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三十九章 少妇寻仇

作者:忆文

他只觉信牌握在手中,份量极重,上面似是刻有花纹,只是他无心去看信牌上写了些什么,或画了些什么。

来至店外,事出凑巧,就在对面数棵大树下,正伫立着四个年岁大都在四十几岁以上的叫化子。

四个叫花子神情略显焦急,俱都目光炯炯地望着店门。

凌壮志知道这四个叫花子必是此地分舵上的人,想必是听说柳、马两位长老已进店内去了,特在对面树下恭候,于是,穿街过道,匆匆向对面大树下走去。

这时,树下的四个中年叫花,见一个身穿白绒银花长衫,腰悬银鞘古剑的丰神少年略显焦急地由店内直向树下走来,其中便有一人即对在身前一个方脸灰发的中年叫花机警地悄声说:“舵主,这个俊美少年八成就是武林后起之秀,震惊江湖的赤掌银衫化云龙凌壮志。”

方脸的中年叫花嗯了一声,肯定地点点头,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急步走来的凌壮志。

凌壮志早已发现对方悄声交谈,立即俊面展笑,步速加快,作出亲切的态度。

当前立着的中年方脸叫花阅历丰富,一见凌壮志的神色,即知长老有事交待下来,是以急迎几步,抱拳含笑问:“请问阁下可是誉满江湖的凌小侠?”

问话之间,凌壮志已至树下,也急忙拱手谦和地说:“不敢,不敢,在下正是凌壮志,敢问当家的,可是此地分舵上的人?”

方脸中年叫花急忙抱拳回答说:“凌小侠有事请吩咐,在下霹雳三棍黄宏达,忝掌此地分舵。”

凌壮志面色一整,急上一步,再度拱手,兴奋地说道:“原来是黄舵主,久仰了,今后尚请黄舵主多多赐教。”

霹雳三棍黄宏达慌得连连抱拳,惶声说:“不敢,不敢,请小侠多多照顾。”

凌壮志既然已经找到了此地的舵主,自是不便再取信牌,于是,谦和地含笑说道:“贵帮柳马两位老前辈,正在店中饮酒,因有要事急赴黄山,请黄舵主急备四匹快马来。”

霹雳三棍黄宏达,早在凌壮志拱手之时,已看到凌壮志握在手中的长老信牌,但这时听他转达长老之意而不出示信牌,心中不由暗赞凌壮志确是知书达理,令人可敬的年轻人,于是,急忙躬身说:“先请小侠回店稍候,在下即将马匹送到。”

凌壮志抱拳称谢,转身走进店门,回头再看,霹雳三棍黄宏达四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回至厅上,邋遢和尚正缠着柳、马两位长老,斗酒牛饮,跛足道人也愉快地在旁怂恿和劝酒,黄飞燕已离座不在厅上了。

凌壮志看得直皱眉,照这样下去,势必喝得烂醉如泥不可,何曾把赴黄山的事放在心上?

柳、马两位长老一见凌壮志回来,急忙放酙站起身来,含笑问:“小侠可找到本帮弟子?”

凌壮志看得丐帮二老还算清醒,心里总算略放宽心,于是急忙恭声说:“贵帮霹雳三棍黄舵主,早在店外恭候听命了,快马随即送到。”

说着,双手恭谨地将金光闪闪的信牌,交还给柳长老。

邋遢和尚醉眼一翻,含糊不清地说:“小子,快来和我老人家干两杯,我和尚保证佛祖慈悲,保你手刃师仇。”

凌壮志无奈,急步过去,端起大斛,一饮而尽。

众人用饭刚刚完毕,霹雳三棍黄宏达,已由院外匆匆地走进来。

凌壮志知道马已经备好,不由暗赞丐帮办事迅速,于是急忙立起,含笑出迎。

霹雳三棍黄宏达一进门便看到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也坐在厅上,于是急步走至阶前,望厅躬身,恭谨朗声说:“丐帮荒宇第九十七分舵,白沙关分舵主,弟子黄宏达在此见过僧道两位老前辈,暨柳、马两位师叔祖。”

说罢,屈膝下跪,伏身叩头。

邋遢和尚抢先哈哈一笑,说:“黄宏达,你小子的鼻子,一向不逊我和尚,今天这顿老酒,你小子却没赶上,快起来吧!”

黄宏达应是,立起,恭声说:“晚辈不知道你老人家和跛足道人老前辈同驾莅临,否则,至少也应该送给你老人家两只烧鸡。”

跛足道人一听,仰面哈哈笑了,转首看了马长老一眼,笑着说:“马老三一向是放马后炮的能手,如今你该庆幸衣钵有人了。”

话声甫落,满厅哄然大笑,气氛极为愉快。

柳长者首先敛笑问:“马匹可曾齐备?”

