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六章 隐形奇术

作者:忆文

简大娘、铁钩婆,以及郝老妪,知道矮脚翁已开始了引诱穷书生他们离去的动作,因而三人急忙悄悄望向窗外。

只见大头矮脚翁立在正北高楼的楼顶上,晃着大头,蓬发飘拂,正两手扑天地哈哈大笑。

再看花园中,已快走近阁楼下面修篁边沿的穷书生,叶小娟和宫紫云,三人正停在一方花圃前,茫然望着正北高楼上的矮脚翁。

只见穷书生入鬓剑眉一蹙,不解的大声问:“大头,志儿和萍儿他们呢?”

矮脚翁把大头一晃,故作有趣的笑着说:“整个阳宅内,不但没有混蛋小子和萍丫头的影子,连那三个老娘婆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简大娘、郝老妪和铁钩婆三人互看了一眼,急忙把目光又栘到穷书生、宫紫云和叶小娟三人的脸上。

穷书生神色迷惑,叶小娟黛眉微蹙,唯独宫紫云神色平静,仅将那双寒潭秋水般的眸子动了动。

简大娘和郝老妪看了这情形,两人的心同时向下一沉。

正北高楼上的矮脚翁,似是有意岔开话题,不让宫紫云三人有思维的机会,因而又大声问:“跛足和秃头为何没来?”

立在园中花圃旁的穷书生,似乎正在转首同宫紫云在讲什么,听了矮脚翁的问话,只得先望着矮脚翁大声回答:“他两人在峰下和傻小子、燕丫头喝酒,懒得上来!”

矮脚翁似乎深怕宫紫云和穷书生答话,于是又大声问:“你们可到后峰上去看过?”

穷书生见矮脚翁尽在高楼上穷叫,心知情形不妙,因而灵机一动,立即似有所悟地笑着说:“对了,她们准是到峰上观日出去了。”

只见穷书生说罢,即对身侧的叶小娟和宫紫云,兴奋地说:“丫头,我们也去吧,在玉灵峰观日出,与任何名山不同,因为峰上终年云气弥漫,我们身在云中,面对旭日,就好像一个徐徐向我们飞来的大彩球。”

叶小娟首先颔首应好,愉快地含笑道:“我们快去吧,现在正是时候!”

宫紫云似乎见叶小娟高兴,也立即高雅地点了点头。

简大娘、郝老妪以及铁钩婆三人见宫紫云点了点头,那颗焦急的心,同时放了下来。

只见园中花圃前的穷书生,向着高楼上的矮脚翁,一挥手高声说:“大头,你先走,我们随后追!”

高楼上的矮脚翁,愉快地应声好,大头一晃,飞身走了。

穷书生一见矮脚翁驰去,即对宫紫云、叶小娟笑说:“丫头,我们也走啦!”

只见穷书生说罢,三人腾空而起,直向十数丈外的小红桥上落去。

但只有宫紫云在她起身前的一瞬间,那双澄澈如秋水的眸子,却悠然精锐地看了简大娘三人立身的阁窗一眼。

简大娘、郝老妪以及铁钩婆,三人心中猛然一震,急忙掩住仅仅露出一丝外看的绒幛缝隙。

三人一定惊神,觑目向外再看,只见穷书生、宫紫云以及叶小娟,三人已越过小桥,足点假山,飞向正北高楼,身形顿时不见。

简大娘放下绒帏,深深吁出一口长气,立即惶声说:“二妹说得不错,宫紫云那丫头果真厉害,的确不可小觑。她虽然未必确定我们都隐身在此地,但她至少已经怀疑。”

铁钩婆立即插言说:“志儿当初入卧虎庄时,像金刀毒燕阮陵泰和雷霆拐萧子清他们这些老江湖,都没看出志儿是个功力高,英华内蕴的顶尖高手,而宫紫云那丫头,却第一眼便看出志儿的内功已达至高境界了。”

郝老妪有些担心的说:“我们也该走啦,稍时见了宫紫云,必须看着大头的眼神行事。”

简大娘点点头,即对床前的万绿萍,正色说:“萍儿,时间无多,我们还要赶去后峰帮着你大头干爹讲话,此地没人为你护法,你自己多加警惕!”

说罢,老姊妹三人,即向外室阁门走去。

万绿萍颔首应是,并眼在身后相送。

铁钩婆深觉事态严重,因而对爱女能否救醒凌壮志,也没有信心了,是以,她在走到阁门前,伸手掀帘之际,尚转身关切地问:“萍儿,你说涵碧功对疗伤医病有神奇的功效,你的确有把握?要不请你阿姨留在此地……”

话未说完,万绿萍粉面顿时一红,立即焦急地摇头说:“不要麻烦郝阿姨了,萍儿一个人可以……”

简大娘似有所悟地催促说:“时间无多,我们也该走啦,孩子既然不希望我们在这儿,何必定要留个人在这里碍眼!”

