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章 无耻计谋

作者:忆文

邋遢和尚一见,不由双手握掌,猛一跺脚,衷心地振声喝了个好。

凌壮志、跛足道人、黄飞燕以及丐帮二老,无不衷心佩服端庄少妇的定力,真是不让须眉。

全谷两千英豪先是一静,接着暴起一阵如雷彩声,震撼山野,直上夜空,呼声历久不绝。

乌鹤面色铁青,浑身微抖,三角眼内凶芒毕露。

一连声怒喝,妙正、妙大,翻腕撤剑,同时前扑,齐向端庄少妇刺去。

凌壮志一见,顿时大怒,杀机倏起,震耳一声大喝:“鼠辈找死。”

“死”字出口,身形已腾空跃起,一式“大鹏栖枝”直向岭下谷内扑去。

邋遢和尚四老和黄飞燕纷纷跃起,随后紧跟。

凌壮志的这声大喝,挟怒而发,不啻平地焦雷,全谷人众的怒吼立时静下来,数千道惊异目光,齐向横岭上射来。

当他们看到由横岭上飞射而下的奇快白影时,顿时大悟,不少人脱口疾呼:“啊,凌壮志!”

凌壮志扑至岭下,已到人群身后,脚尖一点地面,身形再度腾起,飞越数百人头上,再向场中扑去。

满谷英雄,看了这等少见轻功,俱都暗暗心骇,由衷赞佩,一声暴好,直冲霄汉。

就在暴起喝彩的同时,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已经飞身扑至。

两位怪杰自恃辈份高,哪管你对方愿意不愿意,飞越各路英雄上空,脚尖不停地踏着人家的头顶,继续向前飞驰。

丐帮二老和黄飞燕自是不便如此做,只得停下身来,请各路英雄让开一条路,耐心地向前挤进。

这时的乌鹤恶道看了凌壮志的骇人轻功,心中暗吃一惊,但他的嘴角上,却掠上一丝阴毒冷笑。

凌壮志掠空一阵翻滚,飘然落在地上,定睛一看,妙正、妙大的长剑,招招不离端庄少妇的要害,少妇已经险象环生了,于是,震耳一声大喝:“鼠辈找死,以多为胜。”

大喝声中,急上两步,右臂一圈,振腕劈出。

一道刚猛无比的的滚滚狂风,挟着尘土厉啸,直向妙正、妙大和端庄少妇之间滚滚卷去。

乌鹤暗吃一惊,急忙沉声大喝:“快些退下去。”

沉喝声中,急上数步,右掌功力,猛然推出。

轰隆一声大响,劲风激旋带啸,沙尘飞扬弥空,场中淡淡月光,顿时一暗。

连声中,恶道一连退后三步,目光惊急地瞪着凌壮志,顿时呆了。

这时,邋遢和尚和跛足道人已到,场中的妙正、妙大,也在浓尘激扬中飞身暴退两丈。

端庄少妇以剑支地,内力已感不济,目含泪光,不停地娇喘吁吁。

跛足道人一见,立即沉声说:“你父之仇,可由凌壮志代报,快些退出来!”

端庄少妇戚声应是,立即退出场去。

这时,凌壮志剑眉如飞,星目闪辉,俊面上充满了杀气,注定恶道缓步逼去。

恶道乌鹤原本有一套场面话要说,事到如今,突起变化,不得不急采措施,否则,凌壮志一掌劈下,前功尽没。

于是,强自一振精神,仰面哈哈一阵大笑,接着朗声说:“凌壮志,你不要自恃四大恶魔的霸道功夫,到处恃技凌人,须知贫道可没将你看在眼内……”

凌壮志逼进中,未待恶道说完,立即冷冷一笑说:“在下今夜来报残师之仇,不是和你比武决斗,要你看得起什么功夫。”

恶道一听,再度哈哈一笑,说:“贫道今夜邀你而来,也并不是比武较技,而是要当众揭开叶天良昔年获得四大恶魔手着武功录的秘密。”

说话之间,似是发现凌壮志已经逼近,于是,急忙举手一指数丈外的绝壁,继续沉声说:“看,昔年叶天良获得武功录的位置,就是此地。”

“地”字出口,袍袖微挥,趁机飘身飞了过去,双脚立在崖边,垂手指着脚下再度加强语气说:“当年叶天良就是由此地下去的。”

说罢,三角眼炯炯地注视着凌壮志,似是要他过去。

凌壮志想到恩师曾来此地,心中顿生敬慕之情,意慾过去,又怕中了恶道的姦计,是以停身迟疑。

这时,全谷虽有两千人众,但却静得毫无声音,落叶可闻,数千道惊异目光,一齐射向立在崖边的乌鹤恶道和凌壮志。

凌壮志见恶道垂手指着崖下绝壁,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当着这么多英豪面前,如不过去岂不被人讽讥怕死。

