊磊落落……”

话未说完,两人飞奔的宝马,已经到了方才施放花炮的乱石附近,两人转首一看,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黄飞燕立即笑着说:“只怕薛雄虎那老贼不给你讲磊落。”

凌壮志看了这种情形,想到薛家父子的恶言毁谤,也自知要想讲理,将是徒费口舌的事。

驰进茂林,一片死寂,依然看不到一个人影,但两人已将马速减低,同时提高警觉,以防意外的狙击。

通过茂林,安然无事,前面已是山麓,一道青石大道,直通山前一道狭窄的谷口。

山前俱是嵯峨怪石和畸形矮松,彼此相连,横生着密如蛛网的虬萝野藤,一望而知是一半天险,一半人工。

凌壮志和黄飞燕看了这等险阻形势,也不禁同时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俩发现要想进入玉山,除了这一条青石大道外,别无进路。

如果想潜入玉山暗中踩探,而不走青石大道,不是轻功已达纯青火候的一流高手,休想在虬藤遍结的畸形怪石上进入。

两人心念间,距离谷口已不足百丈了。

谷口狭窄,直通山内,两侧纵岭上崎岩怪石,青褚不一,在茂盛的松竹间,直疑是待人而食的恶魔猛兽。

凌壮志和黄飞燕,为了使对方有充裕的时间通报或接待,故而策马轻驰。

两人趁机暗察,谷口形势,似是无人把守,因为以凌壮志精锐的目力,都没发现两边纵岭上有一个暗椿人影。

凌壮志秀眉微蹙,以不解和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神情忧郁的黄飞燕,这时,她那两道修长入鬓的柳眉,也蹙在一起了。

山前沉闷寂静,两匹马的铁蹄,踏在青石大道上,发出清脆的“嗒嗒”蹄响,整个玉山北麓,反应着清晰的回响。

这时两人距离谷口,已仅余数十丈了,而谷内依然毫无动静,气氛低沉紧张,令人忍不住要怒声高呼。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支响箭,挟着刺耳啸声,迳由纵岭上,划空射来。

喳——的一声,响箭不偏不倚,恰巧落在马前数丈处的青石大道中央,箭杆立时跌成数段。

黄飞燕看了前面道路中间的断箭一眼,不由含笑问:“弟弟认为这人的射术如何?”

凌壮志淡淡一笑,说道:“每个山大王,平素都要训练几个专一发射响箭的箭手……”

黄飞燕未待凌壮志说完,继续含笑问:“我是指这人的膂力。”

这时,两马已走至断箭之处,凌壮志本能的看了一眼断箭,含笑说:“铁背银弓,满弦不出三百武,这人能有此能耐,膂力也算惊人了。”

话声甫落,嗖的一声,第二支响箭,再度射来。

这支响箭,劲力极强,加之距离仅余三十余丈,呼啸一声,已经飞至,直射乌骓的马面。

凌壮志见至今仍未看到有人出来接待,表面虽然沉静,但内心早已不耐,这时一见,顿时大怒,右掌一翻,暗劲猛吐,直击飞来的响箭。

喀叭一声轻响,响箭立被震碎。

凌壮志志秀眉微轩,怒目注定谷口,继续乘马前进。

黄飞燕略感焦急的低声说:“弟弟,他们在令我们停马了。”

凌壮志的目光,如电一闪,冷冷一笑,说:“他们不派人出来接待,我们就直进山内。”

话声甫落,谷口内已传来一阵急如骤雨的马蹄声。

凌壮志和黄飞燕,知道接待的人来了,因而也勒马停止前进。

随着急骤蹄声的清晰入耳,四匹高头大马,上坐四个壮汉,疾如奔电般,迳由谷口内如飞驰了出来。

当先一匹红花大马上,是一个身穿淡红锦缎劲装,腰系猩红英雄带,背插双锏的中年瘦汉。

中年瘦汉,颚下无须,凹眼高颧,招耳钩鼻,虽然已届中年,但仍打扮的油头粉面,令人一见生厌。

其余三个蓝衣劲装大汉,各佩兵刀,想必是中年瘦汉的属员。

中年瘦汉来至近前,仔细看了两眼,接着微一抱拳朗声说:“在下薛家寨,玉山薛老英雄座下,前寨总督病二郎方玉狮,敢问阁下可是赤掌银衫化云龙凌壮志,和凌夫人宫紫云?”

凌壮志本就有气,这时又听对方报了一大套名号,愈加不耐。秀眉一轩,正待回话,飘萍女黄飞燕已怒叱一声,沉声说:“既然明知,何必故问?”

