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香魂》

第四十七章 皆大欢喜

作者:忆文

万绿萍顿时惊觉,一声惊呼,伸手将凌壮志扶住。

凌壮志眉飞如剑,目光闪烁,右手紧紧握着拳头,切齿恨声说:“今后薛鹏辉父子再遇到我,如不将这对衣冠禽兽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万绿萍深怕凌壮志掌伤复发,只得宽言劝解说:“秦姑娘遇到这样失去理性的未婚丈夫,她自己都已自认命苦,况且这是父母作的主,也怨不得别人,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凌壮志冷冷一笑,切齿怒声说:“难道对自己的未婚妻子,就应该制住穴道,恶意强暴?”

万绿萍自觉无言答对,灵智一转,有意岔开话题,藉以分散凌壮志对秦香苓的注意力,因而感慨的说:“看来,小娟姊姊比秦姑娘幸运多了。”

凌壮志一听,果然面色立变,一脸的惶恐之色,不由焦燥的急声问:“萍妹,你说小娟怎样!”

万绿萍一见凌壮志的紧张像,不由笑了,立即拉长声韵宽慰说:“你放心,你的小娟还是你的小娟,何必那么发急,再说,乌鹤终是一派掌门宗师,四个徒弟又都一心保持元气,梦想学成四大恶魔的绝艺,自是不会打什么歪主义。”

凌壮志一听,宽心大放,但听出万绿萍话中有戏笑之意,也不禁俊面一红,急忙转变话题问:“小娟妹可也是由你救回?”

万绿萍毫不迟疑地点点头,故意掀眉嗔声说:“是呀,知道何必故问。”

凌壮志弄不清万绿萍为何不快,只得解释说:“我一直猜想是你,但小娟却一直否认,看了她的惊悸神色,又似是果真不知道香魂……”

万绿萍未待凌壮志说完,娇哼一声,含笑说:“你连篇鬼话的吓她,她当然害怕,再说,我在救她的一刹,正施展隐形术,等她神志清醒来,我好好地站在她面前,她怎知你说的香魂是谁?”

凌壮志被娇小的万绿萍说得俊面发烧,听她的口气,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好像真的成了个孤陋寡闻的大呆子了。

心念及此,不禁有些生气,立即不高兴地问:“那你为什么明明坐在房里吃东西,看见我去了反而又躲起来呢?”

万绿萍顿时无言答话,不由粉面一红,强忍娇笑,分辩说:“人家是不想见你嘛。”

凌壮志一听,愣了。

就在这时,小阁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哈哈大笑。

万绿萍一听,脱口急声说:“我干爹来了!”

“了”字出口,身形已奔向室外。

凌壮志知道是大头矮脚老翁,也急步眼在万绿萍身后。

两人尚未到达外室门前,喀嚓一声轻响,门闩自断,大头矮脚老翁心急进来,已用暗劲将门闩震断了。

紧接着,一颗蓬发葱笼的大头,探首伸进来,同时愉快地哈哈笑着问:“混蛋小子,鬼丫头,你们小俩口的情话说完了没有?我干爹老人家可以进来听听吗?”

说话之间,发现凌壮志和万绿萍两人同时慌张地奔出,急忙笑着分辩说:“你们两人别害怕,我老人家不得到你们的许可,绝不敢贸然进去的……”

万绿萍当先奔到门前,不由羞红粉面含笑撒娇说:“干爹的大头都伸进来了,还说不敢进来。”

大头矮脚翁立即煞有介事地正色说:“这是我老人家先以头来征求你们小俩口的同意,如果不高兴,我老人家再退出去。”

万绿萍由干爹一口一个你们小俩口的称呼和他极为愉快的神色判断,知道一切进行顺利,由于芳心喜极,兴奋地将羞红的粉面埋进那双春葱似的玉手里。

凌壮志红着俊面,踌躇不安地恭谨而立,呆望着矮脚翁伸进来的大头,朱chún展笑,不言不语。

大头矮脚翁一见,即将大头一晃,沉声问道:“混蛋小子,我干女儿已没有意见,你呢?”

凌壮志确实没想到这位七八十岁的老前辈,仍有兴致和年轻的晚辈们斗趣,于是,躬身含笑说:“志儿欢迎老前辈进来!”

