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八章 香魂之谜

作者:忆文

这时,全山大火,沿途路径,清晰可辨,凌壮志一面指点路径,一面将来时的经过,说了一逼。

沿途被点倒的十九处暗椿,悉数不见了,想必是他们自动醒来逃去,因为他们俱是被特殊手法点了黑憩穴。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俱是神色凝重,一面默默飞驰,一面静静的听。

由于沿途畅通无阻,不足半个时辰,已达西麓悬崖绝壁处。

四人略一观察,相继飘身而下。

越过一片零乱怪石,前面已是放两马之处。

乌骓、白马,似是看了山上冲天的火光有些吃惊,这时一见凌壮志和黄飞燕,立即欢嘶一声,如飞奔了过来。

两马来至近前,一见还有邋遢和尚,立即昂首惊嘶,急忙刹住冲势,不停的摇头踢腿。

四人停身立稳,邋遢和尚首先笑了,接着对跛足道人说:“跛脚,我们今后的确应该修修边幅,你看,连两个畜牲都不恭维我们。”

跛足道人不但骑术神湛,似是还谙马语,这时一听,不由轻哼一声,注定邋遢和尚轻蔑的说:“你自己处处不受欢迎,还拉上我老道作陪,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白了邋遢和尚一眼,嘴里轻咭咭著“嗒嗒喔喔”,竟大步向激怒中的乌骓走去。

凌壮志心知乌骓性如烈火,这时见跛足道人竟逞能的向乌骓走去,不由吓了一跳,正待出声阻止,而奇迹出现了。

昂首激怒,马目闪光的宝马乌骓,虽然仍竖耳昂头,但却静立没动,同时也停止了低嘶。

跛足道人极自然的抚摸了一下马鬃,转首望着邋遏和尚,得意的问:“老三,你看,我老道可是像你说的那样子不受欢迎!”

邋遢和尚张着嘴,瞪着眼,早已惊呆,他确没想到跛足道人还真有一套,这时见问,急忙一定神,哈哈一笑,说:“这有什么了不起,亲切抚摸的道理,三岁玩童也知。”

跛足道人轻哼一声,一点头,说:“你和尚不也来亲切的摸一摸!”

邋遢和尚心里有数,知道他一接近必然当众出丑,是以,不屑的嘿嘿一笑,挥一挥乌黑的油手,说:“我和尚折腾一夜,滴酒未进,这时没那份精神。”

说着,迳自怀中取出那柄油泥斑斑的酒罐,仰头就是一口。

黄飞燕一见,立即笑着说:“晚辈鞍囊里有现成的酒菜,正好给您老人家下酒用。”

邋遢和尚大眼一瞪,脱口大声说:“好呀!”

说着,刚由怀中拿出来的一块干肉,立即又塞了回去。

凌壮志觉得这两位老前辈,虽然都上了年纪,但为了一件鸡毛蒜皮的事,却斤斤计较,争的面红耳赤,而真正人家忧急苦恼的事,他们又显得漠不关心,这也许就是他们被人称为“怪”的缘故。

他一面暗觉好笑,一面将自己鞍囊内的食物也取出来,和黄飞燕协同摆好。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的确有些饿了,两人大口大口的吃肉吃干粮,凌壮志和黄飞燕,仅陪着吃了少许。

四人饭罢,东方已经拂晓,但满山的火光,却毫未稍敛。

凌壮志一直关心着秦香苓的去向,因而首先恭声问:“以两位老前辈的看法,秦姑娘可是被那位幽灵似的人影救走?”

跛足道人首先点头,说:“当然……”

凌壮志秀目一蹙,立即解释说:“可是晚辈并没发现那道模糊人影,有背伏物体的现象!”

跛足道人和邋遢和尚,顿时沉默下来,似是在心中研判今夜发生的奇异事情。

黄飞燕不由疑惑的问:“两位老前辈认为人世间是否真的有鬼?”

