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 四 章 山庄惊变

作者:忆文

凌壮志对俊面一郎的嘴脸,早已看得清清楚楚,恶意已极明显,只是这时,他已无暇去揣测俊面一郎走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首先飘至门后,觑目向外一看,园中花影摇动,竹叶沙沙有声,除此之外,一切是静悄悄的,看罢之后,举步走向门外,他要尽快进入内宅,找到金刀毒燕阮陵泰。 

就在他走下台阶的同时,发现园外正有一道人影,直向矮墙奔来。 

凌壮志心中一动,断定是俊面一郎派来的人,但藉着矮墙砖孔一看,涂丹般的chún角,立即掠过一丝冷笑,他确没想到,来人竟是宋南霄。 

只见宋南霄,鹭行鹤伏,快闪疾避,目光尚尚地不时左右张望,回头察看,似是极怕卧虎庄的人发现。 

凌壮志虽然不知宋南霄为何跟踪而至,但看了他鬼祟的行色,断定他的前来也必然用意不善。 

他不敢就此再去内宅,他必须先设法除掉宋南霄。 

心念已定,佯装神情悠闲,沿着花圃间的卵石小径,负着双手,慢步向前。 

这时浮云已散,弯月轻洒光辉,阵阵花香,愈显得园中景色绮丽,但在如此画一般的花园中,却隐伏着重重杀机。 

凌壮志慢步前进,藉着游目观花,暗觑园中可疑之处,藉着仰首望月,暗觑正北竹影间的那片精舍。 

他发觉宋南霄果然已进入花园,正沿着一排花树向他背后,蹑足欺来。 

他觑目看了一眼数丈外的假山,发现形势修筑得极为嵯峨,于是心中一动,决心将宋南霄引至假山内,出其不意,将其点毙。 

同时,他发觉园内虽有不少可疑之处,但并没有潜伏着人,他想,只要解决了宋南霄,即可沿假山后的修竹,迅即进入内宅。 

决心已定,漫步前进,越过荷池上的拱形小桥,直向假山跟前走去,同时,觑目偷看假山后面修竹间的一座精舍独院。 

精舍独院,绿瓦红墙,其中距假山最近的,是院中那座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弓形阁楼,看来最多八九丈。 

阁楼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灯光,似是无人居住,落地高窗上,深垂着竹帘。 

但阁上围绕着朱漆栏杆,在淡淡的月光下,落地发亮,又似是有人经常揩拭得一尘不染。

凌壮志仰首一望夜空,已经二更过半,阁楼上假使有人居住,这时恐怕也早已进入梦乡。

来至假山下,仰首上看,高约十丈,孤峰嵯峨,绝壁飞崖,修筑得十分险恶,实不亚于他苦学绝艺五年的九华山。 

他略微作了一个欣赏姿态,随之迈步走进假山,前进仅一丈,即是一座迎面悬崖的夹谷。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响,有人直向假山扑来。 

凌壮志心中一动,知道是卷云刀宋南霄。 

情况急转直下,令他无暇择一个较有利较妥当的地方,只得闪身飘入夹谷内。 

谷内宽约八尺,高绝数丈,两崖向前突出,仅露出一丝月光,因而谷内漆黑。 

凌壮志一看,心中暗喜,想不到误闯误撞,竟遇上一个下手的好地方。 

蓦然,一声哑簧轻响,就发自不远处转角地方。 

接着,谷口大石上,寒光一闪,隐隐烁烁…… 

显然,宋南霄已亮出背后雪亮的单刀。凌壮志根据哑簧声和刀光,知道宋南霄距离他已经不远了,因而屏息侧立,蓄势以待,右掌运足了功力。 

他暗暗警告自己,必须要一击成功,绝对要认穴奇准,不能让宋南霄发出一丝声音和惨叫。 

由于双方俱都屏息静听,愈显得假山内一片死寂,因而,彼此能听到各自的心跳。 

凌壮志根据谷口暗影,断定宋南霄就立身在转角处,他看出宋南霄如此谨慎,迟迟不敢下手,恐怕也正是怕他发出惨叫。 

宋南霄久历江湖,阅历丰富,他当然知道在武林前辈的住宅内持刀杀人,最为江湖禁忌,何况明天尚是金刀毒燕阮陵泰封刀的大好日子? 

