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四章 以身相殉

作者:忆文

只见灯光明亮的店门前,赫然拴着乌骓和黄飞燕的大白马,最令人吃惊的是,在乌骓和大白马之间,竟有展伟明骑的那匹大红马。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没说话,但却知道又有意外的事故发生了,因而,两人的脚步,立时加快。

叶小娟一直在注意街上来往的行人,看看这些人中,是否有恶道乌鹤的徒弟在内,是以对凌壮志和宫紫云的神色变化,并未注意。

三人来至店门前,凌壮志和宫紫云一看那匹红马,一点也不错,正是浑汉展伟明的座骑。

在店前招呼客人的店伙一见宫紫云,立即堆笑恭声说:“禀姑娘,有一位黑爷和一位夫人,在您房里等您!”

宫紫云身形不停,微一颔首,即对店伙说:“快将我的马匹备好拉来。”

说着,即和凌壮志、叶小娟,匆匆向店内走去。

跟在宫紫云身后的叶小娟,这时才发现凌壮志和宫紫云,两人步履匆匆,神色急急地走向店内。

越过两排客房,即是正北一间上房内,灯火明亮,高大如半截黑塔的展伟明,正在房内焦急打转。

光颜照人,青春艳美的飘萍女黄飞燕则神色忧急地坐在椅上。

凌壮志和宫紫云,看了浑汉展伟明的熊急相,心知不妙,不由加快了脚步。

展伟明不时焦急地看向屋外,这时一见凌壮志和宫紫云,立即奔了出来,同时苦着脸,洪钟似地大声说:“小妹夫,老妹子,你们快些去吧,去迟了,我的亲妹子就没命了……”

凌壮志和宫紫云听得暗暗吃惊,急忙对奔至面前的展伟明慰声说:“不要喊,我们到屋里谈。”

说着,握起展伟明的手,急步向房门走去。

这时黄飞燕已由房内走出来,彼此打个招呼,匆匆走进房内。

跟在身后的叶小娟,听了那声小妹夫和老妹子简直闹糊涂了,她不知道云姐姐什么时候认了这么一个威猛的浑汉做哥哥。

进房尚未就座,即见宫紫云匆匆一指叶小娟,介绍说:“这是我妹妹小娟!”

黄飞燕听得一愣,细看小娟面貌,果然有些像昨夜吊在斜松上的白衣少女,于是一定神,正待说什么,蓦闻展伟明苦着脸说:“别介绍活妹妹啦,我们得赶紧去救快死的妹妹。”

凌壮志知道展伟凤的处境已经极危险了,因而焦急地问:“去什么地方嘛!”

展伟明苦着脸说:“西天山,金霞宫!”

凌壮志和宫紫云一听,脱口一声轻啊,顿时愣了。

叶小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一双智慧而明亮的眸子闪烁不定,看看凌壮志和宫紫云,又看看黄飞燕和展伟明。

黄飞燕望着展伟明,有些生气地说:“我对你说过多少次,这不是一天两日的事,大家必须从长计议,你这样一味胡催,徒烦人心,反而误事。”

展伟明被说后一声不吭,苦着脸站在那儿发愣。

凌壮志和宫紫云,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落座,这时才发现展伟明满面风尘,较之一个月前瘦多了

宫紫云知道这件事无法置之不顾,如果情势不危急,绝不会将这个浑吃猛睡的铁汉,急成这副样子。

黄飞燕方才抢白了这位浑猛的表哥一顿,心中似乎有些后悔,因而又和声催促说:“你现在该将追赶琼瑶子前辈和凤妹妹的经过,说给凌弟弟听啦!”

展伟明依然苦着脸说:“我骑着马,日夜追赶,追到大渡口,总算追上了,不管我怎样苦苦哀求,琼瑶子总是不理不睬,依然每日向西疾进……”

凌壮志一想到琼瑶子在寿阳城破庙内不可理喻的情形,心中就有气,这时再听了展伟明的话,更加恼火,因而,愤愤地问:“你在一旁哀求,凤姑娘可有什么表示?”