依然是跛足道人,沉静的说:“在佛门弟子来说,俱都深信人世阳间有灵魂,所以,人死之后,都要请僧道诵经,将亡魂超度至一个永恒安息的所在,那就是西天极乐世界。”

说此一顿,微微摇晃了一下蓬头,目光凝视着远方,继续说:“鬼和灵魂,似是无异,实则不同,据说,鬼是显形的,面目狰恶,多被人形容成尖头红发,巨齿獠牙,不管你书上读到,人口里听到,甚至在阎王庙里看到,鬼给人的印象,总是可怕的……”

黄飞燕是女人,凌壮志虽然武功高绝,但他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孩子,两人听老道的这篇鬼话,尤其在秋风寒凉的拂晓,山麓怪石重重,荒草矮松幌动,的确有些像是鬼影。

因而,两人联想到庙里的鬼影可怕,不由毛骨悚然,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愈感到周围的气氛阴森可怖。

邋遢和尚虽然吃饱了饭,但手里仍提着酒罐,不时喝上一口,他油脸上的神情极严肃,看样子,他也是一个相信有鬼的人。

跛足道人,似是没看到凌壮志和黄飞燕两人面上的惊异神色,继续说:“灵魂是善良的,是飘渺的,是人死后不散的灵气,它不会显示出可怕的形象来吓人。”

黄飞燕立即惊异的插言说:“以老前辈的说法,方才凌弟弟追赶的那道模糊影子,就是灵魂了?”

跛足道人,缓缓点了点头,说:“不错,照你们说的和我与老三亲身体验的加以印证,她应该是属于灵魂的。”

凌壮志也有些紧张的插言问:“老前辈,灵魂身上怎会有香味?”

跛足道人蹙眉沉思了许久,才迟疑的说:“这或许就是说的女鬼吧?”

邋遢和尚见跛足道人自打嘴巴,承认那道带有香味的恍惚影子是女鬼,不由得意的笑了。

跛足道人顿时惊觉失口,急忙改口说:“当然也就是‘香魂’?”

凌壮志、黄飞燕,听得心头一震,不由惊异的脱口说:“什么?香魂?”

跛足道人为了争回失口的闷气,立即点头“思”了一声,信口说:“香魂较之一般灵魂,尤为善良,其他灵魂,有时可变厉鬼,提着人头,鲜血淋淋的去吓人,但香魂则不会……”

邋遢和尚看出老道有些信口开河,因而也学着老道的口吻,沉声说:“何以见得?”

跛足道人被问得心头火起,两眼一瞪,沉声问:“你可看见她是青面红发,巨齿獠牙?”

邋遢和尚一直没看到香魂的影子,自是不便胡说,登时被问得无话可答。

凌壮志深知这两位怪老脾气,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最后依然和好如初,为了怕两人真的打起来,立即改变话题问:“晚辈异常不解,这位香魂为何要救去秦香苓?”

跛足道人的气仍未消,立即沉声说:“那还用说吗?自然是与苓儿有血统关连的人。”

凌壮志和黄飞燕听得心中一惊,不由脱口惊异的问:“有血统关连的人。”

邋遢和尚立即放下手下酒罐,翻着怪眼说:“混球小子,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只有最亲密的血亲,灵魂才有感应,虽千百里外,亲人心灵一动,灵魂便可飘忽而至,你小子忘了托兆显魂的事吗?”

凌壮志不由焦急的说:“可是香魂在北麓茂林中,也曾显灵……”

邋遢和尚毫不考虑的信口说:“那一定是与你小子也有关连的人!”

凌壮志听得脱口轻啊,面色立变,顿时呆了,他不由在想香魂与他究竟有何关连。

跛足道人急忙在旁补充说:“你小子也别胡思乱想,香魂的出现,也许是接引你们去救苓儿的……”

凌壮志毫不迟疑的说:“当然不会。”

黄飞燕心中一动,不由接口说:“可是沿途一十九处暗椿,都是以特殊手法点的穴道……”

邋遢和尚未待黄飞燕说完,怪眼一翻,沉声说道:“你怎知道那是香魂点的穴道?”

黄飞燕被问得一愣,顿时无话可答。

凌壮志总觉有许多矛盾之处,因而恭声问:“两位老前辈在厅上被人解开牛筋网时,可曾看清那人的面目?”

跛足道人急忙摇头说:“我老道是没看见,这要问他和尚了。”

说着,他像年轻人似的用嘴嘟了嘟邋遢和尚。

邋遢和尚赶紧摇摇头说:“我和尚也没看清楚……”

黄飞燕明眸一亮,立即含笑插言问:“老前辈不是说过,那人是凌弟弟的老婆吗?”