万绿萍一听,娇靥顿时红飞耳后,立即羞窘地低下了头。

铁钩婆见女儿有把握救醒凌壮志,心中大为高兴,这时看了万绿萍的羞态,不由慈祥地含笑怒声说:“死丫头,连娘和阿姨都一脚踢开了……”

万绿萍香腮的泪痕还没干,又听老娘高兴得说风凉话,不由气得一跺脚,还没开口,郝老妪已把铁钩婆拉出门外,同时埋怨说:“现在先别开口,快去应付宫紫云吧。”

说话之间,老姊妹同时身形一闪,已飞身纵上小阁的前檐。

万绿萍恐干爹来时凌壮志尚不能体力复原,因而,一俟简大娘三人飞上小阁,立即闩好阁门,匆匆奔进室内。

来到床前一看,发现仰倒在床上的凌壮志,面色已由乌青转为润白,伸手一摸脉门,怦然有力,她泪痕未干的娇面上,立即闪过一丝惊喜光彩。

她黯然一叹,举袖拭去眼泪,首先将凌壮志腰间的穹汉剑解下来,顺手挂在床栏上,接着侧身倒在凌壮志的身边。当她伸手将凌壮志揽进她的柔怀内的时候,顿时感到芳心狂跳,粉面发烧,因而迟疑了。

人人知道,只有令真气由掌心进入,迳走任督两脉,由丹田逼入暖热肌关节,由咽喉输进吹活心脏肺腑是最具功效,最快速的愈伤妙法。

但一想到要用自己的香舌,启开凌壮志的朱chún,她就感到双颊发红,芳心狂跳得厉害。

可是时间无多,凌壮志的尽快苏醒,决定她母亲和干爹等人与宫紫云间的决裂与否,以及想到关系着她自己的婚事与将来的幸福的时候,一切羞涩畏缩都置之脑后了。

于是她毫不迟疑地将凌壮志紧紧地揽进自己怀里,左掌握着凌壮志的右手,右手贴在凌壮志的小腹丹田上,樱口吻着凌壮志的未chún。

她首先把香舌轻轻送进凌壮志的chún内,用舌尖,逐渐用力敞开凌壮志的牙关,接着默诵口诀,暗凝涵碧功,胸前宝珠,顿时光明大放。

同时,三道阳和气流,缓缓输进凌壮志的任督两脉,和周身肺腑。

蓦然,万绿萍的娇躯一颤,又缓缓收起了功力。

因为,她紧贴在凌壮志前胸的玉rǔ,突然感到*峰下有件坚硬而圆长的物体,立时想起在灵堂水昌棺内,凌壮志急切向她口中要灌的奇凉东西。

虽然她当时不敢睁眼,没看见凌壮志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但她由那清凉沁人的奇异香气,断定那必是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妙葯一类的珍品。

这时,她心中一动,急忙坐起身来,探手凌壮志的胸襟内,摸出那节油光碧绿的青竹来。

青竹入手,寒冷如冰,立即有一丝清凉溢出来。

万绿萍一闻这丝异香,愈加证实凌壮志意慾送进她口内的灵丹,就在这节青竹内。

万绿萍知道,能令人起死回生的灵丹,就是竹筒内的如同水银的液体。

她右手极小心地端着青竹,左臂轻轻地将凌壮志揽坐起来。

当她将凌壮志揽起的时候,发现凌壮志的俊面上,不但面色已有一丝红润,而且有微弱的鼻息。

万绿萍心中大喜,信心大增,嫩如春笋似的纤纤玉手,立即将凌壮志的牙关启开,极谨慎地将冰果琼浆灌进凌壮志的口里。

冰果琼浆一入凌壮志的咽喉,立即响起一阵饥肠似的辘辘的鸣声。

岂知,这饥肠鸣声一止,凌壮志原已转为有些红润的俊面,竟突然变得毛孔凸起,神色苍白,四肢微微颤抖。

万绿萍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娇躯一颤,花容失色,脱口呼出声来。

她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惶得急忙将凌壮志放平在床上躺好,再度以涵碧功催动凌壮志的两脉、丹田和肺腑。

