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三章 佳人生还

作者:忆文

来至天都峰前,由于云烟稀少,举目可看到峰巅,两人身形未停,暗凝真气,腾空而起。

飞升片刻,距离峰巅仅余二三十丈,两人已经清晰地听到峰上如烟的松涛中,夹杂着阵阵清脆悦耳的奇鸟争鸣。

在明媚的阳光下,峰上一片彩华碧绿,千年云松,随风徐动,地上彩石,闪闪生辉,如茵小草,似绵似绒,各色奇花,红娇绿媚,弥漫着淡淡香气。

宫紫云一见,不由脱口赞声说:“啊,真是人间仙境。”

凌壮志看了峰上情景,自觉和那天月夜景色,又自不同。

两人立身崖边,游目一看,全山一览无遗,心胸顿时开朗,尘念全消,积压在心头的烦恼,一切都忘了。

举目遥望,森林绵延,岭峰起伏,白云飘绕间,群峰如林。

宫紫云再度赞叹地说:“住在这等超脱尘俗的世外化境,就是终生不出黄山,又有何怨言。”

凌壮志感慨地摇头一叹,说:“世上又有几人能真正地摆脱掉权势利慾,恩怨情仇呢?”

宫紫云一听,顿时黯然无语,因为,他想到父亲虽然息隐在这等仙境般的绝峰之巅,但依然受着恩怨情仇的纠缠。

心念间,玉臂已被凌弟弟挽起,直向深处驰去。

前进数十丈,蓦见凌壮志举手一指,说:“姐姐,就是那两间石屋。”

宫紫云神色一变,心情激动,只见前面一片修竹间,隐约现出两座屋影。

她仍记得凌壮志与她谈及遇到叶小娟的事,这时加以对照,院前果然植有一圈各色团花的花树,而每株花树的团花,俱都卷缩形如佛手,看来十分美观。

院前石蓬间,已生出尺许长的青草,靠地面的石屋门窗,俱已加锁,愈显得冷清萧条。

蓦然——

凌壮志双目冷电一闪,面色大变,身形一个踉跄,脱口一声轻啊,白影一闪,身形如电,直射院前。

宫紫云心中一惊,凝目再看,粉面也不禁大变,只见正西一间石屋的房门,竟然大开未关。

而更奇怪的是,室内竟发出惊惶失措的脚步,和碗盘相碰的声音。

于是,一声娇叱,翠袖疾挥,娇躯腾身而起,紧跟凌壮志身后扑去。

就在凌壮志和宫紫云双双飞身前扑,刚刚越过院前花树时,一声惊喜娇呼,迳由西屋内响起。

“凌哥哥,云姐姐!”

娇呼声中,一缕白影,如飞迎出。

凌壮志一听这声熟悉娇呼,不由浑身一战,急忙将身形刹住,举目一看,惊喜交集,顿时呆了。

由西屋飞身迎出的白影,正是冰清玉洁,娟丽秀美的叶小娟。

宫紫云听了那声亲切招呼,芳心也是一震,这时再看了一身白绢素装,娇靥略显苍白的叶小娟,再也忍不住戚呼一声:“娟妹妹!”

戚呼声中,越过凌壮志,飞身向叶小娟扑去。

叶小娟再呼一声姐姐,立即扑进宫紫云的怀里哭了。

凌壮志望着哭得像一对泪人儿似的姐妹俩,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做梦。

他发现原本纤弱削瘦的叶小娟,显得更纤瘦了,那张寒玉般的娟丽面庞,愈显得憔悴苍白。

凌壮志见姐妹两人哭得伤心,不知该如何劝慰两人才好。

心念间,目光突然一亮,他发现西屋内的木桌,摆满了食物,两张木椅俱都斜内向,看情形,方才似乎不是娟妹一人在进食。

心念至此,心中一动,急步向门前走去。

冰雪聪明的叶小娟,芳心中一直深深印着凌壮志的俊逸影子,这时虽然扑在姐姐的怀里哭,但她的目光,仍不时看向英挺潇洒的凌壮志。

这时见凌壮志向门前走去,似乎暗吃一惊,不由急抬螓首,焦急地问:“凌哥哥,你要去哪里?”

说话之间,已情不自禁地离开了宫紫云,急举翠袖,频擦着香腮上的泪痕,似是有意挡住凌壮志的进路。

凌壮志闻声止步,急忙望着小娟,不解地问:“可是师母在内?”

叶小娟惶急地摇摇头,但却戚声说:“听说妈妈也在我被恶道掳去的第三天失踪了。”

宫紫云已看出叶小娟有些情急,因而不解地问:“室内是哪一位?”