展伟明摇头说:“妹妹一直低头走路,一句话也不说,看来比以前瘦多了。”

黄飞燕姐妹情深,眼圈立时红了。

凌壮志一听,重重地吐出一口无可奈何的怒气。

展伟明继续说:“她们在路上走,我骑着马在她们身后跟,我不管琼瑶子爱听不爱听,我依然苦苦哀求,就是她们吃饭我也照样不停……”

宫紫云和叶小娟听了,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遇事碰上这么一位浑人,也真是没法应付。

黄飞燕轻哼一声,生气地说:“像你这样罗嗦不休,不仅火上加油,应该答应的也不答应了。”

展伟明看也不看黄飞燕,继续说:“那天到达咸宁,我正在苦苦哀求,琼瑶子突然凶狠地对我厉声说:‘快回去告诉凌壮志,要想彼此无事,叫他一步一个磕头到天山金霞宫,在宫门口长跪三夜三昼,否则,哼,任何人管不了我们天山派处死本门犯律的弟子。’”

凌壮志一听,顿时大怒,右掌猛然一拍桌面,身形倏然立起,同时厉声说:“琼瑶子欺人太甚,天山派如果胆敢处死展伟凤,在下不将他金霞宫夷为平地,在下便击掌自毙。”

宫紫云和黄飞燕一听,芳心同时一震,芳面立变,叶小娟早吓呆了,她似乎没想到潇洒风雅的凌哥哥,发起怒来竟是如此厉害。

展伟明立即得意的嘿嘿一笑,说:“小妹夫,有你的,就凭你这份威风豪气,他天山五子就不如你。”

黄飞燕摇摇头,无奈的说:“这些人中你年龄最大,但是你也最不懂事!”

宫紫云见凌壮志气得俊面铁青,浑身微抖,立即迟疑地说:“以琼瑶子前辈的平素行事,和清誉,似是不会说出如此不顾大体,令人无法容忍的刻薄话来……”

黄飞燕急忙附和着说:“我也是这样想……”

展伟明一听,大为光火,也倏然由椅上立起来,瞪着环眼说:“皇天在上,我大明有一句话说得不实,让他一辈子讨不到老婆。”

黄飞燕轻哼一声,讥嘲地说:“你已经有了五个了,你还想要多少?”

展伟明一愣,接着大声说:“那我可以发别的誓嘛!”

宫紫云知道对付像展伟明这样的浑人,不能和他太认真,只得微微一摇手,请展伟明坐下,接着平静地说:“这件事闹到如此地步,已不是任性闹意气的时候,好在跛足道人四位老前辈也都去了齐云山,这事必须和他们四位商议商议……”

凌壮志听到齐云山,又想到停尸在古墓中的万绿萍,因而毅然说:“时间已经不早,现在也该起程了。”

于是,众人纷纷起身,结帐上马,如飞驰出小镇。

夜色昏沉,天空积满了浮云,四匹快马,五人同骑,沿着南下官道狂驰如飞,隆隆蹄声,惹得远近小村上,传来阵阵狗叫。

叶小娟坐在青聪上,与宫紫云共骑,她虽然对展伟明谈的事感到迷惑,但她却乘此机会向姐姐细问。

青聪是昔年赵总镖头的心爱座马,较之其他马匹自是不同,这时虽然添上一位纤弱的叶小娟,速度依然丝毫不减。

凌壮志乘乌骓一马当先,展伟明独乘红马,紧随在最后。

黄飞燕和宫紫云并骑居于中间,因此她能不时觑目打量坐在宫紫云身前的叶小娟。

她这时一经细看,才发现这位纤弱的小娟姑娘,竟如此娟秀美丽,如此恬静、圣洁,宛如一朵出水白莲似的美人儿,她的确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

尤其,她那张寒玉般的娇靥,淡扫黛眉,显得没有一丝脂粉气,而她那两片小巧樱chún,却又是那样的鲜艳慾滴。

黛眉微蹙,似忧似怨,又似大病初愈,那双生着长长的睫毛的凤目,简直像两颗闪着柔和光辉的宝石。

黄飞燕的确看呆了,她曾听说凌弟弟对这位广寒仙子似的少女有过非常多的传说,最俊终于澄清了因为与师门某种秘密有关的缘故。

她觉得万幸这件事是由许多颇有声誉的长辈的口中证实,否则任何人看了这位美逾西子的小娟姑娘,都会令凌弟弟百口难得解说。

根据师门的渊源,和那件事的凑巧,这位小姑娘,应该是第二位凌夫人,而无疑议了。

她曾耳闻有人说,这位小娟姑娘不是“黛凤女侠”的亲生女儿,她是见过黛凤女侠的人,这时仔细一看,也发觉这位小娟姑娘的眉目间,竟无一丝与黛凤女侠相似之处。

尤其,小娟的纤弱体态,和她那种恬静的气质,与她母亲黛凤女侠,有着迥然相左的不同。

黄飞燕看到此处,也不止有些怀疑了,那就是叶小娟是否真的是黛凤女侠的亲生女儿。

如果说是,她至少应该与她一父相传的姐姐宫紫云有一些相同的地方。

但是,宫紫云的那副雍容、高雅,和国色天香般的绝世风华,而又是叶小娟所没有的。

黄飞燕的确看得有些迷惑,最后她不禁黯然一叹,心说:“遝是心爱的凌弟弟有福,只可怜我黄飞燕青春艳美,红颜薄命,连个儿女都没有,便做了寡妇。”

