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七章 纵虎归山

作者:忆文

凌壮志心中一动,举目一看,只见后宅方向,浓烟滚滚,直上半天。

蓦闻阶前十数高手,同时惶声惊呼:“老英雄,不好了,后宅失火。”

激斗中的薛雄虎一听,面色大变,大喝一声,连环劈出三掌,一团刚猛劲风,将黄飞燕逼开,飞身暴退两丈。

举目一看,滚滚浓烟中,已有几道火苗冲上丰天,老贼大喝一声,飞身纵上房面,直向后宅驰去。

其余十数高手,俱都神情惶慌,飞身奔进大厅左右角门,眨眼之间,厅前只剩下凌壮志和黄飞燕了。

凌壮志无暇去想放火的人是谁,他必须尽快解救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是以,一侯十数高手离去,立即飞身纵上厅阶。

身形尚未立稳,早已惊得脱口一声轻呼,楞在阶上,顿时呆了。

紧跟而至的黄飞燕,凝目一看,只见大厅砖地上,零乱的放着两只已被斩断的牛筋索网,两位怪杰早已不知去向。

于是,飞身纵进厅内,用剑一挑乱网,即对立在厅口的凌壮志,急声说:“弟弟快来看!”

凌壮志一定神,纵身来至近前,低头一看,面色立变,牛筋索的两断处,不是整齐的刀剑痕迹,而是用大力金钢指一类的功夫捏断。

黄飞燕放下牛筋索,注定凌壮志,惊异的说:“弟弟,我敢断言,救走两位老前辈的那人,就是在西寨沿途,隔空点倒十九处暗桩的那人。”

凌壮志惊异的点点头,接着蹙眉不解的问:“小弟江湖阅历浅鲜,请姊姊想想看,武林中那些前辈异人,具有如此高超的惊人绝技?”

黄飞燕略一沉思,摇摇头说:“近两百年来,除四大恶魔的武功最高外,其他各派均未出现异秉奇材,足可战胜四大恶魔的高手,照今夜这位先行入山的高人来说,也许是数百年前,黄山老神仙的衣钵传人。”

凌壮志对那位被武林已经神化的黄山老神仙,虽然早听恩师谈过,但他始终不相信,有人会将武功练到那等神乎其神的境地。

今夜经过一连串的奇遇,他的确有些信了,但他也下定决心,在他有生之年,亦要将武功练至和黄山老神仙那等超凡入圣的境地。

心念间,蓦闻黄飞燕疑惑的说:“据我判断,放火烧山的人,必是邋遏和尚,和跛足道人两位老前辈。”

凌壮志肯定的一颔首,毅然说:“走,我们到火场上看看,两位老前辈也许仍在那里。”

说话之间,转身一看,厅外满天通红,房屋墙院和地面,俱被染上一片骇人的红光。

凌壮志心中一惊,即和黄飞燕,纵身而出,腾空而出,腾空飞上屋面,转首一看,不由脱口急声说:“好快,眨眼之间,已是一片火海。”

黄飞燕定睛一看,只见百十丈外火焰爆炸,红光冲天,万道金蛇,滚滚浓烟,在人声惊呼狂喊中,发出连珠般的爆响,声势十分骇人。

看了这等情势,她不禁摇了摇头,迟疑的说道:“风势如此大,恐怕无法扑灭了。”

凌壮志一心想见到邋遢和尚和跛道人,因而急声说:“姊姊,我们去看看。”于是,两人展开轻功,登房越脊,直向火场驰去。

这时火势猛烈,照得全山通红,地下落针可见,其余各寨,也在敲锣的呐喊,似是准备前来救火。

火势愈来愈猛烈,随着强劲山风,正在向大厅这面烧来。

只见火场边缘,身影闪闪,人头攒动,呐喊连声,爆响不绝,火舌高达十丈,无数惊慌壮汉,随着火势的扩延纷纷的退下来。

由于人多势众,凌壮志和黄飞燕,无法找出谁是邋遏和尚,谁是跛足道人,也看不见薛雄虎去了何处。

凌壮志和黄飞燕看了这等情势,只得停下身形,楞楞的立在房门上。

蓦见黄飞燕杏目一亮,脱口低呼:“弟弟快看。”

说着,举起纤纤玉手,指着北方。

凌壮志转首一看,只见正北两座矮峰间,正逐渐升起一股浓重黑烟,那面的呐喊情形也极紊乱。

又听黄飞燕继续急声说:“弟弟,两位老前辈,必已去了那边。”

凌壮志急忙一颔首说:“我们先到那边去看看。”