心念至此,微一颔首,举步向崖边走去。

凌壮志脚步一动,全谷立即掀起一阵焦急不安的震动。

蓦闻邋遢和尚大声说:“混球小子站住,既然为师报仇,何必与他罗嗦,就在此地给他一掌,打下崖去,跌他个粉身碎骨。”

乌鹤一听,仰天一声大笑,故作悲痛地说道:“贫道一生,广交各路英雄,自信没有对不起哪一位江湖朋友,贫道与叶天良的一段过节,有许多人并不尽知,今夜贫道就要将昔年叶天良如何口是心非,如何欺骗贫道与阮陵泰和晋宇田诸兄的经过,公诸于天下英雄。”

说此一顿,突然注定凌壮志,怒声问:“凌壮志,那本四大恶魔武功秘笈,可在你的身上?”

如此一问,全谷再度掀起一阵激动人声。

凌壮志曾公开宣布身上怀有秘笈,而他也正想以此诱惑掠去叶小娟和张师母做人质的恶徒。

这时一听,毫不迟疑地点点头,同时冷冷地道:“不错,正在在下怀里。”

话一出口,恶道立显激动,全谷又是一片吃惊啊声。

跛足道人和邋遢和尚听得同时一愣,他们问过凌壮志,曾说秘笈不在身上,这时为何又说放在怀里?

蓦闻恶道激动地说:“当初这本武功录是由贫道和你师父叶天良,以及阮陵泰和晋宇田二兄,四人同时在崖下绝壁中发现的,当时讲妥,每人参阅三个月,然后再转交给另一个人。”

说此一顿,平抑一下激动心情,吐了一口气,继续说:“当时抽签决定先后,你师父抽中了优先,但你师父取得武功之后,立即悄悄隐藏踪迹,避不再见……”

凌壮志明知是恶道胡说,但没机会反攻,这是鼓舞他辱及恩师,顿时大怒,立即轩眉怒声说:“乌鹤恶道,你如胆敢再出言辱及在下恩师,在下要你虽死不得整尸。” 

恶道哈哈一笑,肯定地说:“你如果不信,可将武功录的最后一面打开一看便知,上面有贫道和阮晋二兄的亲签标记。”

凌壮志一听,气得浑身发抖,深悔方才未在见面之初,即将恶道挥掌击毙,如今,明知恶道胡说,但已陷入他的陷阱,越陷越深了。

这时,如不拿秘笈出来,无异承认恶道说的全是事实,同时,也不能证明秘笈确在自己身上,因而也无法将掳去叶小娟母女的坏人引出来。

心念电转,右手毫不迟疑地探入怀内。

这时,全谷再度一静,静得听得到彼此的心声,数千道惊急目光,一齐射在凌壮志的身上。

恶道乌鹤神情激动,腮肉颤抖,额角已渗冷汗,身不自觉地缓步向凌壮志身前走来。

邋遢和尚、跛足道人以及刚刚挤进来的黄飞燕与丐帮二老,俱都神情紧张,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凌壮志在怀中摸索的右手。

蓦然——

黄影一闪,凌壮志的手中,竟真的多了一本薄薄的黄皮书,他显得诚惶诚恐地翻看,似是细心找寻乌鹤恶道说的标记。

这本武林人物梦以难忘的瞩世秘笈,横霸天下,称雄宇内的武功录,竟在数千道炯炯的目光下突然出现了。

有不少人想不顾一切,疯狂地扑过去,但他们也知道要想在凌壮志的手里夺走那本秘笈,不自是平步登天。

邋遢和尚俱都将一颗紧张惶恐的心提到了胸口,也身不由己地向前走了几步。

但当他们运足功力,凝目向凌壮志手中翻开的黄皮薄书上一看,四老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见凌壮志正在查看的最后一面上,竟是划着许多朱砂红圈的一首七言古诗,细读那首诗是:

“三更灯火五更鸡,

正是男儿立志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

待到白头后悔迟!”

四老刚刚看毕,蓦见凌壮志已抬起头来,同时,沉声说:“在下这本秘笈上,根本没有任何标志或暗号。”

恶道乌鹤神情紧张,浑身微抖,三角眼一瞪,厉声说:“让贫道指给你看。”

说话之间,身形猛向凌壮志扑去,同时,右手疾出如风,闪电抓向凌壮志的那本黄皮薄书。

凌壮志顿时大怒,岂肯让他夺去,于是身形一旋,立即幻起十数白影,急运赤阳掌功,两手顿时通红,大喝一声:“恶道纳命来!”