叶小娟用力摇摇头,焦急地分辩说:“室内没有人,就小妹自己。”

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急忙说:“哦,凌哥哥和云姐姐请屋内坐。”

说罢,作着肃客之势。

凌壮志这时无暇去想叶小娟为何称呼他哥哥,他目光盯视着屋内,当先向门前走去。

宫紫云觉得和小娟同父异母,但总不是一奶生的亲妹妹,对小娟的焦急分辩,自是不便再说什么。

三人进入门内,凌壮志第一眼便发现桌上的食物是乌鹤恶道等人所带的食包,根据桌上的残屑,的确是两个人在进食。

凌壮志疑心再起,也学着邋遢和尚的动作,仰鼻深闻起来。

叶小娟似是十分不解,又似有意走了过来,微红着娇靥,嗔声问:“凌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凌壮志自是没有邋遢和尚的鼻子,除了桌上卤鸡腊肉的味道,他任何异香都闻不到。

这时小娟急步走来,只觉香风拂面,兰气扑鼻,愈发不能闻出空气中是否有香魂特具的幽雅香气。

凌壮志秀眉一蹙,故意迟疑地说:“我闻到一丝奇怪的香味。”

叶小娟顿时粉面通红,不由后退两步,娇羞地看了宫紫云一眼,似乎在说:“凌哥哥如此轻挑,你还不管?”

宫紫云虽然明白凌壮志的用意,但怕小娟生气,只得嗔声说:“弟弟,快坐下来谈正经的。”

凌壮志不言不语,当即坐在上首椅上,同时对叶小娟的寝室极为注意。

叶小娟请宫紫云坐在另一张椅上,自己另取一张木椅来坐,当她发现凌壮志和宫紫云,都在注意桌上两堆残屑的时候,立即似有所悟地说:“凌哥哥和姐姐还没吃午饭吧?”

宫紫云黯然一叹,说:“终日忧郁,心事重重,两人都不知饥渴了,现在乌鹤已死,总算大仇已报。”

叶小娟一听到乌鹤,粉面立变,不由恨声说:“这个佛门败类,亏他也算一派之尊。”

宫紫云立即不解地问:“妹妹是怎样中了恶道的诡计?”

叶小娟黛眉一蹙,神色立变戚然,伤感地说:“实在说来,都怨小妹无知,不该轻信传言,所以才惹下这场祸事,徒增长辈的不安。”

说此一顿,凤目羞涩地看了一眼凌壮志,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继续说:“三月间,凌哥哥有了骇人听闻的事迹之后,又遇到铁钩婆和万绿萍姑娘……”

说着,那充满智慧的凤目,刻意注视一眼缓缓垂下头去的凌壮志,继续说:“那时母亲对凌哥哥似是恨之入骨,但是,也自从那时,母亲也常常独自自语或静静沉思。

之后,母亲听说凌哥哥一身兼具四大恶魔的四种绝世武功,她老人家对凌哥哥的行踪,追寻得更积极了,几乎是废寝忘食,但是,也就在那时起,她老人家没有说过一句怨恨凌哥哥的话。

当时,小妹也明白了凌哥哥就是父亲的唯一弟子,因而,小妹再说凌哥哥那天夜里的事,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时,母亲便连连点头,但却不发一语。

前去金陵的途中,江湖上已风传乌鹤东来,发起各派协力对付凌哥哥的事,母亲那时更形焦急,几乎夜夜不能成寝,而凌哥哥却没有了一丝消息。”

垂首静听的凌壮志,确没有想到黛凤女侠如此地关心他的安危,感动得不禁落下两滴泪水。

宫紫云对这位养rǔ一年的母亲,自是孺慕情深,这时听到她那里焦急忧心的情形,也不禁凤目湿润。

叶小娟见凌壮志和宫紫云听说母亲那时的苦难忧急情形,俱都关切地落泪,心里既感动又代母亲欣慰,于是继续说:“那天在保康遇到云姐姐后,母亲在客店里哭了好久,经过小妹的追问,母亲才说云姐姐很像她失落多年的大女儿。”

宫紫云一听,忍在凤目中的热泪,终于滚了下来。

叶小娟一见,也忍不住哭了,室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悲切凄惨起来。

久久,叶小娟才流着泪继续说:“当时小妹却非常怀疑,因为小妹自有记忆以来,从没有听母亲说过,我还有一位失落多年的大姐姐。

由于小妹几次的追问,母亲才说小妹是在父亲和姐姐失踪后第九个月生的,比云姐姐小两岁。”