邋遢和尚也不禁涩然一笑,说:“我和尚是闻了那阵幽兰似的淡雅香味,才联想到是宫紫云那丫头。”

凌壮志听到宫紫云立时想起她身怀六甲,住在金陵家中待产的爱妻娟师姐。

但,高雅脱俗,国色天香的宫紫云的清丽俏影,也仅在凌壮志的脑海里一闪而逝,因为,这时他无暇去多想娇妻的事。

于是,注定邋遢和尚,极迷惑的说:“根据两位老前辈,俱都没看见那人的身材形貌一事来判断,那人应该是香魂无疑,但根据晚辈当时入厅察看的结果,两张牛筋网,俱是用大力金刚指相似的功夫,用指扭断,或划断……”

话未说完,邋遢和尚蓦然仰面哈哈一阵大笑。

凌壮志倏然住口,和一旁静听的黄飞燕,同时惊异的望着大笑的邋遢和尚,不知他为何发笑。

邋遢和尚,笑声稍歇,但仍笑着说:“混球小子,你的确称得上是孤陋寡闻,须知妖魔鬼怪的邪术均是与生俱来,他们衣袖一挥,顿时天昏地暗,沙走石飞,手指头一动,金石碎裂,铁锁立开,何况是区区牛筋网?”

凌壮志听得似是而非,但他心里疑问仍多,因而迷惑的说:“可是这位香魂的轻功,确属稀见,以晚辈的轻功来说,虽施展至颠峰状态,仍不能追近香魂……”

邋遢和尚,似是生怕凌壮志说多了无法回答,是以未待凌壮志说完,又是哈哈一阵大笑,说:“小子,人怎能与鬼魂比?他们能驾阴风,走半空,倏忽千里,飘洋过海,尚且不要船,何况与人在陆地上比赛轻功。”

一直思索措词的跛足道人,发觉和尚被凌壮志问得也有些信口胡说了,于是,急忙插言说:“这些事已经过去了,苓儿也脱出了贼处,几天之后也许回到太平镇了。”

说此一顿,目光注定凌壮志,有意移开话题,关切的问:“小子,你今后的行止,有何打算?”

凌壮志对“香魂”虽然仍然有许多疑问,但跛足道人已扯开话题,自是不便再说,这时见问,立即恭声说:“晚辈目前急于要查出张师母和小娟的下落,和恶道乌鹤的行踪。”

跛足道人眉头一皱说:“乌鹤自游说各大门派联合对付你失败后,近来行迹更神秘了,不过据我所知,丐帮似是也正在积极探查乌鹤的行踪!”

凌壮志知道是柳二马三两位长老传令全帮,暗中协助,心中不禁暗暗感激,但想到失踪多年的丐帮首席长老“丹眼神仗”简尚义,又不禁暗呼惭愧。

俗语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人家丐帮已在全力协助暗探乌鹤,而自己还没有见机留意简长老的平生事迹。

念及至此:心中一动,顿时想起跛足道人和“丹眼神杖”简长老不是有段莫逆的交情吗?问他必然尽知。

正待发问,蓦闻邋遢和尚说:“……这样最好。”

邋遢和尚说着,又将油泥斑斑的酒罐,塞进怀里。

接着是跛足道人说:“既然这样,我们就走吧。”

说着,迳自由草地上立起来。

凌壮志由于在想简尚义的事,因而没有注意听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说什么,这时一听,他只得慌忙站起来,帮着黄飞燕整理食物。

但他的心里,却不停的暗暗叫苦,长辈谈话,心神旁骛,这是最失礼的事,稍时问起,嗔目不知应对,那才真受罪呢?

将食物捡起,正待送回鞍囊内,蓦闻跛足道人说:“你两人乘马可走官道,我和老三先走一步了。”

说罢,即和邋遢和尚直向正北茂林驰去。

凌壮志、黄飞燕,急忙应是,躬身目送,直到和尚老道的宽大身影奔进茂林,两人才匆匆将食物放进鞍囊内。

这时,天光已经大亮,太阳还没有爬上地平线,整个玉山区的上空,仍弥漫着一层云烟。

凌壮志匆匆紧了紧乌骓的鞍绳,正待问黄飞燕方才邋遢和尚说了些什么,蓦见黄飞燕神情有些慌张的看了茂林一眼,机警的悄声问:“弟弟,邋遢老前辈说了些什么?直到跛足老前辈说走,我才清醒过来。”

凌壮志一听,顿时呆了,不由惶急的问:“怎么,你也没有听呀?”

黄飞燕心知不妙,粉面立变,急忙说:“我一直在想那位香魂的事,我觉得他们两位老人家都说得太玄了。”

凌壮志一听,立即叫苦说:“老天,怎么这么巧!”

黄飞燕瞪大了眼睛,惶声问:“你也没听是不是?”

凌壮志一跺脚,急声说:“是呀,我正在想丐帮简长老的事。”

凌壮志一定神,急忙转首向茂林看去,哪里还有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的人影?

于是,万分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香魂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