矮脚翁大头一晃,却又沉声说:“小子,你就是不欢迎,我老人家仍然是要进来。”

说着,身形一闪,推门走了进来。

凌壮志无话可答,但又不敢不理,只得红着脸恭声应是。

万绿萍怕凌壮志难堪,立即放下双手,一跺小蛮靴,拉着矮脚翁的破衣袖,撒娇不依地说:“干爹总是想这样,人家说欢迎你也不好,说不欢迎你更不好。”

矮脚翁一听,立即仰面笑了,他望着万绿萍,似是想再打趣几句,但他想到干女儿淘气难惹,摇摇大头,又不说了。

于是,转首望着凌壮志,略显正经地说:“小子,一切花样玄虚,都是我大头出的主意,目的在于试试你小子是否真心喜欢我们鬼丫头,现在丫头没死,你也没丢了娇妻,如今皆大欢喜,宫丫头也早已同意,你小子还有什么问题?”

凌壮志已经明白了全般状况,虽然受了一番委屈,但娇小清秀的万绿萍,却仍俏生生地活着,是以对自己吃的那些苦头,早已不去计较了。

只是,一想到小眼精光,老脸铁青的铁钩婆,便不禁神情不安,心生惧意,因而讪讪地说:“志儿正求之不得,焉敢再有问题,只是……”

说此一顿,面现难色,秀眉不觉也蹙在一起了。

万绿萍芳心一震,粉面立变,她怕凌壮志以她习有隐身术不宜嫁人而推却这桩婚事。

因而,心情惶慌,杏目闪辉,目光焦急期待地望着凌壮志。

矮脚翁见凌壮志面有难色,言词吞吐,一向不形于色的他,这里也不禁面色微变,立即沉声问:“只是怎么样?”

凌壮志迟疑地说:“只怕万老前辈仍在生气。”

矮脚翁一听,宽心大放,仰面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万绿萍以为凌壮志仍记恨着母亲铁钩婆在灵堂供桌前,猛然向他劈出的一钩,因而芳心深处,立时罩上一层阴影。

她缓缓垂下首来,娇面上光彩立逝,充满了幽怨伤感的神色。

矮脚翁收敛大笑,朗声愉快地说:“自古以来有此说,岳母爱婿胜如儿,老钩婆只有这么一个鬼丫头,嫁得你这么一位名满天下,技冠武林的宝贝女婿,她乐都来不及,哪还会生你小子的气。”

说此一顿,自觉不宜久留,伸手一拍凌壮志的肩头,继续说:“小子,快带萍丫头到大佛寺去,宫丫头和小娟她们都在那里等你,我老人家要先走一步,免得在你们小俩口眼里落个不知趣。”

说罢,即向阁门走去。

万绿萍心中一动,不由焦急地问:“干爹,回头见了她们,我们怎么说……”

矮脚翁停身止步,回过头,说:“她不问你们最好不要说。”

话声甫落,闪身出了小阁,立即响起一阵远去的衣袂破风声。

万绿萍知道干爹走远了,但她仍不放心凌壮志记恨母亲劈出的那一钩,因而望着凌壮志,幽幽地问:“凌哥哥,你还在生气?”

凌壮志被问得一愣,茫然问:“生谁的气?”

万绿萍鲜红的樱chún一嘟,轻哼一声,嗔声说:“你故意装糊涂,我知道你仍在生我娘的气,既然我的死是假的,娘的那一钩,自然也不是真的。”

凌壮志早已看出万绿萍的神色有些不快,正感到不解,这时一听,恍然大悟,也仰面哈哈一笑,故意学着矮脚翁的口气,风趣地朗声说:“自古以来有此说,责之严,爱之切。岳母大人望婿成龙,以慰膝下半子之虚,小兄乐都来不及,哪里还会生岳母大人的气。”

万绿萍知道自己多心,不由粉面一红,佯怒嗔声道:“人家说不过你!”

说罢转身,回眸一笑,急步奔进内室。

凌壮志看得心头怦然一动,顿然呆了,俗语说:回眸一笑百媚生。万绿萍的回眸一笑,的确将那句话的真实性表露无遗了。

于是,心中一喜,飞身向内室扑去。

就在他飞身扑向室门的同时,绿影一闪,万绿萍持着穹汉剑,也由室内急步走出来了。

万绿萍一声娇呼,身形疾旋,几乎和凌壮志撞个满怀。

于是,一定神,羞红着粉面,望着飘然掠回的凌壮志,嗔声说:“人家进去取剑,你跟进去做什么?”

说着,仰起粉面,深情地睇了凌壮志一眼,即将穹汉剑给凌壮志佩在腰上。

凌壮志心生蜜意,立即涎着脸笑着说:“这即所谓的如胶似漆,油里调蜜,如鱼得水,形影不离……”

万绿萍为凌壮志将剑佩好,未等他把话说完,立即琼鼻一耸,娇哼一声,含笑 警告说:“我看你先别得意,还是赶快想一想见了云姊姊怎么个说法吧!”

