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六章 勇闯贼窠

作者:忆文

三人来至岭上,引导的大汉,举手一指东北一片黑影,说:“那面就是西寨房屋,我们由此向东,再走五里山路,便到了总寨桃林谷。”

凌壮志和黄飞燕一听尚有五里,不由同声催促说:“那我们要走快些才好。”

壮汉为难的说:“这五里山路,要过十九个暗椿潜伏的机关地区……”

黄飞燕立即不耐的说:“你尽管带路,有暗椿潜伏我们自会拔去。”

壮汉最怕这位娇艳如花的“凌姑娘”,总爱摆动手中的锋利长剑,这令他看得的确有些惊心,因而惊得连连颔首,惶声应是,转身向东飞奔。

五里崎岖山路,本是片刻即到的事,但是由于要经过十九处暗桩机关,因而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所幸这十九处暗桩,均被先行入山的高人,以特殊手法点了穴点,机关危险处又有壮汉引道,是以,虽误了一些时间,但却极顺利的通过西寨地区。

由于一路顺利,凌壮志和黄飞燕,对引道的壮汉,渐具信心,而壮汉对凌壮志的武功,惊为天人,敬佩万分,是以诚心导引。

三人来至一道深涧绝壑前,同时停住身形。

凌壮志游目一看,只见绝壑宽约十丈,崖下漆黑,深不见底,仅听到涧中传上来阵阵隆隆水声。

两崖每隔五丈植有一颗斜伸悬空的巨树,树盖直伸绝壑上空,每株树身上,均系有一根长绳,作为两崖飞渡之用。

凌壮志打量间,蓦闻身边壮汉,恭谨的悄声说:“对崖便是总寨地区了,小侠和姑娘,可由小径潜入,通过那座高峰之间,就是桃林谷了,但两座峰角间,有一道高栅相连,栅上防守极严,至于栅内情势如何,小的就不知了。”

说着,举手一指崖前斜伸悬空的大树,继续说:“这些大树,有真有假,小侠必须记住红牢白断,绳索头端,染有红漆的安全,染有白漆的危险……”

凌壮志和黄飞燕,两人游目一看,发现系在树盖主干上的绳索头端,果然有的漆红,有的漆白,因而,同时会意的点了点头。

壮汉继续悄声说:“现在小的已将小侠送至总寨边缘,小的可以回去了,否则沿途哨卡醒来,小的性命定然不保。”

凌壮志微微颔首,正待挥手让壮汉回去,蓦闻黄飞燕似有所悟的低声说:“且慢,红多代表危险,为何染有红漆的反而安全。”

壮汉不知原因,顿时被问得一呆,接着解释说:“小的只听香主们这样吩咐,让小的牢牢记住。”

凌壮志似有所悟的说:“这也许由于一般人都知道红是危险的道理,而故意红白颠倒,令潜入山区的高手因而造成错误。”

黄飞燕深觉有理,但她仍不放心的低声说:“还是让我先过去试试。”

说着,翻腕收剑,举步就一株击有红索的大树走去。

凌壮志怎肯让黄飞燕冒险,于是急忙说:“让小弟先过去。”

但黄飞燕已解开绳索,遇事细心的她,凝目一看,发现握手处,红漆模糊,染有汗渍,立即肯定的说:“唔,他说的不会错了。”

说着,又仰首望着树盖主干,双手用力拉了拉绳索,蓦然足尖一点崖边,身形下坠,如飞荡向对崖。

凌壮志吓了一跳,再想阻止已来不及了,他自信这点距离尚阻不住他,因而一俟黄飞燕双脚踏上对崖,立即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身在空中,挺腰点足,双臂疾挥,身形再升三丈。

紧接着,一式大鹏栖枝,身形立变头下脚上,双臂平展,直向对崖飞去。

引导前来的壮汉,何曾见过这这等惊人的轻身功夫,顿时呆了。

到达对崖的黄飞燕,急忙回身一看,只见对崖大树下,仅剩下一个发呆的壮汉了,凌弟弟已不见了踪影。

正惊疑问,白影一闪,风声飒然,凌壮志已凌空飞向她的身边。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脱口发出声来,她的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近十丈的千仞绝壑,凌壮志竟能凌空飞越过来。

凌壮志飘身立稳,即对瞪大了一双杏目的黄飞燕,低声说:“我们快走!”