想到伤心处,明眸中不禁落下两滴泪,所幸大家都有满腹心事,没有人注意她为何突然落泪。

而一马当先的凌壮志,恰与黄飞燕一样,也在为放灵古墓,痴情而死的万绿萍暗自神伤。

他怀念与万绿萍认识的那段经过,他更感激万绿萍为带他进入卧虎庄而付出的珍贵热情,他尤其痛悔万绿萍为他而死。

想到下山的那天,在宏福镇酒楼上,第一眼看到万绿萍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娇傻秀美,一副刁蛮淘气的小姑娘。

自从抱着他凌壮志越过卧虎庄的墙,她变得成熟了,处处关怀,无比亲切,她那张秀丽的桃形脸庞上,一直挂着幸福的微笑。

尤其她那双晶莹明亮而会说话的眼睛,经常闪烁着愉快的光辉,表示出她内心的蜜意。

但,分别仅半月,她便因忧急、相思,而变得花容憔悴,黯然神伤,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而曾几何时,一位娟美可爱的小姑娘就此香消玉殒,永别人世,做了梦中难得一见的隔世人。

凌壮志想至此处,痛心疾首,早知如此,那次在石门相遇之时,宁愿让铁钩婆纠缠不休,也要挺身而出,说个清楚。

如今,一切都迟了,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已是百年身”,掬尽三江四海之水,也洗不清自身的罪过了。

想到登上齐云山玉露峰,扑进古墓的灵尸前,看到的不是活泼娟秀的万绿萍,而是一具chún青黄脸手足冰冷的尸体,满心的刺痛,令他双目中已久含着的热泪,立即像泉涌般地滚下来。

凌壮志摇头仰叹,恰被一直关心他的宫紫云看见,她微拨青聪的马头一看,发现凌弟弟的俊面上,隐隐透着泪水,她知道凌弟弟哭了。

当然,她了解爱夫为什么流泪,她也知道他为什么难过,同时,她也知道他这时的心情。

想到万绿萍,她也曾为这位痴情苦命的小姑娘而哭过,她心里清楚,万绿萍才是第一个跑进凌弟弟心田的美丽少女,而她宫紫云,那时在卧虎庄上,却正是处于仇家内眷的地位。

她感激万绿萍对凌弟弟的协助,也正等于协助她宫紫云报却父仇,想到今天的一切结果,无一不是这位可爱的小姑娘起的因。

宫紫云想到此处,内心有着无比的愧歉,万绿萍有今日可怜的结局,她宫紫云也有极大的责任。

她决定随爱夫一同去祭万绿萍,同时,她也暗暗决定,她要让凌弟弟尽情发泄他心里的委屈,而不表示一丝不满……

夜色漆黑,时光飞逝,四匹健马疾如奔雷,不足百里的路程,何需两个时辰,数里外的黑暗中,已现出隐约的山影。

一丝微弱灯光,时现时没,那就是雄踞齐云山麓的大佛寺。

五人虽然并骑飞驰,但每个人的心事,却各自不同,展伟明一看到大佛寺,便想到被押往天山的胞妹展伟凤。

而黄飞燕的一颗心,则重温赴玉山前与凌弟弟在竹林内野食的温暖情景。

叶小娟心里想的怕与任何人不同,她好似头脑最冷静,但明亮而澄澈的凤目,似乎从没离开凌哥哥的背影。

宫紫云的心情已逐渐激动,她不知道凌弟弟是否爱万绿萍,假设确有深情,当他看到万绿萍的尸体时,必然衷情大动,痛不慾生,那时任何人无法劝阻,这件事见了跛足道人四老,必须先打个招呼。

念及至此,心痛爱夫,不由怨万绿萍太没耐性,心说,假设你万绿萍真爱凌壮志,就该为他尔后的心情着想,如果到了非结为夫妻的时候,难道我宫紫云还硬要从中作梗不成?

她心情的焦急程度这时已到了颠峰,为了爱夫的健康,为了爱夫的悲伤,她已经急到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地步。

而凌壮志的脑海里,则一直飘忽着在石门镇外,看到万绿萍神情幽怨,美目念泪,花容憔悴的凄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 以身相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