黄宏达急忙回答说:“快马四匹,遵命备妥。”

跛足道首先起身,有力地说:“好,我们马上走。”

于是,一行七人,直向店外走去。

来至前院,即见方才树下的另三个中年叫花和两位店伙,分别拉着乌骓和四匹高壮大马,俱都鞭明鞍亮,一望而知不是普通人家的坐骑。

六人认镫上马,邋遢和尚一马出先,驰出白沙关,红日已经西斜,六匹快马沿着北上官道,风驰电掣般直奔开化县。

邋遢和尚四人乘的虽是四匹百中挑一的健马,但比起乌骓和黄飞燕乘的白马,仍要差上一筹,是以,到达开化县,已是万家灯火了。

柳、马两位长老关心恶道行踪,匆匆吃了东西,即至开化支舵上一问,消息依旧,恶道乌鹤,仍在黄山区内。

六人匆匆计议,为恐恶道闻风逸走,决议星夜兼程,预定天明赶至屯溪。

深夜飞驰,夜凉如水,人不交谈,马不鸣嘶,听到的只是急如骤雨的蹄声。

由于在马金岭东麓,让马匹充分地休息了一个时辰,到达屯溪镇时,已是日上三竿了。

六人同时将马速慢下来,邋遢和尚也自动让四怪的老大跛足道人走在前面,六人一进镇口,目光同时一呆。

只见镇上,行人熙攘,热闹中显得有些混乱,叱喝之声,此起彼落,似是发生了什么骇人听闻的重大事情。

六人坐在马上,居高临下,游目一看,发现街人中,不少是劲装疾服的武林人物,听了人群中高声呐喊,纷纷向镇北涌去。

凝神一听,嘶喊之声,似是不止一人。

蓦闻一个铮然的声音,大声喊着说:“诸位英雄侠士前辈们,要看热闹的快去黄山莲花谷,崆峒派现任掌门人邀斗当代第一奇才赤掌银衫化云龙凌壮志凌小侠的惊人盛会……”

凌壮志听得浑身一战,双目闪辉,他只觉得脑际恍恍惚惚,加上一夜飞驰的劳累,已分不出是惊是喜,是真是假。

而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以及柳、马两位长老与黄飞燕,却俱都闻声惊呆了,这消息不但骇人,也来得突然,这的确称得上一夜之间,风云骤变。

又听一人高声叫着说:“诸位,这是百载难逢的绝佳盛会,一个是现任掌门宗师,武功高绝,一个是武林奇才,武功盖世……”

又一位年轻人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兴奋地大声疾呼:“……日期仅余三天了,要去看热闹的该起程啦……诸位记住,本月二十日,午夜子时,莲花谷……”

这时,六人策马已进入街心,由于人声喧哗嘈杂,叱喝之声反而听不真切了,游目一看,六人同时一呆,脱口一声轻啊!

只见人群中,每一个挥手高呼的人,竟都是蓬头污面,衣衫褴褛的丐帮弟子。

这消息出自丐帮弟子之口,自是可靠可信,同时,也明白了丐帮如此公然宣传的目的,在使消息极快地传到凌壮志的耳里。

凌壮志内心感动,望着神色略紧张的柳、马二位长老,有说不出的感激。

蓦闻邋遢和尚低声说:“我们就在这家吧,先吃喝饱了再说。”

说罢,当先下马,跛足道人和柳、马两位长老,也跟着翻身而下。

凌壮志和黄飞燕定睛一看,才发现六人立身之处,竟是一座大客店的门前,几个店伙已纷纷向前来拉马了。

两人翻身下马,将马匹交给店伙,紧跟着四老向内走去。

前进中,邋遢和尚蓦然哈哈一笑,回头望着凌壮志,说:“混球小子,这下你可如愿了吧,回头你要好好敬这两个老要饭的两杯,答谢丐帮这些徒子徒孙们为你小子卖力喊叫的卖力盛情。”

凌壮志连连颔首,恭声应是。

但走在前面的柳、马两位长老和跛足道人,却俱都神色凝重,默默不语,由此可知,三人对乌鹤主动约斗凌壮志的事,看得是多么严重。

恶道乌鹤是谋害叶大侠的三人之一,自听说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铁弓玉环晋宇田相继被赤阳掌击毙后,深知自危,能不处心积虑对付凌壮志?