中年瘦汉病二郎方玉狮,色迷迷的两眼,在飘萍女的娇靥上一闪,阴薄的chún角立即掠上一丝婬笑,接着沉声说道:“请两位在此稍候,待本总督通报薛老英雄知道。”

说罢,急拨马头,率领着其余三个壮汉,迳向谷口内驰去。

黄飞燕怒哼一声,忿忿的说:“我一见此人就觉得讨厌,真忍不住挥剑将他的那颗脑袋削下来。”

凌壮志看了病二郎的这副嘴脸,对薛家父子愈增反感,深觉玉山方圆数十里内的过往客商,不知有多少人蒙受其害。

这时听了黄飞燕的话,颇有同感,因而沉声的说:“薛雄虎的各寨首领,如果俱都像病二郎方玉狮这类的人物,他被人称为老贼,当不过分。”

黄飞燕明眸一转,娇靥泛红,略显羞涩的笑着说:“真气人,这个病二郎最莽撞,也最无礼,居然说我是凌夫人,”

凌壮志俊面一红,讪讪的解释说:“那是因为你和娟师姊均穿紫衣的关系。”

黄飞燕似有所悟的笑着说:“我听大明回来说,你那位夫人美丽无比……”

凌壮志听黄飞燕赞美娟姊姊,心中不禁一畅,满腹的怒气也因而消失了不少,于是,连声谦逊的说:“哪里哪里,那是展世兄谬奖。”

黄飞燕见凌壮志面有得色,芳心不由自己的升起一丝争强好胜之心,因而,强自含笑问:“弟弟,你认为姊姊和你那位仙女般夫人,谁美?”

凌壮志哈哈一笑,恭维的说:“她怎及姊姊你美。”

黄飞燕听了,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双颊一红,故意正色笑着问:“真的?”

凌壮志连连颔首笑着说:“当然,小弟怎敢故意恭维姊姊?”

黄飞燕知道凌壮志言不尽实,但她听了,芳心仍极高兴,不由发出一阵美如银铃般的悦耳娇笑。

时刻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病二郎方玉狮,去了足足半个时辰,仍未见薛雄虎父子两人出来。

凌壮志和黄飞燕,不时看看逐渐西下的红日,渐渐感到不耐。

一刻时间又过去了,但是谷口内依然毫无动静,而整个山前和谷口左右的纵岭上,一直未见有人影活动。

黄飞燕柳眉一蹙,恨声说:“薛雄虎这个该死的老贼,不要有意羞辱我们,让我们在此干受一两个时辰的风吹日晒之苦。”

凌壮志心中也有同感,但他为了秦香苓的聿福和安危,仍愿尽量忍耐,因而,耐心的说:“也许总寨距离过远,往返费时……”

黄飞燕未待凌壮志说完,立即忿声说:“这怎么会呢?前山距离总寨愈远,愈应有连络记号设备,我们尚在数十里外,他们已有花炮升空,难道他们山内尚需跑马徒步通知。”

凌壮志深觉有理,但他仍耐着性子说:“让我们再等片刻再说。”

黄飞燕已看出凌壮志神色已变,眉宇透煞,断定他早已不耐,但他却说出竭力忍耐的话,这令他感到十分不解,是以也不便再说什么。

一刻时间,又过去了,太阳已隐进西天浓厚的灰云里,幻起如血的殷红彩霞。

但,狭谷口内,依然静悄悄的毫无一丝动静。

凌壮志已气得俊面苍白,秀眉煽动,紧紧把着丝缰的左手,已禁不住有些微微颤抖。

黄飞燕立即关切的提醒说:“弟弟,这般时候,仍未见有人出来,我们可断定老贼有意羞辱我们,而令我们忿怒之下急切躁进,而中老贼的诡计,现在我们应立即离去,晚上再来。”

凌壮志颔首应好,立即气纳丹田,面向谷口,忿然朗声说:“玉山罗喽听着,请即转告老贼薛雄虎和薛鹏辉,在下公然拜山,而老贼居然如此卑鄙无礼,在下就此离去,三日之内,定然来取老贼父子的首级。”

凌壮志说罢,即拨马头,正待和黄飞燕离去,谷内已传来一阵奔马声音。

黄飞燕柳眉一蹙,笑着说:“你不走,他们也不出来……”

凌壮志心头怒火高炽,杀机已起,秀眉一轩,怒声说:“我们走,别理他。”

话声甫落,一匹高头大马,已由谷口内如飞奔了出来。

凌壮志和黄飞燕,转头一看,飞马驰来的那人正是身穿红衣,背插双锏的病二郎方玉狮。

黄飞燕一见方玉狮,芳心就不禁有气,不由恨声说:“这狗贼来时,我定要杀他泄忿!”

岂知,病二郎方玉狮,飞马奔出谷口,立即将马勒住,就在马上傲然朗声说:“凌壮志夫妇听着,奉我家老英雄和少山主之命,特来转告贵夫妇,我家老英雄因事无暇出迎,少山主尚需去后山拷打秦香苓,贵夫妇如慾进山,随时可来,我家老英雄和少山主,也随时在总寨恭候。”

说此一顿,傲然哈哈一笑,继续朗声说:“贵夫妇既然要走,本总督也有一点不成敬意的小意思,恭送贵夫妇一程。”

说罢举手,蓦然一挥,纵岭上立即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号角。

紧接着弓弦声响,嗖嗖连声,漫天羽箭,势如飞蝗过境,挟着一片慑人惊风,向着凌壮志和黄飞燕,漫空射来。

凌壮志何曾受过如此羞辱,早已怒火高炽,这时看了方玉狮的卑鄙恶作刻,那里还忍耐的住,暴喝一声,撤剑在手,飞马向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怒斩二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