他更清楚,假设这一刀不能劈中要害而让姓凌的书生叫出声来,即使他有登天的本领,也无法由此地飞回宾馆而不被人发现。 

那时,不但费尽心机换来的响万儿就此一笔勾销,就是这条命也恐怕难保,到时莫说铁钩婆和万绿萍母女绝不会放过他,就是金刀毒燕和俊面一郎父子,也不会将他轻饶。 

宋南霄曾再三想过,只是心中对万绿萍在酒楼上当众拔剑的怒火,对凌壮志获得万绿萍的垂青的妒念难消。 

因而,即使亡命毁誉,这时他也要冒险一试了。 

凌壮志见宋南霄迟迟不敢进来,心中早已不耐,他的时间宝贵,岂能在此白白耗掉?于是,故意动了一下两脚。 

这方法果然有效,迫使得转角处的宋南霄,身形一动,倏然举起刀来。 

凌壮志见机不可失,正待飞身扑出,一声低沉的琴音,划空传来,似乎就在附近响起。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疾坠身形,立刹冲势,贴身倚在大石上,手心中顿时惊出一丝汗水。

凝神再听,立在转角外的宋南霄,早已纵出假山,潜踪蹑足逃走了。 

这时,深沉缓慢的琴声,早已叮咚地响了起来,音韵中,似乎蕴藏着无限幽怨郁闷! 

凌壮志定了一下心神,悄悄来至拐角处,探首一看,不由面色立变,那座弓形阁楼的垂帘后窗,恰好正对这面。 

阁内依然漆黑无光,但低深的琴声,却由阁楼的后窗竹帘内飘出来,显然,他和宋南霄的一切举动,俱都落在阁内抚琴人的眼里。 

由于他没有飞身扑出而猝然向宋南霄下手,他断定阁内抚琴的那人,尚不致看出他是一个身具武功的人。 

不管如何,这时他必须要硬着头皮走出去,于是,他以佯装游罢假山,根本不知有宋南霄跟踪的神态,负手悠闲地走出去。 

他前进中,微蹙秀眉,双目注定阁楼的后窗,又似乎听到琴声而出来察看。 

他发现那片修竹边沿的小亭,距离阁楼最近,他想站在小亭上,集中目力,不难看出抚琴的人是谁,同时,必须先制服抚琴的人,才能进入内宅。 

越过数方花圃,尚未到达小亭,他的目力已能隐约看见帘内的人影。 

他停下身来,随即立在一株花树下,仰首望着阁楼后窗的竹帘,作出知音聆琴的姿态,但却暗暗将功力集中于两眼上…… 

竹帘内的那个人,随着他目力的增强,逐渐地透视出来,他第一眼便看出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纤细而娇小的身影,正端坐在一方琴案前,微垂着螓首,静静地移动着纤纤玉手,抚着案上的长琴。 

渐渐,已能看清她乌云高挽的秀发上,插着一只含珠金凤,由那一闪一闪的丝丝光华,金凤嘴里嵌着的,似是一串珍珠。 

她肩缀玉佩,项挂金环,随着一双玉手的移动,闪闪生辉! 

凌壮志无法看清楚她的容貌,也不知她妙龄几何,更不知她是少妇,抑或是少女。 

蓦然,帘中的她,纤指重重地拨了一个音符,接着,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寒潭秋水般的眸子,闪着柔和的光辉,直向凌壮志的面上望来。 

但她仅那么文静、高雅地一瞥,随即又垂下头去。 

凌壮志看得心弦一震,不由扬了扬秀眉,他虽然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根据那美好的面庞轮廊,断定她是一位天姿绝美的丽人。 

由于心神向往和好奇心的驱使,令他情不由己地向前迎去…… 

就在他举步走向前的同时—— 

一声惨厉刺耳,直上夜空的惊心惨嚎,划空传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骇人惨叫,将全副心神关注在阁内丽人身上的凌壮志,只惊得浑身一战,本能地止住脚步。 

他急忙循声一看,只见正中最高的一座楼尖上,一人宛如巧燕穿云般,微张着双臂,直飞正中最高的一座楼尖上。 

紧接着,身形一闪,直奔正西,身法之快,直疑划空流星,眨眼已经不见。 

凌壮志看得暗吃一惊,觉得那人的轻功,确属罕见,看来毫不逊于自己,他既然胆敢穿白衣,当然是自恃别人的轻功,不如他的精绝。 

念及至此,不由暗哼一声,心中那股子不服气,令他似乎要忍不住尽展轻功,追上前去,看看那人究竟是谁。 

他心中虽不服,但那人在金刀毒燕封刀大典的前夕,高手云集,欢筵通宵,全庄灯火辉煌的晚上,居然胆敢深入内宅杀人,这份胆识、豪气,确令他真的心折、赞佩。一阵惊呼暴喝,迳由内宅那声惨叫处传来。 

