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五章 死而复生

作者:忆文

简大娘看来有些不放心凌壮志,生怕他中途晕倒,因而捡起地上的铁鸠杖,静静地跟在凌壮志身后七八丈处。

凌壮志运功控住伤势,胸间气血已渐平顺,但由于意气消沉,生趣毫无,是以对任何事物已惹不起兴致。

在他心意中,只有早些到万绿萍的灵堂前祭上一祭,对万绿萍的遗容再看上一眼,除此他似乎不愿再多想任何事情了。

他恍惚地踉跄前进,发觉由大殿方向,不时吹来阵阵寒流冷风,令他感到内胸伤处,隐隐发痛。

他不知道古墓还有多远,他也不愿去想,墓地中为何有座巍峨大殿,更不愿举目去看远处的情形。

登上拱桥,距离大殿尚有二十余丈,如果他内脏不受伤,由朱漆牌坊到大殿,这短短的百丈距离,只是起落之间的事,但是,现在他走进来,却感到极为吃力,尤其那阵阵刺肤刻骨的冷风,更令他痛苦难受。

而这时,一片漆黑的九层高阶大殿内,正有两道相对而立的人影,万分焦急地悄声对谈着……

一个苍老的妇人,沉声责备说:“你这孩子,怎地会如此大意,假如不是大头鬼和你穷酸叔将宫紫云她们留在峰下,哼,这时哪里还有你的小命?”

一个少年恼悔的声音,痛苦地说:“英儿怎会想到他不闪不躲,早已决心要以死弥过呢!”

又听那苍老妇人,轻声一叹,说:“假设今夜真的一掌将那小子打死,看看这件事怎么得了,谁能担得起这份担子,唉,大头鬼他真是尽出这些鬼主意。”

又听简维英痛苦地分辩说:“这也不能只怨大头鬼老前辈一人,假设二阿姨铁钩婆不坚持要在萍妹妹的灵堂前折磨人家一番,出出在石门镇的那口气,也就没有今夜这些麻烦事了。”

又听那苍老妇人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悄声说:“你快去吧,那小子来了,看情形你这一掌将他打得还真不轻,这要叫丫头看到了,不知要多心痛呢!”

简维英似是仍要说什么,却被那苍老的妇人止住说:“我知道啦,快去把你娘交待的话告诉给你二阿姨铁钩婆吧,否则,真的要闹出祸事来了。”

大殿内的两道人影,迅速地分开了,而一脸痛苦神情的凌壮志,也走下了高大拱桥,他对方才大殿内的谈话,一句都没听到,因为他根本没凝神去听附近是否有人。

凌壮志走至大阶前,不禁有些迟疑,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走进九阶以上的漆黑大殿内。

他游目看了一眼大殿左右,发现左是富丽堂皇的阴阳两宅,右是地府鬼所在的金山银山。

他知道阴阳两宅,是为了建安王思念女儿时,夜宿其内,梦中便可与死去的郡主相会。金山银山,是为了郡王在阴曹地府的财富,永远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凌壮志看了这等豪华声势,他断定这座古墓,范围必极广大,不知万绿萍的灵堂设在何处。

心念于此,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方才只知昏昏糊糊地前进,竟忘了向简大娘问个清楚。

由于这一迟疑、生悔,神志立即清醒,心智顿时光明,恍惚消沉的意志,也因之振奋起来。

他决定先进大殿内一看究竟,于是举步登阶,迳向殿门走去。

一登上第九层高阶,一道刺骨寒风,迳由大殿内扑来。

凌壮志周身一紧,不由一连打了几个冷战,本能地急运赤阳神功,顿时通体生热,立将附近寒风逼退。

一运赤阳神功内心伤处隐痛立止,丹田真气,自动凝聚。

精神一振,举步向殿内走去。

进入殿内,一片漆黑,凝目一看,心头猛然一震。

只见大殿的中央后方,赫然一座高约丈五的巨大墓碑,而墓碑上,光滑如镜,没刻任何字迹。

巨碑的两侧,左有七十二个童男,右有七十二个童女,虽是石雕,个个如活,栩栩如生,几可乱真。

凌壮志看罢,知道这座大殿,可能就是古墓了。

心念未毕,蓦闻身后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问道:“你可是前来祭萍丫头的凌壮志?”

