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二章 四海洞府

作者:忆文

众人知道尚有一段距离好走,但由于大家的心情沉重,俱都无心谈话,即使最爱说话的邋遢和尚和矮脚翁,也神色凝重地默默前进。

不知转了多少弯,最俊众人的眼睛一亮。

只见眼前洞势,突然变得笔直,在十数丈外的尽头,毫光闪射,耀眼生花,似是一座石门。

凌壮志立即停步恭声说:“前面的石门内,就是简老前辈的修真洞府了。”

跛足道人四人一听,想起多年老友,心中立即升起一阵戚然之感,神色更加沉重了。

丐帮二老早已泪满盈眶,强抑悲痛,感激地望着凌壮志点了点头。

宫紫云黛眉微蹙,娇靥上表情凝重,她对爱夫没找到叶小娟的尸体,虽然十分不解,但能因此发现急公好义的简长老的法体,此行仍算不虚。

至少,可以藉此报答丐帮代寻乌鹤和广为宣传的盛情,同时也揭开了简长老失踪之迷。

心念间,众人已开始向数十丈外的石门走去。

由于石洞宽大,四位怪杰和丐帮二老,几乎可以并肩前进,但凌壮志一人,依然走在前头。

远远看来,石门像一轮初升旭日,光芒四射,耀眼眩目。

刺骨的寒气,随着众人的前进加剧,除凌壮志和宫紫云两人,因有紫芝的灵气在体内自形抗拒外,其余六老,俱都运功抵挡寒气。

渐渐,俱能看清那是一座半圆形的石门,沿着门的一圈,嵌有无数较鹅卵尤大的金红宝石。

两扇石门的正中,以雪白的明珠,横嵌着四个斗大的白字——四海洞府。

邋遢和尚和矮脚翁一见,嘴角上立即掠上一丝为怀念昔年老友而发的微笑,他们在笑简老大,在自己临死的洞府石门上,依然忘不了他那走遍天下吃四海的老本行。

来至石门前,毫光眩目,使每人的身上似乎都感到有些暖意。

凌壮志对正石门,躬身一揖到地,恭谨地朗声说:“晚辈凌壮志,特至府外请来贵帮柳、马两位长老入府,参见老前辈的法体,并有跛足道人、矮脚翁、邋遢和尚和穷书生等前辈随行。”

如此一报名,四位怪杰,神情戚然,泪光旋动,柳、马两位长老,几乎忍不住放声大哭。

宫紫云见凌壮志没有报她的名,心中不禁一动,顿时想起自己腹中的小东西,因而决定不随众人进去。

凌壮志恭声报过六老的名,立即躬身向前,两掌分贴两扇石门上,运功一推,石门应手而开,一股冷流,立即扑了出来。

洞内毫光大放,光华刺目,冷气森森中,似是有一丝脱俗清香。

凌壮志将门推开,立即肃立一侧。

跛足道人和矮脚翁四人也闪身让泪流满面的柳马两位长老走在身前。

凌壮志深情地望着爱妻宫紫云,他发现小别半月,爱妻的腰身依然没有看出异样,相反,她显得更美,更动人了。

他知道这不是小语慰相思的时候,于是,悄悄作着稍待的手势,直待宫紫云微微螓首,寒潭秋水般的眸子示意他进去,才轻巧地转身,紧紧跟在六老身后。

丐帮二老在前,四位怪杰居中,凌壮志一人走在最后。

在满洞刺目光华下,森森寒意中,七人走着沉重的步子,直向洞的深处走去。

六老前进中,举目凝视,只见石洞笔直,微向上升,在深约七八丈的石洞内,嵌满了晶莹雪白的大宝石,光明大放,如同白昼。

在洞的尽头一方平石上,盘膝坐着一个长发如雪,直垂到地的鹑衣老花子,那蓬如银长髯,已将整个前胸遮住了,仅腰间悬着那块金牌闪闪发光。

老花子霜眉覆目,面色腊黄,身体尚称魁武,盘坐成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他平伸膝上的双掌五指上,已生出尺长的卷曲指甲,隐隐发亮。