紧接着,十数道快速人影,纷纷纵上楼顶房面,俱都目光尚尚,游目四看。 

凌壮志顿时惊觉,必须尽快回到书房里去,立在此地太危险了。 

心念间,抬头再看,阁楼上的琴声,早已停止,那位抚琴丽人也不见了。 

凌壮志不敢久停,沿着卵石小径,急急忙忙,直向书房大步奔去。 

这时,内宅方向,哭声喊声,乱成一片,但大厅方向,却仍不时传来隐约可闻的猜拳欢笑和干杯声。 

凌壮志急步前进中,顿时想起今夜要去击毙金刀毒燕阮陵泰的事,因此,焦急地看了一眼夜空,已经三更了。 

回头再看内宅那片精舍,不由面色微变,只见两道娇小人影正向园中扑来。 

他知道,此番见了金刀毒燕阮陵泰,恐怕又要大费一番口舌解说。 

心念间,蓦闻身后连声娇叱:“站住、站住!” 

凌壮志不便再跑了,立即神色紧张地停下来! 

人影一闪,风声立敛,挡在前面的是两个年约十八九岁的侍女,一个穿红衣,一个穿青衣,俱都面色苍白,脸上仍有余悸。 

凌壮志曾听铁钩婆说过,卧虎庄的小童侍女们,无一不是身怀绝技的人,俱能飞越高墙如履平地,看来,这话倒是不虚。 

心念未停,身前两个侍女,同时一声娇叱,伸臂将凌壮志的左右手腕扣住,不由分说,拉着就走。 

凌壮志立即紧张万状地惶声问:“啊,两位大姐……” 

话声未落,风声飒然,三人身侧又多了两个劲装老人。 

凌壮志早已看见来人,正是方才和金刀毒燕同桌饮酒的两个老人,只是他佯装未见,这时一俟两个老人停稳,便立即委屈地急声说道:“两位老英雄快来搭救小生……” 

两个老人见侍女捉的竟是铁钩婆的亲戚,不由微微一愣,两个人惊异地相互看了一眼,即向侍女一挥手,沉声说:“你们快松开手!” 

两个侍女知道老人是庄主的朋友,于是恭声应是,松手退后数步。 

身穿劲装的老人,霜眉一蹙,说道:“相公,不在宾馆休息的,为何进入内宅花园?”

凌壮志立即蹙眉解释说道:“小生乃少庄主引道来此房休息,小生因见月光美好,景色宜人,故而在园中赏月……” 

灰衣老人一听少庄主,似是无暇再听他说下去,因而一挥手,作了一个阻止的手势,转首望着另一青衣老人说:“杨兄,我看只有带他去见一郎了。” 

青衣老人略一沉思说:“依兄弟之见,这位凌相公还是让这两位小姑娘带去的好,铁钩婆的素性,兄弟甚是清楚,如果惹恼了地,咱们今后就别想再过安静日子了。” 

灰衣劲装老人,似是也知道铁钩婆是个出了名的难惹人物,因而赞许地连声应是。 

于是,凌壮志在两个侍女的挟持下,直向西北那片修竹精舍间,急步走去,而两个老人却展开轻功,先向铁钩婆送信去了。 

凌壮志被挟持着,经过花园,进入竹林,急步向内宅走去,前进中,他的灵智再度一动,觉得这又是一个混进内宅的难得机会。 

他不由略感焦急地看了一眼夜空,他想,虽然尚有一个多时辰便天明了,但如能谨慎行事,仍不难得手击毙老贼。 

心念间,已进入一座精舍华屋大院,灯火通明,耀眼眩目,不少神色惊悸的小童侍女仆妇们,畏缩地立在一起。 

这时,已听到内宅深处传来哭声和惶急紊乱的喧哗声。 

凌壮志的双目不禁一亮,只见门内,在团团围住一群人中,传出哭声。 

蓦闻一个苍劲的语音说“来了,来了!” 

围在院中的人一听,纷纷散开,俱都惊异地向两个侍女挟持的凌壮志望来。 

凌壮志举目一看,晋德大师、雷霆拐、铁钩婆和万绿萍等人俱都围在院中,而发话那人,正是在花园中向他问话的灰衣老人。 

粉面苍白的万绿萍一见凌壮志,立即颤声急呼:“凌表哥——” 

急呼声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山庄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