大喝声中,殷红如火的右掌,猛向恶道的天灵击去。

乌鹤一手抢空,不由大吃一惊,厉叱一声,身形一跃腾空,同时惶声怒喝:“还不准备,等待何时!” 

时字出口,双袖疾挥,身形直向立在崖边的几个持弓老道的身后落去。

凌壮志一时大意,竟让恶道苦心钻研的方法逃走,因而心中怒火更增,于是大喝一声:“不留下命来想走吗?”

大喝声中,腾空而起,迳以苍鹰掳免之势,凌空下击。

就在他身形凌空的同时,妙正老道已由地上拔起一面小红旗,急忙迎空一挥。

一声粗暴大喝,迳由绝壁对崖传来。

凌壮志身在空中,正待俯冲下击,闻声心知不妙,急忙转首一看,惊得脱口一声轻啊,顾不得再伤恶道,身形疾泻而下,顿时愣了。

只见三十丈外的对崖古松下,一个虬髯浓眉劲装凶汉,正用绳索吊起一个一身白衣云裳白长裙的蓬发垂首女人。

蓬发垂首女人垂直被捆,两肩各有一根麻绳,正被虬髯凶汉缓缓拉起,吊在斜悬绝壁上空的古树枝上。

这时,满谷两千余众再度一静,俱都神色茫然地望着对崖被吊起的白裳女人,还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邋遢和尚、跛足道人,以及丐帮二老,也愣了。 

凌壮志早已看清那女人是谁,不由悲愤满胸,目射冷芒,浑身战抖不止,俊面上一片铁青,额角上汗珠顿时滚下来。

蓦见跛足道人,双目冷电一闪,疯狂地惶声大喝:“娟儿,小娟!”

这声大喝,声嘶音哑,充满了急痛悲愤。

跛足道人大喝声中,飞身前扑,倏然停在崖边上,目光焦急地注视着对崖悬空吊在树上的蓬发垂首的女人。

人影闪处,邋遢和尚和丐帮二老,同时纵至跛足道人身后。

跛足道人焦急地回头,看了邋遢和尚三人一眼,接着又望着对崖,高呼:“小娟,小娟……”

呼声甫落,对崖悬空吊在树上的白衣女人,缓缓抬起头来,极吃力地悲声低呼道:“师……伯……”

悲愤愣在当场,痛悔坠入恶道圈套的凌壮志一听,急怒攻心,仰天大喝一声,翻身栽倒地上。

黄飞燕和简大娘的儿媳妇,深恐凌壮志有失,同时一声娇叱,飞身过去,身形落地,长剑已出鞘外,立将凌壮志护住。

黄飞燕为人机警,迅速将凌壮志扶坐起来,急在命门上舒掌拍了一下,凌壮志大喝一声挺腰纵身跃起。

恶道乌鹤仰天哈哈一阵大笑,得意地笑声问:“凌壮志,对崖树上的白衣少女你可认识?”

凌壮志尚未回答,全谷各路英豪大都已明白了恶道的卑鄙行为,立即掀起一阵惊人声浪,纷纷挥拳,群情激动。

就在满谷怒吼声起的同时,凌壮志剑眉如飞,双目暴睁,厉喝一声,飞身向恶道扑去。

凌壮志的身形一动,妙正、妙大仗剑挡在恶道身前,同时舞起一道剑幕,立将凌壮志阻住。

恶道乌鹤再度狂声大笑,接着厉声大喝:“弓箭手何在?”

喝声甫落,一个年轻力壮的持弓老道,暴应一声,飞身而出,立即搭箭拉弓,弦声响处,一支羽箭,直向对崖射去。

嚓的一声轻响,接着一声娇呼,叶小娟左肩吊在树上的麻绳,应声而断,叶小娟的娇躯立失平衡,急烈摆动,随着颠动松枝,摇摇慾坠,情势十分危急。

凌壮志一见,急怒交集,星目冒火,掌心渗满了汗水,果然不敢再扑向乌鹤。

邋遢和尚、跛足道人和丐帮二老,妄称阅历渊博的老江湖,在祠堂里给凌壮志出了一百二十个难题让他处置,只有这个投鼠忌器,挟持人质的姦狠毒辣的阴谋问题没有提出。

四老一见摇摇慾坠的叶小娟,不由脱口一声惊呼,四颗老心,紧张地一直提至腔口。

这时,群情激动,满谷叫骂怒喝:“杀了卑鄙无耻的乌鹤……”

“……将弓箭手推下崖去……”

“……娘的,真是武林败类……”

“铲除崆峒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无耻计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