在他的身前,似是放着一个小木匣,左侧是讨饭袋,右侧是一根紫竹做成的打狗捧。

随着距离的接近,六老的神情逐渐变化,由悲伤戚然,逐渐变成惊异愕然,因为,他们六人根据老花子的体形和那根紫竹杖,而预感到这位坐化的老叫花,不是简老大。

前进中,柳马两位长老神色惊异,霜眉紧蹙,不停地举袖擦着眼的泪水,似乎要把坐化的老花子看清楚。

跛足道人四老,俱是简长老的好友,这时也发现情形有些不对了。

丹眼神杖的简长老,身体修伟,两肩宽阔,即使坐化,法体比眼前的老花子魁梧得多。

其次,是那根打狗棒,简老大用的是长白山巅寒碧竹,竹节短厚,油光翠碧,坚可碎石,而这位老花子的打狗棒,却是一根西天山出的千年紫毛竹,较之简老大的寒碧竹,尤为珍贵。

凌壮志跟在六老的身后,虽然没看到六老的面部表情,但从他们擦眼泪的动作来看,知道当前的这位老花子不是简长老了。

这时,七人距离平石上盘坐的老叫化子,仅有七尺了。

柳长老轻轻挥了挥右手,马长老和跛足道人四老,立即停下身来。柳长老一俟几人恭谨立好,立即屏息,绕至老花子法体的右侧,俯首躬身,凝视一看闪闪发光的金牌,顿时面色大变,惊得急急退回来。

马长老心知有异,不由低声说:“是哪一位……”

柳长老立即紧张地低声说:“是曾师祖七指神丐。”

话一出口,跛足道人和矮脚翁、邋遢和尚、以及穷书生四人俱都面色一变,同时脱口一声轻啊。

马长老早已惊呆了。

凌壮志一看六老神情,听了那声曾师祖,知道平台上坐化的老花子,必是柳马两位长老师祖的师父。

心念间,跛足道人和矮脚翁四人,已悄悄退回两边,于是,也随着穷书生退至一侧。

这时,柳马两位长老,在激动紧张的神情中,掺杂着兴奋惊喜,两人一俟跛足道人等人退至两侧,立即长揖跪地,恭首恭声说道:“第三十二代弟子,曾孙柳长青、马善行,幸蒙凌小侠得获曾师祖仙灵感召,特来曾祖师修真洞府,恭参圣体,拜瞻法颜,并祈恩赐遗嘱。”

说罢,恭谨下拜,伏身叩首,一连跪拜四次。

柳马两位长老拜罢,跛足道人和邋遢和尚,也一字并立大礼参拜,凌壮志就跪在四老身后,随着叩头。

柳马两位长老,一俟四大怪杰和凌壮志五人叩拜完毕,立即躬身走至石台前,双双跪立,默默祷告,轻轻打开七指神丐身前的小匣。

打开小木匣,上面是一张灰色柔软的羊皮厚纸,纸上写着数行极苍劲的丐帮专用文字和俚语。

柳马两位长老,默默恭读完毕,立即伏身叩了个头。

立在七八尺后的跛足道人四老和凌壮志,知道柳马二老正在拜读遗嘱。

矮脚翁好奇心重,立即附在凌壮志的耳边,悄声问:“混球小子,告诉我老人家,上面写了些什么?”

凌壮志一听,恭谨立好,急忙摇了摇头。

矮脚翁深知凌壮志年纪虽小,襟怀磊落,心地光明,绝不亚于乃师朱腕银笔叶天良,这时见他恭谨诚恳地摇了摇头,立即向着注目望来的跛足道人、穷书生和邋遢和尚,竖了竖大拇指头。

再看柳马两位长老,已由七指神丐的法体前伏身叩头,恭谨地立起来。

柳长老手里捧着那张灰色羊皮厚纸,又躬身蹑走,走至七指神丐的法体右侧,微一躬身,极谨慎小心地将光泛红色的金牌取下来。

这时,恭立石前的马长老,立即将神丐身前的小木匣捧在手上,和柳长老并肩向前走来。

两人在跛足、矮脚翁和凌壮志等人之间,并肩立好,柳长老拿着羊皮厚纸,和金质信符,马长老捧着小木匣。

跛足道人四老和凌壮志,知道柳长老要把遗嘱当着他们宣布,以资重信,以便尔后向全帮弟子交代。

再看神色激动,面带惊喜的马长老,两手捧着的木匣中,同样是用羊皮厚纸装成的一本厚书。

书皮的上面,赫然写着六个大字——龙虎八十八杖。在八个字的左侧是一行草书小字——删疵辟精增订录。

打量间,柳老已将皮纸双手捧起,同时肃容宣读:“能进入老丐洞府,并将龙亮杖增订录转至丐帮现任帮主者,为丐帮殊荣大恩人……”

跛足道人四老一听,精神同时一振,不期而同地转首看了一眼恭谨而立、神情端肃的凌壮志。

柳长老继续往下宣读:“……并将老丐信符赤磷泛光金牌一面相赠,后世子子孙孙,持此金牌者,视同老丐同在,上自帮主,下至白衣,均听差遗……”