说着,自然的拉起黄飞燕的玉手,直向两座高峰之间驰去。

黄飞燕对凌壮志的武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同时更喜欢这位小弟弟了。

她心中暗赞展伟凤有眼力,觉得展伟凤如能得到这样的一位夫婿,即使违犯派规,受些折磨也是值得。

心念间,已越过一片荒草乱石地区,这时才发现凌壮志弯曲前进,脚下是条小径,而她的手,仍握在凌弟弟的手里。

黄飞燕一些也不羞涩忸怩,因为,她的心地是光明的,而她也知道凌壮志对她已视为唯一的大姊姊。

正奔驰间,蓦闻凌壮志,脱口悄声说:“姊姊,有人。”

说着,急忙一拉黄飞燕,迅即隐在一方大石后。

黄飞燕心中一惊,立即紧偎着凌壮志贴在石后,悄悄探首一看,距离两座高峰尚远,前面一片乱石矮松随风摇动,哪里有半个人影。

她非常相信凌壮志的武功,虽然没有看到人在什么地方,但她却没有问。

果然,一阵疾速的衣袂破风声,迳由正南黑暗中逐渐传来。

黄飞燕恍然顿悟,原来凌壮志早已听到来人的衣袂飘风声,心中愈加佩服这位凌弟弟。

随着衣袂声响的清晰,前面黑暗中,渐渐现出五道飞驰而来的人影。

凌壮志凝目一看,前面一男,后跟四女,男的短须劲装,背插钢鞭,女的一律花衣,均是侍女装束。

这时黄飞燕也看清楚了,即将樱chún附在凌壮志的耳畔,悄声说:“弟弟,这五人一定是来自后山,我想那四个侍女,也许就是服侍秦香苓姑娘的侍女。”

凌壮志也有同感,因而悄悄点了点头。

黄飞燕杏目一亮,立即悄声说:“我们快去截住五人,由他们带我们去救秦姑娘……”

凌壮志立即摇头说:“不,所谓擒贼先擒王,我们只要制服了薛雄虎,不怕薛鹏辉不将秦姑娘的生死下落说出来,不过我们可摒息跟在五人身后,伺机潜入。”

黄飞燕赞同的点点头,探首再看,飞驰而来的一男四女,已由前面小径折身奔向两座高峰。

凌壮志觉得时机已到,一拉黄飞燕,摒息追去。

只见前面一男四女,行色匆匆,默默急驰,似有什么紧要急事。

以凌壮志和黄飞燕的轻身功夫,跟踪在一个香主和四个侍女的身后,自是不会被对方发现,但为了安全计,凌壮志仍与她们保持五丈以上的距离。

这时,夜空愈形黑暗,山风较前尤劲,四周逐渐笼罩了一层时浓时淡的水雾,令人感到一丝寒意。

凌壮志觉得这种天候,最利探山。

心念间,一阵疾速的衣袂破风声,迳由身后再度传来。

凌壮志心中一惊,立即回头一看,只见方才小径转弯处,又有两道人影,疾驰而来,身法较方才的一男四女快多了。

黄飞燕深觉事态严重,因为前面五人已距离高大木栅不远了。

就在这时,木栅上,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什么人?”

凌壮志、黄飞燕,本能的身形一闪,迅即隐在一方大石之俊。

蓦闻前面一个侍女,清脆的低声说:“雪里红。”

黄飞燕听得一楞,不由瞪大一双杏目望着凌壮志,似乎在说:雪里红?雪里红不是菜名吗?那个侍女怎会取一个如此可笑的婢名?

正感迷惑,后面驰来的两人,已经驰近,速度似乎减低了不少。

蓦闻其中一人,惊悸犹存的低声说道:“近来少山主如此乱来,的确令兄弟寒心,王香主平素那样负责的人,只是一时大意,看到地网中陷进两道快速人影,便迎空放了两支花炮,这不过是几端巧合,加之大家心情紧张,所以才有这等错误,但少山主也不该趁王香主惶愧不安,未加防范之际,挥剑将王香主杀了。”

另一个人接着惶声说:“魏兄,实话告诉你说,兄弟这两天,一直心惊肉跳,神智不宁,总觉得大祸不远了,像这样明明知道凌壮志武功盖世,不是敌手,偏偏为了一个女人,要争这口气,不是兄弟说梦话,我觉得总寨的房瓦都在摇动。”

方才说话的那人哼了一声,继续说:“哼,管他呢?大不了鞋底抹油,溜,就这样少山主还发誓要捉住凌壮志的老婆陪他睡觉呢!”