凌壮志心中一惊,倏然起身,只见右后角的黑暗处,竟立着一个白发、霜眉、黑面皮的老婆婆。

老婆婆一身黑衣,两手握着一对乌黑发亮的铁棒槌,一双慈目,闪闪生辉,祥和中隐约透着威棱。

凌壮志一见老婆婆,知道就是铁钩婆的结拜妹妹铁棒槌郝老妪,因而,急忙拱手,同时恭声说:“晚辈正是凌壮志,谨此问候郝老前辈万福。”

铁棒槌郝老妪,闯荡江湖数十年,俊品人物她见过的不知多少,但像凌壮志这等俊拔风雅,飘逸潇洒的少年,的确是少见。

因而,愣愣地立在殿角,不禁有些看呆了,心说,难怪绿萍那丫头死心眼,这一生宁愿遁入空门为尼姑,也不再选凌壮志以外的男人为丈夫,这丫头的确是有点儿眼光。

凌壮志礼罢直身,依然垂手恭立,这时见郝老妪久不回应,以为她也正为万绿萍的死而对他心存怨恨,只得再度拱手恭身问:“晚辈星夜兼程,特来一祭萍妹,恭请前辈指示萍妹灵堂之处。”

话声未落,一阵隐约可闻的嚎声大哭,已由深处传来。

凌壮志心中一惊,急忙抬头,发现那嚎叫哭声,似是发自巨碑之后。

蓦闻立在殿角的郝老妪,黯然说:“你循着哭声去,就找到灵堂了。”

这时的凌壮志,已听出嚎声的大哭喊,正是铁钩婆的声音,他一想到这位难惹的老婆婆,他不由惊呆了。

由她这种声嘶力竭的悲痛大哭,便可知道她这时是如何地痛心爱女的死去。

心念未毕,又听殿角的郝老妪,低沉祥和地催促说道:“孩子,去吧,放大胆些,长辈总会原谅你们晚辈的。”

这句话给了凌壮志很大鼓舞,于是怯怯地应了声是,只得迈着沉重的步子向碑后走去。

绕过石碑,双目一亮,只见碑后竟是一座宽约五尺、高约近丈的遂道进口,一颗雪白大宝石,端正地嵌在中央进口的深处,毫光闪射,十分明亮。

甬道下斜,有无数石阶,刺骨寒流,正是由甬道内扑出来,但是,他这时已经一些也不觉得了。

他沿着石阶斜向下走去,发现每隔数丈,甬道顶端必有一颗雪白的大宝石,甬道内的形势,一目了然。

但是凌壮志的脚步,较之在黑暗的殿外,走得尤要缓慢。

渐渐,悲痛的哭声中,已能听清铁钩婆的哭喊叫骂:“乖儿呀……我的苦命萍儿呀……你显显灵吧……那个薄情寡义的负心小子就要来啦……”

凌壮志听了一阵难过,不由黯然摇了摇头。

又听铁钩婆继续哭着说:“可怜的萍儿呀……想想他在卧虎庄前说的话!——什么天神共鉴……结果害得你憔悴吐血呀……”

凌壮志一听,顿时想到万绿萍伤心失望,呕血而死的情形,双目中的热泪立即流了下来。

渐渐,甬道的尽头光亮较强,同时,已听到铁钩婆叭叭的拍桌声和咚咚的顿足声。

凌壮志一见光亮处,立即凝神注目,他知道那里就是万绿萍的灵堂了。

他一想到灵堂,勇气倍增,脚步立时加快……

只见光亮处布满了水晶石雕成的花灯,照得灵堂内光明如同白昼,但是,凌壮志的视线,却愈来愈模糊了,因为他已经是泪如泉下。

灵堂内悬满了白幛,正中供桌上,一炷线香缭绕,两只白烛高烧,桌上似是摆放着供菜瓜果,再加上铁钩婆呼天跺地拍桌子的嘶哑哭声,充满了哀伤气氛。

凌壮志加速步子前进,不停举袖擦着眼泪。

蓦然,一点绿光一闪,万绿萍的模糊身影,竟然显现在供桌后面。

凌壮志心头一震,急忙去擦眼泪,他要看个清楚……

这时,他已看清坐在灵堂拍桌痛哭的铁钩婆,她依然是穿着蓝布大褂,和那件黑绒长裙,她那柄独步武林多年的护手铁钩,正乌黑发亮地立在桌边上。

凌壮志这时心痛如割,泪下如雨,他不自觉的停止了脚步。

他脚步一停,灵堂上的绿光又亮了,白幛上再度现出了万绿萍。

这次,凌壮志看清了,那是千真万确的万绿萍。

这时的万绿萍,和第一次在洪福镇归来轩酒楼上看到的一样,而不是在大池附近看到的垂发鬼影。

她一身碧绿云裳,下着白衣长裙,如云般的秀发,已经高高挽起,桃形脸,弯月眉,杏眼环鼻,樱口鲜艳,香腮红润,微垂螓首,看着手中托着的涵碧珠,唯一与生前不同的是她那双晶莹大眼睛,垂目合闭。