宣读至此,跛足道人等俱面色一变,而凌壮志也惶恐地低下了头,这的确是殊荣中的殊荣。

柳长老继续往下宣读:“……能进入老丐洞府者,绝非泛泛之辈,对龙虎八十八仗自是不足重视,但仍应请恩公首先过目……”

读至此处,马长老立即躬身俯首,捧着木匣急上三步,面向凌壮志双膝下跪,手中木匣高高举起,同时恭声说:“恭请恩公过目。”

凌壮志一见,惶恐万分,急忙也跪在地上,激动地惶声说:“马老前辈快些请坦,不要在折杀晚辈了。”

这是一个宣达祖师,弟子恭行的仪式,其严肃隆重,尤胜过帮主即位,是以,跛足道人四老也俱都恭谨肃立。

穷书生距凌壮志最近,立即低声说:“孩子,现在是遵行祖命,你必须看上一看。”

凌壮志顿时会意,举袖擦了一下额角上的汗水,急忙翻动了一下书,作了一个形式,马长老始起身退了回去。

柳长老一俟马长老退回,也捧着赤磷泛光金牌走了过来。

凌壮志深怕柳长老再行下跪,于是,自动迎前三步,也不推辞,即将金牌信符接了过来。

紧接着,闪过柳马两位长老,躬身面向七指神丐的法身前,两手将金牌高举过顶,同时恭声说:“晚辈凌壮志,受神丐仙灵感召,始将柳马两位长老请来,遗嘱殊荣,晚辈不敢接受,金牌一面,乃神丐随身信符,理应永悬神丐身畔,俾后世入府之人,得以缅怀神丐,景仰圣体,千年万世,永垂无疆,晚辈斗胆违命,谨将金牌悬回,冒渎之罪,恭请宽恕。”

说罢,恭身蹑步,径向七指神丐法体右侧走去。

跛足道人和矮脚翁以及邋遢和尚、穷书生四老,看得甚是感动,俱都以赞佩折服的目光望着凌壮志。

柳马两位长老感动得几乎掉下泪来,他两个的确没想到,凌壮志小小年纪,不但明情达理,而且不重权势。

两人虽然有心阻止凌壮志将金牌挂回,但又不敢急步走过去,深怕由于衣袂带风,震落神丐法体上的发须。

因而,只得任由凌壮志小心谨慎地将金牌挂回原处。

柳马两位长老一俟凌壮志挂好金牌走回来,立即谦恭地问:“恩公为何……”

凌壮志未待两位长老说完,急忙拱手恭声说:“请两位老前辈务必不要如此称呼,俗语说的:儿孙自有儿孙志,百年之后,子孙成群,天性不一,品德各异,留此金牌,难免有违尊神丐德意之处,那时不但不能造福武林,极可能祸害于世,晚辈有鉴于此,故将金牌和信符仍依然留在洞府。”

柳马两位长老没想到凌壮志有如此高瞻远瞩的见地,不禁衷心佩服,但两人自觉祖命难违,因而,恳切地说:“小侠虽有此慧智卓见,但老花子……”

凌壮志立即诚恳地说:“晚辈意志已决,请两位老前辈不要再坚持了。”

跛足道人四老也由衷赞佩凌壮志的精辟见解,是以纷纷教请柳马两位长老,不必呆板行事。

于是,众人再度向神丐法体叩头退出,由柳马两位长老将龙虎八十八杖增订录藏于怀中,并将府门封好。

但立在门外的宫紫云却不见了。

凌壮志轻咦一声,关心地游目寻找。

跛足道人首先发觉,立即迟疑地说道:“恐怕是不耐洞中的阴寒,已先退出去了。”

凌壮志虽然也如此想,但他仍有些不放心。

邋遢和尚接着宽声说:“小子放心,那么大的丫头,丢不了。”

矮脚翁好奇心最强,因而插言问:“小子,你是怎地好端端地跑到神丐老人家的洞府里来的?”

凌壮志见问,眉宇间立即罩上一层隐忧,秀眉一蹙说:“晚辈在绝崖中,遍寻不见小娟师姐的尸体,深恐被峭壁上的突石斜松阻住,因而向上攀升,才发现这座洞府。”

跛足道人不解地问:“你怎会想到进来看看?”

凌壮志说:“晚辈因恶道乌鹤讲述恩师当年由崖坠下来的情形,十分逼真,这时再遇到这座崎形洞府,因而误认就是昔年赤阳神君四位前辈异人的修真洞府,是以,才入洞察看。”

邋遢和尚哈哈一笑,说:“你小子怎能听那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四海洞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