于是,两人展开轻功,折身再奔正北。

越过两座独院,飞身纵出高大围墙,通过平坦草地,即是环绕庄院的桃林。

这时,满山满谷,一片通红,方向清楚,路径分明,极易辨认。

驰出桃林,是一片百丈方圆的卵石地区,每一个卵石,都像燃烧的火蛋,闪烁着红辉。

凌壮志秀眉一蹙,即和黄飞燕同时停住身形,两人断定这片卵石地区内,也许没有机关,两人决心细察一番。

游目一看,蓦见黄飞燕粉面一变,脱口急呼:“弟弟快看,两位老前辈又在那边了。”

凌壮志心中一惊,回头一看,就这片刻之间,身后庄院中的那座巍峨大厅,也升起一股浓浓黑烟,于是,急声说:“快走,去迟了两位老前辈又走了。”

于是,两人尽展轻功,身形如烟,再向大厅驰去。

前进中,凌壮志感慨的说:“薛雄虎惹上两位嫉恶如仇的恶人煞星,今夜怕不将玉山五寨,搞个天翻地覆,一片焦土。”

黄飞燕柳眉一挑,怒哼一声,忿忿的说:“老贼一生作恶多端,不知多少人为他倾家荡产,丧失生命,今夜的结果,正是老贼父子的报应。”

说话之间,已至庄前,两人腾空飞上房面,只见堂皇巍峨的大厅前檐,已窜起数道火蛇。

同时,叫声吵杂,暴喝连声,挟着怪诞的哈哈大笑。

凌壮志一听,双目倏然一亮,不由急声说:“邋遢老前辈在此地了。”

说话之间,已越过两座独院,只见大厅阶前,浓烟弥漫,红光耀眼,整个大厅内,已是一片火海。

薛雄虎,须发贲张,眼布血丝,神情如疯如狂,率同十数高手,正围攻一个一身油泥,半截僧衣,足登破麻鞋,手脚污油黑亮的疯癫僧人。

黄飞燕见过武林四大怪,这时一见即知是性情最怪,口无遮拦,又喝酒又吃肉的邋遢和尚。

打量间,蓦闻凌壮志震耳一声大喝:“鼠辈竟敢以多为胜?”

大喝声中,腾空而起,一式大鹏临空,仗剑向厅前扑去。

岂知,被困核心的邋遢和尚,却怒声大喝:“混蛋小子,哪个要你帮忙,你认为我酒肉和尚的骨头老了是不是?”

凌壮志一听,窘得俊面一红,只得急施千斤坠,飘然落在院中,横剑卓立,蓄势准备。

黄飞燕飘身落在凌壮志的身旁,心里很不服气,忍不住对着场中的邋遢和尚故意嗔声说:“邋遢前辈,你怎的愈老愈不知好歹,凌壮志看您危险……”

话未说完,上下纵跃,左击右攻的邋遢和尚,脱口一声大喝:“死丫头,快闭上你的嘴巴,我老人家会让你的凌弟弟关心?你俩不要管我,快去左右两院放火去吧。”

黄飞燕听得不由粉面一红,凌壮志则将秀眉一蹙,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似乎在为难的说,杀人已嫌过份,怎可再行放火?

正在为难迟疑之际,中门之外,蓦然传来一声嘶哑急呼:“老英雄不好了…”

急呼声中,一道快速人影,迳由中门外,飞奔了进来,噗通一声,跌在地上。

凌壮志、黄飞燕,两人凝目一看,只见地上那人,身着蓝缎劲装,徒手未带兵刃,神情惊惶满脸大汗,被院中浓咽呛的张着大口,不停喘气。

薛雄虎知有剧大惨变,大喝一声,飞身暴退,老贼一退,其余十数高手,也纷纷纵出圈外。

邋遢和尚虽然嫉恶如仇,但他绝不乘人于危,暗箭伤人,这时见薛雄虎等人退后,也随之停止出手。

只见薛雄虎,纵身扑至倒在地上喘息的蓝衣中年人身前,惶急大声问:“南香主,后寨怎样了?”