这时,万绿萍的心再也无法定下来,她既痛悔自己的莽撞,又惶惧凌壮志伤势的突然变化。

虽然,她深信竹内的银色液体,必是极珍贵的葯品,但她更怕是传说中的防腐丹。

据说防腐丹能防止死尸腐烂,虽百年之后,死尸依然完好如初。

但是,这种防腐丹,其性绝毒,常人服下,瞬间即死,而且面目依然矫好,chún角尚略带微笑。

传说,许多帝王公侯,驾崩后封他的嫔妃宫妇,赐死陪葬时,多采用此法,而防腐丹的主要成份是水银,方才给凌壮志服下的液体,恰是银光闪闪的液体。

万绿萍一想到这些便不由心痛如割,泪下如雨,涵碧功时凝时散,而她胸前的涵碧珠也时明时暗。

由于痛悔,悲痛,不时流泪抽噎,因而启动凌壮志牙关的香舌,一直涌送进凌壮志口内。

愈是心慌,愈不能安静,愈不能将神效无比的涵碧功凝聚而输送到凌壮志的体内。

香汗,在她的云鬓中徐徐渗出来,晶莹的泪珠一颗接一颗地滚落香腮,她在惶乱痛悔,心情焦急下,已有些娇喘吁吁了。

蓦然——

万绿萍启凌壮志牙关的香舌,突然被凌壮志吸进口内,而且,像婴儿吸奶样地柔和地吸吮着……

同时,凌壮志的朱chún,也开始在她的樱口上吻动……

一阵奇妙且令她浑身酥软的热流,闪电般地进入她的芳心、丹田和两股之间,直达脚跟指尖。

万绿萍一惊非同小可,娇呼一声,撑臂坐了起来,她纤手抚在樱chún上,张着樱口,瞪着大眼,完全呆了。

她似是被凌壮志吸吮的动作吓着了,又似是在回味方才在惊恐之间的一刹那,感到的那阵舒畅的快感与甜蜜。

就在她惊愕不定的时候,身边的凌壮志已被她那惊惶娇呼惊醒,倏然由床上坐起来。

万绿萍急忙一静心神,发现俊面上充满了惊异迷惑神色的凌壮志,就在这一刹那间,已经面色红润,目光炯炯。

她想到他的伤势不轻,又因呕血而晕厥,不由惶急地催促说:“凌哥哥,快运功调息……”

凌壮志一直用惊疑的目光,迷惑地盯视在万绿萍惊喜惶急,而泪痕斑斑的粉面上,脑海中似是竭力回想晕厥以前的情形。

这时一听万绿萍的焦急催促,不由茫然不解地问:“萍妹,你不是死了吗?”

万绿萍心中焦急,措词也未假思索,因而急不择言地急声说:“你也是刚刚死了嘛……”

凌壮志听得浑身一颤,顿时想起在灵堂棺内散去功力的事,不由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室内富丽的陈设,惶声不解地问:“这是阴曹地府?”

万绿萍见凌壮志毫无要调息的样子,不由焦急地嗔声说:“这是阳世人间,你快些调息吧!”

说话之间,亲伸玉手去搬动凌壮志的两腿,强迫他盘膝坐好。

凌壮志由于刚刚苏醒,神志尚在恍惚中,急如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他一面随着万绿萍的手盘膝,仍迷惑不解地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将右手食指放进嘴里,用牙一咬。

“哎哟,好痛,我没有死嘛!”

说话之间,皱眉苦脸,左手不停地揉着右手食指上的两个牙印。

万绿萍一看,再也忍不住,急掩樱口笑了起来。

凌壮志神志已渐渐清醒,再度看了一眼室内绒毡和高几玉桌等陈设,不由惊喜地大声问:“萍妹,你果真被我救活了?”

万绿萍见凌壮志宛如常人一样,惶急之心,逐渐平复下来,因而深情地望着凌壮志,笑着说:“你是被我救活的。”

凌壮志听得一愣,俊目一直盯视着万绿萍泪痕未拭干的娇靥,他发觉万绿萍不但美多了,也成熟多了,因而心中一动要说出什么,而又不能说出什么来。

万绿萍被看得芳心直跳,粉面发烧,不由羞急地嗔声说:“干爹就要来了,你还不快些运功调息,不然我们想多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说着,举起嫩如春葱似的纤纤玉手,强迫将凌壮志的眼皮压下来。

纤手一近凌壮志的俊面,立有一阵奇异淡雅清香,直扑他的鼻孔,心头一震,脱口急呼:“你是香魂!”

万绿萍看凌壮志的焦急样,再度噗嗤笑了,不由侧目斜睨着凌壮志,含笑嗔声说:“真是白日说鬼话,快闭上眼睛……”

说着,娇躯微向前倾,纤手又要去抚凌壮志的眼睛。

凌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隐形奇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