这不是鬼,这简直是万绿萍立在桌上的实体,而拍桌大哭的铁钩婆依然如故,似乎根本不知。

凌壮志心痛剧烈,神志再趋恍惚,哭喊一声萍妹,飞身向前疾扑。

白影一闪,已至灵堂桌前,而显现在供桌白幛的万绿萍早已不见。

铁钩婆一见凌壮志,小眼精光一闪,哭喊一声,倏然立起,铁青的老脸上没有一滴泪,拿起桌边的铁钩,向着泪流满面、仰首呆望着白幛的凌壮志,当头就刺。

就在这时,人影闪动,杖影一闪,当当一阵金铁交鸣,火花飞溅中,简大娘的铁槌杖,已将铁钩婆的铁钩封住。

也就在杖钩相击的同时,凌壮志哇的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一翻,顿时栽倒在地上。

紧跟而至的郝老妪,眼明手快,忙丢掉手中的铁棒槌,伸臂将晕倒的凌壮志扶住,接着将他抱在怀里。

只见凌壮志满脸垂泪,面如金纸,紧闭下弯的chún角,挂着红红的血丝,呼吸似乎极弱了。

铁钩婆早已吓呆了,瞪大了一双精光小眼,惶急地蹲下身去,伸手试一试凌壮志的鼻息,面色大变,不由脱口惊呼:“啊!大姐,怎地把这孩子打成这样?”

说着,仰面望着神色惶愧的简大娘,她哭了半天没有一丝眼泪的小眼内,这时的泪水,却像断线的珍珠般地滚下来。

简大娘黯然摇摇头,慈目内也闪动着泪光,戚然说:“这件事闹不好,这个孩子的生命、幸福,说不定也要被我们这些老一辈糊涂地给葬送了。”

郝老妪祥和而威棱的老脸上,这时也充满了焦急,她举起宽大衣袖,不停地擦着凌壮志chún角上的血迹,同时,惶急地埋怨说:“我到今天才佩服酒肉和尚有先见之明,如不是他坚持主张将宫紫云留在峰下,这要叫她看到了,你说人家怎能不痛心……”

铁钩婆留着泪分辩说:“她心痛丈夫,难道我老婆子不心痛女婿?”

简大娘急忙挥手阻止铁钩婆,正色警告说:“现在事到如今,谁也别埋怨谁,这件事闹不好大家都是一鼻子灰,也别管他秃头、穷酸、大头鬼,我们姐妹三人必须认真将这个局面撑起来,不然于事无补,反而画蛇添足,准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了呢……”

话未说完,郝老妪怀中的凌壮志,已经面色红润,有了自动苏醒的征候。

简大娘和郝老妪,面色同时一变,不由惊疑地脱口低声说:“这孩子的功力果真高得骇人。”

铁钩婆早已坐在供桌前,两手拍地大哭大喊起来,这次,她的小眼中,泪珠却一颗接一颗地滚下来。

简大娘急忙过去扶住铁钩婆,她也听不出铁钩婆的嘴里在哭喊些什么。

铁钩婆这一哭,即将苏醒的凌壮志,立时睁了眼睛。

郝老妪忙劝慰说:“傻孩子,你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如此折磨自己……”

凌壮志目光呆板,他似是没听到这位慈祥的老婆婆说了些什么,他神志恍惚,前胸隐痛,只听到身边铁钩婆悲痛的哭声。

他目光略一转动,顿时恢复清醒,急忙由郝老妪的怀中立起来,踉跄扑向供桌后面的白幛内,只觉光华耀眼,如日当空,面前一片眩眼刺目的雪白亮光。

他急忙刹住冲势,久久才看清眼前是个两丈大的水晶石室,而水晶石上,又嵌满了雪白大宝石。

在正中三层高阶的平台上,端正地放着一口尚未扫盖的水晶大石棺,棺中清晰地看出躺着一个绿色人影。

凌壮志一见棺中人影,心中痛如刀割,双目中的泪水,也像泉涌般地流下来。

他急忙奔上台阶,两手紧扶棺口,低头一看,正是娇小娟秀、一身绿衣的万绿萍,那颗毫光闪闪的涵碧珠,正悬在她的酥胸。

由于有一方绿巾覆在万绿萍的头上,他无法看见万绿萍的面目。

凌壮志悲从中来,他不禁扶在棺上,失声地痛哭了。

他不敢去掀覆在万绿萍头上的那方绿丝巾,他怕把以前美好的娇靥和印象破坏了。

他用模糊的泪眼将万绿萍的苗条身材,从头到足细看了一遍……

蓦然,他的目光惊异地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五章 死而复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