凌壮志虽然心中焦急,但见四位老辈人物,都在默默沉思,面色忧急,也同时暗自警惕。

黄飞燕虽然对凌壮志没有遐思绮念,但那颗关怀如大姐姐的爱心,却全副关注在凌弟弟的身上。

这时,静坐一旁,也在细心研判恶道乌鹤,在莲花谷中将要用什么毒谋来对付凌弟弟。

一阵急急的脚步声,将沉思的五人同时惊醒,举目一看,匆匆离去的马长老,一时神色凝重又匆匆地走进来。

凌壮志和黄飞燕一见马长老,立即由椅上站起来。

跛足道人等俱都目光炯炯地盯着马长老,三人一俟马长老走进厅门,便迫不及待地齐声问:“怎么样?”

马长老一面示意凌壮志和黄飞燕坐下,一面连连颔首,急声说:“不错,我已去分舵问过了,这消息是由乌鹤的大弟子妙正泄露的。”

跛足道人和柳长老以及邋遢和尚三人,同时轻哟一声,彼此惊异地看了一眼,似是有些感到意外。

柳长老蹙眉迟疑地说:“照此刻情形看来,黄山方圆百里以内,恐怕早已轰动了。”

马长老略显忧急地说:“据我老花子看,乌鹤风言武功远超凌小侠,由他邀斗地点选在莲花谷一事来断,实不足信,这显然另有诡谋。”

跛足道人毫不迟疑地说:“当然,恶道若非有恃无恐,自是不敢自己找死。”

柳长老蓦然霜眉一动,脱口说:“现在距二十日虽然尚有三天,我觉得我们不宜去得太迟。”

邋遢和尚猛然一拍大腿,大声赞同说:“好,既是如此,我们就快些吃饭,饭后也好赶路。”

无论四老怎样预测,他自己有他自己的主张,他断定乌鹤届时必然出面答话,只要与对方会了面,就不怕恶道飞上天去。

六人匆匆饭毕,分别调息一个时辰,待等马匹吃饱,继续向北飞驰。

官道上行人骤增,沿途商旅中,不时发现劲装疾服,佩带兵刃的武林人物。

由于跛足道人和邋遢和尚威名卓著,不少平素作恶的黑道人物,看了这两位恶人煞星,惊得面色如土,冷汗暗流。

但坐在马上飞奔的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心情杂乱,根本无心看那些心虚胆战的恶人一眼。

当晚到达休宁县,城内客栈几乎客满,多是赶往黄山的武林人物。

街头巷尾,酒楼茶肆,俱都谈论著同一问题——崆峒派现任掌门人乌鹤道长邀斗武林奇材凌壮志的事。

有的说乌鹤剑术精绝,武林独步,是他仗以自恃制胜的绝招。

有的说赤掌银衫化云龙凌壮志,一身兼具当年四大恶魔独霸天下的四种骇世奇功,乌鹤绝难匹敌。

有的说乌鹤虽为一派掌门宗师,武功自有独到之处,如没有制胜的把握,何必多此一举,岂不是自寻其辱?

有的说,凌壮志虽然武功惊人,但他究竟是年轻新手,经验、功力恐怕均不如乌鹤来得深厚,总之,纷论不一,各持其是,最后总是落个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凌壮志对这些胡云乱预,根本不去理会,一笑置之。

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以及柳、马二位长老,对凌壮志战胜乌鹤,都颇具信心,唯一担忧的是恶道暗施诡谋,令人事先难防,届时措手不及。

第三天,风和日丽,蓝天如碧,正午时分,凌壮志和黄飞燕跟在四老马后,已到了距黄山南麓十里的天霭镇。

气势雄伟,峻拔巍峨的黄山,看来就在眼前了。

天霭镇上的丐帮支舵,是在镇外一片松林中的祠堂内,一进松林,便看到一片半旧房舍。

支舵主白日游神贺荣田,听说柳、马两位长老来了,急忙集合让在台阶阳光下睡觉的一群大小叫花,匆匆列队恭迎。

这时一见当前走的是跛足道人和邋遢和尚,白日游神的确吓了一跳。

但看到柳、马两位长老身后尚跟着一个潇洒高雅,白衫佩剑的俊美少年和一位二十六七岁的艳丽少妇,心里顿时明白了长老的来意。

白日游神贺荣田虽然不认识凌壮志,但凌壮志的衣着、年貌,一入他的眼,便知少年是谁。

一到了祠堂门前,白日游神贺荣田立即报名叩头,其余大小叫花,纷纷伏跪在地,高声欢呼,恭迎师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少妇寻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