凌壮志一听,怒气直冲,忍不住探首一看,只见发言的两人已向高栅,仅看到是一高一矮的两个劲装中年人。

又听另外一个笑着低声说:“中午病二郎还向我大竖手指头,赞不绝口的说凌壮志那小子有艳福,身边的老婆美的像天仙……”

黄飞燕一听,不由娇靥飞红,香腮发烧,情不自禁的碰了一下身旁气虎虎的凌壮志,接着妩媚的笑了。

凌壮志被碰的心头怦跳,俊面绋红,看也不敢看一眼身边这位性情爽朗,光颜照人的大姊姊。

恰在这时,前面高大木栅上,再度传来一声暴喝:“什么人?”

紧接着,一个中年人,低声回答说:“雪里红。”

凌壮志听得双目一亮,倏然立起身来,脱口悄听说:“姊姊快走,这是他们进入总寨的暗号口令!”

黄飞燕也已恍然大悟,即与凌壮志纵身而起沿着前面两个中年人飞奔路线,直向高大木栅驰去。

两人身法之快,宛如两缕轻烟,眨眼已至栅前,两人身形未停,腾空而上。

栅上十数壮汉,闻风知警,同时惶声大道:“什么人?”

黄飞燕足尖一点木栅上的横栏,身形如飞越过,同时低声回答:“雪里红!”

“红”字出口,已和凌壮志双双落地,飞身扑进十数丈外的桃林中。

木栅上的十数壮汉,何曾见过如此奇快神速的轻身功夫,先是一愣,继而大吃一惊,不由纷纷惊呼:“不好,凌壮志……”

十数壮汉,惊呼间,转首再看,那里还有半丝人影,顿时慌作一团。

凌壮志和黄飞燕,飞身进入桃林,听到后面栅墙的惶乱惊呼,心中暗暗焦急。

就在这时,前面急奔的两个劲装中年人,倏然停止,转身望来,神色十分惊急惶恐。

凌壮志心中一动,飞身前扑,白影如电一闪,已至两个中年人面前。

两个中年人,大吃一惊,同时暴喝,高个子急抖索子鞭,矮个子忙解练子锤。

凌壮志一声不吭,身形一旋,幻起十数白影,分别点中两人的麻穴。

当当两声清响,鞭锤同时脱手,咚咚两声,两个中年人相继坐在地上。

人影闪处,寒光慑人,黄飞燕已仗剑扑至。

凌壮志立稳身形,这才发现两人虽然身高不一,但却俱都生了一脸的横肉,于是,双眉微剔注定两人,沉声问:“去总寨如何走,快些带我们去见薛雄虎。”

两个中年凶汉,视如未闻,看也不看凌壮志一眼,但四只凶眼,却怨毒邪恶的看着黄飞燕,似是在证实病二郎说的,是否像天仙。

黄飞燕被看得芳心火起,脱口一声轻叱:“狗贼不说话,敢莫是哑吧。”

“巴”字出口,急上一步,手中长剑,振腕一连几点,寒光电闪中,暴起两声杀猪噑叫。

凌壮志心中一振,再想阻止已来不及了。

只见两个凶汉,双手掩耳,痛苦万分,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四只尚在颤动的耳朵,应声落在地上。

黄飞燕柳眉一挑,继续沉声问:“老贼在什么地方,带不带我们去?”

两个凶汉同时愁眉苦脸的惶声说:“我们虽想带贵夫妇去……”

黄飞燕杏目一瞪,脱口厉叱:“谁是贵夫妇,狗贼不长眼睛,还不快爬起来带路。”

说话之间,急上两步,小蛮靴连环踢向两人腰间,两个凶汉被踢的就地一滚,同时发出一声闷哼,挺身由地上跃起来。

黄飞燕再度一声厉叱:“前头走!”

说着,手中长剑,虚空一挥,幻起一道如银匹练,发出一丝慑人剑啸。

两个凶汉,早已吓破了胆,知道这位美如仙姬的少妇,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煞神,因而两人看了一眼寒气森森的长剑,双手掩着耳朵,连连颔首,惶声应是,踉跄向前急奔。

凌壮志虽然觉得黄飞燕有点过份,但想到方才两个凶汉的嘴脸,不如此两人绝不肯带路。

他觉得这时愈快到达总寨愈好,是以即和黄飞燕紧随两个凶汉身后。

前进中,游目一看,这才发现桃林枝叶茂盛,桃子早已采收。

由于前面两个凶汉的如飞急奔,断定桃林内没有机关或陷阱。

同时,也看出两个凶汉尽展轻功,企图趁机逃走。

穿出桃林,是片广大草场,数十丈外,便是一座堂皇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勇闯贼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