蓝衣中年人,张嘴瞪眼,大口吸气,久久才困难的吐出:“少……少山主……少山主……不……”

话未说完,头颈一垂,顿时晕了过去。

薛雄虎爱子心切,顾不得宅中大火,飞身纵上中门,直向后山奔去,其余十数高手,也纷纷随在老贼身后。

邋遏和尚,向着凌壮志和黄飞燕一挥手,大声说:“遝不快跟着老贼走,薛雄虎那小子的住处,就是苓丫头的囚室。”

说罢当先纵上中门,直向前面的薛雄虎追去。

凌壮志和黄飞燕,飞身跟在邋遢和尚身后,眨眼之间已追上薛雄虎等人。

这时,东西北中,均已失火,只有后山,尚平静无哗,但也被满山火光染上一片骇人红辉。

一群人众,出了总寨高大木栅,沿着一道崎岖小径,继续向后山飞驰。

由庄院至木栅,以至沿途,再没看到一个明哨暗椿,想是均去救火了。

一阵飞驰,前面数百丈外,已现出一座巨大栅墙,但,当先飞驰的薛雄虎,却突然一转身形,直向西南一片高大石笋前奔去。

凌壮志三人一看,顿时大悟,断定秦香苓必被囚禁在那片高大石笋中,于是,转首望着邋遢和尚,关切的低声问:“老前辈,跛足老前辈,可是进入后寨去救秦姑娘了!”

邋遢和尚也看出了端倪,因而摇摇头,答非所问的说:“薛雄虎果然称得上狡滑,我和跛足都上了他的大当,险些丢了两条老命。”

黄飞燕也关切的插言道:“如果跛足前辈去了后寨,恐怕又要扑个空。”

邋遢和尚摇摇头说:“他去放火烧前山和东寨,我负责烧总寨仓房和庄院,然后我们两人再去后寨救人……”

话未说完,已到高大石笋近前,三人沿着老贼薛雄虎等人前进的路线,鱼贯进入石笋阵内。

石笋高约三丈,上面爬满藤萝,一望之下,无法看清石笋究竟有多少座。

阵内地面光滑,每两座石笋间,均有一个同一形式的红漆小门,但,众人经过的小门,却均被利刃斩开了。

凌壮志一见,立即惊喜的欢声说:“啊!跛足前辈已经先来了。”

话声甫落,身后蓦然传来一阵急速的衣袂破风声,紧接着,是一阵爽朗的哈哈大笑,说:“我老道要不是看到你小子的白影,还真找不到此地来呢?”

说话之间,灰影一闪,跛足道人已由阵外飞身奔了进来。

凌壮志和黄飞燕一听,顿时愣了,四人停身立稳,凌壮志不由惊异的问:“跛足前辈既然才到,这石阵中的漆门是谁破的呢?”

邋遢和尚愣愣的立在一旁,这时一听,立即恍然大悟的哈哈一笑说:“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的老婆了?”

凌壮志和黄飞燕听得面色同时一变,不由脱口急声问:“老前辈您说什么?”

跛足道人,大眼一眨,迷惑不解的看看左右,惊异的问:“你的夫人呢?你不是和宫丫头一起来的吗?”

凌壮志一听,满头雾水,闹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顿时呆了。

黄飞燕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笑,说:“跟凌弟弟一起来的是我!”

跛足道人另有奇遇,由于心情惊异,毫未思索的脱口问:“怎么?你是凌壮志的老婆呀?”

黄飞燕被问得粉面通红,直达耳后,羞得直跺脚,红着脸嗔声说:“你老人家怎么搞的,您看我比凌弟弟大八九岁,能作他的妻子吗?真是的,那是他们玉山喽罗误会胡说。”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面色大变,脱口一声轻“噢”,两人瞪大了一双怪眼,张着嘴,久久说不出话来。

凌壮志和黄飞燕渐渐明白,前来石阵斩开漆门的,必是那位被惴测为黄山老神仙的传人所为。

蓦闻跛足道人,瞪大了眼睛,惊异的沉声说:“老三,这简直是活见鬼了,你到底看清楚对方是谁了没有?”

邋遢和尚裂着大嘴,愣愣的摇摇头,一脸惊疑神气。

凌壮志和黄飞燕一听到“鬼”,身不由己的打了一个冷颤,由于心理的作祟,石笋阵中顿时充满了阴森鬼气。

黄飞燕首先忍不住怯怯的低声说:“恐怕是秦姑娘的灵魂……”

话未说完,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大眼一瞪,同时一声惊啊,似乎想起什么,急呼一声不好,两人大袖一挥,争先向阵内扑去。

凌壮志和黄飞燕,断定这位怪诞前辈,必是也遇到了与他们在山下茂林中遇到的相同的鬼怪事情。

这时见他们两人争先扑进门内,知道他们突然想起被囚阵内的秦香苓,于是,两人低喝一声走,也紧跟飞身驰入。

穿过几座红漆小门,已追上前面的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同时,也听到由深处传来的一阵颓丧绝望的哭声。

凌壮志一听这阵哭声,即知是玉山少山主薛鹏辉的声音。

就在这时,深处蓦然又传来薛雄虎的怒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纵虎归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