凌壮志心情一沉,脸上涎笑立失,顿时愣了。

万绿萍没想到一句话,就把快乐的凌壮志吓住了,因而脱口问:“你怕她?”

凌壮志一定神,不答反问:“你不怕?”

万绿萍毫不迟疑地摇摇头说:“我敬她,爱她,并不怕她!”

凌壮志双目一亮,俊面上立时闪过一道惊喜光彩,兴奋地笑着说:“萍妹这句话,正是我的心声,也是我们幸福美满生活的泉源,走,我们去见她吧!”

说着,挽起万绿萍,芳心甜蜜,又羞又喜,不由惶急的嗔声说:“凌哥哥,快放开小妹的手,这样被人看到,羞也羞死了。”

凌壮志哪里肯听,哈哈一笑,一挥臂将阁门的绵帘掀开了,两人的眼前顿时一亮——

只见艳阳当空,彩云片片,松竹精舍间,缭绕着缕缕云烟。

尤其,花园远处的高楼那面,云气蒙蒙,若隐若现,若虚若幻,令人望之,几疑身处仙境。

万绿萍依在爱郎身边,羞急参半,心跳脸红,觑目一看,园内一片静寂,那颗怦怦跳动的芳心,顿时平静下来。

两人深恐宫紫云和铁钩婆等人挂念,飞身纵下小阁,越过花园,出了阳宅,直奔正东峰崖。

这时,正午将近,骄阳明亮,满峰瑰丽彩霞,气温依然如同冬天。

来至峰崖,两人分手而下,一白一碧两道身影,时而急泻,时而横飘,时而点松踏石,瞬间已达峰下。

到达绝壁下的大绿谷,乌骓已不见了影子,想必被小娟她们骑往大佛寺,于是两人继续向山外飞驰。

万绿萍紧紧依着凌壮志,两人时而挽手飞纵,时而并肩疾驰,一个神采奕奕,一个娇靥升晕。

她常常梦想着与心爱的凌哥哥有“比翼双飞”的这一天,如今,她的梦想果然实现了。

俗语说:“苍天不负苦心人”,谁能说它没有道理?

而这时的凌壮志,却一直想着,到达大佛寺后,如何应付娇妻宫紫云。

绕过两座峰角,奔出那道狭谷,梵宇巍峨,金碧辉煌的大佛寺,就在数百丈外的苍茂松林内了。

飞驰中的万绿萍一见大佛寺,立即介绍说:“凌哥哥,有人说,大佛寺的上届方丈,就是天山五子的师叔。”

凌壮志一听天山五子,立即想到被琼瑶子押回天山金霞宫的展伟凤,因而沉声说:“我知道。”

万绿萍听得一愣,弄不清凌哥哥为什么不快!

就在这时,前面松林内,突然传来一声洪钟般的吆喝:“喂,小妹夫,大家都饿肚子,等着你回来吃饭啊。”

呼声未落,宛如半截黑塔似的展伟明,挥动着右手,迳由林内飞奔出来。

凌壮志一见,忍不住笑了。

万绿萍娇哼一声,不由忿忿地说:“所有的事,都坏在他这个小妹夫上。”

凌壮志毫不为意地说:“一入眼便知是个浑人,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万绿萍见凌壮志默默承认是小妹夫,顿时想起了展伟凤,同时,也恍然大悟,方才谈到天山五子时,凌壮志深沉的神情。

但想到由于展伟明的这个小妹夫,才害得她日夜相思,形容憔翠,芳心尤有不甘,因而继续沉声说:“看他那么大的个子,谁知他是个傻子?连冰雪聪明的云姐姐都没看出,何况我娘正在气你趁机溜走……”

话未说完,距离飞奔而来的展伟明已不足十丈了,是以急忙住口。

浑猛憨直的展伟明,首先停住身形,一见万绿萍娇面凝霜,黛眉微皱,立即哈哈一笑,大声关切地问:“我说万家老妹子,看你满脸的不高兴,是谁招惹了你,告诉我大明一声,狠狠捶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说话之间,连连挥动大如海碗似的拳头,而凌壮志和万绿萍也到了。

凌壮志望着万绿萍,无可奈何地忍笑摇头,万绿萍却笑了,同时嗔声说:“就是你!”

展伟明一听,大眼一眨,愣了。

凌壮志怕浑人一时想不通,急忙笑着解释说:“萍妹肚子早饿了,气你这个哥哥没先给她偷只鸡腿来做见面礼。”

展伟明信以为真,咧着大嘴,苦着脸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七章 皆大欢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雨香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