说至此处,叶小娟的娇靥不自觉地红了,凌壮志也恍然大悟,叶小娟何以呼他哥哥的原因。

叶小娟举袖擦了一下未干的泪水,继续说:“到达金陵后,酒楼茶肆,已经公然谈论凌哥哥的师承来历了,母亲听后在店中又痛苦地哭了半天。

第二天,小妹上街购买东西,蓦然间听到有人正在笑谈小妹的身世,说小妹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凌壮志和宫紫云一听,面色同时一变,脱口一声轻啊,都惊异地望着叶小娟,两人的确感到意外。

叶小娟凄然一笑,继续说:“当时小妹觑目一看,发现谈话的人,是个坐在小食店上的武林人物,三人背向大街,看不清他们的面目。小妹已对自己的身世起了疑虑,这时当然不会放过一听的机会……”

凌壮志深怕叶小娟信以为真,故意说:“你这一听,正中他们的好计。”

叶小娟凄然点点头,有些悔不当初的神情,继续说:“这时想来,那三个恶徒是故意不向小妹这面看,依然喝酒谈笑,他们说云姐姐也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而是四女侠中的飞花女侠生的……”

宫紫云立即点点头道:“不错,只有这一句话是真实的,我深信,其他都是谎造的传言。”

叶小娟继续说:“那三个恶汉又说,真正清楚小妹身世秘密的人,只有真武庙中的老庙祝一人知道。小妹听了这些话,已无心再买东西,即向真武庙走去……”

凌壮志怅然摇摇头,目光望着叶小娟,朱chún一阵牵动,但终于没说什么。

叶小娟知道凌壮志要说她幼稚,江湖阅历浅薄,不够冷静机警等语。

于是,苦笑了笑,继续说:“距离真武庙有十数丈,即见一个身穿灰道袍的瘦削老道,由庙门内,慢慢地走了出来……”

凌壮志秀眉一轩,立即肯定地说:“这个老道,就是乌鹤!”

叶小娟颔首愤愤地说:“不错,答话之时,乌鹤即乘小妹不备之际,一连点了我的麻、哑、昏厥三穴,待到醒来,已被关在一间石室内,痛悔急怒,一切已无济于事了。”

凌壮志不由关切地问:“恶道待你如何?”

叶小娟气愤地说:“当时小妹尚不知那个老道就是乌鹤,在石室铁窗外看守小妹的两个老婆婆,是恶道临时雇来的,也不知乌鹤是谁。”

宫紫云黛眉一蹙,不解地问:“赤阳神功,可以自解穴道,妹妹为何不运功解穴?”

叶小娟苦笑一笑,说:“小妹当时被点晕了,已经不知人事,在石室内,虽然身体自由,但铁窗狭小,深约数尺,铁栅粗如儿臂,想尽办法也无法逃出。”

凌壮志秀眉一蹙,不解地问:“娟妹可是一直不知这阴谋是恶道乌鹤所为?”

叶小娟微微一摇头说:“不知道,直到莲花谷,才发现乌鹤恶道,就是那个老庙祝。”

说此一顿,似乎想起什么,不禁又正色说:“这次恶道利用小妹胁迫凌哥哥交出四大魔武功录,原计秘密约凌哥哥一人去莲花谷,不知怎的事机不密,昨天晚上竟到了那么多人,恶道为此曾经暴跳如雷,大骂他的徒弟都是无用的东西。”

宫紫云感慨地说:“这应归功于丐帮的协助,当时将这消息大肆宣传的目的,即是在防止恶道施展什么宵小诡计,没想到恶道贪心若狂,梦想称雄,不顾武林唾弃,蔑视该派声誉,竟当着各路英雄之面,依然做出这等令人不耻的行径来。”

叶小娟黯然一叹,说:“昨夜自忖必死,没想到又绝处逢生,这时想来,真如再世为人。”

凌壮志心中一动,立即不解地问:“娟妹此次脱险,可是那位香魂将你救回来的?”

叶小娟神色一怔,不由茫然问:“谁?香魂?”

宫紫云和凌壮志惊异地相互看了一眼,根据叶小娟茫然不解的神色,似是不知道香魂的事,因而齐声问:“娟妹是被哪位异人救回家来的?”

叶小娟有些难为情地笑一笑,说:“小妹不知那位异人是谁,当时只觉绳索已断,身形疾向下坠,接着又飘然而起,最后到达一座竹林内……”

凌壮志忍不住急声问:“你可看清那人的面目?”

叶小娟立即摇摇头说:“小妹被那人挟在臂下,不能仰头上看,无法看那人的面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佳人生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